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八十三章謎團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孔雀再次問道。 邱勝男道:「從來沒有拍賣過,這次是因為撒旦需要錢,所以才會有人被拍賣,我想,他們的離開,也許對他們的將來更好,所以我就同意了。」 韓孔雀道:「說的越多,暴露的越多,你跟...

韓孔雀道:「讓你欠我人情,讓你心裡感覺欠我的,讓你心中不安,讓你繼續做噩夢。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」

周美人道:「我可沒有感覺不安,因為在心底之中,你還是感覺欠我的,韓孔雀,我不想這樣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你不想?那又能夠怎麼樣?如果你要拿走那串鈴鐺,就當我們從來沒有認識過。」

「那串鈴鐺也是寶貝?」周美人的視線,終於第一次落在了那串鈴鐺身上。

韓孔雀道:「你就不好奇我把那個大美人藏在哪裡了?」

說著,韓孔雀一揮手,一個被捆綁的極其誘惑人的女人,出現在了他們身邊的一張椅子上。

幸虧他們在一個單間里,要不然非得引起轟動不可。

因為邱勝男早就醒來,所以她不可避免的就想要掙扎一下,想要脫離韓孔雀的捆綁,所以她就暴露的比較多了。

韓孔雀對邱勝男的戒心很足,所以他捆綁的十分有藝術性,而且繩索,也是用特別炮製的牛皮製作的,彈性十足,如果在水中沁泡后,在捆綁人,那越來越乾的牛皮索,更加彈性十足。

所以,掙扎之後的邱勝男,就比較狼狽了,雖然把邵騰的不輕,卻讓身上的繩索捆綁的更緊了。

看著幾乎全身**的邱勝男,此時韓孔雀也吃驚了。

面對兩個女人惡狠狠的目光,韓孔雀暴汗:「你們聽我解釋,這都是這個女人自己做的,當時我可是把她包裹的很嚴實的。」

剛剛解釋了幾句,韓孔雀卻發現,柳絮和周美人看他的目光更加兇狠了。韓孔雀一愣,立即苦笑起來:「你們誤會了,當時這個女人在洗澡,所以就披了一條浴巾。

我可什麼都沒做。是她自己弄成這樣的。對,就是她自己。你們可不要認為她好欺負,她可是一名真正的高手,你們不用那麼看著我,如果我心中有鬼。就好好把她藏起來了。」

柳絮道:「你已經藏的很好了。」

「你不會把她藏在我家傳的旗子之中了吧?」周美人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那是我藏的嗎?那是我害怕這個女人搗鬼,所以才把她囚禁起來的。」

「囚禁美女?這個詞更加**。」柳絮看韓孔雀著急,立即笑了出來。

韓孔雀道:「好了,不要鬧了,如果再鬧,我可要收拾你們兩個,不要認為我不敢出手。到時候你們兩個難看了,可不要怪我,那是你們兩個在給我找機會。」

「說說這是怎麼回事?」看著幾乎全裸的邱勝男,周美人道。她可是知道,韓孔雀不是在說笑。

韓孔雀道:「那座地下堡壘的二號人物。」

「她?」兩個女人都有點不敢置信。

雖然椅子中做著一個幾乎**著身體的美女,不過韓孔雀沒有打算給她穿衣服,所以柳絮和周美人也都坐著沒有動。

「當時她藏在了水中,所以第一時間沒有發現她,差點被她偷襲了,一寸長的鋼刺,她可以直接甩出十幾米遠,釘進水泥地面之中。

而且她修鍊出了靈識,用陳嘉義他們的標準來說,就是先天,她是我見到過的唯一一個先天高手,一個比我還要厲害的高手。」韓孔雀認真的道。

「比你還要厲害的高手?我可不信。」周美人道。

周美人的信任,韓孔雀十分受用,不過他還是解釋道:「如果不用神通,她確實要比我厲害。」

柳絮道:「她現在都這樣了,還比你厲害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這個女人屬老母雞的,性格極其善良,看不得她所保護的任何人受到傷害,所以她就成了這樣。」

