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四十九章規則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索要賠償,他們的時間,不是你們可以隨便浪費的。」 韓孔雀指著四名武警,狠狠的瞪著這十幾個工人,這些人只想到了這裡是沒有王法的地方,在這裡他們可以不受法律約束,卻沒想過,韓孔雀也是不受法律約束的...

新的一個月,還是保持每天一萬字的更新,新增訂閱降低了不少,可自動訂閱的兄弟還是那麼多,這讓我很欣慰,所以現在求月票,就只能求那些自動訂閱的兄弟了,因為只有你們能夠看到我的留言,求保底月票。

柳絮道:「我是在提醒你,也要注意一下衣著打扮了,現在你可不是躲在家裡的那個古玩收藏愛好者了,你已經是很多人的人生目標,我希望你不要讓太多的人失望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可沒想著要當別人的人生目標,所以你們不用給我壓力,我就是原來的那個俗人,這輩子都不可能改變了。」

周美人道:「今天的廚師我看就不錯,以後家裡要有管家,有廚師,有保鏢,有清潔工,除了這些標準配置,還要有生活秘書、營養師、服裝搭配師,如果不嫌麻煩,還需要形象設計師等各種顧問。

韓孔雀,你想要多養一些人吧?要不然你也沒必要,找那麼多人來這裡,人工捕撈各種海鮮,你那麼會算計,應該知道怎麼控制成本。

既然你沒有控制成本的打算,那就是想要利用這裡的自然資源,儘可能的綁架更多的人,來跟你同舟共濟,我說的沒錯吧?」

「給人一些好的工作,難道也是錯?如果這也是錯誤,我絕對改正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柳絮道:「這個不是錯,錯的是你的動機。不過,如果你能夠善始善終,還是不錯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是壞人?」

柳絮道:「不算壞人,不過有時候太過偏激,就像壞人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你們放心,只要不觸及我的底限,其他都好說。」

「恩,這樣你才能從國內招收到更多的人前來工作。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如果國內不想,我現在就可以停止從國內招人,這個世界上的人可不少。哪裡招不來人?」

柳絮苦笑道:「這就是問題所在。國內來人多了,他們心中不舒服,但不給你人,你也可以從其他地方招人。既然這樣。還不如從國內招人。以後我們算是樹大招風了。」

韓孔雀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座防波堤道:「黃山,未來三天內,在附近給我多進行一些導彈攔截試驗。」

「你在這裡部署了不少導彈?」柳絮問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在這片海域隱藏著一個導彈旅。魔鼓那個導彈旅,我擴充成了一個導彈師,如果有需要,很快就會擴編成一個導彈軍。

我告訴過你吧?在這裡不設常規的空軍和陸軍,我們只要有導彈部隊和特種部隊就行了,你也算特種部隊出身,以後我們的特種部隊,你要多關心一下,爭取儘快成軍。」

柳絮道:「我看也不需要我關心了,你的特種部隊已經成軍了。」

「已經成軍了?這樣說還太早,現在最多也就算初具規模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「你韓老闆真是太謙虛了。」柳絮冷笑道。

韓孔雀正想繼續分說,可周美人卻提醒了他一下,順著周美人指的方向,韓孔雀看到幾艘小艇圍住了一艘漁船。

漁船上的人員,已經被一些一身迷彩的武警控制,不過武警只有四人,而漁船上卻有十幾人,所以那十幾人好像並不害怕,此時正在推推嚷嚷的,好像要起衝突。

「黃山,我們過去看看。」韓孔雀道。

黃山過來一看立即道:「老闆,沒有什麼好看的,如果你想看,讓他們過來好了。」

「恩,聯繫他們,讓他們把那艘漁船帶過來。」韓孔雀道。

等黃山下了命令,韓孔雀才道:「你知道是怎麼回事?」

黃山道:「如果在國內算是走私,就像國內的金礦上,那些淘金者走私黃金一樣,他們走私的是珍貴海產品或者是玉石原石。」

「怎麼走私?」周美人好奇的問道。

黃山道:「他們的收穫,在這裡就必須全部上交,而有些人總是心存僥倖,就把收穫藏在漁船上,想要等回航的時候帶走,畢竟他們工作一年獲得的工資,也不一定有一塊原石的價值高,所以總是有人會鋌而走險。

