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六十一章十賭九詐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:「我的靈識只能外放一米。很弱小,而且靈識外放很消耗精神力,根本不能隨便使用,它可跟神通不同。所以你們兩個放心。就算我有心。也不用偷看,我可以真大光明的看。」 「不偷看我們,你也可以偷看別人。...

柳絮看著周美人道:「不要以為我沒看到那串珠子,那可是專門送給你的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那就算算價值,你那些東西花了多少錢?我這個才值多少?如果說這次不是專門為你安排的,我還真不信。」

韓孔雀拉著兩女向外走去,他可不想在這上面糾纏。

而柳絮卻不放過他:「韓孔雀,你說,你什麼時候背著我們做的這些事情?」

走出當鋪之後,韓孔雀才道:「你這話我怎麼聽著彆扭?我做什麼了,還需要背著你們?」

「這些古代的醫學用品,不要說在這麼一家開業沒多少時間的當鋪內發現,就算去一些頂級拍賣行,都不一定遇到,我們能不懷疑?如果真信了你的鬼話,那我們兩個就是傻子。」周美人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高不高興?」

「高興,但再高興也不能讓你當傻子耍弄。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這是陳嘉義給我們的謝禮,之所以柳絮的東西多,那是因為柳絮的醫術,所以你就放心收著好了,我想這會兒,黃山應該把我抵押的東西拿回來了,對了,忘了告訴你們,那家典當行也是我們家的。」

柳絮和周美人全都無語,本來只是以為韓孔雀安排了一場意外驚喜,沒想到連當鋪都是他名下的產業。

「你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們?」柳絮盯著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攬著她的腰,一邊小心的避過行人。一邊道:「我有什麼需要瞞著你們的?」

「比如說那家當鋪。」柳絮不滿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你們兩個在乎這些嗎?如果在乎這些,我讓韓星弄份明細,你們可以仔細看看,到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產業了。

不說其他,就說這座城市之中,所有產業都是我們的,裡面有些行業,像當鋪、賭嘗酒店、餐廳,還有一些賣場,都是我們的產業。這麼多。我哪記得過來?」

「怪不得你底氣那麼足,現在你是真不怕我爸爸了。」周美人嘆息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就從來沒有怕過他,之所以讓著他,是我害怕一不小心。讓他變了人干。到那個是。我可就變成你的仇人了。」

周美人白了韓孔雀一眼,不再說話。

而柳絮則還有很多疑問沒有想明白:「陳嘉義想要感謝我們,也是用你喜歡的古董來標示感謝。怎麼會用我喜歡的東西來感謝呢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普通的東西我會收?既然欠了人情,就要讓他們為難一些,所以我就給他們下達了任務,如果還人情,就要用一些寶物來還,普通的古董不行。」

柳絮點頭道:「我收的三分勉強算是寶物,周姐那件三眼天珠應該很容易得到吧?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這些都不算頂級寶物,不過也算難得,特別是那串三眼天珠,傳說能夠提升人的靈魂之力,在我看來,也就是提升人精神力,如果真的可以,帶上它還是有點好處的。」

看到柳絮還是有點疑惑,韓孔雀繼續道:「一般在外流傳的三眼天珠,都是被人帶過了的,而這一串,則是從來沒有被人帶過的,這種天珠攜帶的磁場是最原始的,也是對人最有用的,如果被人佩戴過,天珠的磁場就會有所變化,所以說,這串三眼天珠還是比較難得的。」

「那扁鵲神針呢?難道也是意外所得?」柳絮繼續追問。

韓孔雀道:「當然不是,是我讓人特意調查扁鵲,想要找到他的醫書,不過很可惜,什麼都沒有發現,最後發現了這根扁鵲神針。」

「為什麼尋找扁鵲?」柳絮問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所有名醫的著作我都想找到,你需要,我也想要學習一下。」

「就這麼點收穫?」不是因為自己的身體,而尋找扁鵲的醫書,柳絮就放心了,不過放下心來之後,又開始感覺可惜,扁鵲的醫書,她還真想看看。

韓孔雀猶豫了一下道:「沒有找到扁鵲的任何記載,不過卻有一個意外收穫,是關於長桑君的。」

「長桑君?」柳絮疑惑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長桑君是戰國時的神醫,傳說扁鵲與之交往甚密﹐事之唯謹﹐乃以禁方傳扁鵲﹐又出葯使扁鵲飲服﹐忽然不見。於是扁鵲視病盡見五臟癥結﹐遂以精通醫術聞名當世,這是《史記.扁鵲倉公列傳》中記載的。

