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七百八十六章假死

作者:瘋神狂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10-12 02:35  |  字數:4595字

柳絮的表情變得奇怪:「韓孔雀真的那麼對付你?」

周美人道:「人都快被我折騰死了,他還有什麼干不出來的。」

「哈哈,笑死我了,沒想到他韓孔雀也有那麼一天,不過可以想像,如果他不喝你的尿,肯定是活不下來的。」柳絮忍著笑道。

周美人聽柳絮這麼一說,卻出奇的憤怒了:「就應該渴著他,如果一直不讓他喝水,也許我們就不用那麼狼狽。」

柳絮好奇了:「怎麼說?」

周美人道:「你不知道他是怎麼讓我們家的玄元控水旗認主的?」

柳絮道:「我聽他簡單提過,說是極度渴望有水,想到頭疼,想的刻骨銘心,所以就有了水。」

周美人嘆息了一聲道:「就是啊!在那段黑暗的日子裡,我們兩個互相索取,可就算這樣,如果沒有意外,我們兩個也應該會同歸於盡。

可事情就是那麼奇妙,剛開始的幾天,我們為了不害怕,在互相聊天的時候,我就把家傳的玄元控水旗給了韓孔雀,當時他還嘲笑我們家,把那麼一面小旗子當做至寶,還取了那麼牛氣衝天的一個名字。

如果不是因為還有控水兩個字蘊含其中,我想它肯定會被我們扔了,也許是控水兩個字引發了韓孔雀的潛意識,所以在最後我們兩個都要支撐不住的時刻,他居然聚集起來了一小團水。」

「後來就是依靠韓孔雀的控水能力,你們兩個才支撐下來的?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道:「是,不止是那時,以後,我們也是依靠這個能力才能活下來,他為了我殺人如麻,你說我是不是一個不詳的女人?為了我,我的爸爸跟家族反目成仇,最後不惜自斷臂膀,把家族親自剷除了。

而韓孔雀,一個淳樸的鄉下少年,變成了一個殺人如麻的魔頭,他為了我殺人的場面,你們全都沒有見到過,那種瘋狂的眼神之中,始終保持著一種眷戀,就是那種眷戀,讓他支撐了下來。

你是軍人,你應該清楚,殺人並不是那麼好玩的,但為了我,他讓一個個殺手,在我們的面前,綻放出美麗的血花,他沒有任何反應,甚至看著那麼殘酷的美麗,臉上都沒有一絲感情波動,那樣的他,是最可怕的,也是最讓人心疼的。

所以我打算放棄尋找親人,選擇逃避,可那個時候已經晚了,白天他跟正常人一樣,可到了夜晚,就開始做噩夢,而是還是殺傷力十足的噩夢。

只要是靠近我們兩個的人,都會是他潛意識的攻擊目標,除了我,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他,只要靠近了,就有可能被他控制身體之中的血液,瞬間噴洒而出。

就因為這個,後來沒有人敢再來殺我,而他也獲得了一個血魔的外號,當然,也有人稱他為血色煙花,美麗而殘酷。」

「後來他怎麼好了?」柳絮的表情變得凝重。

周美人苦笑:「當時我害怕的不得了,因為他就要失控,他的那種能力,簡直太可怕了,任何靠近我們的人,瞬間就會變得成一枚煙花,沒有一個人能夠例外,最後殺的那些殺手都不敢靠近我們。

雖然我安全了,但韓孔雀卻正面臨危險,沒辦法,我只能帶著他回到了他的家鄉,在那一段時間,只有我跟她媽媽,能夠接觸他,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,一靠近,就有血液沸騰的感覺,如果再近一些,就只能變成煙花了。

那是我最害怕,也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日子,可那麼美好的日子,在我們即將獲得幸福的時刻,被我掐斷了,因為我恢復了原來的記憶,卻把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全部忘了,包括韓孔雀。

你說我有什麼理由,重新回到他的身邊?他是那麼的愛我,可我居然把他忘了,剩下的只有一雙被我厭惡的眼睛,因為那雙眼睛太過兇惡,給我帶來的都是噩夢。

任何人看到了那雙眼睛,都會忍不住做惡夢,可後來我重新看到了那雙眼睛,才知道,那雙眼睛,只有在保護我的時刻,才會出現,連我自己都不能原諒我自己,我有什麼理由,能夠讓韓孔雀原諒我?」

柳絮看著臉上帶著笑,眼中卻不停向下流淌著淚水的周美人,道:「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,在韓孔雀的心中,他始終認為是他欠你的。」

周美人看向韓孔雀的脖子:「只不過是一面旗子,如果沒有他,我也許早就死了,是我欠他的,就像他說的那樣,如果沒有我的出現,他也許是個平凡的農村孩子,但他會有自己的幸福。」

柳絮嘆息道:「現在他也是幸福的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這種幸福太過苦澀,幸虧你出現了。」

柳絮苦笑道:「我是你的替代品。」

周美人搖頭道:「沒有任何人能夠替代我,我會在他的心中留下一個位置,但你的位置,現在卻比我好。」

柳絮道:「我到現在,都不知道韓孔雀為什麼會愛上我,難道我就真的是因為幸運?」

看到了柳絮在撫摸自己的肚子,周美人知道她在想什麼,所以道:「孩子是一方面,另外一方面就是你的氣質。」

柳絮道:「我有什麼氣質?別人都說我冷淡,對什麼都好像很冷淡,就算我愛上了韓孔雀,也不能表現的太過熱情,就這樣的一個女人,怎麼能夠讓韓孔雀愛上?」

周美人笑了:「你能夠為了韓孔雀獻出生命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柳絮搖頭道。

周美人也搖頭道:「你說不知道,但你卻能夠做到,如果做不到,韓孔雀是不會愛上你的。」

「也許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