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八十六章假死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,他也許是個平凡的農村孩子,但他會有自己的幸福。」 柳絮嘆息道:「現在他也是幸福的。」 周美人道:「這種幸福太過苦澀,幸虧你出現了。」 柳絮苦笑道:「我是你的替代品。」 ...

柳絮的表情變得奇怪:「韓孔雀真的那麼對付你?」

周美人道:「人都快被我折騰死了,他還有什麼干不出來的。」

「哈哈,笑死我了,沒想到他韓孔雀也有那麼一天,不過可以想象,如果他不喝你的尿,肯定是活不下來的。」柳絮忍著笑道。

周美人聽柳絮這麼一說,卻出奇的憤怒了:「就應該渴著他,如果一直不讓他喝水,也許我們就不用那麼狼狽。」

柳絮好奇了:「怎麼說?」

周美人道:「你不知道他是怎麼讓我們家的玄元控水旗認主的?」

柳絮道:「我聽他簡單提過,說是極度渴望有水,想到頭疼,想的刻骨銘心,所以就有了水。」

周美人嘆息了一聲道:「就是啊!在那段黑暗的日子裡,我們兩個互相索取,可就算這樣,如果沒有意外,我們兩個也應該會同歸於荊

可事情就是那麼奇妙,剛開始的幾天,我們為了不害怕,在互相聊天的時候,我就把家傳的玄元控水旗給了韓孔雀,當時他還嘲笑我們家,把那麼一面小旗子當做至寶,還取了那麼牛氣衝天的一個名字。

如果不是因為還有控水兩個字蘊含其中,我想它肯定會被我們扔了,也許是控水兩個字引發了韓孔雀的潛意識,所以在最後我們兩個都要支撐不住的時刻,他居然聚集起來了一小團水。」

「後來就是依靠韓孔雀的控水能力,你們兩個才支撐下來的?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道:「是,不止是那時,以後,我們也是依靠這個能力才能活下來,他為了我殺人如麻,你說我是不是一個不詳的女人?為了我,我的爸爸跟家族反目成仇,最後不惜自斷臂膀,把家族親自剷除了。

而韓孔雀,一個淳樸的鄉下少年,變成了一個殺人如麻的魔頭,他為了我殺人的場面,你們全都沒有見到過,那種瘋狂的眼神之中,始終保持著一種眷戀,就是那種眷戀,讓他支撐了下來。

你是軍人,你應該清楚,殺人並不是那麼好玩的,但為了我,他讓一個個殺手,在我們的面前,綻放出美麗的血花,他沒有任何反應,甚至看著那麼殘酷的美麗,臉上都沒有一絲感情波動,那樣的他,是最可怕的,也是最讓人心疼的。

所以我打算放棄尋找親人,選擇逃避,可那個時候已經晚了,白天他跟正常人一樣,可到了夜晚,就開始做噩夢,而是還是殺傷力十足的噩夢。

只要是靠近我們兩個的人,都會是他潛意識的攻擊目標,除了我,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他,只要靠近了,就有可能被他控制身體之中的血液,瞬間噴洒而出。

就因為這個,後來沒有人敢再來殺我,而他也獲得了一個血魔的外號,當然,也有人稱他為血色煙花,美麗而殘酷。」

「後來他怎麼好了?」柳絮的表情變得凝重。

周美人苦笑:「當時我害怕的不得了,因為他就要失控,他的那種能力,簡直太可怕了,任何靠近我們的人,瞬間就會變得成一枚煙花,沒有一個人能夠例外,最後殺的那些殺手都不敢靠近我們。

雖然我安全了,但韓孔雀卻正面臨危險,沒辦法,我只能帶著他回到了他的家鄉,在那一段時間,只有我跟她媽媽,能夠接觸他,其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,一靠近,就有血液沸騰的感覺,如果再近一些,就只能變成煙花了。

那是我最害怕,也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日子,可那麼美好的日子,在我們即將獲得幸福的時刻,被我掐斷了,因為我恢復了原來的記憶,卻把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全部忘了,包括韓孔雀。