意思是說,扁鵲年輕時是舍長,按照現在的說法,舍長就是賓館的總經理,扁鵲從小就干賓館,當舍長,並且一干就是十幾年。

在這期間,有位名叫長桑君的老者,經常下榻該賓館,別人都拿他不當一回事,只有扁鵲看出他不是尋常的客人,十幾年如一日,一直恭恭敬敬地接待他,熱情周到地服侍他。

扁鵲恭謹的服務態度感動了長桑君,長桑君就給了他一貼葯,收集早上沒有落地的露水和著藥粉吃下去,就會洞察一切的人,30天後你會成為一代名醫。

打那時起,扁鵲就離開賓館,懸壺行醫,奔波在齊趙大地,為百姓診脈治病,這雖然是個傳說,但什麼事情都不可能是空穴來風,加上有我這個例子,所以扁鵲的這種傳說,也許是真的。」

「這又有什麼用?」周美人好奇的問道。

韓孔雀道:「能夠透視人的五臟六腑,難道你們沒有感覺這種能力,跟我的精神力達到一定程度,凝練成靈識能力很相似?如果有一種葯,能夠直接增強人的精神力,讓人的精神力能夠凝練到能夠外放的程度,這樣不是就可以看到人的五臟六腑了?」

「你是說你能夠看到人的五臟六腑?」柳絮和周美人全都瞪著韓孔雀。

韓孔雀摸了摸額頭。這多說多錯,他居然是沒有告訴過兩人靈識妙用的。

「看過小說沒有?靈識外放,能夠看清楚任何東西,不受視覺的阻礙。」韓孔雀道。

柳絮和周美人的臉色都有點發紅,過了一會兒,柳絮才道:「那麼說,我們在你眼中,跟沒穿衣服一個樣了?」

韓孔雀再次扶額:「我的人品有那麼差嗎?」

韓孔雀話音剛落,就看到四隻粉拳齊齊像他腦袋上招呼過來,韓孔雀一驚。立即把兩人抱在了懷中:「我的靈識只能外放一米。很弱小,而且靈識外放很消耗精神力,根本不能隨便使用,它可跟神通不同。所以你們兩個放心。就算我有心。也不用偷看,我可以真大光明的看。」

「不偷看我們,你也可以偷看別人。」柳絮的拳頭還是砸在了韓孔雀的腦袋上。

韓孔雀無奈:「前提是要比你們兩個美麗。你們覺得這個世界上有幾個女人,比你們兩個美的?當然,還需要人讓我碰見,這些天我見過幾個美女?」

「波香卡,你這個色鬼,肯定偷看她了。」周美人也忍不住砸了韓孔雀兩下。

韓孔雀的冷汗頓時流下來了:「波香卡可是老古董了,我會看她?再說,那個女人也是一個靈識外放的高手,如果我放出靈識感應她,她第一時間就會發現我的探知。」

「原來是沒法偷窺,我還以為你真是君子呢1柳絮繼續捶打韓孔雀。

韓孔雀看了一眼周圍看向他們的那詭異眼神,立即道:「這是在大街上,你們兩個這樣鬧可是丟大人了。」

柳絮和周美人一驚,立即轉頭四顧,卻發現大街上雖然有人看向他們這邊,卻並沒有圍觀,反而是離他們不願的地方,更多人的人圍在一起,也不知道在幹什麼。

「看來我們要儘快凝練出靈識,要不然在你身邊太缺乏安全感了。」柳絮收手道。

韓孔雀苦笑道:「我更願意你們能夠靈識外放,只要達到這個程度,身體會隨著強化,到時候我就放心了。」

柳絮趴在韓孔雀的懷中,疑惑的抬起頭道:「撒旦實驗室不是有一個超能研究項目嗎?不能借鑒?」

韓孔雀道:「你說的是人體漂浮的研究,那確實是從精神力上來突破的,不過撒旦實驗室的研究方向,是從遺傳學方向來增強一個人的精神力,而不是通過強化,或者直接說進化來增強人的精神力,現在你們兩個都需要的是強化。」

