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二十二章海螺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山一寸血。他們也用自己的血液。染紅了自己的祖國。 推開房間的門,韓孔雀就看到了柳絮和周美人:「你們怎麼還不睡?」 周美人道:「白天睡得太多,現在睡不著了。」 這時波香卡從外面走...

「如果不想殺我,以後就要聽話,要不然,我很可能偷襲你一下,把你再次關進我的空間,永遠不放你出來。」韓孔雀威脅道。

邱勝男輕笑道:「為什麼好幾個野心勃勃的傢伙,會讓我安穩的活到現在?就是因為我的婦人之仁,就是因為我的軟弱,這是我的缺點,但在另外一個方面,卻又成了我的護身符。

因為稍微聰明點的男人,就知道,我不會是他們的威脅,反而是他們可以放心使用的工具,真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的悲哀。」

「我可沒有什麼要利用你的地方,你的東西我全都搶來了,現在也不是戰亂時期,所以你自由了,以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直到被種下子蠱的人,全部老死。」韓孔雀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你確定?用子蠱控制手下,會得到完全的忠心,特別是我們從小培養起來的死士,他們永遠不可能叛變。」

韓孔雀點頭道:「確實,如果直接控制外面的成年人,他們會反抗,會起逆反心理,如果控制自己從小養大的人,他們就會逆來順受,但這不是我想要的,如果不是祖蠱死了,會死那麼多人,我早就把它滅了。」

邱勝男笑著道:「我相信,看來這次我的決定並沒有錯,我的一切交給你,也就放心了。」

韓孔雀皺了皺眉,沒有說話,反而是邱勝男道:「你不要感覺吃虧,我也給了你所需要的。」

韓孔雀的眉頭舒然開道:「希望吧1

邱勝男道:「我們已經建立起初步的信任。其他都不是問題,時間長了,自然會互相了解,更加信任。」

「以後你跟著我,不是問題吧?」韓孔雀決定道。

邱勝男笑著道:「只要你老婆不吃醋,我無所謂,這麼多年沒有出門了,我也很想出去看看,想要了解一下,現在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既然這樣。你最後的秘密基地就說出來吧!如果不能得到這個基地。我是不可能真正信任你的。」

「你還真是狡猾,不過,你怎麼就一定知道,我還有一座秘密基地呢?」邱勝男好奇的問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最主要的是。腦波讀取的設備我沒有發現。除了這個。我想你手中,還應該有個異能者實驗室沒有暴露,如果還有。那可就是你真正的衛隊了,你出現在地下堡壘是個意外,還是去接受最好的一個標本?」

邱勝男笑著道:「我是趣,要不然我不會出現在那裡。」

「這就對了,現在可以告訴我,你最後的秘密基地在那裡了吧?」韓孔雀問道。

「你猜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還是在魔鼓地下堡壘裡面,應該是在地下更深處,也許是那座我沒有發現的核反應堆當中。」

邱勝男苦笑道:「沒先到我暴露出來的破綻,居然這麼多,你放心,基地核心控制密碼我會交給你,到時候你們就可以全面控制基地了。」

韓孔雀給了邱勝男一個讚許的眼神:「我想說的就是這個,沒想到你這麼上道。」

「不識時務我早就死好幾次了。」邱勝男沒好氣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不要浪費時間了,告訴我密碼,我想你掌控的生命藥劑,應該在最底層的實驗室中吧?」

邱勝男沒有回答韓孔雀的問題,而是雙手放在了她那潔白的玉頸上,等撫摸了一會,她好像拿到了什麼東西,接著摘了下來,這時韓孔雀才看到,一個優盤從它的胸前雄偉之處拽了出來。

「密碼太長,只能用這個當做密匙,只要插入這個,數據自動回復。」邱勝男遞給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疑惑的道:「這麼簡單?」

