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九十七章因果循環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不對。」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知道了,你能夠給司馬兄弟下跪磕頭,說明你還有救。」 韓孔雀道:「我跟司馬兄弟相比,可是差遠了,司馬兄弟,不知道我有沒有資格做你大哥?」 司馬曜...

? 韓孔雀一愣,接著狂喜起來,事情居然出現了轉機。

「怎麼回事?說清楚,從哪找到的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陳蓉道:「機緣巧合,今天夫人去看望那對小夫妻了」

「什麼?柳絮剛動完手術,怎麼可以下床?」還沒等陳蓉說完,韓孔雀就憤怒了。

陳蓉差點要翻白眼,不過她也算是老醫生了,知道病人家屬的這種反應還算正常,所以她從容的道:「柳醫生自己就是醫生,她清楚自己應該幹什麼。」

看著陳蓉,韓孔雀訕訕的道:「接著說。」

陳蓉道:「柳醫生的恢復能力很強,所以經過兩天休養,她需要適當的下床活動一下,她先看了孩子,又想起這裡還有一位孕婦,所以就去了她的病房看看。

沒想到柳醫生過去,就看到了那位孕婦蠟黃的臉色,那是貧血的癥狀,所以柳醫生,讓人給她輸血,就在測試孕婦血型的時候,發現她居然就是孟買型a型血。」

韓孔雀聽得目瞪口呆,過了好一會兒,他才道:「真的?她是孟買型a型血,難道她自己都不知道?」

「她不知道,因為她從小隻驗過一次血,那是為了上戶口本落戶,所以她的戶口本上填寫的是o型血,這次她難產,幸虧送到了我們醫院,如果不是在這裡,萬一出現了大出血,需要輸血時,那就真的沒救了。」陳蓉十分慶幸的道。

孟買型實在是太難找了,韓孔雀尋找都那麼麻煩,更何況像那對小夫婦一樣的普通人?如果不做認真鑒定,輸入了o型血,那更是災難。

「她患有貧血啊1韓孔雀嘆息道。

韓孔雀又不傻,只是一聽,就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,那名孕婦雖然沒有因為生孩子出現大出血。但畢竟是難產,所以失血也不少,現在人家剛剛生完孩子,還患有貧血。他又有什麼理由,讓人家給自己的女兒輸血?

「由於情況危急,又發現了血源,我已經在情況允許的範圍,給孩子進行了換血。」陳蓉看韓孔雀那失落的表情,立即想到了他在想什麼。

韓孔雀聽的一驚:「換完了?那名孕婦呢?」

陳蓉苦笑道:「重度貧血,最好能夠找到血源,她需要輸血才能快速脫離危險,如果得不到血源,那隻能慢慢的調養。她原來身體十分健康,所以,沒有意外,她不會出現危險。」

韓孔雀幽幽的道:「他們夫妻兩個都同意給我的女兒輸血了?」

「當時柳醫生不同意,不過還是沒有阻攔住那位孕婦。加上孩子確實很危險了,我就打算少量補充一些血液,沒想到那位孕婦很執拗,她堅持讓孩子完全脫離危險,所以就把孩子體內被破壞的血液全部換出來了。

現在孩子雖然還有點貧血,但已經沒有生命危險,反而是那位孕婦。因為失血過多,出現了嚴重貧血,這個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調養好點,就算調養好了,恐怕也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她的免疫力低下,很容易生玻」陳蓉道。

韓孔雀一聽。心中立即充滿了滿滿的感激,到了這個時候,他已經有辦法了:「黃山,黃山?」

「老闆。」通訊器中傳來黃山的聲音。

「去實驗室取二零二號生命精華液,給那位孕婦注射。立刻,馬上。」韓孔雀喊道。

「知道了老闆。」黃山的聲音之中夾帶著一絲欣喜,別人不知道這種藥劑,他卻是知道的,如果給那位夫人使用了,那位夫人就可以脫離危險了。

「二零二號生命精華液?」陳蓉疑惑的道。

韓孔雀笑呵呵的道:「一種刺激人體細胞快速分裂的藥劑,裡面蘊含著大量營養素,所以並不會給病人帶來負擔,只要注射了二零二號生命精華液,她立刻就會脫離危險。」

「還有這樣的藥劑?」陳蓉雖然是婦科聖手,但她對這種前沿科技根本沒有什麼了解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們來這裡動手術,可是做了完全準備的,沒想到我準備的藥劑,居然沒用在柳絮身上,而小傢伙的溶血病,也不是這些藥劑可以治療的。」

