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四十八章人生目標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是同一部連續劇,往往關注的重點是不同的。 就說腌螃蟹。潘金蓮的腌螃蟹,讓西門府上的男人如痴如醉,具體是怎麼製作的,蘭陵先生沒有告訴我們,無從考證,但這本書告訴了我們這道菜的出處。 加上...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露餡了吧?原來你看金瓶梅時,關注的是衣服首飾?恩,你的手段,應該能夠找到無刪節的版本,以後我們多交流交流。」

「流氓,誰要跟你交流這個?」柳絮惱羞成怒。

韓孔雀哈哈大笑,而周美人則保住柳絮道:「你真看過?」

柳絮道:「好奇,所以就找來看了,沒什麼好看的,也就那樣,肯定不如周姐看的小電影實在。」

「小電影更不好看,根本拍不出書上描寫的那麼美好,看著更沒意思,我看了一會就不看了。」周美人順著柳絮的話,直接說出了一些隱秘,聽的韓孔雀徹底無語。

而人家柳絮更加彪悍:「說的也是,小電影不如書上描寫的好,但金瓶梅我真沒看著多好看,也就花樣多了點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你們這兩個色女,居然關注那個?金瓶梅怎麼會不好看?去掉那些色情描寫,金瓶梅中對人物、衣服、收拾、飲食、酒、茶、權謀、鑽營、還有大量生活瑣事的描寫,讓我們清楚的看到了,當時的古人是怎麼生活的,這對了解那個時期的歷史是很重要的。」

柳絮聽的一怔道:「這麼說還是我們膚淺了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所以我說男人和女人是有區別的,這個可不是嘲笑女人,而是事實存在,我們看同一本書,或者是同一部連續劇,往往關注的重點是不同的。

就說腌螃蟹。潘金蓮的腌螃蟹,讓西門府上的男人如痴如醉,具體是怎麼製作的,蘭陵先生沒有告訴我們,無從考證,但這本書告訴了我們這道菜的出處。

加上追溯我國腌螃蟹淵源,人們常常會引用《清異錄》記載的縷金龍鳳蟹:煬帝幸江都,吳中貢糟蟹、糖蟹。每進御,則上旋潔拭殼面,以金鏤龍鳳花雲貼其上。

北宋科學家沈括所著《夢溪筆談》:大業中。吳中貢蜜蟹二千頭。……又何胤嗜糖蟹。大抵南人嗜咸。北人嗜甘,魚蟹加糖蜜,蓋便於北俗也。

南宋著名詩人陸遊詩『磊落金盤薦糖蟹』,陸遊《老學庵筆記》卷六:唐以前書傳。凡言及糖者皆糟耳。如糖蟹、糖姜皆是。

陸遊的『糟耳』說法與沈括的『北人嗜甘。魚蟹加糖蜜,蓋便於北俗也』就有出入。『糟耳」即為酒釀、酒糟也,與』糖蜜『相去甚遠。更多的應該屬於沈括的筆誤。

所以潘金蓮的腌螃蟹究竟是醉蟹還是糖蟹?這就需要具體的分析,設想西門府上只有潘金蓮一人會做腌螃蟹,那就說明這個腌螃蟹不是簡單的腌法。

兩者相比,醉螃蟹相對簡單,明清時醉蟹的製作已十分成熟,《調鼎集》中製作醉蟹的口訣朗朗上口:三十團臍不用尖,好糟斤半半斤鹽,好醋半斤斤半酒,聽君留供到年邊。

《居家必用事類全集》記載的糟蟹也比較簡單:母螃蟹洗凈、擦乾,加糟、鹽、就、醋腌制七日而成。

我們通常醉蟹是將蟹放入清水中擺兩天,再從水中拎出擺一天不喂水,然後用酒將其腌暈,加適量鹽、料酒、蔥、姜、糖,裝入小口罈子加蓋密封,置入冰箱冷藏,一周后即可直接食用,基本的調味料酒、鹽、蔥姜,大致符合古代的糟醉方式。

而』糖蟹『就比較複雜,糖從何而來,唯一是以酒釀為基礎的調味,方能殺菌儲藏,使用酒釀腌螃蟹,這個就比較複雜,首先要製作酒釀,控制發酵溫度、甜度、酒精度,腌螃蟹時自然少不了鹽、蔥、姜等,所以糖蟹還是一款複合味的名菜。

北宋詩人蘇舜卿的一句詩,大致把糖蟹的外觀描述出來:霜柑糖蟹新醅美,醉覺人生萬事非?

