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八十章勝利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。 而韓孔雀之所以感受的那麼清楚,完全是因為他感覺到,自己體內的精血在大量流失。 韓孔雀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,而只是短短的十幾秒之內,韓孔雀已經有了眩暈的感覺,這是貧血造成的。 ...

「祖蠱?」韓孔雀問道。

「這是我家傳的,我的祖上是苗族人,它是我們家族世代傳承的祖蠱。」撒旦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它跟情人蠱很像。」

韓孔雀說出了一個事實,也表明,他對蠱蟲這東西並不是太過陌生。

而韓孔雀也確實不算很陌生,最起碼他手中有一份關於毒蟲的介紹,雖然沒有蠱蟲的詳細介紹,但也有一些蠱蟲種類的記載。

除了這些,他手裡還有一隻所謂的金蠶蠱,一直沒有被他孵化呢!

「世代相傳的蠱蟲,這麼說,它不會認主了?」想到那加告訴韓孔雀的那些知識,韓孔雀看向撒旦的眼神不對了。

撒旦可是用這隻蠱蟲控制了很多人,這些人才是撒旦這麼多年,在這座島上一直沒有被人篡位的根本原因。

這個撒旦的管理手段,不管是老邁無能,還是昏庸無能,翻著管理手段極其落後。

如果不是有著蠱蟲這個致命的殺手,控制了他手下的那麼多精英,他是絕對不可能在這裡作威作福這麼多年的。

撒旦的聲音充滿了無奈:「你如果了解蠱蟲,就應該知道,祖傳的蠱蟲,並不是那麼好繼承的,要不然,我不可能活到現在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這一點我當然知道,而且我還遇到過一個蠱師,他身上也有一隻祖傳的蠱蟲,雖然有相同的血脈更容易繼承,但我想,沒有相同的血脈,也有機會繼承的,要不然,你就把這隻蠱蟲讓我繼承得了。」

撒旦的聲音這次反而帶上了笑聲:「你可要想清楚了,機會只有一次,如果這隻蠱蟲不能被繼承,那就不是你死,而是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會死。」

韓孔雀問道:「你確定只有直系血親才能繼承?」

「是,要不然也不會是祖傳的了。」撒旦道。

韓孔雀笑了,從輕笑到大笑,等笑夠了,韓孔雀才看著那顆孤零零的腦袋道:「還真得感謝你的怕死,你怕死,所以一直不死。

而有些人更拍死,當然,他們當中,也許有人害怕自己的親人朋友跟著你陪葬,所以他們不能跟你一條心,這才是你龜縮在這個老鼠洞里的真正原因,因為他們手裡有一個你的直系血親,或者是你的一個克隆體,我說的不錯吧?」

看著不在出生的撒旦,韓孔雀笑著道:「你弄出來的那些東西,不止是讓你能夠活到現在,而且還能保留下你的一個直系血親,甚至是跟你一模一樣的個體,這個個體,肯定是能夠繼承你的祖蠱的,那樣一來,這裡的一切,也就跟你沒有什麼事了。」

「你說的對,如果不是我們都有所顧忌,也不可能讓你佔了這麼大的便宜,侵入到我們的心臟之中。」撒旦的聲音突然變得蒼老了許多。

韓孔雀道:「我研究過蠱蟲,就算你們這種能夠繼承的所謂祖蠱,也不過是適應了你們的血液罷了,甚至可以說被你們家族的基因同化了。

這就好像是相同血型的兩個人,可以互相輸血一樣,蠱蟲可以以你的血液為食,自然也可以以你的後人的血液為食,而外人,也是有機會得到蠱蟲認可的,只要血型個你們差不多就行。

而你們的傳承,是以一個人的生命為代價的,當你死亡,生命精華被蠱蟲全部吸收化繭之後,正是蠱蟲脫胎換骨,浴火重生的時刻。

這個時刻,其實蠱蟲對它的下一個主人的要求,並沒有那麼苛刻,所以,我願意實驗一次,如果它不認我為主,那就只能是你們所有人倒霉。」

「你也會跟著倒霉。」撒旦的聲音平靜的道。

「倒不倒霉要試過才知道,不過我很懷疑,你只剩下的一個腦袋,還能不能讓你腦袋中的蠱蟲順利化繭。」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那顆腦袋道。