陳蓉畢竟是醫生,她一想就明白了,嬰兒的造血功能本身就不健全,所以這種藥劑是絕對不能用在嬰兒身上的。

而那名孕婦就不同了,她是成年人,很多不能用在嬰兒身上的手段,卻可以用在她的身上。

出現這種結果,陳蓉的心情也好了起來,畢竟那位夫人現在的情況,跟她有關。

「走,我們去看看那名孕婦,我要好好感謝他們一家,如果沒有他們,我可就真的失去女兒了,我的寶貝女兒啊!還真是福大命大。」韓孔雀一臉欣喜的向病房走去。

在病房裡,韓孔雀第一眼就看到了柳絮,這間病房增加了一張床,柳絮也搬進來了。

當然,病房裡不止是增加了兩張病床,還增加了兩張嬰兒床,此時兩個女嬰,全都靜靜的躺在嬰兒床上,不知道是睡著了,還是天生這麼文靜。

「韓孔雀,早晚跟你算賬。」看到韓孔雀進來,柳絮立即道。

韓孔雀哈哈一笑,沒有理會柳絮,他直接走到了那對夫婦跟前,撲通給孩子的爸爸跪了下來,看到他的動作,房間里的人全都一愣。

「大哥,你這是幹什麼。」那名青年急忙拉扯韓孔雀。

韓孔雀推開青年的手臂,阻止了他讓自己起來的好意:「兄弟,我不是在感謝你,我是在還給你的尊嚴,一個做父親的尊嚴。」

說完,韓孔雀給青年磕了一個頭,等磕完了頭,韓孔雀才站起來:「是我對不起你,你為了孩子可以給我的士兵下跪磕頭,所以,我也可以,這是一個做父親應盡的義務。」

「大哥不要這麼說,是我們強求你們收留的。」年輕人訕訕的道。

「不要這麼說。這個世界上的事情,就是這麼玄妙,因果循環,報應不爽。如果我狠下心腸,不收留你們,現在我的女兒也就不會保住,所以這也算是投桃報李,因果循環,從這件事情上看,我們兩家真的很有緣。」

韓孔雀看著自己的女兒,此時她的臉色,已經沒有了剛出生時的紅潤,變得晶瑩。又點發白,但韓孔雀知道,她還是有點貧血,所以肌膚之中透出來的那絲黃色,是怎麼也掩飾不住的。

「我們也沒有幫多大的忙。再說,我老婆現在也沒又危險了,而您的女兒還需要再次換血」年輕人期期艾艾的道。

他還沒有說完,韓孔雀就一擺手道:「這個已經不是問題,我的實驗室已經開始對孩子的血液進行克隆,現在已經進行了兩天多,最多不會超過一星期。就有結果。

到了那時候,血液已經不是問題,這兩天心裡煩躁,也不知道都做了些什麼,到現在還沒有詢問兄弟和弟妹的名字,請不要見怪。」

柳絮此時出生道:「這位兄弟叫司馬曜。妹子叫霍玲娥,現在知道了吧?」

韓孔雀看著柳絮訕訕笑著道:「知道了,不過,我可沒有把他們當路人的意思,從他們借給我們孩子應付你之後。我就知道我最近做的很多事情不對。」

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知道了,你能夠給司馬兄弟下跪磕頭,說明你還有救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跟司馬兄弟相比,可是差遠了,司馬兄弟,不知道我有沒有資格做你大哥?」

司馬曜還沒有回話,柳絮就道:「你知道人家家裡人願不願意?你這麼說不是為難人家嗎?」

周美人也插口道:「對,你說當著你的面,同意了人家為難,不同意又怕你丟了面子。」

「沒有,沒有,不是,不是,我是害怕我們高攀不起。」司馬曜如果到現在還不知道韓孔雀一家的特別,那他就是傻子了。

「我們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司馬曜的父母是公務員,我的父母是農村的,跟你們比實在是差遠了。」這時正在輸液的霍玲娥開口了。

