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五十八章打臉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美婦給韓孔雀分析。 柳絮此時道:「來這裡典當東西的大多數是賭徒,這些人都淪落到來這裡當東西了,你認為他們還有機會,來這裡贖回東西?所以自然是典當的錢越多越好,到時候如果不能還錢,那就當賣了,這...

柳絮道:「那個男的出來結賬時用了餐巾紙,在抽了兩張之後,略微猶豫,又抽了兩張裝入了口袋,一個連這種小便宜都占的男人,你以為他會幫我們付賬?所以那種豪氣是裝出來的,如果沒有那個女孩,他是不會幫我們的。」

「不管怎麼樣,我們算是欠了他們一個人情。」說完,韓孔雀領著兩個人,向一邊一個有著大大的當字的店走去。

「真要典當啊?那隻鐲子那麼漂亮。」周美人有點不捨得。

柳絮道:「那樣的鐲子韓孔雀有的是,你不用為他可惜。」

韓孔雀看周美人是真的喜歡,就道:「要不然就把昨天我雕刻的那尊白玉觀音當了吧!也趁此機會探探行情。」

「好,反正我們手中有很多這種玉石,如果想要,你在給我雕刻一件好了。」周美人立即高興了。

韓孔雀道:「這裡的當鋪不少啊!還有那個出入境管理局,居然是要押金的。」

柳絮道:「這是一種很貼心的規定,如果不收押金,來這裡的賭徒輸光了,怎麼回家?所以那份押金,其實就是給他們留的最後一點路費。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韓孔雀好奇的問道。

柳絮笑道:「我猜的。」

韓孔雀放開周美人,從口袋裡摸出一隻手鐲,上面纏繞著精美的鳳凰,由於是赤金鐲子,雖然雖然經過了時間的洗禮,也沒有掩蓋那種華貴的金色光芒。

「既然你喜歡,這個就送給你了。」韓孔雀順手把鐲子戴到了周美人的手上。

周美人驚訝的看著鐲子道:「你跟原來確實不一樣了,原來買只兩元錢的不鏽鋼戒指都心疼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那時我們兩個花的每一分錢,都是陳青他們的血汗錢,我能浪費嗎?」

這時柳絮道:「那樣的戒指我也沒有收到過。」

韓孔雀扶額,這個他還真是忘了,不過他可是準備了:「我給你準備了,不過最近太忙,就給忘了,等回去了就看到了,我給你準備了很多東西,都在家裡,沒有送上船。」

「很多?」柳絮驚喜的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很多,現在不說,你先戴上這個。」

說著,韓孔雀又掏出一隻金黃色的鐲子,套在了柳絮的手腕上。

「跟周姐的那個一模一樣呢1柳絮高興的道。

韓孔雀看她那個樣子,彈了一下她的額頭道:「嫉妒心還真是強,原來可是從來不願意帶這些東西的,就因為給了美人一隻,你現在也想要了。」

柳絮不滿的道:「不帶並不表示不喜歡,我們當兵的自然不能帶那些亂七八糟的收視,現在不一樣了,也許回國之後我就要退役了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如果你不想,他們才不捨得讓你退役。」

柳絮道:「算了,再保留著軍籍也沒意思,我還是好好的經營我的醫院吧!有了你的實驗室支持,救死扶傷就容易的多了。」

「走吧,我們都要引起別人懷疑了。」周美人推了韓孔雀一下,因為他們堵在人家當鋪的門口,很長一段時間了。

韓孔雀扶著柳絮,走進這家當鋪,這裡跟銀行的裝修差不多,只不過這裡不做儲蓄業務,而是做的典當,不過他們卻如同銀行一樣防衛嚴密。

剛走進大堂,就有一位三十許人的美婦走了上來,看她身前的工作牌,是大堂經理。

「三位客人,有什麼能夠幫助你們的嗎?」美婦走上前,很有禮貌的道。

韓孔雀的視線卻沒有被這個美婦吸引,他的目光完全被防彈玻璃之後的各種東西吸引住了。

「那些東西賣不賣?」韓孔雀指著一些瓷器、玉器、首飾、手錶等東西道。

美婦當然看到了韓孔雀的神情,所以很自然的道:「當然,只要是到期沒有來贖回的東西,我們都會出售,不能出售的東西,我們是不會擺放在櫥窗之中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那我們先看看,能不能上手?」