「這些事情你看著辦,我們就不操心了,柳絮,我們去那邊看看,那邊好像很熱鬧。」周美人不想柳絮繼續談論這個話題,再說,就又說到了柳絮的身體強化了,這肯定是柳絮最擔心的。

韓孔雀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,所以道:「那邊肯定是有人設了賭局,我們過去賭一下,讓你們看看我韓孔雀的實力。」

「我看你還是先去取一下現金吧1柳絮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你們兩個在這裡等一下,我很快回來。」

等韓孔雀回來,柳絮和周美人已經進入了人群,幸虧這裡的治安還算不錯,沒有人看到美女就想調戲。

韓孔雀擠到柳絮和周美人身邊,看到了裡面一位盤坐在地上的中年人,從他露出來的腿上,就可以看出來,他兩條腿全都失去了,這是一位殘疾人。

這個中年人設的賭局很簡單,他用了一隻碗,幾枚瓜子,還有一個乒乓球拍,他先抓起一把瓜子,隨便扔進碗里幾枚,接著用那乒乓球拍把碗蓋上,他的動作很慢,能夠讓周圍的人清楚的看到碗中的瓜子數量。

此時賭局就算弄好了,這時外圍的賭客就可以開始下賭注的,他們賭的是一賠一的賭局,而輸贏更簡單,你只要猜對了碗中有幾枚瓜子,就算贏。

如果你猜對了,下注一百元,那位中年殘疾人就要賠給你一百元,如果輸了,那一百元自然就是別人的了。

由於莊家的動作比較慢,可以讓人清楚的看清碗中瓜子的數量,所以這種賭局很容易吸引不明就裡的人參與,所以這裡的人才會聚集的那麼多。

看到韓孔雀過來了,柳絮立即靠入了他懷中,在這種人多的地方,美女自然是更加沒有安全感的,當然,柳絮也沒有那麼自私,她還給周美人留了一條手臂,護著周美人。

幸虧韓孔雀的身體很壯,要不然還不能把兩個女人保護起來。

有了韓孔雀守護著,兩女全都放鬆了下來,也開始認真的關注賭局。

柳絮趴在韓孔雀的耳邊輕聲道:「如果不靈識外放,你能不能贏?」

韓孔雀也小聲道:「十賭九詐,如果那麼容易就能贏,你讓人家吃什麼?」

「既然都知道十賭九詐,那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來賭?」周美人指著周圍的人群道。

韓孔雀小聲道:「我會告訴你,這裡面很多人都是跟那位老闆一夥的嗎?還有,獵奇心理人人都有,你們也不是被吸引過來了嗎?」

「一夥的?你是說他找來的托?」周美人驚訝的道。

柳絮道:「我可不像周姐,所以我能夠看出,這裡很多人是跟他們一夥的,但他們是怎麼確定自己能夠穩贏的?」

韓孔雀小聲道:「聰明人才能坐莊,其他人只能當托,你看他們有輸有贏,一般贏錢的賭客,都是跟莊家一夥的,大多數賭客是輸家,這就需要莊家快速計算賭金的多少,專門贏取那些真正賭客的錢。」

柳絮若有所思的道:「贏大放小,如果加上他們自己人贏去的錢,看著莊家是每次都會輸的。」

「對,最後不管莊家贏多少錢,那些錢都會分散到周圍他的同夥手裡,就算這個時候被人捉到破綻,莊家手裡也沒有錢,不能贏錢的賭局,你怎麼能夠說莊家作弊?所以發生了事情時,他的同夥會一鬨而散,加上莊家是殘疾人,你能夠拿他怎麼辦?過後,他們換個地方繼續詐賭。」韓孔雀道。

周美人道:「你還沒說他們是怎麼操控賭局的呢1

韓孔雀看向柳絮道:「柳美人肯定是知道的,讓她表現一下。」

柳絮道:「問題肯定出在那個乒乓球拍上,無非就是磁鐵,裡面也許有一枚假瓜子,所以如果莊家不想讓你猜對,你是怎麼也猜不對的。」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