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三十七章國禮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岸的金錢猛魚位列其中,黃唇魚價格昂貴,並被視為優質上等食品,每磅魚肉達714美元。 另外八種最貴食物分別是:金箔、白松露、魚子醬、藏紅花、神戶牛肉、麝貓咖啡、香草和鵝肝醬。 「這就是傳...

今天二十九號了,還有最後兩天本月結束,求幾張月票。

「徐叔你這可太不厚道了,送禮也要強送。」韓孔雀知道是上了徐加辰的當了,要不然,他也不會投其所好的,先把那隻硨磲送出來,他是真的看透了韓孔雀,知道那是韓孔雀絕對不可能拒絕的。

「怎麼能夠說是強送?如果小韓你不要,那我可以收回去。」徐加辰笑呵呵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既然您老送了,如果我不要,那不是太不是抬舉了?不過,你可說了,沒有什麼附帶條件的。」韓孔雀自然不會讓自己吃虧,而且給自己帶來麻煩的借口也要堵上。

「放心,不會讓你為難,你高高興興的收下就好了。」說著徐加辰打開了木盒。

韓孔雀看了一眼,裡面是一個圓形的如同爐子一樣的東西,從包漿上看,絕對是有年頭的東西了,這東西做的很精緻,上部全部鏤空,這樣的工藝可是十分少見的:「這是香氯吧?」

劉鳴玉立即豎起了大拇指:「你確實厲害,這個東西很少見,你居然一眼就認出來了。」

「小劉你給小韓介紹一下,這可是國寶,一般人可是連看都看不到的,這次我們可是直接送出了一件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拿起這個東西,上面有瓜式鈕,球形體上開有三角鏤孔,中腹部有一瓜形孔,下連盤托,下有三龍足,全器造形靈秀勁挺,青釉滋潤雅靜,這樣的器具,絕對不是普通人家所用。

「這是晉朝越窯三足托座鏤空香氯,看來除了小韓,你們其他人都不認識了。」劉鳴玉道。

韓孔雀的目光,從三足托座鏤空香氯上收回,笑著對劉鳴玉道:「你這就是小看了天下人了。」

「怎麼?難道我們這個房間里,還有人知道這是什麼東西?恐怕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個東西是做什麼用的吧?」劉鳴玉道。

韓孔雀搖頭道:「這可不一定,我們這裡有個人,是十分擅長扮豬吃老虎的,剛才我可感受到了一種不尋常,原來我才是那個傻的,虧我自以為聰明。」

周美人疑惑的看著韓孔雀道:「你不會是說柳絮吧?難道她知道?」

韓孔雀笑著對周美人道:「你還都點自知之明,剛才我看到柳絮有反應,才發現,她可能認識,並且十分喜歡。」

周美人道:「我只是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,如果我要研究這些東西十年,肯定比你們兩個厲害,也幸好我不感興趣,如果我也做古玩這一行,你以後也就只能去要飯了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算了,不跟你說,柳絮你說,你是怎麼知道的?」

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這東西我知道正常,你一個大男人知道它,就有點不正常了。」

韓孔雀直接指向劉鳴玉道:「他也知道。」

程軍此時道:「你們就不要賣關子了,知道你們都是聰明人,就不要在這裡秀優越了,快點說說,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?」

看到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,柳絮嘆了口氣道:「本來是想低調的,沒想到被韓孔雀發現了,那我就高調一會,其實你們看這個東西,鏤空設計,這樣的東西自然不能裝水,所以氯為嗅香取暖的工具。

晉謝惠連《雪賦》云:『燎氯爐兮炳明燭,酌桂酒兮揚清曲。』所以這個東西看著像個手爐,不過又太大,用來做裝飾不如花瓶,也不能插花,自然就只能用來做香爐了,一般都是宮廷和大戶人家用的,男人懂這個的還真不多,你們兩個有點特別。」

韓孔雀笑著對柳絮道:「行啊!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,這些知識是什麼時候學到的?」

「獵艷的時候,要想百發百中,自然需要做些功課,所以就死記硬背了一些知識,沒想到遇到了一個色狼,這些本事一點也沒有用上。」柳絮輕笑著道。

韓孔雀一聽,臉就綠了:「你居然能夠忍到現在這個時候?周美人,你見識到這個女人的陰險了吧?不如我休了她,你補上這個空缺吧?」

「哈哈,你們在我們這些老傢伙面前打情罵俏真的好嗎?」劉金瑞本來在看一些文件,現在聽到韓孔雀的話,終於忍不住了。

「劉叔,不用那麼認真吧?難道還害怕我給你假資料?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劉金瑞道:「我只不過是心癢難耐,你們繼續,就當我剛才什麼都沒說。」