你說我有什麼理由,重新回到他的身邊?他是那麼的愛我,可我居然把他忘了,剩下的只有一雙被我厭惡的眼睛,因為那雙眼睛太過兇惡,給我帶來的都是噩夢。

任何人看到了那雙眼睛,都會忍不住做惡夢,可後來我重新看到了那雙眼睛,才知道,那雙眼睛,只有在保護我的時刻,才會出現,連我自己都不能原諒我自己,我有什麼理由,能夠讓韓孔雀原諒我?」

柳絮看著臉上帶著笑,眼中卻不停向下流淌著淚水的周美人,道:「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,在韓孔雀的心中,他始終認為是他欠你的。」

周美人看向韓孔雀的脖子:「只不過是一面旗子,如果沒有他,我也許早就死了,是我欠他的,就像他說的那樣,如果沒有我的出現,他也許是個平凡的農村孩子,但他會有自己的幸福。」

柳絮嘆息道:「現在他也是幸福的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這種幸福太過苦澀,幸虧你出現了。」

柳絮苦笑道:「我是你的替代品。」

周美人搖頭道:「沒有任何人能夠替代我,我會在他的心中留下一個位置,但你的位置,現在卻比我好。」

柳絮道:「我到現在,都不知道韓孔雀為什麼會愛上我,難道我就真的是因為幸運?」

看到了柳絮在撫摸自己的肚子,周美人知道她在想什麼,所以道:「孩子是一方面,另外一方面就是你的氣質。」

柳絮道:「我有什麼氣質?別人都說我冷淡,對什麼都好像很冷淡,就算我愛上了韓孔雀,也不能表現的太過熱情,就這樣的一個女人,怎麼能夠讓韓孔雀愛上?」

周美人笑了:「你能夠為了韓孔雀獻出生命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柳絮搖頭道。

周美人也搖頭道:「你說不知道,但你卻能夠做到,如果做不到,韓孔雀是不會愛上你的。」

「也許吧!這個一個標準的悶騷男。」柳絮看著韓孔雀略顯慘白的面孔道。

周美人道:「他也不是萬能的,有時候也很脆弱。」

「哎?剛才你想說韓孔雀什麼不會?」柳絮問道。

周美人看向柳絮道:「不是吧?你們在一起那麼長時間了,難道就沒有發現?韓孔雀的那種個性,就算過了十多年,他也不可能學的會的。」

「什麼?什麼東西能夠讓他十多年了還學不會?」柳絮驚訝了。

周美人道:「他應該從來沒有開車拉過你吧?」

「不是說他這一生只為你開車嗎?所以我就沒有為難他,從來沒有要求過他,給我開車,本來我爸媽知道了不高興,想要特地為難他一下,讓他給我買了一輛車,打算舉辦婚禮的時候,讓他親自開車接我,如果不開,就不讓我們舉辦婚禮,沒想到婚禮前一天出了意外,就直接上船了,他也躲過了一劫。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愕然的看著柳絮道:「韓孔雀是這麼說的?」

「他好像告訴過別人,就說這一輩子就給你開過車。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哈哈大笑起來,等笑夠了周美人才道:「你知道他是怎麼開車的?油門轟到底,而且始終都是這樣,如果不是他反應敏捷,力量足夠,誰坐他開的車子,都會車毀人亡。」

「他那所謂的只給你開過車,就是說只有你敢做?」柳絮不可思議的道。

周美人笑著道:「我也就做過幾次,那是被人追殺,沒辦法,只能坐上他開的車子逃命,逃命自然是越快越好,如果是平時,誰坐他開的車子,那絕對是不要命了。」

「油門轟到底?不懂的抬抬腳?」柳絮問道。

周美人道:「人家就是那種風格,開車也跟打仗似地,那哪是開車,那是在打人。」

柳絮道:「怪不得他從來不開車,我可受不了他那樣開車。」

周美人道:「確實,你現在的身體,確實經受不住他那樣的速度,他那樣的,也就是開飛機還行,在地上沒有地方容得下他。」

「開飛機也不行,油門轟到底,就算飛機也不能讓他那麼飛。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道:「所以,人無完人,韓孔雀也不是無敵的,這次不知道吃了什麼虧,居然身體虛弱到這種程度。」

