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九十四章投桃報李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就要拿錢。 不過,他剛剛掏出錢包,就停下了動作,他有點尷尬的道:「不知道要交多少錢?來這裡的路上出了車禍,我需要賠付一大筆錢,也許不夠住院費了,但您放心,我們一定會交的,如果不夠,我打電話讓家...

「黃山,聽到了沒有,孟買A型血,給我發動所有的關係,儘快找到這種血液。」韓孔雀道。

「最好是男性的孟買型A型血。」陳蓉提醒道。

韓孔雀道:「聽到了沒有?尋找男性的孟買型A型血的人。」

吩咐了下去,韓孔雀腦子清醒了點,他轉頭對那名研究員道:「我們實驗室自己可以克隆吧?」

「遠水救不了近火,我們現在就需要給小姐換血,而克隆孟買A型血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。」那麼研究員道。

「羊城就有一例孟買血型的人,最先找到他,看看是不是A型血,如果是就簡單多了。」陳蓉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女兒能夠稱多久?我是說,她什麼時候需要換血?」

「這個要看情況,溶血性疾病是否需要輸血治療是根據患兒的情況,如現在血紅蛋白血小板的數量來判斷是否輸血,如果已經影響患兒的凝血及供血等是肯定需要輸血治療的,看情況,您女兒是一定要輸血的,所以事先準備血源是絕對不會錯的。」

「這麼說我還有時間了?」韓孔雀欣喜的道。

陳蓉道:「有時間,但不會很長,如果想要保險點,最好三天之內找到血源,因為還需要配型,血型按照不同的分類可以分很多種,其中最重要的是我們都熟知的ABO血型分類,其他分類中比較重要的就要屬RH血型分類了。

簡單的說血型不和就會溶血,打個比方。A型血的人血里有抗B抗體,如果A和B混和,那麼這個抗B抗體就會和B抗原凝結,紅細胞破裂不能運載氧氣而溶血。

有些人即使在ABO血型上能配對,當若一個是RH陰性A型血,另一個是RH陽性B型,那麼也會有溶血現象,輸血的時候我們都要檢查這兩個項的配對情況,同時正反配型不凝結以後才能進行輸血。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我這是什麼運氣?比熊貓血好要少的孟買型,我這個女兒還真是特別。」

「她是一個寶貝。」陳蓉笑著道。

「寶貝?」韓孔雀一愣。

陳蓉道:「如果出生在普通人家。她就是個災難。但出生在你們家,她就是上天眷顧的寶貝,是人間的天使,是獨一無二的隗寶。」

韓孔雀一摸腦袋。也笑了起來:「如果早知道是這種結果。早作準備。她絕對不會有事,可現在,就只能碰運氣了。這個小傢伙如果在普通人家,絕對是災難,只是這麼一番折騰,普通人家就折騰不起。」

「是啊!歸根結底還是錢的問題,只要有錢,全世界那麼多孟買血型的人,總有一些我們會在三天之內找到。」陳蓉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黃山,聽到了沒有?全世界範圍之內,給我們尋找孟買型A型血的人,最好是男性,現在你給我聯繫世界各國的醫院和媒體。

如果醫院血庫里有,那是最好,如果沒有,那就讓媒體懸賞,只要有人是孟買型A型血,只要他願意給我女兒輸血,最少給他五百萬,如果他有其他要求,我們都可以商量。」

「知道了老闆,我馬上就吩咐下去。」黃山道。

這時陳蓉又道:「還有一個問題,其實孟買型血型的人基數並不少,但很多人並沒有去驗血,就算驗血也會被懷疑是O型血,所以這方面也要注意。

最好是號召國人重新走進醫院驗血,這一方面是為了我們尋找孟買型血型,另一方面,也是提醒人們,特別是哪些O型血的人們,他們的血型也許是錯的。

這樣的結果,如果出現意外,錯誤輸入O型血,很可能造成生命危險,這次我們就是免費幫著他們重新驗證血型,我想,如果免費,應該有人願意重新走進醫院驗證一下。

畢竟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就是幾率極小的錯誤,如果真是,那麼就跟中彩票一樣,會獲得五百萬的獎勵,這樣的好事,我想會更吸引人。」