邱勝男道:「就這麼簡單,這東西我時刻貼身帶著,誰能夠從我身上拿去?所以,除了我送給別人,它是誰也拿不走的。」

韓孔雀點頭,以邱勝男的強悍,還真沒有人從她身上拿走任何東西。

得到了這個密匙,韓孔雀直接走了出去,把密匙給了毛絨,交代了幾句,從毛絨手裡要來了一套迷彩服,才重新回到裡面。

「把衣服穿上,我們走吧1韓孔雀道。

在內間,邱勝男還上了迷彩服,走出來時,韓孔雀看到她胸前的洶湧,嘆道:「胸肌還真是發達。」

「一般,一般。」邱勝男把長發扎在腦後,形成了一個馬尾,加上一身迷彩,居然讓她增加了幾分英氣,顯得更是迷人。

「苗族女孩就是豪放。」韓孔雀笑著在前面走。

邱勝男跟了出來:「我們苗族女孩是敢愛敢恨,不如你們漢人虛偽。」

韓孔雀笑道:「不要一口一個我們漢人,你不是說有一半漢人血統嗎?我們應該都是漢人。」

「漢人太過狡詐,我可不想做漢人,正式介紹一下,我叫波香卡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身體一頓,回頭道:「波香卡?怎麼這麼奇怪?」

邱勝男道:「有什麼奇怪的?我們組裡女孩的名字有,央歐榜,男孩的名字有,益波旎。

我們苗族的名字都是單音,但是為了區分,一般還要在自己名字後面,加上自己父親的名字,再加上苗族的姓氏,例如我的名字叫『波香卡』這是全名,單名就是『波』,我父親的名字沒有加在裡面。」

韓孔雀繼續向前走:「波香卡,波是寶石的意思。男孩用的名字,看來還是你父親給你取的。」

波香卡道:「對,他希望我勝過人間大多數男兒,所以後來就算我不喜歡路前程他們的作為,但還是一直支持他們。」

「你做的沒錯,如果沒有你的支持,我們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」韓孔雀雖然長在紅旗下,但對國黨還是沒有太大反感的,他們畢竟也為這片土地拋頭顱灑熱血了,一寸河山一寸血。他們也用自己的血液。染紅了自己的祖國。

推開房間的門,韓孔雀就看到了柳絮和周美人:「你們怎麼還不睡?」

周美人道:「白天睡得太多,現在睡不著了。」

這時波香卡從外面走了進來,柳絮驚訝的道:「你把她放出來了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猜到你們會睡不著。所以找了個催眠大師來幫你們。要不要試試?」

波香卡輕笑著走進柳絮。她一邊走一邊笑著道:「人的生物鐘是固定的,絕對不會因為你白天睡的太多,而到了時間就不困了。所以,這是心理作用。

現在不用擔心韓孔雀了,所以你們兩個應該會感覺到睏倦,特別是你,你需要睡眠來保證壇沙ぃ睡吧!韓孔雀會把你抱上床,他會守護著你。」

當波香卡走到柳絮身邊的時刻,柳絮躺在沙發上已經迷迷糊糊,等波香卡在她身邊坐下的時刻,柳絮已經完全閉上了眼睛。

「她信任你。」波香卡看著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她應該信任我。」

波香卡道:「要不要把你這位紅顏知己也催眠?」

周美人立即道:「我就不用了,除非你們兩個有姦情。」

韓孔雀道:「她的另外一個名字叫波香卡,苗族的女王,你們兩個先聊著,我把柳絮抱進去,天太晚了,她需要好好休息。」

等韓孔雀重新走出房間,房間里波香卡和周美人正聊得起勁,這對周美人來說可是極不尋常的,她很少能夠跟別人聊的這麼熱乎。

「聊什麼呢?這麼高興。」韓孔雀坐下道。

周美人道:「聊香卡姐姐的名字,香卡的寶石,真是太美了,但為什麼寶石一定是男孩的名字呢?漂亮的寶石不是應該形容女孩的嗎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這有什麼奇怪的,你以為苗族人就不重男輕女了?男孩是珠玉寶石,女孩就是糞土了。」

周美人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這話你可不要讓柳絮聽到,如果不說了,後果你自己想。」

