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八十五章餓急生情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過那麼多噁心的東西,不過我吃過的,你肯定沒吃過。」 「喝尿,不是不能接受的,在極度缺水的地方,喝自己的尿,老鼠尿,都是必不可少的。」柳絮的生存經驗,自然要比周美人豐富,所以很輕易的就猜到了他們...

「如果我不出現,你會打算怎麼做?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苦笑道:「你知道的。」

柳絮道:「你其實真的沒必要這麼做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韓孔雀骨子裡的那種強勢,是任何人都沒法改變的,而我爹跟他是一模一樣的人,我想你應該知道,當年發生了什麼,為了我,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,全都陷入極度痛苦之中,他們任何一個,我都不想傷害。」

柳絮沉默了,當年的事情,在她跟韓孔雀深入接觸之後,她就得到了一些資料,後來,陸陸續續,她知道了更多的事情。

周美人道:「因為錢,因為權勢,我們周家發生了內杠,原因就因為我是女孩,家族之中有些人,認為我不配做繼承人,而我是我爸爸的長女,是他的第一順位繼承人,這一點沒人能夠改變,任何人都不能剝奪他女兒的權利。

所以在我受到傷害之後,我爸發了瘋的找我,期間自然有人會給我陪葬,當知道我還倖存,但被無數殺手追殺,我爸終於忍不住憤怒,把家族的所有旁支,全都屠殺了。

是真正的屠殺,就算他們也屬於周家的一份子,就算他們是我爸的堂兄弟,就因為他們觸及了我爸的底線,所以,他槍殺、活埋,聽說還有不少被扒皮充草。

所有殘忍的手段,我爸都毫不猶豫的,用在了他的那些親族身上,這一切,就是因為他們傷害了自己的親人,傷害了他認為對他最重要的女兒。

可悲不可悲?實際上算來,那些親族,原來也在我爸的保護名單之中的,如果有外人對付他們,我爸也會用生命去保護他們的安全,可他為了我,卻把那些他原來用生命守護的親族,殺了個乾淨。」

「我只能說你爸爸是個好爸爸。」柳絮低聲道。

周美人道:「韓孔雀也是個好男人,第一次見到他,他在那裡傻傻的看著我,那樣子就是個鄉下來的小土鱉,我想,那個時刻,他應該是認為他看到了仙女,所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。

就在那個時刻,我們所在工地上的樓房塌了,當時也不知道是為什麼,我突然之間不想活了,就跟他一樣,傻傻的站在那棟大樓之下,想要隨同大樓一起,化為塵埃。

可這個時候他卻沖了上來,想要把我救出去,可大樓倒塌的太快,沒辦法,我們兩個躲在了一塊樓板之下,被埋在了最底下。

我們兩個被困了十三天,幸虧這十三天下過幾次雨,要不然,我們兩個是絕對不可能,在那種環境下活下來的,十三天,就好像是一百三十年。

我們兩個在廢墟之中相守了一百三十年,所以我信任他,因為他可以為我付出一切,這是除了我爸之外,又一個男人完全融入我的生命之中。」

「十三天啊!我能夠想象到當時的情況。」柳絮道。

看著柳絮,周美人的另外一隻手,也放在了韓孔雀的手掌上:「不介意吧?」

「你們同生共死過,實際算起來我卻是第三者,我有什麼資格介意?」柳絮苦笑道。

周美人搖頭道:「你走進了他的心,要不然,他不會接受你的。」

柳絮道:「我只是選擇了一個好時機,當時他是被我算計了,這一點韓孔雀恐怕很清楚。」

周美人道:「這不是全部,能夠讓韓孔雀冷硬的心接受你,可不是那麼容易的。」

「那就說說,你是怎麼鑽進他的心裡的。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道:「你聽了會噁心。」

「我想聽,特別是那十三天,你們是怎麼支撐下來的。」柳絮好奇的道。

她可是受過最嚴酷的生存訓練,但她的每一次訓練,都不可能在那種環境之中支撐十三天,就算原來她被困在一座炮火連天的城市之中,可在那裡,獲得食物的手段還是不少的,只不過那些食物不是那麼可喜罷了。

「聽說你沒少吃老鼠,既然不是嬌嬌女,我就跟你說說,剛開始我們兩個不熟,所以都忍著,可那麼點空間,擠了我們兩個人,這就不可避免的造成身體的接觸。

最後,為了儘可能的在那個越來越小的空間內生存下來,我們兩個只能是互相壓在一起,當然,肯定是我壓在他的上面。」周美人道。

柳絮道:「空間越來越小?」

「是,空間越來越小,外面沒有任何聲音傳進來,這讓我們絕望,不過,我當時失憶了,所以感受要小一些,只是有點本能的害怕,而且很餓,餓的眼睛發綠,那個時候,給我任何東西,我都是會吃的。」周美人好像是在喃喃自語。