「這是在變相的表明,你是卑鄙的,哎!如果我是男人,我也會用她的弱點威脅她,她確實美的不像話。」柳絮道。

周美人道:「就像畫中人一樣。」

柳絮道:「幸虧不是假的,這還真是大自然的奇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也許就是認為製造出來的,而且這種概率還不低。」

「想問什麼問就是了,成王敗寇,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。」邱勝男終於開口道。

「有情緒的畫中人,是不是給人一種仙入凡塵的感覺?這樣的表現會更加真實,也更吸引人,你們兩個服不服?」

韓孔雀道:「你們拍賣的那八組年輕高手是怎麼回事?」

邱勝男道:「你既然出來了,應該是你贏了?」

韓孔雀道:「回答我的問題,如果不能回答清楚,你們這批人,我一個都不會留的。」

「現在過去了不到一天的時間,我想那座地下堡壘你還沒有完全控制吧?」邱勝男還是沒有回答問題,只是詢問一些她想知道的事情。

韓孔雀笑著對周美人道:「這個女人你怎麼看?」

周美人道:「智慧很高。」

「你呢?」韓孔雀看向柳絮。

柳絮皺了皺眉道:「確實是高手,精通心理學,很明白你的心思,不好對付。」

韓孔雀哈哈一笑道:「我忘了告訴你們,你們只聽到她動聽的聲音了,卻不知道,她還是一位催眠高手,會催眠的人,如果說不懂心理學,那才怪了。」

「沒聽出她的聲音,有你說的那麼好啊?」周美人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也許是看到了你們兩個大美人在這裡,所以不好意思誘惑我了。」

柳絮道:「還有一個原因,她沒穿衣服,這讓她有點害怕,當然,任何女人都會害怕,還有,加上突然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她不了解現在的處境,所以急於想知道外面的情況。」

韓孔雀轉頭看向邱勝男道:「怎麼樣,如果你不想說,我只能再把你藏起來,等下一次你出現的時刻。也許事情已經全部結束了,我也就用不到你了。」

「那八組年輕人沒有問題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說說他們的底細。」

「什麼底細?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笑道:「從他們出生,到被你們拍賣,我想他們還是人。不是一件物品。你們怎麼訓練出來的這麼聽話的高手?」

邱勝男道:「這個你得問撒旦,你應該見過他了。」

韓孔雀看著邱勝男:「你確實很懂我的心裡。那現在你就說說撒旦怎麼控制你們的吧!我想你也肯定是在撒旦的控制範圍之內,我可不信你沒有受到撒旦控制,因為撒旦就不是個會信任任何人的人。」

邱勝男道:「我早就告訴過你,我們的基因鏈先天就有缺陷。他就是通過這個,來控制我們所有人的生死的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知道的很多啊!看來我的懷疑是沒有錯的,既然他可以通過基因鏈來控制你們,那他拍賣出來的人,為什麼不會也被用同樣的手段控制了?」

邱勝男道:「這完全是兩回事,拍賣出去的人,和我們是兩回事。我們是撒旦製造的,而那些人,則是我們製造的。」

「這就對了,製造地點。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什麼製造地點?」

「你就告訴我。他們是在哪裡被製造出來的。」韓孔雀道。

「你不是看到了嗎?如果不是因為他們,我怎可能被你抓到?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看來你還是在心存僥倖,告訴我實驗室在哪裡,你們那裡是生產線,並不是實驗室。」

「我們那裡有實驗室,你雖然沒有進入,但通過監控攝像頭,也應該能夠看到的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搖頭道:「是有實驗室,但那些實驗室並不是他們的製造車間,應該還有另外一座規模更大的實驗室,我沒有發現你們的基因研究室,這一點你們沒法隱藏。

你不要告訴我,你們從來沒有進行過基因研究,如果沒有基因優化的技術,你這樣的美人,我買到手的那八組高手,都是不可能出現的。

當然,也許有奇,出現你這麼一個大美人,但同時出現八組四五十個年輕高手,那就不是奇或者偶然能夠解釋的了,所以撒旦進行過基因研究,而你也肯定有這麼一座研究室,告訴我,這兩座研究室藏在哪裡。」