「黃山,就這樣實施,跟全國範圍內的醫院聯繫,在這幾天內,只要有人走進醫院驗血,錢全算我們的。」韓孔雀立即補充。

「知道。」黃山道。

韓孔雀看向陳蓉道:「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?」。

陳蓉道:「那些被誤以為是O型血型的,大部分是亞孟買血型的人,做O型血型抗原檢驗,就會知道他們不是O型血型了,亞孟買血型是孟買血型的一種分支,最早於1952年在印度孟買市發現,學術名詞叫亞型,所以稱為亞孟買血型。

所謂亞孟買血型,簡單地說就是,A型或B型表現不太出來,通通被誤以為是O型血型,如果幫這些被誤以為是O型血型的亞孟買血型的人,做O型血型抗原檢驗,就會知道他們不是O型血型了。

目前孟買血型分為三類:H缺乏非分泌型、H部分缺乏非分泌型及H部分缺乏分泌型。

『分泌型』與『非分泌型』的差別在於唾液中是否含有H物質,『分泌型』的人在唾液中可發現H物質,而『非分泌型』唾液中發現不到H物質。

在孟買型最多的孟買,這類血型的出現頻率才約為一萬分之一,華人出現孟買型的機會更少,在彎島的捐血人中所發現的皆為『分泌型亞孟買血型』,發現的頻率約為每一個萬個人中會有一位,目前尚未發現『孟買血型』。

但在中國部分少數民族聚居區,局部出現頻率較高。據廣、西自治區血站對南、寧附近地區10000多份壯族供血者血樣中的1000多份分析,出現亞孟買血型的概率高達5,所以就算廣撒網,也要有側重點。」

韓孔雀想了一下道:「黃山,非洲那邊就算了,現在的側重點放在阿三國的孟買和國內的壯族自治區。」

看著正在輸液的女兒,韓孔雀擔心的道:「她沒事吧?」

「現在還沒事。」陳蓉道。

「她餓了怎麼辦?」韓孔雀還是擔心。

陳蓉道:「我們現在給小姐輸的是營養液,所以並不用擔心她會餓。」

「哎!真是個讓人操心的小傢伙。」韓孔雀嘆了一聲,不過接著他又笑了起來。

他女兒是真的特別,是真的寶貝。孟買型血型。可是比電視上那狗血rh陰性血型可稀少多了,這不是說自己的女兒,比國寶熊貓還要寶貴了?

看韓孔雀對著自己的女兒傻笑,陳蓉搖了搖頭走到了另外一邊。而韓孔雀。根本不知道陳蓉走了。他的心思已經飛到天邊了。

原來他看電視時,女主角很多都是rh陰性血型,那個時候他一聽。還真是高端大氣上檔次,可現在,那算什麼啊?恐怕現在很多人都沒聽說過孟買型血型的稀少,而她女兒,才是真的高端大氣啊!就連血型都是那麼的不同。

「老闆,老闆」就在韓孔雀心中得意的時刻,被人叫醒了。

「怎麼了?」韓孔雀道。

「你的口水流出來了。」陳蓉好笑的看著自己這個老闆,她還真沒想到過,他還有這麼弱智的一面。

韓孔雀擦了擦口水道:「喝水喝嗆了,是水,不是口水,有什麼事?」

看到韓孔雀一本正經的樣子,陳蓉忍住翻白眼的衝動道:「另外一個嬰兒完全沒問題,現在可以還給她的父母了。」

韓孔雀一擺手道:「不要那麼快下結論,等幾天再說。」

「這樣她的父母會擔心的。」陳蓉提醒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現在需要這個孩子應付一下柳絮,等沒事了,我會給他們補償的。」

「直接跟他們說明不好嗎?」。陳蓉對韓孔雀這種自私的決定,有點看不上眼。

陳蓉的神色韓孔雀自然看到了,所以他有點不好意思的道:「先前懷疑他們來我們這裡可能另有目的,所以拒絕了他們入院,後來孩子生下來,我又讓人送他們走,現在去求他們,有點不好意思。」

「這樣的話,我可以代替老闆去說一下。」陳蓉還真不知道韓孔雀曾經趕過人家,這也就怪不得韓孔雀拉不下臉來求人家幫忙了。

韓孔雀一想道:「算了,我自己去,剛開始就是我不對,大不了給那個小夥子下跪就好了,也算還他了。」

韓孔雀還是知道那個年輕人所做的事情的,人家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可以給人下跪,他韓孔雀又有什麼不可以的?