柳絮道:「我吃過老鼠、蟑螂、人體腐爛后的蛆蟲。」

周美人看了一眼柳絮道:「我沒有吃過那麼多噁心的東西,不過我吃過的,你肯定沒吃過。」

「喝尿,不是不能接受的,在極度缺水的地方,喝自己的尿,老鼠尿,都是必不可少的。」柳絮的生存經驗,自然要比周美人豐富,所以很輕易的就猜到了他們面臨的困境。

周美人看了一眼柳絮,嘴角帶上了一絲笑意:「空間越來越小,只能讓一個人躺著的空間,卻要躺著兩個人,為了不被壓死,我們兩隻能不停的調整體位,這讓我們的消耗不斷的變大。」

「看你笑的那麼**,我想那個體位應該很特殊吧?」柳絮笑著道。

周美人也笑了:「很特殊。」

柳絮道:「最節省空間的體位,應該是頭尾相連。」

「不用說的那麼文雅,就是六九式,我抱著他的腿,他抱著我的腿,而且這個姿勢,我們將要保持十天,因為第三天,空間已經讓我們不得不這麼做,而且這種姿勢還需要我們不停的改變,直到我們兩個都不能動彈。」周美人淡淡的道。

柳絮看向周美人:「如果不能動彈,就算下雨,你們也應該得不到水分的補充。」

周美人笑了:「你應該想到了。」

柳絮看著笑的無比純凈的周美人,有點驚愕的道:「你不會真的要喝他的尿吧?」

「你說呢?在那種黑暗的環境之中等死,我肯定是比他更害怕的,所以我的話,肯定是比他多的,這樣我消耗的水分,也肯定比他多,等我渴急了,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,也應該可以接受。」周美人道。

柳絮佩服的道:「沒想到居然是你先做到的。」

周美人笑著道:「人急了眼,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,而這一切是那麼的順理成章,你看,他就連睡著了,也要佔人便宜的,你說當年他血氣方剛,身上趴了一個不停蠕動的大美人,他會是什麼表現?」

柳絮愕然,不過很快她的臉色就變得紅潤了一點,接著就有點不好意思的道:「他不會十幾天都保持一柱擎天吧?」

周美人也紅了臉,道:「你說呢?」

看到周美人好像在調戲自己,柳絮撲哧一下笑出聲來,她道:「他有那個資本。」

周美人道:「當時是少女,始終被人用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頂著,自然是羞惱無比,最後又渴又餓的我,終於忍不住,對著他那東西狠狠的咬了一口。」

柳絮撲哧一下,再次笑出來,這次有淺笑,慢慢的變成了大笑。

周美人白了柳絮一眼道:「不要告訴我你沒吃過,他的實力我可是知道的,你如果不用盡全力,肯定是沒法滿足他的。」

柳絮本來還在嘲笑周美人,可現在被周美人這麼一說,她又不好意思了。

周美人說的一點不錯,每次在床上,柳絮都會被折騰的死去活來,最後往往是她不管不顧,任由韓孔雀自己瞎折騰。

看到柳絮不笑了,周美人才接著道:「就是從那之後,我才知道,他那東西不止有水,還有食物,所以,只要餓極了,我就不管不顧的挑逗他,當時沒有時間觀念,但就是有了他,我才能支撐下來。」

柳絮道「那也不是辦法,你支撐下來了,那他怎麼辦?」

「當時我哪管那麼多,只要餓了就吃,如果他不舉,我就威脅他,要不然就把他那東西嚼吧嚼吧吃了。」周美人笑著道。

看到周美人雖然笑,但她說的很認真,這讓柳絮打了一個冷戰,人被餓極了,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,所以,柳絮相信,如果韓孔雀不給力,周美人也許真的會把他的小兄弟吃了。

想到一個男人,始終面臨這樣的威脅,柳絮還真的是替韓孔雀感到害怕:「他現在沒有變成陽痿,還真是個奇,不過,我真的很好奇,就算這樣,你們也應該支撐不下七天的,因為你們中間要消耗大量養分,特別是韓孔雀。」

柳絮看著周美人,當她提到韓孔雀為什麼能夠支撐下來的時刻,周美人臉紅了。

看到周美人臉紅,柳絮不可思議的道:「韓孔雀不會做那種沒品的事情吧?」

「那種事情根本不用教,我餓,我渴,他也餓也渴,最後也就那樣了。」周美人看柳絮那個樣子,就知道她猜到了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