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一十七章重生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感情,那個人就不會是自己的延續,我想,撒旦就是想通過這個,把記憶複製了一份,來移植在這個新克隆出來的身體上,以延續自己的生命。」 「老闆的意思是不能移植大腦,就移植記憶?這怎麼可能?」周圍工作...

韓孔雀一想道:「這是最笨的辦法了,而且還不是很可靠,不過用這個來測試一下他們的反應倒是不錯,但需要花費的時間就太長了。

如果沒有其他辦法,還真就要這麼做,這些生化人跟外界沒有任何聯繫,這樣他們的知識量就不會增加很多,讓他們把自己學到的知識全部寫下來,這樣的數據應該相差不大。

不過這裡面還有漏洞,如果有人把自己一生的經歷,全部記錄入晶元卡內,讓這名生化人把他的一生全部記下,你說他會不會成長為一名閱歷豐富的成年人?那樣我們的這種手段還能奏效嗎?」

「就算他能夠傳承一個人全部的記憶,在融合階段,也肯定會露出破綻的。」毛絨道。

那名敢作人員此時道:「應該沒有那種可能,要知道一個人的人生,是何其的漫長,晶元卡是絕對沒法存儲那麼多的數據的。」

韓孔雀搖頭道:「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,一個人生命的延續,其實就是記憶和經歷組成的人生,只要保留了對親人的認識,就算是原來的人生。

如果不能完整保存自己的記憶和感情,那個人就不會是自己的延續,我想,撒旦就是想通過這個,把記憶複製了一份,來移植在這個新克隆出來的身體上,以延續自己的生命。」

「老闆的意思是不能移植大腦,就移植記憶?這怎麼可能?」周圍工作的人員,全都議論起來,論證這種可能心有多大。

韓孔雀道:「雖然把一個人的一生,全部用影像記錄下來不容易,但絕對可以做到,完美繼承這些記憶的一個個體,形成的個性、性格、甚至是思維方式,喜好特點,都應該差不多。

如果你的記憶完美嫁接給一個生化人,他具有你的所有記憶,你記憶最深刻的事情,你最看重的人或事,都是他看重的,他記憶最深刻的,這樣的一個人,跟你有什麼區別?我想最大的區別,就是以後對所作所為的選擇,每一個不同的選擇,造就以後不同的人生。」

韓孔雀的話,讓實驗室中一片沉寂,他們全都沒有想到,撒旦會用這種方法,達到了一種另類的重生。

「哪一個會是撒旦?」毛絨打破沉默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一點重要嗎?這些人必須嚴格審查,其他人,可以用來做實驗,反正我不想讓他們活著走出這間實驗室。」

毛絨道:「小韓,現在最重要的是確定哪一個是撒旦,只要得到了他的秘密,我們才能全盤掌控他的實驗室,如果不能做到,就像現在一樣,我們做什麼都沒有一個頭緒。」

韓孔雀嘆息了一聲道:「要想讀取他們大腦之中的記憶,肯定不是那麼容易的,我能夠肯定撒旦能夠做到這一點,但我們不能。

他也不可能讓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能,所以,這一點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,你們自己看著辦吧!撒旦的腦袋肯定是被驢踢了,要不然他怎麼會選擇這樣的重生?」

看著韓孔雀苦笑,毛絨道:「小韓你放心,我會儘快撬開他們的嘴,既然這批人,你不想讓他們活著走出實驗室,那我就放開手腳做實驗了,我還不信了,這裡那麼多實驗體,我還不能研究出,他們連接晶元卡的腦波動情況。」

「盡人事聽天命吧1韓孔雀還是苦笑道。

韓孔雀很清楚,就算找到撒旦,撒旦也不太可能說出他記憶深處的秘密,雖然明知道那些秘密,就藏在他大腦的晶元卡中,可他沒有時間把希望寄托在這上面,現在韓孔雀缺的就是時間,而晶元卡沒有時間,絕對沒法破譯。

「撒旦只要有這種技術,我們就肯定能夠找到蛛絲馬跡,你不用擔心。」毛絨道。

「不惜代價,儘快取得成果。」韓孔雀道。

毛絨身邊的一名工作人員道:「這樣我們只能犧牲大批生化人,因為只有從他們的大腦之中取出晶元卡,我們才能研究它的運行機制。」

韓孔雀冷聲道:「可以,我剛才已經說了,這些人,一個都不能活著走出這座實驗室,你們看著辦就好。」

原來韓孔雀留下這些人,只不過是他貪心,畢竟是近四千名特別培養出來的人才,而且還肯定是高端人才,浪費了很可惜。

但同時他也知道,這樣的人才之中,卻隱藏著一枚定時炸彈,現在韓孔雀已經下定決心,不管撒旦是誰,都不給他任何機會。

「我們現在就開始工作。」毛絨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盡量加快速度,如果有可能,我還是希望能夠在這裡有所收穫的。」

