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一十九章問題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他真是撒旦,很多東西,是必須要銷毀的,之所以沒有銷毀,就只有一個可能,他沒有許可權。 所以我才會放他走,畢竟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,只要我得到祖蠱認主,他走到天邊,也是我的奴才,有了這兩次的認識...

月底了,求幾張月票,嘿嘿,畢竟月票也不能太過難看了。

邱勝男道:「既然你能夠得到祖蠱,撒旦你肯定見到了,而我早就被你抓起來了,怎麼可能知道撒旦的下落?」

「說說撒旦什麼樣?」韓孔雀不理會邱勝男的話,繼續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就是一個糟老頭,你應該見過了。」

韓孔雀搖頭道:「早就知道從你這裡,得不到有用的信息,所以我才一直沒有向你詢問,既然你不說,那我就猜一下好了,省的你還心存僥倖。」

看邱勝男似笑非笑的那個樣子,韓孔雀嘆息道:「看來我尋找的方向確實錯了,但我還真不能猜出來,到底是哪裡錯了,我手上肯定有一位重要人物,如果他不是撒旦,那又是誰呢?」

看邱勝男變得面無表情,心靜無波的樣子,韓孔雀繼續道:「我找到了好幾個撒旦,第一個是在地下最深處的那個頭顱,他肯定不是撒旦了,而且這一點也沒有多做掩飾。

第二位撒旦是自己冒出來的,雖然讓他逃了,但我知道,他肯定不是撒旦,因為他給我留下的東西太多了,如果他真是撒旦,很多東西,是必須要銷毀的,之所以沒有銷毀,就只有一個可能,他沒有許可權。

所以我才會放他走,畢竟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,只要我得到祖蠱認主,他走到天邊,也是我的奴才,有了這兩次的認識,我能夠確定,撒旦肯定是被我掌控在手中了,現在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個。」

看邱勝男的表情始終如一,韓孔雀笑著道:「越來越接近事實了,既然你不想表明,那我就自己猜好了,如果真猜到了,我是不會給你們任何機會的,你要想明白,如果你此時投降,我可以答應你的一個條件,當然這個條件不會是放你們走。」

韓孔雀看著邱勝男不再說話,而邱勝男始終沒有任何錶示,韓孔雀只能無奈的道:「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!你是有弱點的,這一點難道你忘了?

不要奢望我的仁慈之心,也不用想著我需要那些人,就算他們全都是世界頂級的科學家,如果他們對我構成威脅,我也是不會放過他們的,如果有可能,你們魔鼓所有人,我都會殺了。」

邱勝男還是無動於衷,韓孔雀冷笑道:「你這樣,我就不能找出撒旦了?你是個人物,你這樣的人,在整個魔鬼島上,除了那個被放走的撒旦,就沒有第三個了,其他人都是書獃子類型的,他們不可能是撒旦,那撒旦到底是哪個?

如果那些生化人當中沒有撒旦,那你為什麼要保住他們?難道真像你說的那樣,你是一位聖母?我不相信,所以,裡面肯定有一個是你特別在意的。

到了現在你還不說?要知道,如果我真想知道,是一定能夠查出來的,比如查看監控視頻,我想,你經常觀察的那個生化人,就應該是你重視的。

如果這樣還不能確定,那就查看實驗記錄,我想,這批生化人的製造過程,肯定是有記錄的,就是不知道我手裡收集的那些資料當中有沒有。」

看邱勝男還是不為所動,韓孔雀繼續道:「我不怕告訴你,之所以找你們魔鼓麻煩,一個是因為你們招惹了我,另外一個,就是我需要你們的一項技術,我做的這一切,都是為了這項技術。」

「為什麼要把你的弱點告訴我?」邱勝男終於開口了。

韓孔雀笑道:「我是想讓你看到我的決心,為了這項技術,我不惜冒險深入虎穴,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,所以不要心存僥倖。

