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五十五章貴族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知道了?」柳絮問道。 韓孔雀還沒完全清醒:「我知道什麼?」 看韓孔雀的樣子不像撒謊,柳絮輕鬆起來:「沒什麼,我是想問你,這是怎麼回事?」 看到自己懷中的周美人,韓孔雀一笑道:「...

「我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,這種感覺讓我恐懼。」柳絮的聲音變得低沉。

無廣告彈窗就訪問:海量小說網hailiang.cc/

周美人的手臂緊了緊:「有韓孔雀在呢!你完全不用害怕。」

安慰著柳絮,等她平靜下來,兩個人也慢慢的睡著了。

感覺到兩個女人全都睡著了,韓孔雀才慢慢的靠了過來,他的手臂也墊在了柳絮的腦袋下面,把周美人的手臂替換了出來,同時他也把周美人的腦袋,放在了自己的小臂上。

看著兩女嘴角的笑意,韓孔雀也笑了起來。

就這樣看著兩女的嬌顏,韓孔雀笑了很長時間,等感覺她們誰輸了,韓孔雀才小心的讓她們躺好。

看了一會兒周美人,韓孔雀的視線又落在了柳絮身上,他皺著眉頭,感到一陣心痛。

柳絮穿了寬大的孕婦裙,韓孔雀只是稍微掀了一下,就看到了柳絮的必須裝備。

原來是尊重柳絮,所以韓孔雀從來沒有用自己的神通觀察她,特別是她的一些重要部位,可在有了懷疑,韓孔雀就不再有任何顧忌。

韓孔雀信念一動,一個水球出現在柳絮身旁,接著水球變化吧柳絮包裹了起來,只留下一個腦袋,就這樣,柳絮被水球託了起來。

韓孔雀小心的從柳絮的小包之中,拿出防側漏的東西,慢慢的給柳絮換上。

換下來的神器上面,是他感知到的血液,這種產前出血,可不是什麼好兆頭,就算是出在正常孕婦身上,也需要警惕,就不要說是出在柳絮身上了。

本來想把水球收走,不過在聽到柳絮舒服的呻吟之後,韓孔雀停下了動作,這水球就如同一張水床。睡著肯定要比冷硬的床板舒服。

感覺不能厚此薄彼,韓孔雀剛才弄出來了更多水,直接把他們三個人全都包裹起來,就這樣。三個人誰在了這張韓孔雀特意製作的水床上。

漂浮在水中的柳絮,沒有了對肚子的擠壓感,所以她放心的翻了個身,讓自己睡的更舒服。

韓孔雀看著臉上帶著淡淡笑意的柳絮,心中計算著日子,還有兩周,孩子就滿九個月了,到時候就算沒有出生的徵兆,也可以進行刨宮產了,到了那個時候。他也不用每天都提心弔膽的了。

控制著柳絮兩女的身體,讓他們分開,而韓孔雀自己則鑽入了她們兩個人的中間,並且輕輕的把她們抱在了懷中,這時。韓孔雀才滿足的閉上了眼睛。

早上醒來,韓孔雀一睜眼就看到了一雙明眸,那是柳絮的眼睛。

「你知道了?」柳絮問道。

韓孔雀還沒完全清醒:「我知道什麼?」

看韓孔雀的樣子不像撒謊,柳絮輕鬆起來:「沒什麼,我是想問你,這是怎麼回事?」

看到自己懷中的周美人,韓孔雀一笑道:「你們兩個色女。居然趁我睡著了占我便宜?」

「我可以說你不要臉嗎?」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。

韓孔雀的手臂動了動,把兩女抱的更緊:「不可以。」

聽到韓孔雀得意的回答,柳絮再次送給韓孔雀一個大大白眼。

「柳絮你很對不起我。」韓孔雀的嘴巴湊在柳絮的耳邊道。

「知道,我不該招惹你,給你帶來了很多麻煩。」柳絮順口道。

「不是這個,有了你我感覺很幸福。再說,現在還多了一個大美人,我就感覺更幸福了,我說你對不起我,是因為現在我們在度蜜月。」韓孔雀不懷好意的道。

柳絮無奈的道:「我可沒法伺候你。誰讓你把我的肚子弄大了呢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所以你以後一定要補償我。」