看著一名名生化人,被從培養皿中拉出來,韓孔雀感覺不是滋味,畢竟這些生化人也是一條生命。

這第一批人的下場肯定不會太好,因為現在這座實驗室的研究員,最重要的就是研究晶元卡的結構,這樣,就必須開顱取出晶元卡,而取出了晶元卡的生化人,肯定活不下來了。

一名名生化人被擺放在手術台上,就好像是待宰的豬羊,這讓韓孔雀心底泛起一絲寒意,但這種寒意,很快就被心底的熱血遮掩,這是撒旦做的孽,他只不過是給他收尾而已。

韓孔雀心中安慰著自己,轉身想要離開,既然這裡不能給他幫助,他就要另外想辦法了。

可當韓孔雀轉過身時,立即看到了柳絮和周美人,她們兩個就站在不遠處。

「你們怎麼來了?」韓孔雀問道。

「你給了我們最高許可權,只要知道地方,我們自然就來了。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道:「你失魂落魄的在這裡幹什麼?連我們走的這麼近,你都感覺不到。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你們不是都看到了嘛1

柳絮走進韓孔雀,看著他的眼睛道:「如果不是親耳聽到,我還真不敢相信,你居然就這樣簡簡單單的,決定了那麼多人的命運。」

「他們的命運是註定了的,這不是我的錯,要怪,就怪他們遇到了我。」韓孔雀道。

柳絮道:「其實你還有更好的辦法,來解決這件事情,所以,你此時一定要靜下心來,仔細想想,也許這些人都能為你所用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今天才明白一個道理,什麼事情都不能追求完美,所以有時候不能太過貪心,我承認這些人,都可能是人才,但他們不太可能成為我的人才。」

「不試試怎麼知道?這可是幾千條人命,什麼時候,你韓孔雀的心也變得這麼硬了?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看向周美人,他笑著道:「你問問周美人,我韓孔雀的心什麼時候軟過?」

周美人道:「這個傢伙為了自己愛的人,是有一副狠毒心腸,他真的會殺了這些人。」

「我知道,但我想要給他們一個機會。」柳絮執拗的道。

韓孔雀看著柳絮道:「既然你想,那我就給他們一個機會,毛哥,把這五個分別喚醒,調集守衛進來,如果有任何異常,立即開槍。」

毛絨道:「明白。」

很快,實驗室中就忙碌了起來,五名可疑對象,被固定了手腳,其中一名被拔出來輸液管,讓他開始自主呼吸。

他的身邊,就是荷槍實彈的戰士,只要有任何異動,他們手中的槍就會開火。

「只是五名生化人,你有必要這麼重視嗎?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小心駛得萬年船,這是我的信條。」

這時,那名生化人茫然的睜開眼睛,他就好像是一名剛剛睡醒的人,睜開眼睛之後,就開始四處張望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韓孔雀問道。

「啊,啊,啊1那名生化人看到韓孔雀,張嘴啊啊叫起來,那聲音,那動作,跟嬰兒完全沒有兩樣,只不過這種動作,現在出現在了成年人身上,所以看起來比較怪異。

「適應一下,我想你應該學會說話了。」韓孔雀繼續問道。

「啊,啊,你」生化人終於清晰的吐出了一個字。

韓孔雀笑了:「慢慢說,不用著急,這麼點耐心我還是有的。」

韓孔雀一字一頓,慢慢的說話,盡量讓這名生化人聽懂。

生化人啊啊啊啊的叫喚了一會兒,才適應了自己的嗓子:「我會說話,也聽得懂。」

他說話雖然不利索,但已經完整的說出了一句話,所以讓韓孔雀更加有耐心。

「你是誰?」韓孔雀沒有問他繼承了什麼記憶,而是直接問他是誰,因為這不管是誰的記憶被他學到了,都不可能知道真相,他知道的,只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人,而不是一名生化人學習到了別人的完整記憶。

「孫鳳翔,我是孫鳳翔,我這是怎麼了?」孫鳳翔搖晃著腦袋道。

韓孔雀繼續問道:「你不要管其他事情,你現在好好想一想,你確實是孫鳳翔嗎?你能夠記得你小時候發生的事情?你知道自己這些年都做了什麼?」

「我當然知道,我清晰的記得小時候發生的事情,雖然不多,但一些重要的事情,我都記得,你是誰,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孫鳳翔看著韓孔雀道。RS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