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四十七章潘金蓮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吃不到,還真是可惜了。」 柳絮笑著道:「守著這麼大一片海域,以後隨時可以吃到,這糖蟹怎麼做的?難不難?如果不難,以後我做給你們吃。」 韓孔雀笑著道:「糖蟹的做法也不是很難,但也絕對不容...

這個時候,又上來了兩道螃蟹,一盤是糟蟹,一盤是糖蟹。

「這糟蟹還真是好吃,真是可惜了,柳絮不能吃,要是能一塊品嘗,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。」吃了一口糟蟹,周美人再次嘆息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這可是歷史上有名的蟹菜,當然好吃,不過這種類似腌制的食物,如果不衛生是絕對不能吃的。」

柳絮道:「我雖然沒吃過,不過陸遊的詠糟蟹還是聽過的,舊交髯簿久相忘,公子相從獨味長,醉死糟丘終不悔,看來端的是無腸。」

「為了柳才女干一杯。」韓孔雀給她們兩個每人倒了一杯果酒遞給她們道。

柳絮喝了一小口道:「這種時候,應該喝紅酒的,真是煞風景,韓孔雀居然是喝不下紅酒的。」

「他就比較適合喝白酒,看他的樣子,如果真端著一杯紅酒,那樣看著也不順眼。」周美人輕笑道。

「那東西我可喝不慣,如果你們想喝,我這裡到是有。」韓孔雀從玄元控水旗中拿出兩瓶紅酒:「那是天然的酒窖,放在裡面什麼時候都不會變質,要不要喝一杯?」

周美人道:「喝一杯吧!你這果酒太甜,我要不甜的干紅。」

韓孔雀一皺眉道:「我最討厭脫了糖的干紅,真不知道那樣的酒有什麼好喝的,有什麼口感?」

兩個人都知道韓孔雀說的是玄元控水旗,隨著韓孔雀的實力越來越強。他也越來越沒有顧忌,就像黃山等親近的人,都知道韓孔雀有秘密,只不過是不知道具體是什麼秘密罷了。

「沒品味。」柳絮道。

「柳絮,我記的你可是什麼酒都沒喝過的,特別是百利甜酒。」韓孔雀道。

柳絮動作嫻熟的搖晃著酒杯中的紅酒,殷紅的酒在杯子中旋轉,說不出的美麗:「騙你的,傻子,就算我沒有受過特殊培訓。你說我一個從小生長在都市當中的大美女。會沒有人請我喝酒?」

韓孔雀嘲笑道:「行了,不要裝了,你的動作生疏的都成木偶了,還騙我。」

柳絮的動作一滯。不過她很快道:「哪有?肯定是因為我的身體原因。要不然我做這套動作。肯定要有人看的獃獃的。」

「你們就不要只顧著喝酒了,也嘗嘗這個糖蟹,很不錯的一道美味。」周美人道。

柳絮沒有吃。反而是韓孔雀吃了一隻,看韓孔雀吃的速度不慢,柳絮問道:「味道怎麼樣?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還算不錯,你吃不到,還真是可惜了。」

柳絮笑著道:「守著這麼大一片海域,以後隨時可以吃到,這糖蟹怎麼做的?難不難?如果不難,以後我做給你們吃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糖蟹的做法也不是很難,但也絕對不容易,普通糖蟹的做法最簡單,就是首先要把螃蟹洗凈,剖成兩半,把切口在麵粉中蘸一下,讓麵粉把切口封祝

香蔥切成蔥段,老薑切成細絲,香菜切段,炒鍋中放入油,大火加熱至6成熱時離火,逐個將蟹切口向下放入鍋中,然後再移至火上,用中火煎至蟹變成紅色,倒出多餘的油,並在鍋中烹入黃酒略煮。

沿鍋邊烹入陳醋,加1/2杯水,然後調入鹽、醬油、冰糖,加蓋燜煮5分鐘,煮時需不時搖動鍋子,使蟹受熱均勻。

打開鍋蓋投入蔥段,繼續燒片刻,同時不時地把湯汁淋在蟹身上,待湯汁漸濃,調入白砂糖,砂糖溶化后勾芡,淋少許油即可出鍋。裝盤后撒上香菜和薑絲即可,而古法製作的糖蟹,可就沒那麼容易了。」

「難的就不用說了,現代的這種做法就很不錯,等以後我做給你們吃。」柳絮笑著道。

韓孔雀和周美人全都笑了,周美人道:「如果記下這些,就能夠做出這麼美味的螃蟹,那他們這些大廚都可以退休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糖蟹這道菜是很出名的,在隋朝時期,有一道名菜叫『鏤金龍鳳蟹』,製作的很精美,是地道的宮廷菜,據《清異錄》記載,此菜是在糟蟹、糖蟹的殼上面,貼上用金箔刻成的龍鳳花雲圖案而成。