「人的命天註定,沒想到我努力了這麼長時間,居然還是功虧一簣,希望你能夠成功,畢竟那些小傢伙,都算是我的子孫,如果你成功了,希望對他們好一些。」撒旦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怎麼也會比你對他們更好,最起碼我不會隨便拿他們做實驗。」

說完,韓孔雀不再給撒旦機會,他直接把那顆腦袋連接外界的所有線路全部拔掉。

接著,韓孔雀還把這顆腦和下面水槽的聯繫也直接切斷,這樣一來,沒有心臟和肺的支持,這顆腦袋中的大腦,很快就會因為缺氧而死亡。

想了一下,韓孔雀直接把那顆腦袋,扔進了下面的水槽之中,那裡面全都是營養液,也許那些營養液對蠱蟲化繭,還能有所幫助。

韓孔雀的靈識始終監控著那顆腦袋,隨著腦袋的死亡,本來正常的大腦之中,一個小東西慢慢的出現,隨著周圍的食物被它不斷吞食,它的體型越來越大,到了最後,形成了一個如同螞蟻一樣大小的小蟲子。

在把腦袋之中的精華吞食一空之後,大量營養液湧進頭顱,那隻小蟲子,又開始吞食那些營養液,隨著營養液不斷消耗,那隻小蟲子的體型也越來越大。

當它生長到如同一隻甲蟲大小的時刻,它停止了生長,慢慢的從營養液之中爬了出來,爬到了那個已經乾枯了的頭顱上,慢慢的不動了。

只是一會兒,這隻甲蟲就完全蜷縮成了一團,並且身體的表面,生長出無數細絲,把自己包裹了起來。

「這就是化繭?還真是神奇。」韓孔雀看著這一切,感覺要多神奇就有多神奇。

他手中有一隻金蠶蠱,他之所以不孵化,就是因為他不太信任那些傳說,而現在可是他親眼看到了一隻蠱蟲的化繭重生。

韓孔雀一狠心,直接從嘴中噴出一口心頭血,這些血液,直接滴落在了那隻蟲繭上,瞬間就被蟲繭吸收一空。

在心頭血被吸收之後,那隻蟲繭開始慢慢的融化,剛剛形成的繭子,開始慢慢的融入內部,就好像是積雪消融一樣,極其快速。

韓孔雀眼看蟲繭就要完全融化,他一把,把那隻蟲繭抓了起來,放在了手心裡。

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,那隻蟲繭已經融化的只有米粒大小了。

就在韓孔雀猶豫著,要不要把它吞下去的時刻,那隻蟲繭已經完全融化乾淨。

韓孔雀看著沒有留下任何痕的手掌,直接愣在了那裡,這是怎麼回事?

不過,很快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,那隻蠱蟲已經無聲無息的侵入到了他的體內,而且是侵入到了他的大腦之內。

而韓孔雀之所以感受的那麼清楚,完全是因為他感覺到,自己體內的精血在大量流失。

韓孔雀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,而只是短短的十幾秒之內,韓孔雀已經有了眩暈的感覺,這是貧血造成的。

韓孔雀一驚,這是蠱蟲開始反噬了。

如果蠱蟲認主,它是不可能這麼肆無忌憚的吸收主人的精血的,蠱蟲只會適當的吸收主人的精血,以便保存自己的寄居體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貪婪的,毫無顧忌的吸收韓孔雀的精血。

蠱蟲之所以這麼做,就是因為,它沒有把韓孔雀的牲的家,所以才會這麼不珍惜。

韓孔雀無奈,只能控制大腦之內的玄元控水旗,直接籠罩在蠱蟲停留的位置,把它收進了玄元控水旗之內。

由於害怕蠱蟲大量吸收生物的精血,讓它變得越來越強大,韓孔雀直接把蠱蟲弄到了一處只有水,沒有任何生物的地方封禁。

不能吸收到足夠的養分,蠱蟲在玄元控水旗之內變得安靜下來,但它又有了化繭的趨勢,不過這次化繭並沒有那麼順利。

也許是因為養分不足,所以蠱蟲只是在慢慢的變化,並沒有如同剛才一樣,快速成長成小蟲子。

感覺蠱蟲沒有死,韓孔雀放下了心來,他雖然沒有控制這隻蠱蟲,但這隻蠱蟲總算是沒死。

只要蠱蟲不死,就算是韓孔雀的勝利,因為保留下來了這隻祖蠱,就等於讓所有被撒旦控制的人,全都倖存了下來。

解決了一個大患,韓孔雀總算是輕鬆了,這次是真的勝利了。

韓孔雀慢慢走出撒旦的房間,當他走出來的瞬間,就感覺到了實驗室中氣氛的不同。

韓孔雀看過去,原來好像對外界所有事情,都漠不關心的研究人員們,此時都在看著韓孔雀。

「你們怎麼這樣看著我?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「你贏了?」先前那個向韓孔雀詢問,以後該幹什麼的三十來歲的女人,開口道。