柳絮看向霍玲餉此滴頤橇郊一拐媸怯性擔你們不知道,韓孔雀就是農村出來的,他爺爺奶奶和父母,到現在還在老家種地呢1

「你們種地是消遣,我們可是靠種地吃飯,這次因為我,已經把家裡的積蓄全都耗光了,如果嫂子真的對我們好,就寬限我們些日子,等我身體養好了,我們兩口子在大城市裡找份工作,怎麼也要把你們的錢還上。」說到欠款,霍玲娥有點發愁。

她在家鄉的小縣城住院,孩子卻怎麼也不出生,這完全是因為她的心理和身體原因,造成了她的產力不足,產力最主要的是子宮肌肉的收縮力量,它可以把胎兒和胎盤等自子宮內逼出。

正常的宮縮有一定的節律性,並且臨近分娩時逐漸增強,其中宮縮不論是過弱還是過強,都有可能造成難產。

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,就在等待嬰兒出生的幾天之內,胎兒居然成了橫位,也就是說胎兒橫於子宮內,從醫學的角度講,就是胎體縱軸與母體縱軸成直角,屬於胎位的一種,並不代表是病理性的,但這絕對是一種較為危險的胎位。

有時胎體縱軸與母體縱軸不完全垂直而成一銳角或斜位,則稱為斜位,胎體橫於骨盆入口的上面,先露部為肩,胎頭在母體的一側,而臀部在另一側,可能是暫時的,最後轉成為縱位或橫位。

她這樣的孕婦,不斷的出現變數,這讓那家小醫院有了顧慮,所以建議他們轉院,就在他們進入羊城后,在路上卻出現了堵車,醫生沒辦法,只能對外求助,所以才有了記者跟蹤採訪,交警開路的待遇。

但他們剛脫離了擁堵的環境,又在韓孔雀他們家醫院外面的交叉路口出了意外。

因為他們乘坐的是救護車,拉著的又是出現緊急情況的孕婦,所以救護車拉著警燈一路疾行。

但在這裡,因為下起了大暴雨,車內視野情況變差,在行駛至醫院外面路口時,一輛轎車搶道,造成了連環撞擊的車禍。

可以說自從霍玲娥開始生產,就沒有什麼順利的事情,這幾天他們小兩口簡直是活在了地獄里,現在雖然平安生下了孩子,但他們身上卻是沒有多少錢了。

「錢已經不是問題了。」看到霍玲娥在那裡發獃,陳蓉忍不住開口了。

「錢不是問題?」霍玲娥苦笑著道:「你們有錢,自然不會為錢發愁了,而我們不同,我們兩個剛剛大學畢業不久,現在又因為孩子,兩個人的工作都丟了,現在可以說除了孩子,我們什麼都沒有了。」

陳蓉笑著道:「你們躲在這裡,還不知道這兩天外面是怎麼樣的一種轟動。」

「怎麼了?發生什麼大事了?」柳絮問道。

陳蓉道:「你們不會認為老闆這兩天什麼都沒做吧?」

周美人好奇的道:「這兩天韓孔雀又做什麼了?」

柳絮道:「不外乎橫衝直撞的尋找血源罷了,但是他根本沒有抓住問題的重點,所以說,遇到了事情,一定不要衝動,要仔細想想,很多事情,不能對症下藥,往往是事倍功半。」

韓孔雀聽的汗顏,這次他是真的被人耍了,但他心裡也在發狠,等這次事情過去,他會跟那些人認真清算一下的。

到了這個時候,韓孔雀反而有點慶幸,本來他還以為在這個世界上,除了撒旦,他已經沒有多少敵人了,而今天的事情,絕對給他好好上了一課,讓他清楚的知道,在這個世界上,他的敵人還有很多。

「我是到處尋找血源了,而且現在還在找,為了找到血源,剛開始我懸賞五百萬,只要有人來,五百萬就是他的,就在昨天,一家五口過來了,最後雖然鑒定是類孟買型,我還是給他們五人五十萬元。」韓孔雀淡淡的道。

柳絮輕笑道:「你是在千金買馬骨?效果也不怎麼樣嘛?所以你應該給那五人五百萬的,那樣,也許今天就有人來給我們的女兒輸血了。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