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九十九章致命錯誤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不要向我這邊飛,要不然我會忍不住把它打下來。」韓孔雀道。 「我肯定不會向韓孔雀先生那邊飛的。」撒旦道。 韓孔雀道:「可以了,你的人可以通過逃生設備,從潛艇之內撤離了,我希望潛艇之內不會...

韓孔雀笑呵呵的道:「原來是這樣,怪不得我要破壞那些克隆人,邱勝男那麼緊張呢!現在這些都是小事,既然條件談妥了,那麼我就怎麼一步步的來實施?」

撒旦道:「我這裡有替身,替身可以放在海面上,等到我確定安全之後,祖蠱就可以放出來,到時候我們雙方都放心。」

韓孔雀道:「完全沒問題,現在你就可以讓潛艇上浮,不過,等你的潛艇上浮之後,各種發射孔全部關閉,要不然我只能把你們擊沉。」

撒旦道:「我們按照你的要求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這樣最好,現在開放你們的網路連接,當然,必要的武器設施你們可以控制,但你們的內部監控網路,我們需要控制。」

撒旦沉默了一會道:「可以。」

等秦歌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,韓孔雀面前的顯示器上,出現了潛艇內部的畫面。

韓孔雀道:「ok,現在你可以放出你的替身,如果可以,潛艇可以不用上福」

撒旦笑著道:「可以,不過這樣我需要打開一處發射口。」

「請控制速度,如果從發射孔出來的東西,速度異常,那我們只能炸毀它。」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不想潛艇上浮,因為上浮的過程當中,潛艇隨時都有可能發射導彈,而在海面上,導彈的初速度會更快。

雖然有準備,但誰也不敢保證,就一定能夠把潛艇發射出來的導彈攔截,畢竟導彈的速度不可控,這一點除了撒旦,恐怕其他人都說不清楚導彈的速度。

當然,這裡還有一個原因,現在這一處海域,肯定處在世界各國的衛星監控之下,韓孔雀不想讓這些潛艇,暴露在別人的視線之內。

韓孔雀有顧忌,而撒旦也在擔心,韓孔雀害怕撒旦搗鬼,而撒旦也害怕韓孔雀搗鬼,畢竟在毫無遮攔的海面上,潛艇的速度降低的太多,到時候他們不止是面臨海底的威脅,還要面臨海面上的遠程攻擊。

連通了潛艇的內部網路,韓孔雀已經可以看到潛艇內部的結構,包括內部的人和物。

「撒旦先生很有誠意,不知道你打算怎麼離開?」韓孔雀看到了潛艇內部的情況,心情放鬆了點。

撒旦道:「我這艘潛艇上有一架逃生飛機,只要逃生飛機飛出來,韓先生不攻擊,五分鐘之後,就會脫離韓先生的攻擊範圍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意料之中,不過,五分鐘我可沒法順利接收四艘潛艇。」

撒旦笑道:「這就是韓先生的問題了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這很簡單,熄火停車,電子控制全部改為手動控制,所有電子設備全部交給我們來控制,這沒問題吧?」

撒旦道:「可以,現在我就可以交出潛艇的控制許可權。」

韓孔雀道:「痛快,既然這樣,我也不為難你們,只要四艘潛艇接受我們的控制,你們在把所有人員撤離出潛艇,撒旦先生就可以離開。」

撒旦道:「好。」

撒旦確實痛快,很快四艘潛艇開始慢慢上浮,當上浮到水下十米之時,潛艇停車。

而在潛艇的外面,是密密麻麻的的模擬魚雷和模擬水雷,這種情況,這四艘潛艇如果有異常,是怎麼都不可能逃脫毀滅的厄運。

而韓孔雀的神龍號距離這裡足有五百海里,就算這裡炸翻了天,也不可能影響到韓孔雀。

「我相信撒旦先生的飛機,速度肯定很快,所以,請不要向我這邊飛,要不然我會忍不住把它打下來。」韓孔雀道。

「我肯定不會向韓孔雀先生那邊飛的。」撒旦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可以了,你的人可以通過逃生設備,從潛艇之內撤離了,我希望潛艇之內不會留下一個人。」

撒旦道:「我的這些手下雖然單純,但他們並不蠢,也不是死士,所以他們是不會想著跟潛艇同歸於盡的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這樣正好,我喜歡聰明人。」

撒旦道:「接下來怎麼辦,我想韓孔雀先生不會就這麼放我飛出來吧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接下來就讓我們見識一下祖蠱吧!只要把祖蠱放出來,讓它化繭,就算完不成認主,我也可以放你離開。」

撒旦道:「這樣最好,我可就開始做準備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準備吧!五分鐘之後開始行動。」