看著有點義無反顧走出嬰兒房的韓孔雀,陳蓉點了點頭,沒有在說什麼。

韓孔雀走出病房,沒有任何猶豫,跟著自己身邊的衛隊,走進了一間病房。

孩子的父母是很年輕的一對夫婦,兩個人都不算大,甚至看著還有點臉嫩,所以韓孔雀看到他們的時候,更加不好意思了。

「這位大哥,我們的女兒怎麼樣了?」看到韓孔雀進來,孩子的爸爸立即激動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一點問題都沒有,現在在嬰兒房,你可以去看看,孩子有點早產,所以還是放在我準備的嬰兒房好,你們隨時都可以去看她。」

「謝謝,謝謝。」年輕人一臉感激的道。

韓孔雀看到這個年輕人真成的感謝,更不好意思了:「不用謝,剛開始是我不對,人就是這樣,有了點錢,就害怕別人對我們不利,所以就會胡思亂想,看著誰都可能是刺客,希望你們不要見怪。」

「沒事,我們知道你們的難處,最終你們不是收留我們了嗎?我們還沒有繳納住院費呢!不知道去哪裡交?我問門外的士兵,他們都不說話。」年輕人有點拘束的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沒事的,醫院封鎖了,最近不會開業,所以你是找不到人繳費的。」

「總不能不交,既然醫院是你們家的,不如交給你吧1說著,年輕人就要拿錢。

不過,他剛剛掏出錢包,就停下了動作,他有點尷尬的道:「不知道要交多少錢?來這裡的路上出了車禍,我需要賠付一大筆錢,也許不夠住院費了,但您放心,我們一定會交的,如果不夠,我打電話讓家人送來。」

韓孔雀看年輕人的窘迫樣,立即知道,他們可能遇到麻煩了,不過韓孔雀可不是落井下石的人,所以他直接道:「你不用急著交錢,我也需要你們的幫助,只要你們在這裡住一段時間,讓我借一下你們的女兒,應付我的老婆,我就很感激了。」

「這個完全沒問題,有需要您抱給您夫人看就是了,只要孩子沒事,放在哪裡都沒事,不過我們不能因為這個就不交住院費了。」年輕人到是實在。

韓孔雀一聽,本來還有點抹不開面子,現在人家卻這麼好說話,他立即起了感激之心,而且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。

韓孔雀最近還說韓榮光最近膨脹的厲害,其實他膨脹的更加厲害,最重要的是他還沒有感覺道,這才是最可怕的,現在這對年輕的夫婦,讓韓孔雀心裡起了警惕之心。

「你不要這麼說,對你們來說也許是舉手之勞,但對我就很重要了,所以,如果你們想要幫忙,就不要提錢了,總不能讓你們幫了忙,我還要黑心的跟你們要住院費吧?」韓孔雀認真的道。

看到韓孔雀認真,年輕人摸了摸錢包,嘆了口氣,不再說話,韓孔雀知道他的情況並不太好。

也許他是真的沒錢了,外面的車禍,連環撞擊了十幾輛車,那就是一大筆錢,如果沒有孫記者熱心幫忙,這個年輕人恐怕連手中這點錢也不會剩下。

「那些傷患你們也不用擔心,他們已經全部安置在了醫院之中,他們很快就會痊癒的。」韓孔雀看兩夫婦發愁,立即道。

年輕人嘆息了一聲沒有說什麼,他知道不會那麼容易,那些傷患有人斷胳膊斷腿的,不說醫療費,等他們出院時佩服的誤工費都夠他們喝一壺的。未完待續……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