古人常把『霜』比作白糖,『霜柑』比作糖的甜度,『霜柑糖蟹』意指螃蟹的外表都沾有白白的酒釀;『醅』指沒濾過的酒,『新醅美』即時飲用腌製糖蟹的酒釀汁水,所以,要想製作這一盤糖蟹,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。」

「你對吃還真是有研究。」周美人聽的佩服萬分。

韓孔雀道:「人生在世,吃穿二事,有時間不研究吃穿,那研究什麼?」

周美人看著韓孔雀道:「這就是你的人生目標?」

「對啊!難道你的人生目標很偉大?」韓孔雀看著周美人道。

周美人低頭沉思起來,想了好一會兒,她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到底是什麼,是不是比韓孔雀的人生目標偉大。

「不說這個了,來,既然是螃蟹宴,就再來一個柳絮能吃的,要不然她就要心裡不平衡了。」看到兩女全都在沉思,韓孔雀可不想把一個好好的宴會破壞了,所以立即出生打破沉默。

「還有什麼?」柳絮問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剛才說到醉蟹了,既然更加複雜的糖蟹都出來了,醉蟹自然少不了,所以接下來是醉蟹燉雞,我們吃螃蟹,柳絮你吃雞。」

「你花樣還真多,不過,這樣吃螃蟹,一桌得多少錢?」柳絮問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沒有三五千元是吃不到的,所以你們兩個的人生目標可以是賺錢,因為有錢了,才會享受到這一切,現在大多數人,都是這樣的人生目標,我的也是。」

這一盤醉蟹燉雞三個人都能吃,所以桌上更顯熱鬧,三人筷子不停,很快就把一盤醉蟹燉雞吃的差不多,其實一盤醉蟹燉雞並不多,裡面也就兩隻螃蟹,七八塊雞肉,這樣已經堆滿了一隻平盤。

「這醉蟹也很好吃。」周美人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那是自然,糖蟹的製作方法失傳,不是沒有原因的,糖蟹在傳統的食譜當中消失,製作複雜是其根本原因,另外,糖蟹比醉蟹的保存期要短,容易變質。

清代以後,基本以醉蟹一統天下,特點為製作簡單,保質期長,同時還衍生出醉蟹燉雞等醉蟹佳肴,醉蟹具有特殊香氣,醉蟹鹵可做湯菜、涼拌菜,芬芳爽口。

今天只有我們三人,所以這桌螃蟹宴做的並不全,等以後柳絮生下孩子,全家人在一起時,我在讓人給你們製作一桌名副其實的螃蟹宴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這已經很不錯了,再多了就是浪費。」

柳絮道:「吃了不少鹿尾和雞肉,烤魚聞著都有點不香了,不行了,我要留著肚子吃烤魚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鰻魚具有補虛養血的功能,如果你吃不下,我可以代勞,現在我也需要養血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鰻魚確實是好東西,你們以後可以經常吃,要知道在彎島地區,人家將重陽節作為食鰻節,就是要告訴大家鰻魚是長壽的象徵,食鰻魚能促進健康長壽。」

等吃過了秋刀魚,再每人一碗鰻魚蓋燒飯吃完,三個人已經算是酒足飯飽,當然裡面就韓孔雀吃的多,柳絮和周美人只是每人吃完了一碗飯,其他都是象徵性的嘗了幾塊,不過就算這樣,她們也已經很飽了。

看著被韓孔雀吃乾淨的盤子,柳絮道:「人家廚師還沒吃飯吧?」

韓孔雀道:「你放心,餓著了誰,也不會餓著了廚師,你們下去吃飯吧1

「只要先生和夫人吃的滿意就好,我們廚房裡還留著不少剩菜,這時回去吃正好。」站在旁邊的廚師道。

「剩菜?」柳絮一皺眉道。

廚師趕忙解釋道:「不是夫人想象的那樣,我們說的剩菜,是上桌以後剩下的菜肴,可不是吃剩下的那種剩菜。」

「啊!那你們趕緊去吃飯吧1柳絮道。

等廚師全都下去了,周圍站崗的士兵也輪換了一邊,韓孔雀三人才起身,慢慢的在甲板上巡視起來。

「真是沒想到,這才多少時間,你的成就已經讓我嘆為觀止了。」柳絮看著不時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小船,她知道,那些人都是韓孔雀的員工了。

從她認識韓孔雀到現在,還不到一年的時間,可韓孔雀的實力,已經膨脹到了絕大部分人一生都不能企及的程度。

韓孔雀看著遭算什麼成就?在我的心目中,這種事情,還不如我從金瓶梅中,找出糖蟹的做法來的有意義。」

周美人一聽,立即道:「一件藝術品,難道還不如你吃一頓飯的?有沒有人說你,就是個不折不扣的俗人?」

柳絮輕笑道:「要不是俗人,怎麼就是喝不慣紅酒?要知道,不俗的人,就算喝不慣,也會裝裝樣子的,人家韓孔雀可是連裝都不裝。」

周美人立即接上道:「還有衣著打扮,你看他一身迷彩服,加上他的塊頭,跟在我們兩個人的身後,別人準會認為你是我們兩個的保鏢。」

柳絮立即笑了:「對,如果他對我們做出一些親密的動作,這絕對是保鏢跟僱主的老婆偷情了。」

韓孔雀雖然口才不錯,不過面對兩女,你一言我一語的連續攻擊,也只能聽著,因為沒有他插嘴的份。

終於等兩女說夠了,韓孔雀才苦笑著道:「你們兩個女人也太刻薄了吧?我有你們說的那麼差嗎?」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