相傳,這一奢侈的名蟹菜肴,是隋煬帝所創,所以糖蟹在隋時就是名品,《清異錄》記載,『隋煬帝幸江州,吳中貢糖蟹。』

這說的就是有名的吳中糖蟹,剛才我說的做法,就是吳中糖蟹的做法,不過是現代人根據古書記載還原的,根本沒法跟我們這道糖蟹相比。

古代的糖蟹是很受人歡迎的,而到了唐代,糖蟹更受歡,后糖蟹直接成為了貢品,黃庭堅曾寫過『海饌糖解肥,江醪白蟻醇』的詩句,蘇舜卿也說:『霜柑糖蟹新醅美,醉覺人生萬事非?』」

周美人看著韓孔雀道:「你把糖蟹說的這麼好,看把柳絮都饞的流口水了,不過,我也感覺糖蟹要比糟蟹好吃。」

韓孔雀道:「各人口味不同,不過糖蟹確實不是那麼簡單的,這道菜的古法製作失傳已久,原因就是製作工藝很複雜,現在這種做法,還是我拼湊出來的,它的來歷,你們肯定是想象不到的。」

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道:「什麼來歷?你就那麼確定我們不會知道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你們都知道不管是糟蟹、糖蟹,還是醉蟹,都是用腌制的方法來製作的,但腌螃蟹也不是那麼簡單的,如果想要做的好吃,那就更加不簡單了,而歷史上有這門手藝的人卻是不多,我清楚記得的一個就是潘金蓮。」

「潘金蓮?」柳絮和周美人都停下來動作,她們還真沒想到,吃著螃蟹,還能把潘金蓮牽扯出來了。

韓孔雀點頭道:「對,白曉亦幫我收集了很多版本的金瓶梅,才零散的找出來了一些蛛絲馬跡,製作出來了這麼一道糖蟹,所以周美人吃著說不錯,那就是真的不錯。」

「你讓白曉亦給你找金瓶梅?」柳絮驚愕的看著韓孔雀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你以為白曉亦會親自做這個?她手下現在有的是人手。」

「反正聽著就很彆扭。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道:「彆扭不彆扭的先不說,你怎麼知道潘金蓮會腌螃蟹?」

柳絮道:「當然是看過金瓶梅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是看過,原來沒錢,所以只能看刪節版的,後來有錢了,白曉亦找來了很多版本,裡面有些不刪節的,才看了個過癮。

我就說一部流傳那麼廣,我年輕那會,怎麼會不喜歡看?原來是被刪的亂七八糟的,所以才會看著那麼難看。」

「無恥之尤。」柳絮和周美人再次進入同一個頻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不要裝聖女,你們兩個不要以為我不知道,你們說,你們兩個,誰沒有跟自己的閨蜜一快看過小電影?柳絮,你敢說上大學時,你們宿舍的腐女沒有看過?」

柳絮白了一眼韓孔雀道:「那個時候我忙著訓練,確實沒看過。」

「這話說的多麼不自信啊!那時沒看,就是以後有空看了?所以我看個金瓶梅怎麼了?」韓孔雀嘿嘿笑著道。

周美人的臉色紅了紅,上大學時還真干過這種荒唐的事情,不過哪個少女不懷春?

就算那個時候害羞,不過還是會忍不住好奇的。

「你們兩個越說越沒邊了,現在說說潘金蓮腌螃蟹。」周美人趕忙改變話題。

韓孔雀道:「《金瓶梅》的『蟹兜』、《紅樓夢》的『持螯會』,都是關於吃螃蟹的記載,由於蘭陵先生對腌螃蟹著墨較少,很少有人注意潘金蓮的腌螃蟹,然而細細探究一番,潘金蓮腌螃蟹的手藝十分了得,竟然傾倒了所有在西門府上吃喝的男人。

《金瓶梅》第二十三回,西門慶與宋惠蓮在藏春塢洞兒內撕混了一夜,次日平安挪揄道:我聽見五娘教你腌螃蟹,說你會劈的好腿兒。

劈的好腿兒,按現代的話來說就是性經驗豐富,但是,潘金蓮教宋惠蓮腌螃蟹,其中大有文章,首先,宋惠蓮得到西門慶的寵愛,從大廚房的雜工升為吳月娘私人小廚房的科理師,她不會腌螃蟹,說明該廚技在當時並沒有普及。

其次,西門府上的庖廚也不會腌螃蟹,這就需要精明伶俐的潘金蓮露一手,確實,潘金蓮做到了,並得到西門慶和那群閑幫的青睞。

再看第三十五回,西門慶向他人炫耀道:……實何你說,管屯的徐大人送了我兩包螃蟹,到如今娘們都吃了,剩下腌了幾個。

吩咐小廝:把腌螃蟹拿幾個來。那應伯爵和謝希大兩個搶著,吃的凈光!如此生動的描述,把潘金蓮的手藝和腌螃蟹的美味渲染的淋漓盡致。」

「就算這樣,你又能夠知道多少?蘭陵笑笑生畢竟不是教人腌螃蟹的。」柳絮嘲笑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所以說女人的思維,和男人是絕對不同的,你是白長了一副聰明腦袋,不關注的重點就不同。」

「是啊!你關注潘金蓮,連人家怎麼腌螃蟹都學會了,我們卻在關注衣服首飾什麼的。」柳絮說著說著慢慢的停下不說了,因為韓孔雀和周美人,全都用詭異的眼神看著她。

「你們怎麼了?」柳絮的臉色有點發紅,她也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。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