美婦道:「這需要資金驗證,只要有足夠的資金,我們那邊有貴賓室。」

這裡就沒有一件普通東西,也沒有人拿平常的東西來典當,所以貴賓室是必不可少的。

韓孔雀轉過頭對兩女道:「你們兩個誰帶銀行卡了?」

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你都不帶,我們能帶?如果帶了,剛才在早餐店刷卡不就行了嗎?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女人走著坐著都帶著一個小包,居然是不帶錢包的,你們兩個不會連手機都沒帶吧?」

柳絮道:「我們身上都有監控設施,你以為我們不知道?」

「黃山那個小子真是不想活了。」韓孔雀惡狠狠的道。

柳絮鄙視的道:「如果不是你給黃山下了命令,他會這樣做才怪了,不過現在我很高興,韓孔雀是一個扔進沙漠,都會過得舒舒服服的強者,我看好你,現在好好表現。」

韓孔雀無奈的道:「現在只有把那尊玉觀音當了,美人,拿出來給這位經理看看。」

周美人從口袋裡,把那尊只有十來公分的白玉觀音掏了出來,遞給旁邊的經理。

經理卻是沒接:「先生和兩位女士請這邊走,我們去貴賓室談。」

雖然只是掃了一眼,但那尊玉觀音的質地,立即被大堂經理看穿了,擁有這種東西的人,絕對有資格進入貴賓室,要知道,在典當行混到大堂經理的職位,絕對不是簡單角色。

韓孔雀領著兩女走進貴賓室,等他們坐下,立即有人送上茶水。

周美人把白玉觀音放在了桌子上,大堂經理帶上了一副手套,才小心翼翼的拿起來細看。

等她翻來覆去的看了兩三分鐘,才小心的放到了桌子上。

她摘掉手套,抬起頭道:「兩位客人想要當多少?」

韓孔雀道:「不是你們出價嗎?」

美婦笑著道:「你們這是典當,並不是賣出,如果是死當,也就是賣給我們,我們會估價,盡量給你們一個高價,而現在是典當,就不用那麼認真了。

你們現在需要多少錢,說個數,如果這件物品的價值,超過你們需要的數額,我們就收下這件抵押物,給你們需要的錢數。

你們只要在規定的期限之內,把錢如數奉還,東西就可以拿走,所以,並不是當的錢數越多越好,因為多了,你們支付的利息也會越高。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如果這件玉器價值百萬,而我們只需要一百塊,那就典當一百塊好了,到時候連同利息,也不過換一百幾十塊錢,如果典當一百萬,到時候卻需要還一百幾十萬元錢,是這個意思吧?」

「意思是這樣沒錯,不過,如果您這的需要一百萬元錢,利息絕對不需要幾十萬,有個幾萬元就可以了,畢竟我們典當的天數不會太長,這樣利息自然也不會太多。」美婦給韓孔雀分析。

柳絮此時道:「來這裡典當東西的大多數是賭徒,這些人都淪落到來這裡當東西了,你認為他們還有機會,來這裡贖回東西?所以自然是典當的錢越多越好,到時候如果不能還錢,那就當賣了,這樣才不會太吃虧,我想來這裡的人,應該這樣想才是。」

美婦無奈的道:「您這樣想也沒錯,現在看你們自己的決定,所以我問你們想要多少錢,我們會根據你們的需要來操作這件抵押物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那就當一百萬吧!我想這尊玉觀音應該值這個價。」

美婦想了一下道:「這個我就沒法做主了,你們等一下,我叫鑒定師來重新鑒定,如果鑒定合格,一百萬是沒問題的。」

韓孔雀一聽,高興了:「順便帶幾件你們這裡的古玩過來,我喜歡那種東西,也許典當的那點錢,又換成東西了,到時候你們也不用麻煩的給我錢了。」

「好的,三位稍等一下,請喝茶,這些茶全部來自紅樓食府,屬於秘制茶,很不錯的,三位好好品嘗一下。」美婦說完就出去了。

等她走了出去,周美人才看向韓孔雀:「你不會是故意帶我們來這裡的吧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哪能?我是真的忘了帶銀行卡出門。」

