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八十四章君主立憲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碰,可能引起對立的行政部分,這些麻煩事,應該交由全民自行選舉的議會和首相,議會立法當然這需元首批准、首相組閣。 由內閣具體施展政令——行政部分完全交由民選機構執行,外交、軍事則歸屬君主掌控,君...

韓孔雀道:「不是很容易想到嗎?有好的手藝,也要有好的食材,如果食材不好,有再好的手藝也是白搭。」

陳青道:「放心吧!你大嫂去管理那些小型企業了,剛開始我們還沒有重視,不過後來你嫂發現了裡面的秘密,所以你大嫂就親自接管了,綠色蔬菜不說了,你讓弄的各種食品加工廠,最近也發展起來了。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人活著最重要的是什麼?人生在世吃穿二事,穿衣有錢就能做到最好,但吃就不行了,所以,寄望於別人的良心,還不如我們自己做,這樣我們吃著也放心。」

陳青笑著道:「你的想法現在已經開始逐步實現了,雖然各個工廠的規模都不大,但架不住數量多啊!工廠里的產品質量絕對放心,現在名氣已經慢慢的打響,一些要求生活質量的高產階級,已經開始追我們的品牌了。」

「這樣是最好了,我們就是要提供高端消費,這樣既省時還省力,還不少賺錢。」韓孔雀道。

陳青道:「我們做的食品,都是當做奢侈品賣的,一般人還真是消費不起,不過越是這樣,越受別人追捧,現在就算我們紅樓食品廠出品的普通麵包,都開始熱銷了。」

說到吃的東西,韓孔雀立即想到了牛肉,他笑著道:「我們提供的火腿和醬牛肉市場反應怎麼樣?」

陳青立即笑了:「那可真是奢侈品,火腿和醬牛肉一上市。價格標的那麼貴,最後還是被哄搶了,現在各個超市之,已經不在售賣,而是拍賣了,每個月的份額,直接通知我們的高級vp進行拍賣,普通消費者是連見都見不到了。」

「說到超市,現在我們入股的超市發展的怎麼樣了?」韓孔雀立即想到了,跟自己那幾位老鄉合作的超市連鎖公司。

陳青一聽。更是笑的歡暢:「剛才我不還誇你了嗎?其就有超市。原來我們入股的超市,不溫不火只能說強差人意,不過在你自己建立了那麼多特色食品廠之後,這種情況完全改觀了。

現在我們旗下的紅樓綠色超市。已經徹底打響了名氣。從名字上你就應該知道。我們這家超市的定位就是放心食品、綠色食品。

這樣做雖然限制了商品數量,價格也抬高了,但這樣做卻提高了品牌效益。讓人更加信任我們超市,隨著我們推出的各種特色食品,原來對我們不屑一顧的很多商家,現在已經重新開始申請入駐我們超市。

不過,我們超市可不會放低標準,這樣做,剛開始還受到了一些抵制,不過現在有些慕名而來的廠家,也開始慢慢增多了。

他們既然敢申請入駐我們超市,那就說明他們有點自信,這樣的商家生產的上品,大部分都是合格的,所以我們超市的貨物,也開始慢慢增多,這樣,拉到的客源也越來越多,現在超市也走上了正軌,慢慢的表現出來強大的潛力。」

「很不錯啊!看來一切都開始走向正軌了,我也正好趁著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。」韓孔雀高興的道。

陳青道:「是啊!我們的身份都不同了,這完全是那天馬行空的創意,如果沒有海外的島嶼,我們現在不可能這麼輕鬆的坐在這裡閑聊。」

看來陳青也感受到了特權階級的好處了,最起碼在國內這種環境之,簡直是無往而不利。

其實他也沒做什麼,只不過是避免了國內的各種掣肘,不過,就是這麼簡單的情況,卻讓他在經商的路途上,無往而不利。

韓孔雀道:「有想法,也要有人幫我實行,沒有你們幫忙,現在也不可能有這種局面。」

「不說這個,我還沒問問關於外海的島嶼呢!那裡你打算怎麼管理?」陳青早就想問這個問題了,國內韓孔雀的企業,全都是採用紅龍集團這種模式在管理,而外海的島嶼,卻不能這麼做。

