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五十七章人情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他們如果不思進取,就算韓孔雀不吞了他們,也會被別人吞掉。」 韓孔雀點頭道:「對,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,國內之所以表現的不明顯,只不過是有國家做保障,在這裡,可沒有人給我們提供保護,只有我...

韓孔雀道:「跟國內聯繫一下,小型的戰艦、潛艇、客機、戰鬥機、直升機、兩棲坦克,還有一些常規武器,這些我們都需要。」

程軍看著韓孔雀道:「你不需要,是我們需要吧?」

韓孔雀點了點頭道:「你們確實需要,自己的東西,用著才順手,那才是自己的勢力,像影響力、潛勢力,有時候都是虛的,是別人給面子你們才有的實力,如果不給你們面子,你們就什麼都不是。」

這次所有人真的沉默了下來,等吃完了飯,龍鱗才道:「我們會努力的,韓哥你不要失望,以後我們還是你的強大後盾,要不然,我們也愧對你分給我們的遼闊海域。」

「不要那麼說,我們是兄弟,所以我不想有一天,吞掉你們的東西。」韓孔雀一本正經的道。

陳嘉義苦笑道:「如果我們不爭氣,你也不用客氣。」

看他們的樣子,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:「現在我還沒有那個實力,所以,我們一起努力吧!我也想著有一天,我的基業能夠被你們的後代吞掉。」

劉鳴玉輕笑道:「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?我們是那種依靠子孫給我們加封的無能之輩嗎?」

龍鱗也笑著道:「我可不想做先皇或者是高祖,要做就做皇帝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那你可要努力了,爭取做龍一世。」

江林嘆息道:「每次看到小韓,就感覺自身充滿了動力。」

龍鱗笑著道:「那是韓哥在拿著小鞭子抽打我們。」

「走了,在這裡羨慕小韓一點用也沒有,我去找人,現在就開發我的那片海域。」賀承前最乾脆,說完,真起身擦了擦嘴,走了。

陳嘉義他們也沒有在說什麼,全都跟在賀承前身後,走了。

「你這樣刺激他們真的好嗎?」柳絮幽幽的道。

韓孔雀苦笑道:「這隻能說明我感受到了壓力,而他們,還想著他們家族是怎樣的強大,以為在這裡也是那樣,有他們的家族在,他們就是天王老子,你認為這種想法是對的嗎?」

周美人道:「我們不說這個,他們如果不思進取,就算韓孔雀不吞了他們,也會被別人吞掉。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對,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,國內之所以表現的不明顯,只不過是有國家做保障,在這裡,可沒有人給我們提供保護,只有我們給別人提供保護的份,所以我們必須不斷的強大。」

「吃完了早餐,我們去幹什麼?」柳絮不再多說,直接轉移話題。

韓孔雀道:「這座賭城是我們建造的最大的一座人工島嶼,已經跟上國內一線城市了,如果不是修建這座城市,陳嘉義他們怎麼也能有點其他成績。」

「這麼大?」柳絮驚訝的道。

韓孔雀點頭道:「這座城市可是耗盡了他們都資金,要不然,他們也不會坐視一大片海域而不開發。」

「在外海建造一座大型城市,不得不說,你們男人有時候瘋狂起來,確實比我們女人厲害。」周美人有點失神的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之所以投入那麼大,是因為看到了這裡面的利益,這裡可真是日進斗金,這麼大的利益,你說他們會吝嗇錢財?」

柳絮道:「世界上賭城多了,你們怎麼就有足夠的信心,吸引來無盡客源?」

韓孔雀道:「出去看看就知道了,我們走吧!剛吃飽,正好走走消消食,等會兒你們累了,我們就找輛計程車圍著城市轉一圈。」

站起身,三人才發現,店裡已經沒有幾個人,出了他們,還有兩對小情侶在一邊坐著聊天。

韓孔雀三人剛剛站起身,就有一名店員走了上來:「客人現在要結賬嗎?」

韓孔雀一愣,陳嘉義那幾個小子沒結賬?

愣了一下,韓孔雀道:「剛才跟我們坐在一起的人沒有結賬?」

韓孔雀雖然有玄元控水旗,可他最近卻沒有帶現金,如果是原來,他每天都帶著現金在古玩街上亂晃,那是在等著撿漏,而出海了,就沒有了這方面的考慮,所以他也就沒有帶錢包的習慣了。

韓孔雀看向柳絮和周美人,看她們的小包,韓孔雀知道周美人的包里,只是一些紙巾和護膚品,柳絮的包里更多的還是藥物,這兩個人顯然也沒有出門帶錢包的習慣。

「客人沒錢了?如果這樣,我們只能通知出入境管理局,等你們出境時,從你們的押金之中扣除,如果那樣,你們只能被禮送出境。」服務員對韓孔雀這種情況好似司空見慣,所以一點也沒有大驚小怪。