邱勝男沉默了,韓孔雀早就知道這個沒法問出來,所以他直接改變話題道:「不說也可以,我早晚是會找到的,就算找不到,我也能夠給你徹底封死,他們會出來的,不出來,就直接活葬了他們,現在你就說怎麼控制,被拍賣出的那些年輕人好了,還有,接受你們培訓的那些雇傭兵,是不是也有問題。」

邱勝男道:「我們分為三部分,撒旦,我,還有青火,最外圍的雇傭兵屬於青火負責,那些人只能通過他們的親人來控制,這一點上,就算青火也沒法隱瞞,因為那些人都是在外界生長大的,並不是那麼聽話。」

「雇傭兵可能沒問題,那就說說我買下的那八組年輕高手,你確定他們是你製造出來的嗎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按照撒旦的實驗要求製作出來的,我們沒法違背撒旦的意志。」

「製造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異常?也就是說,他們的基因會不會也有缺陷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沒有,我們做過很多次,經過我們的手培育的孩子,是絕對不可能有基因缺陷的。」

「那你們分析過他們的身體沒有?他們跟你們到底有什麼不同?」韓孔雀笑著問道。

看到韓孔雀又笑了,邱勝男有點疑惑,她很多事情都沒有告訴韓孔雀,韓孔雀怎麼還笑了?

「我們做過很多次實驗,從來沒有發現我們跟他們的不同,但我們確實跟他們不同,因為我們能夠受到撒旦的直接懲罰,藏在哪裡都沒用。

而我們實驗室生產出來的孩子,卻不受撒旦控制,他們之中有不少人受不了壓抑,想要背叛撒旦,但撒旦好像沒有辦法懲罰他們,最後還是守衛出手解決的。」邱勝男道。

「原來你們拍賣出去過多少年輕高手?」韓孔雀再次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從來沒有拍賣過,這次是因為撒旦需要錢,所以才會有人被拍賣,我想,他們的離開,也許對他們的將來更好,所以我就同意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說的越多,暴露的越多,你跟撒旦一個樣,好東西都是藏著掖著的,就像是那些高手,他們全都藏起來了,這是為什麼呢?

如果撒旦出動他手下的精銳,我好像並不能佔據優勢,還有,你們手裡還控制著核彈,我是怎麼也不敢拿你們怎麼樣的,但撒旦現在是在幹什麼?難道他打算把自己辛苦經營了近百年的基業,拱手讓給我?」

這些才是韓孔雀急急忙忙逃離魔鼓原因,主要是韓孔雀沒有找到地下的一座核反應堆,如果他繼續搜尋,不管是撒旦,還是其他人,都有可能被逼急了,引爆那座核反應堆,到時候,就算韓孔雀有三頭六臂,也不可能逃過核爆的打擊。

除了核打擊,韓孔雀還發現,他雖然差不多瓦解了地下堡壘的所有武裝,但一些應該存在的精銳,卻沒有出現一個,像邱勝男同意拍賣的那八組年輕高手。

只是邱勝男,她手中就不可能只有那八組,如果還有其他的,那其他高手哪去了?

要知道魔鬼島經營了可不是一兩年,而是有上百年的歷史了,就算只有幾十年的經營,魔關下堡壘之中,也應該有年紀大點的人員。

可韓孔雀在地下見到的,全都是清一色的少年少女,年齡最大的,也就是邱勝男和在撒旦實驗室中,見到的那個年齡在三十歲左右的女研究員了。

這些情況都表明,地下堡壘的情況,比韓孔雀原來想象的還要複雜,而意外碰到的邱勝男,真實的提醒韓孔雀,他除了有控水神通這個殺手之外,其他跟邱勝男他們相比,沒有一點優勢。

如果有了這種想法,他還不跑,那他可就真是笨蛋了,現在韓孔雀最懷疑的就是,撒旦為什麼不派出高手來抓住他?

這些都是縈繞在韓孔雀心頭的謎團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