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八百零九章沒辦法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費用我們出了多少?」 張芬芳來這裡之前,就得到了韓星的提醒,所以早有準備的她立即道:「我們十二家共同分攤,這隻編隊總共有六艘艦艇,其中驅逐艦兩艘,護衛艦兩艘,還有一艘船塢登陸艦和一艘綜合補給艦...

「是沒見過幾次,韓星,剛才誰來了?」柳絮可沒有那麼好忽悠,不過她也不再緊盯著韓孔雀追問。

韓星看了一眼韓孔雀,道:「張向月。」

聽到這個名字,柳絮就是一皺眉:「他做了什麼?」

韓孔雀把柳絮摟在懷裡,用自己的衣服把她包裹了起來:「你就不要管了,如果不想睡了,就回去換件衣服。」

柳絮道:「我回去換件衣服,你組織一下語言,我要聽聽,好好先生韓孔雀,是因為什麼摔杯子的。」

等柳絮回了房間,韓孔雀剛想說話,周美人又出來了:「怎麼了?生那麼大的氣?你至於嘛?」

韓孔雀道:「沒事,剛才一時沒忍住,看來我的養氣功夫下降了。」

周美人道:「你是失去自信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是啊!身體變得軟綿綿的,就連意志都有點脆弱了。」

周美人道:「生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你坐一會,等一會我們出去吃飯,本來還想讓你們能夠一覺睡到晚上的,沒想到被我吵醒了。」

「你有事情就儘快處理,不需要我迴避吧?」周美人坐在了沙發上,可沒有一點要迴避的意思。

韓孔雀苦笑:「韓星,島上的財務是誰負責的?」

「張姨。」韓星立即道。

韓孔雀有點疑惑:「張姨?你是說張芬芳,八卦公司最早的兩個老財務之一?她來這裡了?」

韓星道:「對,就是張芬芳張姨,她帶著老伴和兩個兒子全家都來這裡了,現在她全家都在島上工作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這樣好,既然是我們的老人了,用著也放心,你通知她一下,讓她馬上來這裡一趟。」

韓星退出房間,房間里只剩下韓孔雀和周美人。

「為什麼生氣?因為背叛?」周美人坐在韓孔雀的身邊道。

韓孔雀搖頭道:「如果是因為這個,柳絮做的更過分。」

「誰說我壞話?我可聽到了。」這時柳絮從房間里走出來。

韓孔雀道:「好了,你們不用擔心了,我沒事。」

柳絮道:「他們做的是有點過分,不過,那是沒辦法的事情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都說了我沒事。」

柳絮看著韓孔雀道:「我知道你不會吃悶虧的,不過,你能不能不要那麼認真?」

韓孔雀道:「不行,有些事情是一次也不能讓的,放心,我不會做的太過分,如果不信,你就盯著我好了。」

柳絮還想在說什麼,這時韓星走了進來,後面跟著陳嘉義和一個中年女人,中年女人就是張芬芳,這裡的財務總監。

「陳哥?你怎麼來了?」韓孔雀驚訝的站起身道。

陳嘉義走進來,看著韓孔雀道:「聽說這次出海你吃虧了,我還不信,看到了你,才知道是真的,你這都要弱不禁風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就是失了點血,其他沒什麼,你什麼時候來這裡的?」

陳嘉義道:「我早就來了,你到來時我就接到了消息,之所以沒有過來打擾,就是想等你休息好了再說,沒想到出了意外,對了,等會兒江林和龍鱗也應該過來了,你看,這不是來了。」

這個時候,江林和龍鱗一起走了進來。

江林和龍鱗進了房間,也一直盯著韓孔雀猛看:「你真的受傷了?魔鬼島就那麼厲害?居然還能讓你吃虧?」

韓孔雀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,道:「就是身體有點虛弱,你們都坐,站著我可奉陪不起了。」

江林和龍鱗一塊找了地方坐下,龍鱗看著房間里的亂象道:「這是怎麼了?我還是第一次見韓哥你發脾氣。」

江林笑著道:「老實人發脾氣更嚇人。」

陳嘉義也笑了:「你這是在說韓孔雀是老實人?如果他是老實人,那我得老實到什麼程度?」

韓孔雀道:「不要說笑了,你們幾個是怎麼回事?我們出錢購買的艦隊,現在還有多少話語權?」

「你是說張向月?他不是你的人嗎?我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才把艦隊交給張向月負責的,而且他確實有能力,管理的很好。」江林道。

韓孔雀看向陳嘉義道:「你說?如果你也不知道,那就把程軍找來,這小子如果不給個交代,今天我們就分道揚鑣,以後各行各路。」

韓孔雀話音一落,房間里立即靜了下來,陳嘉義、江林和龍鱗,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韓孔雀道:「你們仔細想想,張總監,這裡的防禦費用我們出了多少?」

