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二十一章危險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 邱勝男走了出來道:「不給我衣服?難道你喜歡看我用浴巾包裹著?」 韓孔雀笑著道:「如果你不說,誰又能夠知道,你有那麼大年紀了。」 邱勝男圍著韓孔雀走了一圈,當站在他面前之後,又...

韓孔雀笑道:「你是說,豬肝以後也一定會成為我的最愛了?說的也是,身體之內養著一隻不停吸血的蠱蟲,自然是要天天補血的。」

「知道就好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如果我直接把那隻蠱蟲滅了,最先死的是你吧?」

邱勝男道:「對,我死了之後,這些孩子也活不成了,如果不是為了他們,我怎麼可能讓越來越多的孩子受害?」

「看來你對那個失敗品有點怨恨,而我受到了他幾次暗算,這說明子蠱控制在他手中,你還真是善良,明明這一切的根源是你,而利用這一切的居然是其他人。」韓孔雀好笑的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你是在諷刺我?我活了這麼長時間,一件虧心事都沒有做,所以說,你們漢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,我就是因為路前程那個魔鬼,才會墮落的,所以我給他起名叫撒旦,讓他跟路西法看齊。」

「你跟那個路前程也沒有多少感情了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多少感情也在漫長的歲月當中消磨光了,更何況,我那個時候,只不過是一點少女的迷戀,等我知道的時候,已經晚了。」

「你是苗人?」韓孔雀突然問道。

邱勝男笑道:「你應該想到了。」

「肯定不是普通的苗人,因為我從來沒有聽說過,情人蠱會是你這樣的,但不能否認。只要有了你這種情人蠱,就會聚集起強大的力量,所以,有這種手段的苗人,不可能是普通人。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我自然不是普通人,如果我是普通人,路前程那個老傢伙,怎麼可能會把我帶出大山?他的主子又怎麼可能帶我出海?」

韓孔雀當然知道路前程的主子是誰,也知道這些人的現實,如果只是一個普通苗女。她的下場肯定不會好多好。

「看來我真是抓了一條大魚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邱勝男也笑了:「現在這麼說還為時過早。你既然知道我是苗王,我不信你敢殺了我,所以,不能煉化情人蠱。只是血祭。那不是你的幸運。是霉運。」

韓孔雀摸著腦袋道:「殺了你會是什麼後果?」

邱勝男道:「世界各地的苗族人,都會找你談心。」

韓孔雀一皺眉,這一點他還真是不敢不信。邱勝男這樣的人物,只要不是瘋子,還真沒有幾個人敢殺她,畢竟苗族人可不少。

只是在國內,就有超過九百萬的苗人,而除了國內,東南亞、澳洲、日本,還有西方國家,都有苗族人。

邱勝男看韓孔雀的樣子,有點驚訝的道:「你不會真想殺了我吧?要知道當年那個光頭,在知道我的存在後,都沒有敢殺我,如果沒有我,他也不可能支持到抗戰勝利。」

「你的作用那麼大?」韓孔雀有點不信。

邱勝男笑道:「西南大山,還有國外的越國、緬國等地,可是我們苗族人的大本營,在我們的地盤上,沒有我們配合,他們是寸步難行。」

韓孔雀一愣,強龍壓不過地頭蛇,這一點不管是什麼時候都是通用的,而抗戰時期,西南少數民族可是出力不少,難道真是這個邱勝男的原因?

「這麼說,我煉化了情人蠱,是不是就有了一個民族做陪嫁?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邱勝男道:「路前程那個傢伙也是這麼想的。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你做我祖奶奶都足夠了,我可沒有那麼重的口味。」

邱勝男笑著道:「看來我要當一輩子老處女了。」

「這樣也挺不錯,讓你永遠那麼完美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邱勝男道:「可我不想那麼完美,我爸爸說過,太過完美的人會很累,也不會幸福。」

「你爸爸?」韓孔雀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我爸爸是漢人,所以我有一般漢人的血統,如果不是這樣,你以為我一個堂堂苗王,會把本民族賣給漢族?如果我想,戰亂時期,我可是能夠佔山為王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信,所以你可以是苗族,也可以是漢族,邱勝男這個名字是你的漢名吧?」

邱勝男笑的一臉幸福:「這是我爸爸給我取的,我爸爸姓邱,他不愛我媽媽,但他是一名文弱書生,所以不能反抗我媽,就被我媽留在了苗寨。

他想要個男孩,所以我出生之後他很失望,就給我取了這個名字,說我以後會勝過很多男兒,可他應該會失望吧?我可沒有勝過幾個男兒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還以為你爸爸,是因為希望第二胎生個男孩,所以才給你起名字叫求生男的,沒想到還真是讓你勝男,不過,你的性格,還真是個問題。」