柳絮道:「看樣子是貧血,應該是大量失血引起的,不過他的身體並沒有明顯的傷口,既然他不說,那肯定就不是什麼簡單的傷勢。」

「真是奇怪,身體沒有傷口,居然會大量失血。」周美人道。

柳絮道:「船上到是有阿膠,不過他肯定不喜歡。」

「有沒有燕窩,燕窩中有一種名為「血燕」的,也有補血補虛的功效,如果有血燕窩,也可以給他熬一碗燕窩粥喝。」周美人道。

柳絮道:「那要詢問一下。」

柳絮打了電話,交代了一下,他們船上原來沒有,不過現在有了,這種血燕窩是從魔鬼島上收穫的。

此時魔鼓很多物資倉庫已經被打開,雖然韓孔雀俘虜的人才不多,但物資可沒有少獲得。

也許那位撒旦把魔勾蠛蠓劍所以這裡的地下,大多數是物資倉庫,裡面的物資堆積成山,什麼東西都有,而血燕窩作為一種高級補品,高級營養品,自然是必須儲備的。

血燕窩,很多人誤以為因燕子築巢,缺乏唾液連血亦吐了出來築巢,故成為血燕云云。

其實血燕是一種名為「棕尾金絲燕」所築成,這種燕子可能飲用的水質不同,又或因所食的飼料可能含有礦物質等因素,引至其唾液呈現紅色,故築出「血燕」巢。

燕窩含促進細胞分裂的激素和表皮生長因子,能促進韁胞再生,增強免疫能力,增加身體對X光及其他放射線損害的抵禦能力。

燕窩獨特的蛋白質成分和大量生物活性分子,有助人體組織生長發育,病後復原,可以養陰,潤燥、養顏、延緩衰老,並且清虛熱,治虛損,對咯血吐血、久咳痰喘,陰虛發熱等導致津液脫失的病症有良好效果。

燕窩既是與熊掌、魚翅齊名的山珍海味、高級宴席上的美味佳肴,又是一種馳名中外的高級滋補品。

它含有豐富的蛋白質,每百克含量可高達50克,還含有多種氨基酸、糖類、無機鹽和維生素等。

可以說,這是一種製作營養液的極品材料,而除了燕窩,路明他們在島上發現的好東西還有很多。

看著路明傳過來的一份清單,柳絮感嘆道:「怪不得韓孔雀一出海就想著打劫,這搶劫確實是來錢最快的行當,你看看吧!這次收穫之大,完全出乎我的預料之外。」

周美人看想柳絮跟前的筆記本道:「剛才韓孔雀審訊那個美女,不是說有很多實驗室沒有發現嗎?這樣還有極大的收穫?」

「那是韓孔雀貪心不足,你看看第一行的清單,那些全是導彈,導彈這東西就沒有便宜的,最便宜的也要上百萬一枚,你看看他們清理出來了多少?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看著那一排排武器清單,各種型號的導彈,魚雷、導彈發射車、遠程火箭炮、防空炮、防空雷達、相控雷達、直升機、高射炮等等,數量都不少,這麼多東西守衛一座島嶼,還被韓孔雀順利拿下了,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。

「怪不得那個女人不服氣呢!他們絕對是引狼入室了。」周美人道。

柳絮道:「我們還是小心點好,聽韓孔雀的意思,這夥人很危險,他們手裡有核彈,要不然這伙做人體試驗的傢伙,早就被世界各國清剿了,哪還能讓他們存在到今天?」

周美人道:「應該是地緣政治的關係,這裡的主人,跟彎島那邊有千絲萬縷的聯繫,出於平衡,世界老大也不會拿他們開刀。」

柳絮道:「有這方面的原因,但他們的實力也足夠,要不然,他們也不可能有當砝碼的資格。」

「國內為什麼要對付他們?」周美人忽然想到了宮薔薇她們,她們冒著那麼大的危險上島,肯定是有重要任務的。

柳絮道:「我現在不被她們信任了,不過我還是能夠猜到一些,這些應該跟伏督教有關,伏督教你聽說過沒有?」

柳絮跟周美人簡單的介紹了一下伏督教的情況,而伏督教最拿手的手段,就是讓人假死,而這些假死的人,不用說全都落入了一些別有用心者的手中。

「就因為讓人假死?」周美人一時之間沒有想到這有多麼重要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