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二十四章保證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的玉手,她的手也是那麼的柔軟,想到這原來也是一隻拿槍的手,而現在卻變得那麼綿軟無力,韓孔雀又心疼起來。 「沒有笑你,我只不過是感覺到了你的不足,還是笨笨的女人更惹人憐愛,柳絮,你以後都可以這麼...

「換別的?說說看,只要不過分,都可以滿足你,你應該看出來了,大老闆十分喜歡那隻海螺。」黃山道。

那老闆搓著手,有點不好意思的道:「我不貪心,不會提過分的要求,小哥你看我這個小攤,每天忙忙碌碌的,也賺不到多少錢。

而原來我家裡也有一艘漁船,這次出海,本來是做船員的,有了點錢才找機會支撐起來了這個小攤,不過我還是喜歡打漁,既然您是跟著大老闆的,能不能跟大老闆說一下,給我一張打漁許可證。

我聽說我們的漁場被大老闆收回來了,我不要錢,只要給我一張許可證就行,漁船我自己買,我知道最近集團旗下的輪船製造廠有一批漁船要放出。」

黃山想了一下道:「可以,這個不用驚動大老闆,我會給你辦妥,許可證可以給你,但錢也必須給,如果你不要錢,就換成一條漁船吧!

就這樣了,這批漁船我想肯定有不少人需要,如果你自己去買,也許買不到,你認識大老闆也算有緣,就送你一條漁船吧1

「謝謝,謝謝。」那老闆千恩萬謝。

在那老闆滿臉協議的歡送下,黃山快速離開,到了此時,黃山才真切的感受到了韓孔雀的強大,韓孔雀已經強大到用一張紙就可以換錢的地步了。

回到住處,韓孔雀吃了一頓補血全席后,坐在一張寬大的辦公桌上看文件,這些只是介紹性的文件,需要他簽署的文件幾乎沒有。

他關注的不是島上的經濟建設,而是軍事建設,島嶼有了,陸軍必須有,而今天他就需要一支儀仗隊。

「黃山,給我把毛絨找來,問一下他的特種兵部隊建設的怎麼樣了。」韓孔雀對不遠處的黃山道。

等黃山出去了,柳絮端著一杯茶走了過來:「怎麼?你要當五好男人,這是準備努力工作了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什麼時候不好好工作了?」

「公司的事情,你可是從來不關心的,像這麼正式的坐在辦公室里辦公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。」柳絮把茶杯遞給韓孔雀。

韓孔雀苦笑道:「以後,你恐怕要經常見到。」

柳絮輕笑著走進他,順勢坐在了他的腿上:「那多沒意思,不如我們出去玩。」

感受著柳絮的柔軟,韓孔雀深吸了一口氣道:「趁著沒人打擾,你這是在勾引我?」

「對,愛江山的男人一點都不可愛。」柳絮的臉湊近韓孔雀,直接擋住了他看向文件的視線。

韓孔雀無奈的把文件放下,摟住柳絮道:「你想做什麼就直說。」

「我心情好,你感覺不到?」柳絮的眼睛一眯,橫了韓孔雀一眼道。

韓孔雀哼了一聲道:「感受到了,不過,你這是在懲罰我,肚子都這麼大了,難道還能讓我享受一下?」

柳絮道:「可以通過其他方法嘛1

「妖精,看本王收了你。」韓孔雀的手直接放在了柳絮的腋窩,讓柳絮直接笑癱在了他的懷中。

韓孔雀害怕她笑岔了氣,所以小心的護著她:「好了,你心情好了,我的心情也不錯。」

「你也說了,我們不能少了對一個大國的敬畏。」柳絮在韓孔雀的懷中喃喃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你擔心什麼?我也不想始終生活在這裡,大陸我們是一定要回去的,我們的家人都在那裡,而強硬的手段只不過是掩飾,所以你不用擔心。」

「那你拉攏陳嘉義他們幹什麼?紅樓食府你都沒有跟陳大哥夫婦商量,就讓龍家入股了。」柳絮擔心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此一時彼一時,原來我不這麼做,是因為我們的實力不強,害怕被他們吞了,現在不一樣了,就算我韓孔雀所有的事情都不出面,也沒有人敢背後給我使壞,所以你不要認為我是在拉幫結派。」