「我活了那麼大把歲數,有什麼是看不開的?如果追求名利,我要什麼就會有什麼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點頭道:「這一點我信,既然你喜歡這樣的生活,那就給我一些生命藥劑吧!我需要它。」

邱勝男笑著道:「我知道,你媳婦受了傷,不過她懷孕了,你使用生命藥劑的時候一定要小心,如果帶著孩子,孩子很可能保不住,所以你要讓你媳婦生下孩子以後再使用。」

韓孔雀有點詫異的看著邱勝男:「你這麼好心?這一點都幫我想好了?」

「你比我見過的所有男人都有野心,也有運氣,所以我想讓你幫助我一下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就知道你是有目的的,既然你幫助了我,那我也可以聽聽你想說什麼。」

邱勝男道:「我希望你能夠煉化祖蠱,不要讓它化繭,如果兩隻都化繭重生,跟著我們一快死亡的人,實在是太多了,我從來沒有想過,有一天會害死那麼多人,那樣的後果讓我不安,就算我死了都會不安。」

韓孔雀看著邱勝男道:「你是說,蠱蟲化繭,所有子蠱都會死亡?」

邱勝男道:「你不知道?」

「我哪會知道?我看過蠱蟲兩次化繭,我以為只要短時間內,重新讓它認主,子蠱就不會死亡。」韓孔雀道。

邱勝男苦笑道:「如果是這樣,我早就可以去死了,至於活那麼長時間嗎?人活得時間太長了,會寂寞的,我已經活夠了。」

「所以你一定要給自己找點事情做,無所事事的人,才有閑工夫想自己是不是活夠了。」韓孔雀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我是傻子?他們就是我的精神寄託,現在好了,我的這些精神寄託,已經成為我的拖累,如果不是有他們做牽挂,等我放出去的子蠱全部死亡之後,我也就可以死了,可現在,那個失敗品又弄出來了很多子蠱。」

「你做人還真是失敗。」韓孔雀很直接的道。

邱勝男道:「如果不是做人太失敗,我早就是苗族最強大的女王了,還能被你們一個個的控制,淪落成你的階下囚?」

「說的也是,幸虧你有這點性格的缺陷,要不然我還真沒法抓到你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不要幸災樂禍了,我能夠感覺到,你應該是我認識的幾個男人中,心地最好的一個,因為你雖然跟我敵對,但一個人都沒有殺,要不然,你以為,你有機會在這裡跟我說那麼多話?」

韓孔雀這次是真苦笑了:「你還有手段殺死我?」

邱勝男道:「原來可能沒有,但你現在身體太過虛弱,只要我瞬間放出大批蠱蟲,完全可以在你沒有任何反應的時候殺死你。」

「那你為什麼不做?」韓孔雀問道,其實韓孔雀為了防備邱勝男,身體外面始終籠罩著一層水幕。

邱勝男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剛才還說你聰明呢!現在怎麼就變笨了?殺了你,祖蠱有誰煉化?萬一這個五百二十一號跟那個失敗品一樣,不能真正煉化祖蠱,我不是還要繼續忙活?」

想了一下,韓孔雀打開了關押邱勝男的門戶,道:「早就預感到你是一個危險人物,沒想到你這麼危險,幸虧我韓孔雀福大命大,要不然,這次是真的栽了。」

邱勝男走了出來道:「不給我衣服?難道你喜歡看我用浴巾包裹著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如果你不說,誰又能夠知道,你有那麼大年紀了。」

邱勝男圍著韓孔雀走了一圈,當站在他面前之後,又慢慢的轉了一圈,道:「不用在意我的年齡,一百多歲,對一些人來說,還是少女,以後你就知道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那你告訴我,你能夠活多少歲?」

邱勝男道:「好好修鍊吧!你的靈識很強,但身體素質達不到,只要身體突破極限,你的身體不用強化,就可以延緩衰老,到時候你能夠活多長時間,自己就可以計算出來。

當然,也可以說是估算出來,這個,很多修行之人都能預知到,要不然,怎麼有那麼多的奇人,會預知自己的死亡時間,來安排後事?

我想這樣的傳聞,你應該聽說過不少,畢竟現在可是信息時代,跟我們那個時代已經完全不同了,各種奇事異聞都能搜集到。」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