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五十九章扁鵲神針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這是喜鵲吧?」 「喜鵲?你不會認錯吧?」柳絮本來還沒有太過認真查看盒子里的東西,現在聽韓孔雀這麼一說。才認真起來。這一認真,立即發現這好像是件很有意思的東西。 韓孔雀繼續道:「當然,你...

韓孔雀訕訕的道:「你沒聽這位陳師傅說,我的手藝是很不錯的,只不過是因為手生,等我回去多練習幾次,雕刀轉折時更加自如,陳師傅說的僵硬痕就會消失了。」

「這是韓先生的作品?」陳師傅驚訝的看著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當然,要不是新手,我這塊玉石可就不是一百萬了,所以,陳師傅,我也不是外行,你看我的雕工就應該清楚,一百萬,如果可以,這件玉器就當給你們了。」

沉默了一會兒,陳師傅才道:「一百萬太多,我們最多給你們八十萬,這還是因為是極品白玉,如果顏色質地達到羊脂白的境地,一百萬還差不多,現在這尊白玉觀音還差不少。」

看韓孔雀還想還價,坐在一邊的大堂經理道:「韓先生不是想要死當吧?如果是這樣,韓先生是怎麼也會贖回的,既然這樣,就沒必要這麼計較了吧?反正只要有了足夠使用的現金就可以了。」

韓孔雀一想,也對,他還真沒必要計較,所以道:「就當一天吧1

陳師傅道:「我們支付你七十九萬,八十萬贖回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沒問題,現在可以把東西送上來了吧?」

韓孔雀話音剛落,門外就有人敲門。

「請進。」

隨即門外進來幾個人,每人都托著一個精美的木質盒子。

陳師傅隨手打開了一隻木盒,裡面露出來了一個奇怪的東西。陳師傅輕笑道:「客人請看。」

柳絮和周美人奇怪的看著這個陳師傅,這賣東西都居然不做介紹,而韓孔雀好像沒有感到任何意外,他直接把木盒拉到了自己身邊,認真查看起來。

由於韓孔雀坐在柳絮和周美人中間,所以兩女也能看到盒子里裝的是什麼。

韓孔雀看柳絮和周美人被盒子里的東西吸引,笑著道:「這個東西倒是很奇怪,特別是頂部的那隻鳥,這是喜鵲吧?」

「喜鵲?你不會認錯吧?」柳絮本來還沒有太過認真查看盒子里的東西,現在聽韓孔雀這麼一說。才認真起來。這一認真,立即發現這好像是件很有意思的東西。

韓孔雀繼續道:「當然,你看那樣子,不像是喜鵲嗎?喜鵲在我們鄉下叫長尾巴狼。可不是很討喜。我小時候可是天天見這東西。還掏過喜鵲的窩,這個鑄造的扁扁的喜鵲,我是不會認錯的。」

「扁扁的喜鵲?扁鵲?這是一根針?」柳絮驚訝的看著盒子里的東西道。

周美人此時已經不看了。因為盒子里的東西雖然奇怪了點,但她是一點興趣也沒有,現在聽韓孔雀這麼說,她也反應過來,這是韓孔雀給柳絮準備的禮物。

看到柳絮驚喜的盯著自己,韓孔雀並沒有太多的表情:「是不是針我可不懂,這一方面你是行家。」

柳絮的視線重新回到那盒子之中,此時再看,那根針針體直徑約3毫米,長約13厘米,針頭粗鈍,針尾鑄成喜鵲形象,工藝精美。

「這真是扁鵲神針?你從哪找來的?」柳絮把針拿起來,撫摸著上面的喜鵲,驚喜的道。

「這可不是我找來的,是你發現的,他們我可不認識,因為這裡我也是第一次來。」韓孔雀笑看著陳師傅和那位大堂經理道。

柳絮嗔道:「你現在說這個,以為我會相信?」

韓孔雀攤了攤手道:「你不信也沒辦法,我們來這裡可是典當東西的,你現在這麼驚喜,這位陳師傅肯定會要個高價的。」

柳絮驚疑不定的道:「真不是你安排的?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不是,你也知道,我對醫學上面的東西不是很熟悉,如果不是你,我還不知道有扁鵲神針這種東西存在呢?」

「真是我自己發現的?」柳絮笑著道。

韓孔雀也笑了:「你這不是發現了嗎?」

「那這根扁鵲神針我要了,這位師傅你出個價。」柳絮高興的道。

陳師傅看著韓孔雀,他確實不認識韓孔雀,不過他也是被人交代好了,特意送上來的這些東西,所以他道:「這確實是一根扁鵲神針,既然夫人知道它,就應該知道它的價值,這是這個世界上僅存的一根,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,價值更是不可估量。」

