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二十九章才女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低調,如果不給你們介紹,誰也不會想到這個少女,就是傳說中的苗王。」 「哈哈,您就是邱勝男女士?原來只是在保密材料上看過你的名字,沒想到今天居然看到真人了。」徐加辰直接站起身,對著波香卡鞠躬。<...

劉金瑞一愣:「其他作用?什麼作用?飛機材料自然只能製作航天器材了。」

徐加辰若有所思的道:「航天?飛行器?火箭?導彈?」

劉金瑞道:「當然,飛機材料自然可以做火箭和導彈的材料,而且火箭和導彈的製作材料,絕大部分都是飛機製造材料。」

徐加辰看向韓孔雀道:「原來你早就達到了自己的目的,我說怎麼對我們沒有太多的要求呢1

韓孔雀看了一眼柳絮之後,才無所謂的道:「如果你們不願意,先前那個提議就當柳絮沒說。」

徐加辰疑惑的看了一眼韓孔雀,在看向柳絮:「不用,既然已經說好了,那我們自然不會反悔。」

韓孔雀淡淡的道:「不用勉強,我說的是真的,如果不願意,可以取消的,只是一家飛機製造廠罷了,我無所謂的。」

徐加辰更疑惑了,他看向劉金瑞,劉金瑞道:「航空航天材料並不是那麼敏感,在這方面沒必要藏著掖著。」

韓孔雀此時看向徐加辰道:「徐叔,飛機製造材料我不缺,所以你不用認為柳絮是在幫我,既然已經有了芥蒂,這件事情就算了,我不想雙方心裡有根刺。」

徐加辰苦笑道:「對不起,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小柳,你不會怪我吧?」

柳絮也只能苦笑,韓孔雀看她那樣子,道:「太空梭的製造並不是什麼秘密,我奉送全套圖紙,飛機製造廠就算了。」

聽到了韓孔雀的決定,柳絮也只能繼續無奈的苦笑。

徐加辰道:「除了太空梭和潛艇,小韓這次還有些什麼收穫?」

劉金瑞則更直接:「聽說小韓身邊還有一位美女,今天怎麼沒有見到?」

韓孔雀沒有回答,所以場中一片沉寂,柳絮看到這種情況,指了指自己身後的波香卡道:「就是這位了,她比較低調,如果不給你們介紹,誰也不會想到這個少女,就是傳說中的苗王。」

「哈哈,您就是邱勝男女士?原來只是在保密材料上看過你的名字,沒想到今天居然看到真人了。」徐加辰直接站起身,對著波香卡鞠躬。

如果真算起來,就算徐加辰這麼大年紀大,都可以做波香卡的孫子,所以徐加辰給她行禮,波香卡還真是受得起。

波香卡淡淡的一笑道:「我跟你爺爺見過幾次,確實是將門虎子。」

她這麼一說,讓韓孔雀差點翻白眼,沒先到波香卡還真的算是徐加辰的長輩。

劉金瑞此時也給波香卡行了個九十度的禮,道:「我小時候也聽說過您,我父親很崇拜您。」

波香卡苦笑道:「是說我傻?還是嘆息自己的不幸運?他應該會惋惜,自己的手下沒有像我這樣的傻子?」

劉金瑞臉上的笑容頓時卡住,他有點尷尬的道:「那些聰明人全都化為塵埃了,反而是您,卻越活越年輕,我也不知道誰聰明,誰傻了。」

「這話不像是你說的,反而像你父親,你父親是位大智者,如果沒有他們,現在國內也不會這麼繁榮,所以,有我沒我這個世界一樣運轉。」波香卡的表情回復到一種古井不波的狀態。

徐加辰道:「這次我們來,主要是想邀請苗王回國看看,特別是香卡地區,那裡是您的故鄉,我想您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回去了吧?」

波香卡看著徐加辰道:「現在我的家鄉還在?」

徐加辰道:「雖然名字沒有了,但地方是不會消失的。」

也許是看到了柳絮的疑惑,波香卡道:「我的姓氏香卡是以祖居地之名為姓。」

韓孔雀則插口道:「如上引黔東南福、泉等地苗族所流行的『喀編給』、『喀乾打』、『喀編打』、『喀香卡』、『喀往覺』等苗姓,其中『編給』、『乾打』、『編打』、『香卡』、『往覺』」等,均為原祖居地的苗語地名,至今依然沿用,但又早已演化成苗族內部的宗支名和苗姓。」