現在我不過是不想浪費時間,所以才直接詢問你,如果我通過監控視頻,還有實驗記錄或者直接是生產數據,也可以找到你特別重視的那個生化人,我想,原來你可沒想到我會佔領魔鬼島,在這一方面應該不會多做掩飾。」

「要想讓我開口,你必須亮出你的底牌,只有我知道沒有可能躲過,不能翻身之後,才會節省你一些時間,從而讓你對我們優待一些。」邱勝男很直接的道。

韓孔雀想了一下,笑了:「真是老奸巨猾,到了現在,我都開始懷疑,你是不是像你外表,表現出來的那麼年輕了,也許是我小看你了,你是一位比我還要厲害的高手,也杏惺醯不過這一點不難查,我會讓人檢測你的年齡的,也許在這一方面,我還會另有收穫。」

「你也看不出是一位不到三十歲的青年,范兒狡猾的如同千年的狐狸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高興了:「你這是承認你的年紀很大了?這樣就好了,這說明,你的地位比我想像的還要高,而你這麼一個人老成精的人物看重的人,自然不簡單,這個人已經是註定被我找到的,可以說一下吧?」

邱勝男搖頭道:「你還沒有亮底牌。」

韓孔雀道:「嘴還真是緊,魔鬼島我全面佔領了,地下堡壘也全部佔領了,你想知道的是那四處海底基地吧?四艘颱風級核潛艇,還有完整的四座海底基地,全部落入我的手中了。

要不要把佔領這些地方的視頻發給你一份?這麼短的時間,視頻是沒法造假的,當然,如果你需要這些地方獨有的一些技術資料,我也可以給你提供。」

當韓孔雀說到海底基地的時刻,邱勝男終於動容:「沒想到你那麼隱秘的基地都能知道,看來我們還真是小看了你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不是知道,而是被我將管了,毫髮無損的接管了,這也是我不信跑掉的那個是撒旦的一個重要原因,因為那麼重要的地方,是絕對不可能留給敵人的,而那位,就那麼輕易的送給了我,這難道不能說明什麼嗎?」

「那確實是一個笨蛋,你想知道什麼?」邱勝男有點沮喪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撒旦是哪位?」

邱勝男笑了笑沒有說話,韓孔雀一愣,剛才表現的那麼配合,怎麼現在又不說了?

「那我這麼問,你看重的到底是哪個?你知道的,你不說我也很快就會找出來,到時候也不過是多殺幾個罷了。」韓孔雀威脅道。

邱勝男沒有說話,韓孔雀轉過身,向外走去:「毛哥,讓人通知羅雲,把魔鬼島上關於生化人的監控視頻找出來,看看這個女人關注的是哪個。

還有,所有關於生化人的資料全部找出來,給我找出哪些人物是受到特別關注的,不止是腦袋,還有身體狀態,這些人之中,肯定有特殊人才,一定要小心看守,也許裡面還有異能人士,這一點一定要特別注意。」

「知道了,視頻一會就能拿來,資料就需要整理了,關於生化人的資料實在是太多了。」毛絨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不要緊,全都拿來,裡面這位只是想要確定一下,我們到底是獲得了,還是沒有獲得那些資料。」

韓孔雀重新走到裡面,邱勝男道:「看來那些資料真的落入你的手中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你可以等那些資料送來之後,看過了,確認了,再告訴我,不過,時間只能是今晚。」

兩個人都不在說話,過了半個小時,有人提著兩台筆記本走了進來。

「老闆,你要的資料全在裡面,這是複製的一份,所以送來的速度慢了點。」

「行,放下吧1等那名送資料的戰士離開,韓孔雀才通過一個小窗口,把兩台筆記本送了進去。

韓孔雀道:「看看吧1

又是半個小時過去,邱勝男抬頭道:「五百二十一號。」

韓孔雀認真的道:「不想多說點什麼?」

邱勝男道:「他不是撒旦,所以你沒必要殺了他,他只是一個普通人,如果非找出一點不普通的,就是他的身體被強化了。」

「他腦袋之中的那塊晶元卡呢?這個也沒有什麼特別?」韓孔雀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你不會想要打開他的腦袋,證實一下我的口供吧?所以這個說不說沒有什麼用。」