柳絮笑著道:「它的價值我當然知道,但說它是獨一無二的就太過了,如果真是獨一無二,我怎麼會知道它的?」

陳師傅微笑道:「《史記.扁鵲列傳》中記載:扁鵲乃使弟子子陽厲針砥石,以取外三陽五會。有間,太子蘇。這裡的『厲針砥石』就是傳說中的『扁鵲針』。

但從《史記》以後,和扁鵲相關的實物和史料卻極其少見,就不要說實物了,夫人既然是學醫的,就應該聽說過這段記載,自然也就知道扁鵲神針,但真正見過扁鵲神針的,絕無僅有。」

柳絮道:「沒有多少人見過我相信,但說絕無僅有就太誇張了,我就知道國內有人收藏著一枚這樣的扁鵲神針。」

陳師傅看了一眼柳絮道:「看來夫人的醫學造詣不低,既然是真正的行家,我也不隱瞞,這根扁鵲神針是從京城張家流出來的,他家世代中醫,如果你知道國內有人收藏扁鵲神針,就肯定是張家了。

這根扁鵲神針最早現身於鄂爾多斯草原,這是迄今為止發現最早、品相最完好的扁鵲針,被稱為天下第一針,這麼說夫人還認為我們會漫天要價嗎?」

柳絮吃驚的看著手中的扁鵲神針,她還真沒想到,京城張家的這根扁鵲神針,居然會出現在這裡,這時柳絮也有點懷疑,今天遇到這跟扁鵲神針,也許真是意外,因為這根神針確實是國內發現的唯一,就算韓孔雀,要弄到它也應該不容易。

沉默了一會兒,柳絮道:「就算再過獨一無二,也是有價的,你出個價。」

「就八十萬吧!你們現在就這麼多錢,再多了你們也沒有,少了我們也捨不得賣出去。」陳師傅看了一眼韓孔雀道。

柳絮驚訝的道:「八十萬?就這麼一根針,你居然敢要八十萬?這位大叔,敢問他的主人,是以多少錢當在你們這裡的?我想絕對不會超過十萬吧?」

陳師傅點頭道:「當了八萬,不過,這跟它的價值沒有任何關係,如果夫人不信,你就詢問一下身邊的先生,看看他認不認為,這根扁鵲神針值八十萬。」

「不要了,一根沒用的破針,居然賣八十萬。」柳絮氣憤的把盒子一推,轉過頭不再看它。

韓孔雀輕笑道:「不要生氣嘛!陳師傅說的不錯,人家用八萬塊把這東西弄到手,是他們的本事,這就跟我撿漏一樣,難道只允許我們撿漏,不允許他們撿漏?就這樣了,這根扁鵲神針八十萬我們要了,現在我們在看看其他東西。」

「他宰我們,你要真買,我們就上當了,我不要。」柳絮拉著韓孔雀的手臂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八十萬很多嗎?不過是一些紙罷了,你喜歡就好。」

說完,韓孔雀把那隻盒子推到了柳絮身邊:「你收好。」

「你幫我收起來,等回去了我在仔細研究一下,這可是千年前的醫學器具。」既然韓孔雀買下來了,柳絮也不心疼錢了,高興的把盒子又推到了韓孔雀身邊。

韓孔雀輕笑著把另外一隻木盒打開,這次是一張挂圖,陳師傅把圖從木盒裡取出啦,小心的打開。

「這時《雍正銅人明堂圖》,存世最早的針灸挂圖?」柳絮一眼就認出了這幅挂圖的出處。

張孔雀驚訝的看著柳絮:「你可以啊?」

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我可是特意學過針灸的,就連鬼門十三針也我也學了一些,所以這幅挂圖我還是很熟悉的,目前發現的存世針灸明堂圖,一般都是乾隆年間或更晚所制,但是這張《雍正銅人明堂圖》卻是清朝雍正時期的針灸挂圖。

你看這幅字,就是圖下的字跡,這是清大臣將此圖進呈給雍正皇帝時,手書的百餘字說明,可見這張針灸挂圖是供雍正皇帝審閱的初稿。

針灸技術歷史悠遠,但是到了清代後期開始日趨衰落,一些封建衛道士們將其視為醫家小道,在皇帝的龍體上進行針灸更是有失體統、不合禮教。

1822年,清朝道光皇帝一紙禁令,在太醫院永遠廢除針灸科,因此,這張針灸挂圖對研究清前期的針灸發展,有著非同一般的價值,這也是此圖的珍貴之所在。」

柳絮欣喜的表情,所有人都能看得見,不過,韓孔雀看她的眼神卻是有點奇怪,很快柳絮就發現了,她奇怪的道:「你怎麼用這麼奇怪的眼神看著我?」

韓孔雀道:「我現在懷疑,你是賣東西的,而不是買東西的,我是真後悔,在古玩街上時,應該多帶你出去看看,看看我是怎麼撿漏的,現在你把這幅圖一陣猛誇,我們得用多少錢買到手?」

柳絮奇怪的道:「這幅挂圖可是真正的寶物,是進程給雍正皇帝御覽的寶物,就算我故意貶低他,難道陳師傅就會認為這是一幅贗品,低價賣給我們?」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