「一定,就算你再娶兩個小的,我也同意,不過,周姐同意不同意,可就不一定了。」柳絮賊笑道。

韓孔雀的一隻手掌,始終放在周美人的心口,所以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周美人的心跳在加速。

看到韓孔雀不說話,柳絮道:「周姐姐的心跳是不是在變快?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韓孔雀道。

柳絮道:「看你的表情,我就知道你是在給周姐姐測試心跳速度,不過別人都是把脈,你的手法很特別啊1

韓孔雀的臉皮已經練出來,所以根本沒有一點不好意思,他從容的把手從周美人的胸部挪開,道:「既然都醒了,那我們也可以下船了,今天我帶你們去玩一些刺激的。」

「島上整個就是工地,海上全是養殖場,你還有什麼驚喜讓我們看?」周美人開口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等一會你們就知道了,你們去換身衣服,等會兒我帶你們去吃早餐。」

等兩女收拾完自己,換了衣服出來,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,韓孔雀看了看錶,已經八點半。

「走吧1拉著兩女向外走去。

等走出了船艙,柳絮立即驚呼出聲:「這裡不是孔雀島。」

周美人也驚訝的道:「一晚上能夠跑多遠?這裡不是孔雀島能是哪裡?」

韓孔雀指了指原處的一座地標性建築,那是一座高樓,上面又四個大字:幸運之城。

「幸運之城?」柳絮奇怪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對,幸運之城,建立在孔雀島北面不遠的地方,這裡是計劃中的大陸中心。」

「屬於誰?」柳絮好奇的是這個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本來是想分給其他兄弟獨資建設的,不過最後還是沒有分,算是我們十二家共同持股,股份只能傳承不能買賣,我們家佔據了百分之八點多的股份。」

「為什麼要在這裡建設這麼一座城市?居然起名叫幸運之城?難道來這裡的人會獲得幸運嗎?」柳絮道。

柳絮剛說完,周美人就笑了起來:「終於有你這個聰明腦袋想不到的了,如果我沒有猜錯,這裡應該是一座賭城。」

「賭城?幸運?周姐,我告訴過你吧?女人不能太聰明,剛才我是裝傻,想要讓韓孔雀表現一下的,你完了,以後韓孔雀肯定是會偏愛我的。以後去我房間的次數,肯定比去你那多。」柳絮嘿嘿笑著道。

周美人回報柳絮的是一個大白眼:「就讓他多寵幸你幾次好了,色女。」

「你不色?不色還讓韓孔雀給你測試心跳。」柳絮可是牙尖嘴利的,周美人這種冷美人。肯定是說不過她的,所以很快就被柳絮說得面紅耳赤。

「看你是個孕婦,我不跟你計較。」周美人無奈的道。

柳絮得意的道:「如果我不是這樣,韓孔雀都不一定是我的對手。」

韓孔雀摟著她們兩個走到了棧橋上,不遠處,陳嘉義等人在等著他們。

「等你身體恢復了,我們兩個比比,誰輸了無條件聽從對方的一切命令。」韓孔雀一邊走一邊道。

柳絮道:「不能用異能,能夠用槍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乾脆給你一顆原子彈算了,那樣你肯定會勝利。」