「是嗎?」柳絮明顯不信。

韓孔雀道:「你這是什麼表情?我可以說你這是胳膊肘向外拐嗎?我可是你男人,你不是應該向著我的嗎?」

「我沒有為你著想嗎?我看你就是太過重感情,就說張向月,他才跟了你幾天?他怎可能為了你,捨棄他一直以來的信仰?所以你不要因為他生氣。」柳絮盯著韓孔雀的眼睛道。

聽到柳絮的話,韓孔雀也盯上了她的眼睛,看著這雙美麗的大眼睛,韓孔雀的嘴角慢慢的翹起,接著在柳絮不知所措的瞬間,親吻了她十幾下。

等柳絮捂住自己的嘴,韓孔雀才笑了起來,從輕笑,一直到大笑。

「笑什麼?不要笑了,你這種笑法,我會認為你是在笑傻瓜?我哪裡傻了?」柳絮感覺不對,立即不幹了,在韓孔雀的懷中掙紮起來,堵住了韓孔雀那得意的笑容。

笑不出來了,韓孔雀開始親吻柳絮的玉手,她的手也是那麼的柔軟,想到這原來也是一隻拿槍的手,而現在卻變得那麼綿軟無力,韓孔雀又心疼起來。

「沒有笑你,我只不過是感覺到了你的不足,還是笨笨的女人更惹人憐愛,柳絮,你以後都可以這麼笨1韓孔雀笑著道。

柳絮疑惑的看著韓孔雀:「我確實做了傻事?你說清楚。」

韓孔雀的一隻手撫摸著柳絮嫩滑的臉蛋道:「真不捨得讓這種嬌嫩的肌膚消失,不過它確實不應該出現在健康的身體上。」

「放心,就算我的病好了,我的皮膚也是這樣的,從小我的皮膚就好,你不要擔心,我還要靠這份天資來迷惑你呢!不要轉移話題,說我錯在哪裡了。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滿意的道:「你確實天生麗質,如果是這樣,我就指點一下你,你認為張向月這個人怎麼樣?」

「很不錯的一個人,我想,如果他的人品不行,你也不會讓他跟著你那麼長時間,有些人的氣質是裝也裝不出來的。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笑了:「既然你知道張向月是什麼人,那還認為,他能做出那種薄情寡義的事情嗎?」

柳絮奇怪的看著韓孔雀道:「你不會被張向月氣糊塗了吧?他可確實把那隻艦隊控制在了手裡。」

「那個是國家大義,上面的意圖很明確,是他不能不做的,那在他看來是公事,而私人感情自然是私事。」韓孔雀解釋道。

柳絮疑惑的道:「難道他私下跟你暗通款曲了?」

韓孔雀道:「沒有,不過我相信張向月不會跟我做對,當然,這有一個前提,是在我不觸及國內底線的時候,只要我做的不太過分,張向月跟我就不會有衝突。」

「那他昨天的表現,怎麼會是那樣?」柳絮問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他在表明他的態度,當時我是很生氣,但不是生張向月的氣,而是在氣自己,我們的實力還是太弱,所以,還是需要看別人的臉色行事,就比如今天,我都不知道國內需要什麼。」

柳絮很直接的道:「我也不知道,這個我幫不到你,如果你能夠給我點好處,我不介意幫你分析一下。」

韓孔雀的笑容收斂起來,有點氣惱的道:「其實他們並不用那麼麻煩的,真是既想當那什麼,又要立牌坊。」

柳絮嘆息了一聲道:「這還不都怪你?如果我不懷孕,他們肯定是信任我的,現在連孩子都快出生了,他們怎麼可能相信這樣一個女人?」

韓孔雀道:「真是不識抬舉,他們怎麼能夠不相信我們家柳絮呢?」

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你就壞吧!如果不是你對我無條件信任,他們怎麼會懷疑我?」

「這是什麼邏輯?難道我還要防著你?如果所有秘密都不讓你接觸,國內反而會信任你了?」韓孔雀好笑的道。

柳絮嘆息了一聲道:「我的委屈要向誰去訴說?」

韓孔雀輕笑道:「以後可以向我們家的小寶貝訴說。」

感覺到韓孔雀的打手,隔著自己的肚皮,輕撫裡面的孩子,柳絮笑的一臉幸福。

「不要管那麼多,你做的已經夠好了,就算你把我有玄元控水旗的事情告訴了他們,他們也只能幹瞪眼,因為只要有玄元控水旗,就沒有任何人能夠殺死我。」韓孔雀把柳絮緊緊的抱在懷中,感受著她的心跳,慢慢的,柳絮的心境也平復下來。

兩個人都不在說話,柳絮這個間諜做的並不合格,因為韓孔雀最重要的一個秘密,她沒有泄露出去,其他事情,對韓孔雀來說,都是細枝末節,就算柳絮全都出賣出去,對韓孔雀也造不成多少損失。

「現在你做的那麼明顯,肯定有人猜到了一些,這些才是我不被信任的原因,你要補償我。」過了好一會兒,柳絮才喃喃自語道。

「你想要什麼補償?」韓孔雀問道。

柳絮抬起頭,看著韓孔雀道:「你不能生氣,先給我做保證。」

韓孔雀臉上的笑容僵滯:「如果是惹我生氣的話,就不用說了。」

「我還沒說你就生氣了,你保證不生氣的。」柳絮主動吻了韓孔雀的嘴唇一下,並且她的嘴唇始終縈繞在韓孔雀的嘴邊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