徐加辰道:「真是可惜了小柳,如果不是跟了你韓孔雀,她還會做出更大貢獻的。」

「你們算了吧!這樣的人才,你們就只能讓她當間諜了,不要說做間諜了,以柳絮的學習能力,如果這些年專心研究醫術,沒準現在早成國內頂階的外科專家了。」韓孔雀不滿的道。

如果不是柳絮執行任務受了重傷,他又何必跑到海外忙活這麼一圈。

看到其他人也議論其柳絮的醫術,徐加辰一愣,他立即道:「差點讓你小子繞進去了,剛才我拿出香爐,想起一個事情,小韓,你的那些沉香是不是均給我們一些?我可聽說你手裡有不少極品的阿三沉香,那東西多了也沒用,不如給我們這些老人家一些。」

「我就知道您的禮品不是那麼好收的,不過,我可不是你們這些吝嗇的老頭,只是一些沉香我還是捨得的,這是兩串佛珠,您跟劉叔一人一串吧1說完,韓孔雀拿出兩串沉香手鐲,放在桌子上,分別推倒了徐加辰和劉金瑞的面前。

這個時候,服務員開始上菜,這次的主打佳肴自然是黃唇魚全魚宴。

現在世界上有人統計出九種全球最貴食物,其中中國南部海岸的金錢猛魚位列其中,黃唇魚價格昂貴,並被視為優質上等食品,每磅魚肉達714美元。

另外八種最貴食物分別是:金箔、白松露、魚子醬、藏紅花、神戶牛肉、麝貓咖啡、香草和鵝肝醬。

「這就是傳說中的黃唇魚?」徐加辰看著端上來的一道道菜,好奇的問道。

房間里的服務員是一位長相甜美的小姑娘,聽到徐加辰詢問,立即道:「這就是黃唇魚,那是生魚片,那是紅燒黃唇魚,那是清蒸的,還有糖醋,湯是魚骨湯,這個冷盤是魚鱗凍,除了這些,還有一道是白雪黃魚肚。」

「那麼說這個白雪黃魚肚最特別了?是怎麼做的?是不是很麻煩?」徐加辰笑著問道。

小姑娘道:「不麻煩,只要將油發黃魚肚用溫水浸發后,洗凈油膩,用清水漂洗乾淨,擠干水,片成條,再將片成條的魚肚放入開水鍋里浸透,用漏勺撈出瀝干,雞蛋清放入盤中,用筷子打成白雪狀蛋泡糊;

炒鍋在旺火上燒熱,放入豬油,先下蔥結爆出香味,加入黃酒、肉清湯400毫升,撈出蔥結,放入魚肚,加精鹽,燒制;燒開后加蓋,用小火燒入味后,加入味精,用濕澱粉勾芡;

接著將蛋泡糊倒入鍋中,用勺子反覆攪拌均勻,淋上熟豬油,再攪炒幾下裝盤,撒上火腿末即成。其實黃唇魚的味道、口感極一般,其肉呈瓣狀,較粗糙,遠不如大黃魚鮮美。

但黃唇魚的魚鰾價格高昂,較同等重量的黃金為貴,魚鰾可製成中國傳統的『鮑參翅肚』中的『肚』,即被認為最上等的花膠,這道白雪黃魚肚,就是用黃唇魚的魚鰾只做到花膠製作的。」

「真是不簡單,連這麼大的一個小姑娘,都懂得這麼多,難道你們飯店裡經常做黃唇魚?」徐加辰繼續追問那個小姑娘。

韓孔雀等人只是笑著聽徐加辰跟那個小姑娘問答,而小姑娘顯然是有所準備的,所以一點也不怯常

「這道菜是什麼?你還沒有介紹。」徐加辰指著一個小碟道。

「這是黃唇魚的肝,數量太少,客人們只能分食了。」小姑娘道。

「就這麼簡單?既然數量這麼少,你們讓客人怎麼吃?」徐加辰故意為難小姑年道。

小姑娘可沒有一點為難,她立即答道:「民間流傳說,黃唇魚肝有毒,故棄而不食,但國內水產局中有一位幹部,於70年代曾大膽嘗試。

食后一二天內,臉部正常,第三天後臉部開始脫皮,成了大花臉,一星期後,舊皮脫盡,長出新皮膚,如青春煥發,身體健壯。

還有一點要特別注意,吃過黃唇魚膠的人都說,吃時要適量,每次食10克左右,多食會像醉酒一樣,昏昏欲睡,據說有食過量者昏睡三天三夜才醒,所以,任何好東西,都不能多吃。」