這個時候。陳嘉義帶著江林、龍鱗、劉鳴玉、賀承前、程軍和鄧輝走了過來。

「人不少啊!看來我韓孔雀也是大人物了,居然能夠驚動你們這些人前來迎接。」韓孔雀笑呵呵的跟陳嘉義他們打招呼。

陳嘉義翻了個白眼道:「誰會來迎接你?我們是來迎接兩位弟媳的。」

韓孔雀可不理會陳嘉義說什麼,他自言自語的道:「加上我,我們八個兄弟在這裡了,其他四位怎麼沒來?」

陳嘉義道:「他們消失很長時間了。也不知道在忙什麼,我們不管他們,走,我們先帶你們去幸運之城玩玩。」

韓孔雀指著不遠處的高樓道:「那就是幸運之城?」

江林笑著道:「你也就能在這裡玩耍了,桃花島你肯定是不能去的,等在這裡玩夠了,我們在去紫禁城。」

「桃花島?紫禁城?看來以後不能讓韓孔雀單獨來這裡。」柳絮笑著道。

龍鱗湊趣的道:「嫂子。你不知道,韓哥在你不知道的時候,可是經常坐飛機去桃花島賞花。」

「嗯,怪不得最近他的身子虛成那樣,看來要多吃烏雞白鳳丸。」柳絮一本正經的道。

陳嘉義他們面面相覷,很長一會沒有反應過來。等反應過來了,他們立即笑成了一團。

看他們笑夠了,韓孔雀才道:「我們先去吃早餐,吃完了飯,在去玩一會。柳絮不能站立太長時間。」

江林這時走在周美人身邊,有點感慨的道:「真沒想到,原來你是很韓孔雀混在一起的。」

周美人笑著道:「我也沒想到,原來我們兩個早就混在一起了。」

江林差異的道:「沒想到你也能夠說出這樣的冷笑話,看來你跟韓孔雀真是一家人。」

「你年齡也不小了,趕緊再找個女人吧1周美人有點感慨的道。

韓孔雀看了一眼江林,他早就知道江林曾經追過周美人,而且他們弄起來的騰龍珠寶,也有周美人的一份功勞,如果沒有周美人刺激,江林也不會折騰起那麼大一家珠寶連鎖公司。

「朋友妻不可欺,江哥你可要注意一點。」韓孔雀看他們兩個聊天告一段落,立即插口道。

江林看了一眼韓孔雀道:「朋友妻不客氣我知道,我不會跟你客氣的。」

韓孔雀一愣,立即反應了過來,他對周美人道:「你可不要被這小子騙了,他可是有老婆的人。」

周美人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你見過?我沒見過他老婆,可見過你老婆,你離我遠點。」

「哈哈,大快人心啊1江林立即哈哈大笑起來,當然,陳嘉義他們也不會忍著。

韓孔雀看著陳嘉義他們道:「我不跟你們計較,都是小人啊1

這時程軍走了過來道:「不要再這裡鬧了,外面圍觀的人可不少。」

韓孔雀的聽力不錯,他們堵在碼頭上,已經影響了不少上下船的人,而還有一些看熱鬧的,不停的向他們這邊聚集。

島上的私家車不多,而這裡卻聚集起來了一個車隊,自然吸引島上的遊人主意。

當然,這裡面更多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,他們都是負有使命,在這座幸運之城啟用之後,來這裡挖掘新聞的。

當然,能夠探知到一些隱秘,那就是為國做貢獻了。

「走吧!上車,現在我們可都是世界著名的人物了,走在哪裡都要注意。」陳嘉義一揮手,讓眾人上車。

韓孔雀領著柳絮和周美人坐上一輛加長轎車后才道:「島嶼才多大,有必要弄這麼一個車隊嗎?」

這個車隊可不是只有轎車,它的前面有開路的警車,四周有警戒車隊,其拉風程度,差不多跟上國內迎接外國元首的車隊了。

停著周圍傳來互相詢問的聲音,陳嘉義笑著道:「聽到了沒有?他們都在詢問,今天我們來迎接的是什麼大人物,這就是氣勢,如果沒有這種氣派,能夠表現出我們卓爾不凡的氣勢來嗎?」

「顯擺就顯擺,說得那麼冠冕堂皇幹什麼?」韓孔雀毫不客氣的道。

陳嘉義指著外面道:「難道你對那些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沒有任何感覺?我們做這一切的目的是為了什麼?不就是為了抬高身份?我建立這麼一隻車隊,可不是為了顯擺,而是在告訴別人,我們幾個跟他們不同。」

「難道你已經是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?」韓孔雀嘲笑的道。

陳嘉義搖頭道:「真是孺子不可教也,身份地位是需要東西來襯托的,有了這些,以後我們走到哪裡,都會高人一等,你也許沒有什麼感覺,但弟媳肚子里的孩子,以後會感覺到的。

因為從他出生開始,他就跟別人不同,你也許是草根,但你的孩子,卻一定是貴族,是站在這個世界頂端那一小捏人中的一個。」

韓孔雀收起了笑容,雖然還是感覺陳嘉義的身上多了一份暴發戶的氣質,不過他說的話也不全是謬論。

海量小說網最近更新:hailiang.cc/bang/lastupdate_1.html

一代看吃,二代看穿,三代看文章,一個家族要想得到別人的認可,需要三代人的努力,現在韓孔雀很明顯是在吃上做文章了,而他的孩子,難道就要在穿上做文章?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