「掃描潛艇內部,不能讓一個人躲藏在潛艇之內。」黃繼軍不停通過內部通訊,指揮著手下行動。

韓孔雀轉過頭,道:「不要忙活了,如果他們想要搗鬼,你怎麼也不能防備的,還是順其自然吧!路明,讓人給我弄個合金容器來,就算是密封性很好的飯盒也行,我想船上應該有吧!對了,再給我弄個加熱器來,如果沒有,煤氣罐也行,不過一定要高溫的東西。」

「氣割設備怎麼樣?那個溫度夠高。」路明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那樣溫度是夠高了,但飯盒能夠承受的住嗎?」

「完全沒問題,火焰調低一些就是了。」路明道。

「好了,準備去吧!不要超過兩分鐘。」韓孔雀道。

不到一分鐘,一個不鏽鋼的飯盒就送了過來,韓孔雀直接把飯盒收進玄元控水旗,把裡面的那條蠱蟲,放進了飯盒之中。

雖然蠱蟲在裡面很不安分,不過由於沒有得到足夠的營養物質滋養,此時蠱蟲已經半死不活,所以,飯盒還是能夠困住它的。

韓孔雀把它從玄元控水旗之中取出來,想要燒死它,因為韓孔雀已經能夠確認,這根本不可能是祖蠱,最多這也就是一條祖蠱分化出來的子蠱。

雖然這條子蠱沒法控制其他子蠱,但子蠱的死亡,卻可以讓母蠱難受,這一點韓孔雀可是記得很清楚,畢竟那加就曾經這樣被韓孔雀陰了一次,這次,韓孔雀打算再陰撒旦一次。

當然,韓孔雀可不是想要這樣就把撒旦抓住,而是想要測試一下,撒旦放出的祖蠱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當韓孔雀再次坐在視頻跟前的時刻,撒旦那邊也準備好了。

「撒旦先生,我必須提醒你,我們雙方只有一次機會,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,那雙方就只能拼個你死我活了。」韓孔雀捧著手裡的飯盒道。

「韓先生還沒有吃飯?我看拿的是一個飯盒啊1撒旦沒有回答韓孔雀的問題,反而對他的行為感興趣了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不是我要吃它,而是它吃我,吸收了我大半的精血,現在我想把它烤了,看看它的這個小身體,到底是什麼做的,吸收了我那麼多精血,身體居然沒有長大多少。」

撒旦笑著道:「我研究了多年,現在也有點心得了,它的新陳代謝太快,吸收的大部分精血,都被它轉化了,那些無用的東西,全部被它立即排泄出來。

它只保留生命最本源的精華,所以,不要看它的身體小,它卻是生命本源的集合體,只不過很可惜,一般人不能直接吃它,它雖然是生命精華,但對我們來說,卻是劇毒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世事就是這麼奇妙,有很多東西,都是一體兩面的,用好了也許是長生不老葯,用不好,就是毒藥,這一點我想撒旦先生應該感觸很深吧?」

撒旦笑著道:「韓先生有一支很了不起的團隊,這麼快居然就分析出來了,我這些年的重點研究項目。」

「沒辦法,我們都害怕死亡,所以對長壽的秘密都是最好奇的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撒旦道:「祖蠱就在兩個替身之中,如果需要,我現在就可以讓祖蠱化繭。」

一個如同汽油桶一樣的東西竄出海面,在升空兩三米之後,立即墜落在海面上,等穩定了之後,圓柱形的東西,一分為二,裡面露出兩個人。

「開始吧!我對祖蠱還是很感興趣的。」韓孔雀淡淡的道。

隨著韓孔雀的聲音,漂浮在海面上的兩個人體,其中一個開始發生變化,很快,就在其他人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的時候,那個人形體已經縮小了一圈,韓孔雀知道,他已經變成了一具乾屍。

等變化結束,一個小東西從那個人的鼻孔之中爬了出來,韓孔雀知道,這應該就是祖蠱。

就在這個時刻,韓孔雀的靈識鎖定他手中飯盒之內的子蠱,神通發動,子蠱本來如同蠶寶寶一樣的肥胖身子,立即乾癟起來。

它身體內部的水分,已經被韓孔雀一下吸干,散布在了飯盒之中。

旁邊等著的割槍,發出淡藍色的火焰,韓孔雀把飯盒放在割槍的火焰上,很快,他就感知到飯盒內的蠱蟲變成了灰燼。

就在此刻,監控視頻之中,那隻祖蠱一下跳了起來,看來它的化繭被打斷了,不過,這卻讓韓孔雀放下心來,這確實是祖蠱,要不然,它是不會感知到五百海里之外,一隻子蠱的死亡的。

「你滅了一條子蠱?好本事。」撒旦的聲音從視頻中淡淡的傳來。

韓孔雀道:「沒辦法,小心駛得萬年船。」

「哎!你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。」撒旦居然變得有點沮喪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