波香卡看向韓孔雀:「你是應該知道。」

韓孔雀淡淡的道:「柳絮只不過是不關心罷了,她的記憶力可不比我差,之所以不表現出來,是在扮豬吃老虎。」

波香卡盯著韓孔雀道:「我的族人全部被我接出來了,如果你需要,我可以讓他們過來。」

韓孔雀一揮手道:「算了,我不想做的太過,現在我已經搶了你很多東西,如果做的太過,我害怕你起逆反心理,到時候偷襲她們一下,我就慘了。」

波香卡道:「我們之間不用分的那麼清楚,撒旦在的時候,可是把我的一切都佔為己有了,就不要說路前程了,我手中的一切,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全是他們的。」

「我跟他們不同,如果你不想,魔鼓一切我都可以還給你,當然,獲得的一些技術資料,已經沒法歸還了。」韓孔雀淡淡的道。

反正他想要的已經得到,其他韓孔雀還真不在乎,只要有錢有技術,魔鼓一切,他都可以複製出來。

波香卡道:「我已經說了,那些東西都是你的,你可以理所當然的佔為己有,如果你需要,我的衛隊可以交給你指揮,只要你不會感覺自己吃軟飯就好了。」

韓孔雀看向波香卡:「衛隊就算了,只要你有這份心,我想我已經滿足了。」

韓孔雀掉轉頭看向徐加辰和劉金瑞等人,他們全都站在那裡,韓孔雀輕笑出聲:「不了解吧?我想你們的長輩也是不理解的。」

徐加辰苦笑道:「真是不理解,不過我們想到了,誰得到苗王的青睞,就好像天上掉餡餅一樣幸運。」

波香卡道:「原來那種日子我過夠了,所以我想改變一下生活方式,韓孔雀是最好的選擇,你們就不用白費心機了,需要什麼直接跟韓孔雀要,我想他是不會拒絕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有很多東西都是撒旦負責的,不知道他向你們透漏了什麼信息?」

徐加辰道:「材料和那些失蹤的科學家,特別是那些科學家,他們是撒旦從世界各地綁架來的,我想,把他們關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中,對他們不公平吧?」

韓孔雀嘆息了一聲道:「那些人你們認為,他們會老老實實的給撒旦幹活嗎?如果選擇跟撒旦對著干,你們應該想到了他們都下場,所以我只能說聲抱歉了。」

「他們不可能全都死了吧?」徐加辰根本不信。

韓孔雀只能聳聳肩,就算他們知道這些人沒死,韓孔雀也不可能放過那些人。

那些人中,只要放出一個人,那就是個**煩,雖然把他們繼續扣留在手中,對那些人不公平,但韓孔雀也沒辦法。

「你不要擔心,反正不是你綁架了他們,放他們出來應該沒什麼吧?我想撒旦實驗室中,他們也不可能是主力,既然這樣,為什麼不放他們回去跟家人團聚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個我會安排的,既然機場已經啟用了,我會安排他們的家人,前來這裡跟他們相會。」

這個韓孔雀也一直在想,最後他也只能選擇這樣做,其實他最好的選擇就是什麼都不做,不管他做什麼,都是吃力不討好的。

「他們的事情只要暴露了,你的壓力就不會小,既然這樣,你又何必扣押著他們呢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麼做說明我還沒有冷血,你是想讓一部分人消失?你應該知道,他們之中的一部分人,是絕對不可能被放走的。」

柳絮此時插口道:「他們只要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就行了。」

韓孔雀看了一眼波香卡道:「那些剩下的人,過的還算不錯,有子有女,我想,現在讓他們自己離開,他們也許都不會願意。」

「這是我們整理出來的一份名單,裡面是我們必須要知道下落的幾個人。」看韓孔雀死不鬆口,徐加辰只能說出自己的底線。

韓孔雀接過來掃了一眼,道:「還活著幾個,你們要知道,既然活著,就說明融入了他們的實驗團隊,這樣的人,我是不可能放他們走的。」

「活下來的了幾個?其中一個才失蹤了不到一年,她不可能也死了吧?」徐加辰的神色變得鄭重。

韓孔雀道:「最近一年被抓來的,也許沒死,不過,沒死並不意味著下場就能好多少,我希望你們能夠有心理準備。」

徐加辰和劉金瑞的臉色全都變了,韓孔雀看他們的樣子,就知道,魔郭以引起國內的注意力,也許問題就出在這裡。

「她的身份很敏感,所以我們想知道她的下落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開口道:「才女宋佳?」

「對,就是她,既然你知道,說明她沒死。」徐加辰一臉高興。

韓孔雀則沒有理會徐加辰,而是看向了波香卡,波香卡不樂意了:「不要看我,你應該知道,我就是負責看孩子的,所有事情都是撒旦做的,要是不信,你把宋佳叫來問問。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這個宋佳我希望沒有接觸過太多秘密。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