「既然這樣,我也不問這一點了,不過,你為什麼那麼重視他?」韓孔雀笑著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我想你不會想知道為什麼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想知道。」

邱勝男嘆息道:「那是我的愛人。」

韓孔雀驚愕的重複道:「你的愛人?」

「你不會告訴我,你的愛人也用撒旦的方**回了。」韓孔雀苦笑不得的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是,你說的一點都沒錯,我就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法,復活我的愛人。」

韓孔雀看著邱勝男,這個女人雖然看不出年齡多大,但身材絕對完美,該凸的地方凸,該凹的地方凹,可以說是魔鬼身材,絕對沒有一點少女的青澀。

但通過一些表現,韓孔雀還是能夠發現,這個女人應該是未經人事,要不然,她不可能表現的那麼聲色,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比較奇怪了,一個老處女,居然有愛人?

「什麼樣的愛人?」韓孔雀繼續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同生共死的愛人。」

韓孔雀疑惑的看向邱勝男:「我怎麼感覺那麼詭異,那麼滲人呢?」

邱勝男用一種極其詭異的眼神看著韓孔雀,看的韓孔雀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了,此時他才感覺到不對勁,但到底哪裡不對勁,他卻怎麼也想不明白。

「你是處女吧?從來沒有過男人,你就有了同生共死的男人了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用奇異的眼神看著韓孔雀道:「你會明白的。」

韓孔雀心中一動道:「難道問題出在蠱蟲上?第一次知道撒旦控制的蠱蟲時,我就想到了情人蠱,你不會告訴我,我血祭的那隻蠱蟲,就是一隻情人蠱吧?」

邱勝男驚異的看向韓孔雀:「沒想到這一點你也想到了,看來註定我是要一敗塗地,既然這樣,選擇權我給你,你自己看著辦。」

「選擇權給我?」韓孔雀苦笑起來。

邱勝男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:「沒想到吧?你韓孔雀算計到最後,不知道你認為自己贏了沒有?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論心計,算我輸了,不過我畢竟還有不少收穫。」

邱勝男搖頭道:「論心計你也沒輸,如果你選擇的對,現在的收穫還是你的,而且以後還會有更多的收穫等著你。」

「可那樣一來,就成了我們兩個同生共死了,這樣的感覺,讓我很不舒服。」韓孔雀道。

邱勝男笑著道:「你應該慶幸有我,如果沒有我,你放進你空間的那隻祖蠱早就死了,哪還會被你那麼折騰,它真可憐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不可憐?現在都差不多被它吸成人幹了。」

「那是你自找的,如果你不出現,五百二十一號就是它的主人,那樣你也就不用受這份罪了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飛走的那位老者是什麼人?」

邱勝男道:「應該是那個失敗品,他也算是撒旦,但他沒有撒旦的記憶,所以只能算是失敗品。」

「你就確定,這次的撒旦就能夠繼承他的記憶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不管能不能繼承,那都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,所以我想搏一搏。」

「這時我才相信,那是你的愛人,如果不是你的愛人,你不可能被我關在這裡。」韓孔雀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你還是好好想想,怎麼讓祖蠱認主吧!如果它不能認主,我和那些中了子蠱的人,全都要死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這個我得好好想一想,既然是情人蠱,就不是那麼容易被轉移的,就算轉移,也應該是一對一塊轉移,情人蠱雖然是兩隻,但兩隻其實是一體,一般控制在女方手裡,只有女人看中了一個男人,在他身上下蠱,兩個人才能同生共死。

現在的情況不對啊!你體內的蠱蟲好好的,而我血祭的這隻,卻半死不活,這可不是你給我下蠱,而是我繼承了單隻,這是不是說明,中間出了問題?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