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六十二章連環局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小辮子,會是一種什麼結果?」中年人得意的奸笑道。 韓孔雀也笑了起來:「如果我輸個幾百萬,那麼這位莊家不是要賠償我幾千萬?」 看著中年人那驚訝的張大的嘴巴,韓孔雀和柳絮周美人全都哈哈大笑...

周美人也不傻,她立即道:「剛才我仔細看了幾次,看的很清楚,那位莊家放了三枚瓜子,可在打開碗之後,卻是四枚,過程雖然沒有看到,但作弊是肯定的,所以說,裡面肯定有一枚是假的。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應該是這樣,莊家的心算能力和反應速度都是一流的,這樣才能贏錢。」

柳絮道:「光說不練假把式,不如你賭幾把,看看你猜測的對不對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那我就試試。」

等莊家再次放到碗里幾枚瓜子后,韓孔雀看到是三枚,這時他開始計算周圍的人下賭注,很快他就統計出來了大體的賭資,如果最後的結果是三枚瓜子,除去他猜到的那些托,莊家要賠本,如果是四枚,那莊家自然就會賺了。

所以韓孔雀也下了一百塊的四枚,因為出四枚,莊家才能贏錢,所以韓孔雀十分自信的等待莊家揭開答案。

韓孔雀買定離手,那邊莊家立即掀開了蓋在碗上的乒乓球拍,頓時,韓孔雀和柳絮周美人都瞪大了眼睛。

「三枚。」柳絮的眼睛笑的如同月亮,十分好看。

周美人則是驚愕,而韓孔雀則是震驚,他真是猜到了開局,沒有猜中結尾,事實證明是他錯了,雖然不知道錯在了哪裡。

「如果我賭三枚,不知道結果會是怎麼樣?」韓孔雀自言自語道。

柳絮道:「你試試就知道了。」

韓孔雀不信邪的道:「那就再來一次,也許是我估計的數額不對。」

這一次韓孔雀認真起來,碗里又是三枚瓜子,而周圍的人不是賭三枚,就是四枚,當然兩枚的也有,不過,賭兩枚的已經被韓孔雀直接劃撥到了必輸的行列。

計算清楚了,韓孔雀發現,除掉那些疑似托的賭客,還是賭四枚瓜子莊家贏錢,不過這次韓孔雀沒有選擇四枚瓜子,而是選擇了三枚。

再次開寶,韓孔雀再次傻眼,他又輸了,碗里的瓜子變成了四枚,他的一百元錢再次被莊家收走。

看著專家根據賭客的賭資,不停的分發賭金,韓孔雀摸了摸腦袋,無奈的道:「我感覺到了陰謀的味道。」

柳絮這時已經笑彎了腰:「要不要繼續?你現在可是輸了兩把了,怎麼也要贏回本錢吧?我可是知道你是不信邪的。」

韓孔雀怪異的看了一眼柳絮道:「我怎麼感覺,你有挑唆我繼續讀下去的意思?」

柳絮道:「賭徒的心理,越輸越賭,都是想著要回本,有賭不為輸,也許下一把就能贏,如果沒有不信邪的這種心理,賭場憑什麼賺錢?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我現在也是賭徒了?不服輸自然就要繼續,不過,如果我不像他們一樣作弊,還真沒法贏他們,我太高估了他們的人品。」

看到韓孔雀要收手,周美人道:「怎麼?你看出為什麼會輸了?」

韓孔雀瞪了柳絮一眼道:「柳美人早就看出來了,不過人家想要給我個教訓,所以沒有跟我們說。」

「柳絮,你真看出來了?」周美人看向柳絮。

柳絮輕笑道:「這裡除了我們三個,其他人都是一夥的,所以韓孔雀確實是猜對了開頭,沒有猜對結尾。」

「這些人全都是一夥的?」周美人看著不停加入戰團,又不時有人離開的賭局,怎麼也沒看出這些人都是托。

柳絮笑著道:「你也太不注意周圍環境了,只要你注意,此時離開的人,過了一會,還是會回來的,韓孔雀剛剛過來,他沒有注意,但我們兩個站在這裡有一會兒了,我看到過離開的人,重新回來了。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他們的布局還真是周密,這位莊家是連腦子都不用浪費,只要認識他手下的托,像我們這樣的生面孔過來了,只要贏我們,其他人的輸贏,完全不用在意。」

「所以,只要我們下注,就絕對會輸。」周美人也感嘆起來,這些人還真是會挖空心思的騙人。

柳絮笑著道:「走吧!反正你們也拿他們沒辦法。」

「小夥子,不賭了?」就在韓孔雀想要帶著三人離開的時刻,一邊的一位中年人開口道。

韓孔雀看了他一眼,這人打扮的還算得體,看著到不像是托,不過韓孔雀可沒有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的想法,所以道:「不賭了。」