柳絮道:「你那老鼠性格,有什麼東西都會向玄元控水旗中倒騰,我才不信你會忘了帶錢,說,把我們帶到這裡什麼目的?」

「我真忘了帶錢,再說,我又不是神仙,怎麼會想到來這裡是需要花錢的,要知道黃山他們天天跟著我們,需要我們親自付錢嗎?」韓孔雀一臉無辜的道。

周美人笑著道:「那紅樓食府的秘制茶又是怎麼回事?」

韓孔雀更是冤枉,所以他道:「如果我故意帶你們來這裡,哪能讓他們上紅樓食府的茶,這不是自露馬腳嗎?」

柳絮和周美人一臉疑惑的看著韓孔雀,韓孔雀說的不錯,如果是故意的,韓孔雀怎麼會讓人說出紅樓食府?

「不要懷疑了,今天我們好好的玩一玩,疑神疑鬼的幹什麼?難道你們兩個還害怕我把你們賣了?」韓孔雀一臉委屈的道。

周美人還是有點懷疑的道:「我們出來玩,你應該不會沒心沒肺的在這裡淘寶撿漏,要說沒問題,我還真是不信。」

看到柳絮猛點頭,韓孔雀道:「我就是喜歡淘寶,你們又不是不知道,你們兩個不就是因為這個懷疑我的嗎?所以,既來之則安之,我們先把東西當了,探探行情,如果這尊小型的玉觀音能夠當一百萬,那我們可是真的發財了。」

就在柳絮和周美人還想繼續追問的時候,門外傳來腳步聲,很快,大堂經理就帶著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走了進來。

「這位是我們的首席鑒定師陳師傅,這是韓先生,這兩位是他夫人。」大堂經理給幾個人做了介紹,而韓孔雀的兩位夫人,自然是經過了韓孔雀證實了的。

在這裡遇到更加奇怪的事情都有可能,所以對韓孔雀有兩位夫人,那位陳師傅是一點都沒有驚訝,他進來就被放在桌子上的玉觀音吸引了。

「韓先生,我們店裡的東西要等一會才能送來,不如先讓陳師傅鑒定一下這尊觀音?」大堂經理十分禮貌的道。

韓孔雀點頭道:「可以,我們不著急。」

那位陳師傅好像是一位沉默寡言的人,他沒有說話,而是直接戴上手套,拿起那尊觀音細看起來。

「觀音很不錯,不過雕工略顯僵硬,玉石原石的出處也不容易判定,如果客人要當一百萬元人民幣的話,有點困難。」看了好一會兒,那位陳師傅才開口道。

韓孔雀聽到不能當一百萬,還是有點遺憾,不過當鋪嘛!自然是需要壓低價格的,所以這尊觀音像的價格,應該超過一百萬元人民幣才對。

「這可是少見的極品白玉,我想你這樣水品的鑒定師,應該能夠鑒定出他的不凡,不知道能不能點評一下?」韓孔雀道。

陳師傅沉思了一會道:「玉質不用多說,我們都能看的出來,確實是一件難得的美玉,我需要說的是雕工,雕工很不錯,但也能夠看得出來,玉雕師不是很專業,手法有點生疏。

這是最近才雕刻完成的一件作品,所以沒有打磨拋光,而難得的也是這一點,沒有打磨拋光,居然看著這麼晶瑩,還真是有點不可思議。

所以說,玉是好玉,就是玉雕師選錯了,如果這是出自一位現代大師之手,這尊玉觀音的價格絕對超過一百萬,而現在,我們最多出六十萬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說,本來這是一塊極品好玉,就因為玉雕師的雕工,讓這塊玉石的價值降低了?」周美人問道。

陳師傅道:「對,雖然這位雕刻師的手藝也算不錯,但絕對配不上這塊玉石的品質,這樣品質的玉石,落入生手的手中,真是可惜了。

你們看,玉雕師雕刻的觀音輪廓,是不是給人稜角分明的感覺?這說明玉雕師的手生,說法略顯僵硬,由此可以判斷,他就算是一位大師,也是一位很長時間沒有雕刻過的大師,真是可惜了這塊玉石。」

「哈哈,韓孔雀,你是不是有被打臉的感覺?」柳絮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