韓孔雀看向她,這裡就沒有醜女,所以這個女人是很漂亮的,但看過了邱勝男,就算這個女人也是風華絕代,可也不再讓韓孔雀驚艷。

「你應該是這裡的頭吧?這裡還是有你管理,現在整理以前的實驗記錄,下一階段的實驗肯定要調整,你們先做好心理準備,等過一段時間,我會下達新的研究課題,好了,你們繼續忙,我先上去看看。」

韓孔雀說完,不再理會這裡這些與世隔絕的人,直接走進了他下來的地方,這裡是一部電梯。

下面有電,韓孔雀很快摸清了電梯的運行方法,開啟上行按鍵,電梯啟動,開始慢慢向上爬升。

等韓孔雀上行到五百米以上,立即發現上面有異常,韓孔雀小心了起來,不過他很快就判斷出,那些人應該是他的手下,這讓他高興了起來。

等電梯門小心打開,韓孔雀就徹底放心了。

「黃山,速度不慢。」韓孔雀看到打頭的黃山,立即樂了。

黃山在看到電梯之中出現的大水球,就知道是韓孔雀,等韓孔雀把水球收起,露出本來面目,黃山跟高興了。

他們之所以這麼快速的推進到這裡,就是為了下來尋找韓孔雀,韓孔雀消失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,這讓所有人都開始感覺不安了。

「上面怎麼樣了?」韓孔雀最擔心的還是那枚電磁炸彈。

黃山道:「已經完全解決了,特別是他們的幾個隱秘導彈陣地,已經完全被我們控制了,這一切還是大老鼠的功勞,希望老闆能夠好好獎勵一下它,要不然它,我們還不能這麼快的來到這裡。」

韓孔雀早就看到了,在自己腳邊上躥下跳的大老鼠,不過剛開始看到它,是它正趾高氣昂的時刻,在韓孔雀不理會它之後,它又開始著急,變得上躥下跳,想要吸引韓孔雀的注意,不能把它忘記了。

韓孔雀在大老鼠再一次跳起來時,一把抓住它,把它抱到了懷中:「這次你表現的不錯,等回去之後,好吃的管夠。」

聽到韓孔雀的保證,在韓孔雀懷裡的大老鼠立即老實了。

「上面有一枚電磁炸彈找到了沒有?」安撫了大老鼠,韓孔雀立即詢問黃山道。

黃山道:「找到了,當時我們久等你不會,就只能發動攻擊,最先被解決的就是那六艘潛艇,因為他們不聽話,所以我們不得以之下,炸沉了兩艘,最後四艘只能投降。

接下來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,我們的直升機大隊,首先撲進魔鬼島,打掉了所有的掩體和大股的守衛,等我們的戰士登陸時,已經沒有強力的抵抗,直到衝進島嶼中心的指揮大廳。」

「大廳中的青火部隊抵抗了?青火應該不會做這樣的蠢事。」韓孔雀問道。

黃山道:「確實沒有,我們雙方達成了協議,我們放青火部隊走,青火直接把指揮大廳和整個島嶼上的工事,全都讓給了我們,由於需要爭取時間,路老大同意了,所以我們才能下來的這麼快。

就在我們下來之時,有人向路老大通報,他們攻下了幾座導彈發射基地,特別是其中一個已經完成發射準備的,不知道為什麼,發射在最後時刻停了下來。

也就是在那個時候,我們才知道,他們已經完成了一枚電磁炸彈的發射準備,想來其他幾個導彈發射基地,是要跟在電磁炸彈後面,摧毀我們的神龍號的。」

「地下還有一部分殘餘,他們正在一些小型的控制中心,爭奪那些導彈基地的控制許可權,你們有沒有妥善處理好地面上的那些導彈發射基地?」韓孔雀問道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