「真有你說的這麼神奇?」徐加辰不信的道。

小姑娘道:「我沒吃過,所以不知道。」

「魚肝呢?如果真有毒,那你讓我們吃了,不是害了我們嗎?」程軍此時開口道。

小姑娘看了一眼韓孔雀道:「我們大老闆在這裡,難道我們連大老闆也害了?」

徐加辰等人哈哈大笑起來:「聽著小姑娘說話就很有意思,簡直是食慾大開啊1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好東西是不能多吃,以免補過了頭,那就是過猶不及。」

「小韓,你的臉色看著可不太好,年輕人要節制啊1程軍看著韓孔雀壞笑起來。

韓孔雀直接呸了一聲道:「我這些天都禁慾了,還節制?」

「怎麼?那你的臉色發白,雙眼無神,雙腿發軟,這是怎麼回事?也是手惹的禍?」劉鳴玉嘿嘿壞笑著道。

韓孔雀瞪了他們一眼道:「你們就壞吧!我這次是丟人丟到家了。」

「不要害怕丟人,我們好好補補,你多吃一些。」劉鳴玉笑著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不用你說,我不會少吃,你們願意喝酒的隨意,我可不奉陪,我是勸吃不勸喝,吃飯吃飽,喝酒隨意。」

劉金瑞笑著道:「我就喜歡像你這麼爽快的,都隨意,我可聽說今天這裡有好酒,我可不客氣了,你們不喝的,把酒都給我,我喝。」

「這是六十年的陳釀,你們隨便喝。」韓孔雀帶出來的酒,自然沒有差的。

眾人一邊吃飯一邊喝酒,雖然徐加辰和劉金瑞位高權重,可他們在韓孔雀等人面前也沒法擺架子,這讓程軍等人也沒有了拘束,所以房間里頓時一片輕鬆。

等吃喝的差不多了,徐加辰才再次跟韓孔雀商量事情。

「早就知道您老人家有事情要說。」韓孔雀無奈的道,這種事情是怎麼都躲不過的。

這次徐加辰還沒說話,反而是劉金瑞先開口了:「小韓,你也不要怪我們這些老傢伙貪心,我們也是沒辦法,你知道的,癌症現在已經是我們這些老傢伙的剋星了,你的那間實驗室有了成果,你說我們這些被土埋了半截身子的糟老頭會不心動?」

「癌症?這個實驗室在國內吧?如果你們想要,派人參加就好了,我也只是有了點想法,真要出成績還早,只要你們參與實驗,有了成果算是我們兩家的。」韓孔雀十分痛快的道。

劉金瑞一拍大腿道:「我就知道小韓是個痛快人,老徐,我看你這些年當官,當的都心理不正常了,做什麼事情都思前想後的,我看就算你不給小韓送禮,他也會答應的。」

韓孔雀笑呵呵的道:「禮多人不怪嘛!我可沒有那麼高風亮節,以後你們這些老人家,如果想要求我辦事,儘管來給我送禮,我不怕被人說我受賄的。」

韓孔雀雖然在笑,可也在奇怪,他還真沒想到,徐加辰兜了一圈,居然只是想要,他跟魔都科技大學合作的一間實驗室。

那間實驗室現在對他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,所以他也不介意用那裡來做個人情。

「小韓,我們可要說清楚,我們只是對你的那個實驗室感興趣,可不是想要霸佔它,所以,那間實驗室還是歸你,實驗成果也完全歸你,我們只是想要享受一下實驗室的成果。」徐加辰道。

徐加辰剛說完,劉金瑞再次補充道:「老徐的意思是,如果你的實驗室合成了什麼好東西,不要忘了我們這些老傢伙,我們都很怕死,所以十分想要享受一下你的研究成果。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