所以看到韓孔雀這麼閑的在國內亂晃,陳青就有點擔心,畢竟那裡真成了他們身份象徵的根基,如果沒有了那幾座島嶼,此時他們在國內超然的身份也就消失了。

韓孔雀道:「現在是以公司的方式在運作,不過我已經開始授權韓星在轉型,因為那裡屬於私人財產,島嶼上的一切都屬於我們,理論上以後實施的是君主立憲的二元君主制。

即那裡也制定憲法,設立議會,但君主仍保留最高權威,集立法、司法、行政、軍事於一身,議會是君主的諮詢機構,體現君主的意志。」

韓孔雀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,不過,韓孔雀不會把所有權力都攬到身上,這是不智之舉,雖然法理上,未來那裡的一切都歸他所有,但畢竟上面還有很多外來人口,他們能否接受君主制這是繞不過的彎,哪天要是暴動了,要推翻他這個君主兼「農場主」,那才是悲劇。

因而韓孔雀不能將主要矛盾往自己身上搬,他應該充當的角色是裁判,而非一方運動員,就算要實施二元君主制,其本質也只是法理上的,具體實施的時候,他依舊要賦予議會真正的權力。

韓孔雀是一個做慣了甩手掌柜的人,他旗下的各種公司,都是能甩手交給別人去打理,現在地盤大了,也不過是一個大一點的「公司」而已。

在他的設想,自己絕對不會去觸碰,可能引起對立的行政部分,這些麻煩事,應該交由全民自行選舉的議會和首相,議會立法當然這需元首批准、首相組閣。

由內閣具體施展政令——行政部分完全交由民選機構執行,外交、軍事則歸屬君主掌控,君主具有解散和罷免首相的權力。

這樣的制度,使得君主更像是一個旁觀者,名義上的國家元首,但關鍵時候又具有絕對權力,說的通俗一點,得罪人的事情全部交給別人,好處全全部集在韓孔雀手。

事實上人類社會的發展經歷了漫長的君主制,這裡的君主制指的是具有鮮明獨裁性質的絕對君主制,現在推翻了君主,走向了民主。

現在,要是某一國突然再回歸到君主制,彷彿是開了歷史的倒車,為整個社會所不容,但客觀的想一想,在當前的明社會,資訊發達的現今,君主立憲反而不失為一種優越的制度。

「看來你真是要當國王了。」陳青笑著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一點可沒有什麼奇怪的,就算不為我自己,也要為柳絮和周美人想一下,如果我不做這個國王,她們兩個就都有點名不正言不順,如果我做了國王,那她們兩個的身份就很容易變的合法了。」

陳青點頭道:「只要兩個弟妹不反對,這樣是最好的結果,不過,以後你可要注意了,這次是歷史原因,如果再有,那可就太過對不起柳絮和周美人了。」

韓孔雀笑道:「你還真把我當做花花公了?」

陳青道:「我只是提醒你,聽說還有秦家兩姐妹跟你玩**,這點你怎麼說?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秦明月你又不是不認識,如果在柳絮之前她願意嫁給我,也許我們早就結婚了,可她並沒有那個心思。」

「原來沒有,但你知道現在沒有嗎?以後呢?你能夠保證,她以後也沒有這種心思嗎?特別是你能夠娶兩個老婆的現在,她不想做第三個嗎?還有她那個妹妹,人家十七八歲的小姑娘,你也下的去手。」陳青鄙視的看著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頓時一頭冷汗:「你這都是聽誰說的?」

「你甭管誰說的,只要你收斂一些,不要弄到明面上來,要不然可就太傷人了。」陳青道。

韓孔雀點頭道:「那個小丫頭,我只跟她相處了兩天,總共見面的次數不超過三次,所以她根本不是問題,至於秦明月,我們兩個連**關係都沒有,是真正的好朋友,還是那句話,如果人家願意嫁給我,我們早就結婚了,而現在,可能性更不大了,所以我韓孔雀的人品,還是杠杠的。」

「行了,我也不說你,既然你行得正,就好好說一下榮光,最近這個小鬧的實在是不像話。」陳青道。

韓孔雀一愣道:「你是因為這個才說我的?」

「你不是小孩了,我還能因為什麼原因教訓你?」陳青沒好氣的道。

韓孔雀苦笑道:「韓榮光那小可不會聽我的話,不過我已經有辦法對付他了,你等著看好戲就好了。」

「你心有數就好了,我走了,天色不早,你們也該休息了。」陳青起身走出了房間,而家裡人吃飽喝足了,也各自分開,各玩個的去了。

看到柳絮和周美人,加上他兩個妹妹四個女人在一快玩遊戲,韓孔雀也沒有過去湊熱鬧,他知道柳絮肯定是玩的他那個賬號,也許此時正用他的賬號調戲秦明月呢!

所以,韓孔雀可不想過去自討沒趣,他自己打開了一台筆記本,登錄郵箱,給李小藝發了一份計劃書。未完待續。。日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