但他們不知道,我們在這片海域當中,設置了很多監控點,他們在水下的所有活動,實際上都在我們的監控範圍之內的,所以他們都小動作,我們的監控人員很快就發現了。」

「你們居然監視他們?」柳絮驚訝的道。

黃山苦笑道:「當時在這裡布置水下監控設備,可不是為了監視這些工人,剛開始是為了探礦,後來是為了給水下工作的人員護航,畢竟水下還是很危險的,現在又多了一種功能,那就是監視這些工人。」

這個時候,漁船被開了過來,十幾個人被四艘小艇上的八個人看著,送上了韓孔雀他們的船。

四名武警跟著上來,看到韓孔雀立即敬禮,韓孔雀一身迷彩,也算軍裝,所以他也回了一個軍禮。

「怎麼回事?」韓孔雀開口問道。

還沒等那四名武警開口,那十幾名漁民已經嚷嚷開了。

「你們幹什麼?」

「不要以為這裡不是國內,就可以為所欲為。」

「你們以為穿上警服就是警察了?真是好笑。」

「就算警察也不怕,這裡是公海,他們以為是他們家後院呢1

韓孔雀看著胡亂嚷嚷的十幾個人,頓時感覺頭疼,他掏了掏耳朵,道:「能不能一個一個說?這麼亂,我不知道該回答誰的問題。」

「你是誰?」一個臉色黝黑,但身體健壯的中年人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你是誰?那艘漁船的船長?」

「對。我是船長。」那名中年人道。

韓孔雀點頭道:「漁船是屬於你個人,還是屬於公司?」

中年人猶豫了一下道:「屬於韓氏集團,不過我們」

「不用多說,我問你什麼,你答什麼,既然漁船屬於韓氏集團,那你就是韓氏集團旗下的員工了?」

「是,不過」

種男人還是沒有說完,就被韓孔雀打斷:「既然是韓氏集團的員工,那你們嚷嚷什麼?」

「我們的勞動成果。跟工資相差太大。這不公平,還有這些狗,他們憑什麼搜我們的船?」這次船長還沒回答,他身後的一名年輕人先開口了。

「這些狗?確實。他們算是我韓孔雀的狗。而且是最忠心的狗。而我是狗王,你們這些人,跟我們這些狗是不是沒有共同語言?要不要讓我這條狗跟你們講清楚?」韓孔雀笑呵呵的道。

「你是韓孔雀?」船長一臉震驚的看著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冷笑道:「怎麼?我的手下全是狗。那我是什麼?你們又是什麼?人先辱人而後人辱之,你叫什麼名字?」最後韓孔雀對在前面那名帶隊的武警道。

「報告首長,我叫龔守業,武警第三中隊中隊長,負責這片海域的巡邏守衛。」那名三十多歲的武警,給韓孔雀敬了一個禮后大聲喊道。

「他們做了什麼?」韓孔雀問道。

「窩藏原石,已經確認的有三塊,他們沒有時間銷毀物證,此時應該在漁船的夾層當中。」龔守業道。

「派人上船取出物證,如果屬實,按照相關規定處理。」韓孔雀道。

看著留守在船上的武警,進入漁船的船艙,韓孔雀問道:「龔隊長,以前遇到這樣的事情你們是怎麼處理的?」

龔守業道:「集團通報后開除,遣返回國內。」

韓孔雀一皺眉道:「就這樣送走了?」

這樣可不行,如果沒有懲罰手段,這些人會越來越猖獗,而且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這樣做。

因為相比他們藏起來的東西,那點工資實在不算什麼,既然沒有太過嚴重的後果,他們又為什麼不搏一搏?反正就算被發現了,也不過是被遣返罷了。

「就這樣送走了。」龔守業給了韓孔雀最不想聽的一個答案。

韓孔雀想了一下道:「既然我們這裡沒有相關法律法規,那就用國內的法律,黃山,你通知韓星,從今天開始,我們這片海域,使用國內的各種法律條文。

在這裡犯了法,就使用國內的法律法規來處罰,現在公安局已經有了,法院和檢察院也要儘快組建,如果沒有合適人選,讓白曉亦從國內找些退休的法官、檢察長之類的人才過來,他們就作為第一批被審判者,開個先河吧1