中年人湊近了韓孔雀道:「是不是發現他們的手段了?看你們的樣子像是剛來的,你們恐怕不知道,只要抓到詐賭的,就可以要求返還十倍的賭資。」

本來已經要邁出去的腳步,立即收了回來,韓孔雀看向一臉什麼的中年人:「詐賭被抓到了,可以要求莊家返還十倍賭資?」

中年人道:「對,這是這座賭城的魅力所在,在這裡允許詐賭,只要你手段高明,你願意怎麼出老千就怎麼出老千,就算被抓住了,也沒有生命危險。

當然,被抓住了,自然要賠償抓到你的人十倍賭資,這是這座幸運之城的規矩,是受法律保護的,就是因為這個規定,全世界的老千,都想來這裡搏一搏運氣。」

「那麼說我能夠證明這位莊家出千,是不是他就要陪我十倍的賭資?」很快,韓孔雀就明白了這位中年人留下他們的意思,只賭了兩把就收手,那就是看穿他們的騙局了,既然這樣,那自然是要抓老千的。

中年人指了指他們頭頂上方一個地方道:「那上面有攝像頭,所有賭局,都必須看在有攝像頭的地方,如果不能被攝像頭照到,賭局就是違法的,所以,只要你能夠準確抓住莊家詐賭的證據,莊家立即就會賠償你十倍的賭資。」

韓孔雀看了看頭頂上的攝像頭,確實能夠把這邊的賭局完全抓拍到,韓孔雀笑著道:「確實不錯,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抓那個莊家了?」

中年人道:「完全可以,不過,我能不能問一下,你輸了多少?如果十倍賠償的話,能夠獲得多少賠償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兩百塊人民幣。」

「兩百?」中年人皺了皺眉道:「小夥子,為了兩百塊抓老千好像不太值得吧?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確實,這樣莊家就算陪我十倍的賭資,也不過兩千塊,我辛辛苦苦忙碌一會,只拿兩千塊錢是有點少。」

「如果你繼續賭呢?會不會贏?」中年人問道。

韓孔雀看了看旁邊熱火朝天的賭局,道:「肯定不會贏。」

「那麼你多輸幾局,再抓住莊家的小辮子,會是一種什麼結果?」中年人得意的奸笑道。

韓孔雀也笑了起來:「如果我輸個幾百萬,那麼這位莊家不是要賠償我幾千萬?」

看著中年人那驚訝的張大的嘴巴,韓孔雀和柳絮周美人全都哈哈大笑起來。

「如果我按照他的方法,再輸個幾千塊,你們兩個說最後是什麼結果?」韓孔雀笑夠了才道。

周美人道:「肯定沒有什麼好結果。」

柳絮則道:「如果只輸個幾千塊,你肯定不能抓住他們的把柄,如果真的輸個幾百萬,那時候,這位莊家那幾十斤,就算交代給你了,他會任你處置,不過,你們認為他有幾千萬賠給你?」

看著那變了臉色的中年人,韓孔雀笑著道:「走吧!我們你惹不起,不過看在你讓我兩個老婆這麼高興的份上,我也不跟你們計較。」

中年男人掃了掃柳絮和周美人,立即扭頭走了,剛才只是以為韓孔雀是哪家的二世祖,現在看來不是。

再看看柳絮和周美人兩女的絕世姿容,韓孔雀肯定不是簡單人物了,這樣的人不跟他們計較,他如果還在這裡糾纏,那就真是找死了。

「你們說那個抓到詐賭的賠償十倍的規定,是不是真存在?」走出了人群,韓孔雀才問柳絮和周美人。

周美人道:「這個肯定不會是騙人的,要不然怎麼可能會吸引到佔便宜的人抓老千?」

柳絮笑著道:「他們的賭局那麼簡單,自然會防著人抓他們出老千,所以想要多輸一些,好得到大筆賠償的人,肯定損失慘重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看來任何規定,都是有漏洞的,不過,如果我去作弊,不知道能不能被人抓祝」

柳絮道:「我可見過很多千術高手,人家那可是真本事,像記牌、換牌、搖股子,那本事絕對看的你目瞪口呆,單純憑你能夠看到別人的底牌,並不能保證你穩贏不輸。」

「你這麼一說,我倒是有興趣了,走,我們去玩點大的,如果能夠贏個幾億美元,那也不算白來這裡玩一會。」韓孔雀拉著兩女,坐上了一輛電動三輪,讓司機送他們去最大的賭常

「你不會說真的吧?贏幾億美元,也有可能輸進去幾億美元。」柳絮驚訝的看著韓孔雀道。

周美人也道:「人家可是專業的,你充其量也不過是半吊子,怎麼可能說贏就贏?」

「對,幾億美元呢!如果不是有絕對的把握,怎麼敢賭那麼大?面對這樣的對手,你有什麼理由穩贏不輸?」柳絮也勸道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