「出入境管理局?押金?」柳絮驚訝的道。

服務員看了一眼柳絮道:「你們不可能是偷渡進來的吧?難道沒有交押金?」

韓孔雀立即道:「我交的,她們不知道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黃山他們怎麼不出現?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我讓他們盡量不要打擾我們,難道這小子就這麼死心眼?」

「我想他是想看你的笑話。」柳絮笑著道。

「多少錢?」韓孔雀無奈的問道。

服務員道:「五百元人民幣,當時點餐時,特意湊了整數。」

「能夠用物品抵押嗎?」韓孔雀還是很有辦法的。

服務員點頭道:「可以,我們這裡但就是當鋪多,出門不遠就有一家,客人可以現在就去,也可以以後過來付賬。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我可丟不起那個人,還是現在就去吧!柳絮,你們兩個在這裡坐一會,我去找黃山,如果那個小子真的想讓我們有個難忘的回憶,那我就把你們兩個壓在這裡洗盤子。」

雖然這麼說,韓孔雀還是在身上摸了一下,這麼一摸,一隻金手鐲就出現在他手中,掏出來后,韓孔雀看了看,這是一副龍鳳金絲鐲中的一隻。

「好漂亮。」周美人一看,立即挪不開眼了。

她上學時期大部分時間是在國外,對國內的傳統文化了解的不多,這種用金絲纏繞出來的精美傳統手鐲,她還真沒見到過。

韓孔雀可惜的道:「這是民國時期大戶人家特製的嫁妝。」

說著,韓孔雀又摸出一隻:「這是一對。」

「當掉可惜了,你當我這對耳墜吧1說完,周美人從自己的耳朵上,取下了一對墨玉耳墜。

韓孔雀並沒有接,他搖著頭道:「那是你佩戴的東西,這對手鐲雖然漂亮,不過它們卻沒有一點意義,今天我們就當掉這對手鐲,作為在這座島上的花銷。」

「兄弟,遇到難處了?服務員,多少錢,這位兄弟單我買了。」就在韓孔雀他們想辦法的時刻,另外一對情侶走了過來。

韓孔雀抬頭一看,兩人韓孔雀並不認識,看樣子也不像是有錢人,因為他們的穿著打扮並不是太好,而且年齡也不大,兩人的年齡也就在二十三四歲左右,不過,這男的說話倒是老氣橫秋,顯得十分老練。

看到韓孔雀疑惑,年輕人道:「四海之內皆兄弟嘛!昨天晚上我贏了不少,既然相遇了,就是有緣,如果感覺欠我人情,等以後我遇到了麻煩,你幫我一次忙好了。」

這樣的人情,韓孔雀可不想欠,所以他搖頭道:「出門忘了帶錢,典當東西是一定了,所以就不麻煩小兄弟了。」

這時青年身邊的女孩道:「這位大哥你不用客氣,他發了橫財,怎麼也要得瑟得瑟,你就給他個表現的機會,我看這位嫂子的身子不方便,你就打算這麼讓她站在這裡?」

韓孔雀看了一眼柳絮,苦笑道:「小兄弟,我欠你一個人情。」

「不要這麼說嘛!以後我們還不一定遇的到,所以不用有壓力。」年輕人掏出錢,仍在了服務員手裡。

看著女孩就要經過自己身邊,柳絮道:「小妹妹,謝謝你的幫助,我叫柳絮。」

「不用謝。」女孩看了一眼柳絮,被那個年輕人摟著走出來早餐店。

看著年輕人的背影,柳絮輕笑道:「看到了沒有,人家這種氣質,你是怎麼也學不會的,好好學學,有錢人就是這樣煉成的。」

「暴發戶是這樣煉成的吧?牙尖嘴利,你這可是在拉仇恨。」韓孔雀擠入兩女的中間,一手一個,摟著她們向外走去。

在他們身後,傳來一句小聲的嘀咕:「小白臉吃軟飯居然一次吃兩個,還真是有本事。」

本來很得意的韓孔雀,聽到這話,身體一滯,直接把兩女邁出的步伐拉了回來,不過兩女可沒有一點惱怒,而是同時大笑起來。

「她什麼眼神?沒看到我拿出來了一隻金龍鐲?」韓孔雀憤憤不平的道。

周美人笑著道:「如果我猜得不錯,她肯定認為,那是一位金主送給你的定情信物,現在故意拿出來表忠心,而我們兩個,自然是不會讓你典當東西。」

「看來我很有吃軟飯的潛質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「剛才那個女孩不錯,可惜那個男孩不太本分,那麼跳脫,在這種地方可能要吃虧。」柳絮嘆道。

「你怎麼看出來的?」周美人道。

韓孔雀也道:「剛才你感謝的是那個女孩,而不是出錢的男孩。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