看了一眼獃獃的站在那裡,不再說話的十幾個人,韓孔雀道:「你們沒有什麼要說的了嗎?」

「你沒有權利組建法庭。」船長哆嗦了一會,終於說出來一句。

韓孔雀冷笑道:「你是不是還想說這裡是公海,不屬於國內,不能用國內的法律來懲罰你們?如果是那樣,在這個無法無天的地方,我怎麼處罰你們都可以了?

如果不是我們公司把你們招來的,我現在就可以把你們扣押,並且向你們的家屬索要賠償,他們的時間,不是你們可以隨便浪費的。」

韓孔雀指著四名武警,狠狠的瞪著這十幾個工人,這些人只想到了這裡是沒有王法的地方,在這裡他們可以不受法律約束,卻沒想過,韓孔雀也是不受法律約束的。

如果他們可以違法犯罪,不遵守規則,那麼韓孔雀也同樣可以,那對他們來說,才是最可怕的。

「首長,我們在船上發現了三塊原石,還有十三支大型梅花參,梅花參已經處理好了,全都掩藏在漁船中的一個特製夾層之內。」

這時,又有一名武警上船,手裡拿著一些東西,最顯眼的就是那一大包干海參。

「你們還真是有本事,一共十三個人,每人一隻海參,那麼這三塊原石你們想怎麼分?好像也不難,帶回國內賣了,分錢就好了。」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那包東西道。

「把他們帶走吧1柳絮開口道。

龔守業此時開口道:「首長,東西我們帶回去,還是留在船上?」

看著龔守業指著的查扣物品,韓孔雀想了一下道:「登記好,東西就留在我這裡好了,如果不行,你也可以帶走。」

龔守業道:「我們可以拍照作證,而且查扣物品時已經攝像,加上他們在海底的行動也有監控錄像,這些證據足夠起訴他們了,如果首長想留下這些物證,就留下好了。」

韓孔雀笑道:「這些海參不錯,我確實是想要留下嘗一嘗,這樣吧!這次我也算是違規了,就給他們一個機會,從輕處罰,畢竟不知者不罪。

就從他們開始,罰他們在島上進行普法宣傳,如果做得好,就把他們留下,給他們一個機會,如果做的不好,就把他們遣返,從他們開始,以後如果再有人觸犯法律,那就要人人平等了。」

龔守業道:「首長想的周全,如果從他們開始處罰,確實對他們不太公平。」

「好了,帶他們走吧1韓孔雀不想在這種事情上多浪費時間。

送走了那些人,韓孔雀站在甲板上,思索起來,剛才柳絮還跟他討論這裡的用人機制,害怕國內限制人力資源的輸出,而現在韓孔雀卻有了新的想法。

「柳絮,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是不是最愚蠢的?」韓孔雀突然問道。

柳絮跟周美人坐在一邊桌子旁,一邊吹著涼爽的海風,一邊喝著茶,卻沒想到韓孔雀突然問這個問題。

「你怎麼會問這個?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現在我們這裡的高端人才缺乏,前來打工的都是社會底層人員,他們的素質相對要低不少,就像剛才那樣的事情,我相信最近肯定處理了不少,這是為什麼?」

柳絮道:「良偽不齊是肯定的,有什麼大驚小怪的?」

韓孔雀搖頭道:「規矩,他們不懂規矩,規則的建立,是要首先要懂規矩,如何讓他們懂規矩?如果他們不想守規矩,又會怎麼樣?」

「你想做什麼?」柳絮警覺起來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引進競爭機制,我需要老實本分的手下,也需要忠心的人才,而怎麼才回獲得別人的忠心?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,在一個人最窮困潦倒的時刻,給他們一個希望,做這樣的事情,是不是在積德行善?我喜歡做這樣的事情。」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