張芬芳來這裡之前,就得到了韓星的提醒,所以早有準備的她立即道:「我們十二家共同分攤,這隻編隊總共有六艘艦艇,其中驅逐艦兩艘,護衛艦兩艘,還有一艘船塢登陸艦和一艘綜合補給艦。

其中驅逐艦是最新下水的新驅,每艘造價超過十億元人民幣,所以我們的預算是三十六億元,每家分擔三億元的軍費支出,平時艦隊的維護保養和人員工資,則出在漁業部門,這筆錢應該是除了建造島嶼之外,最大的一項支出。」

韓孔雀皺著眉道:「錢支付了吧?」

「艦隊沒有來之前,錢已經按照要求,被打入了指定賬戶。」張芬芳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既然錢已經支付了,那就不能怪我了,黃山,你通知路明,讓他護送那隻艦隊滾蛋,還有,屬於我名下的海域,任何外來漁船都不能進入,只要進入了,一是投降,二是擊沉,只要三次警告無效,就可以擊沉。」

「韓孔雀。」柳絮攔住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是我的決定,現在我們已經有實力自保,所以用不到他們了,如果他們還有點良心,就把錢退還給我,如果不給,就當我捐出去了,三億人民幣,我還沒看在眼裡。」

柳絮懊惱的道:「你真的要這麼做?」

韓孔雀道:「你要求我怎麼做?圈下這片海域,現在能夠幹什麼?唯一一個賺錢的行業,居然被我們出錢組建的艦隊佔據了,還佔據的那麼理直氣壯,這***是想幹什麼?

這樣也就罷了,既然你拿了錢,你出點力可行?可他們幹了什麼?居然還說不侵犯我們的實際控制領地都不會管,那我要他們來這裡幹什麼?來騎在我脖子上拉屎?還是給我當祖宗的?」

說著話,韓孔雀忍不住,再次把剛端起來的水杯扔了出去。

「你跟我發脾氣?」柳絮呆愣的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而周美人則趕忙抱住韓孔雀的手臂,不停的安慰:「你不要激動,你這是怎麼了?怎麼動不動就發怒?」

韓孔雀閉上了眼睛,很長時間才睜開眼睛,看著眾人擔心的眼神,他苦笑道:「後遺症,易怒暴躁。」

陳嘉義道:「什麼後遺症?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你以為我是怎麼成現在這樣的?體內養了一隻蠱蟲,就是那玩意害的,蠱蟲吸收了我的精血,煉化之後,沒用的東西,自動排泄出來,我的情緒不穩,應該是這部分毒素在起作用。」

「你居然養蠱?你閑的吧?這玩意也能夠隨便亂養?」江林不可思議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自然有自己的想法,現在不說這個,剛才雖然我發怒了,但也不是沒有原因,柳絮,你就不要裝了,你可沒有這麼脆弱。

在給他們一次機會,你聯繫一下國內,問問他們的打算,就算讓我們當傀儡,也要給我們留條財路吧?不可能讓我們栽桃樹,他們在後面跟著摘桃子吧?就算想摘桃子,也要給我們留一點吧?」

柳絮道:「我會問的,你是不是先把你的決定收回來,那樣會把事情弄僵。」

「僵什麼僵,這裡的這隻護衛編隊都變成太上皇了,先讓他們滾蛋,這批人是沒法用了,以後要用,也要另外換一批。」韓孔雀道。

柳絮道:「這是為什麼?因為張向月?他到底做了什麼?讓你這麼反感?」

韓孔雀道:「沒什麼,他是一名合格的軍人。」

柳絮扶額:「那個小子不會一點變通都不懂,在你面前表現出,那種高風亮節的軍人作風了吧?你看不慣了?」

韓孔雀不忿的道:「我都說了,他是一名合格的軍人。」

柳絮道:「但他不是一名合格的朋友,或者是手下。」

韓孔雀沒有說話,他確實是這麼認為的,他知道張向月可能是軍方的底,以後他的行動韓孔雀也預料到了,所以張向月的作為,韓孔雀是不太在乎的。

韓孔雀在乎的是張向月的態度,他們畢竟朋友一場,更何況韓孔雀自問對張向月還不錯,而今天張向月來見韓孔雀,居然公事公辦,完全沒有表露以前的情分,這才是韓孔雀看不上張向月的原因。

韓孔雀道:「我的地方我做主,這一點沒有任何討價划價的餘地,張向月他們已經觸及到了我的底線。」

陳嘉義此時道:「我們也不想完全被他們控制,可沒辦法,胳膊擰不過大腿啊1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