韓孔雀哈哈一笑道:「我只是說說,實際算起來,我更喜歡女孩,如果柳絮生個女孩,就叫韓波好了,波是寶石嘛1

周美人一皺眉道:「真是個女孩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就是個女孩,雖然柳絮沒有刻意檢查,我也沒說,但我是知道的。」

「女孩也沒什麼不好。」周美人道。

韓孔雀苦笑道:「你不用特彆強調,我可沒有認為女孩不好,她可是我的女兒,她將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公主。」

「知道就好。」周美人道。

韓孔雀再次苦笑:「實際上算起來,還是你們女人更加重視男孩女孩,我都說了不在意,反而是你們更在意。」

周美人道:「我去睡覺了,明天我會回國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不再陪我們一段時間?如果可以,還是等我們去羊城之後,你在離開。」

周美人道:「我有事要處理,所以明天要離開,等你們在羊城上岸,我去那裡找你們。」

韓孔雀點了點頭,目送周美人回房。

這時波香卡道:「我也去休息了,如果你想等結果,就自己等好了,我可是有好長時間沒有好好休息了。」

「那邊還有一個套房,你去裡面休息好了,我要第一時間拿到生命藥劑。」韓孔雀道。

從這裡往返魔鬼島,直升機最快的速度,也需要兩三個小時,而中間還需要進入地下堡壘的實驗室,所以在四個小時之後,韓孔雀拿到了生命藥劑。

等把波香卡叫起來確認了,天也已經蒙蒙亮了,興奮的韓孔雀不理不滿的波香卡,自己走出了房門,出去鍛煉身體了。

經過一天的恢復,韓孔雀的身體已經好了不少,畢竟這一天三頓都是豬肝和花生,當然,阿膠也沒少吃,這麼個補法,以韓孔雀身體的強悍,自然就恢復了不少。

不過想到波香卡的叮囑,韓孔雀苦著臉又把那隻蠱蟲弄了出來,它一出來,立即吸取韓孔雀的精血,所以本來有了點紅暈的臉,立即又慘白了起來。

只是吸收了很短的一剎那,韓孔雀立即又把那隻蠱蟲收進了玄元控水旗,這玩意這是要命,所以韓孔雀還是穩妥一些,每次少讓它吸收有點,慢慢的煉化好了。

感覺身體沒有昨天虛弱,韓孔雀慢慢的跑在島嶼中的街道上,此時街道上已經有不少人在忙碌,大多數是早餐攤點,這種情景,到是跟大陸上的城市沒有任何區別。

如果說真有區別,那就是這裡的早餐店都是固定的門店,雖然簡陋,但絕對不是亂擺攤,也不佔道經營,這主要是在城市建造初期,就規劃好了的。

跑了一圈,韓孔雀在碼頭旁邊的一處小攤子上停了下來,這邊賣的是豆腐腦和油條,韓孔雀可是有很長時間沒有吃豆腐腦了,在這裡看到了,還有點饞了。

所以在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后,他的身邊立即多了不少人,這讓老闆十分高興,立即前來招呼。

韓孔雀看了一眼,這些人全都分散在他的四周,好似跟他一樣前來吃早餐的客人,但韓孔雀卻知道,這些人是他的保鏢,因為裡面有黃山。

韓孔雀滿意的點了點頭,他這些保鏢越來越專業了,平時已經不會出現在他的視線中了,這樣讓他看起來跟普通人一樣,但身邊卻始終有一群人保護著。

「老闆,來碗豆腐腦,油條就算了。」等會兒回去還要吃豬肝,所以韓孔雀只要了一碗豆腐腦,解一下饞就好了。

「這就來。」老闆大聲吆喝著。

豆腐腦沒有上來,韓孔雀抬頭四顧:「咦?」

韓孔雀看到了一個美麗的東西,在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。

那是一隻海螺,這隻海螺的體型是鈍圓錐形的,高約15厘米,直徑約20厘米,外殼的顏色紅黃相間,花紋如同一簇簇向上竄起的火苗,閃爍著珍珠般晶瑩的光澤。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