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七百八十章勝利

作者:瘋神狂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10-10 11:52  |  字數:4587字

「祖蠱?」韓孔雀問道。

「這是我家傳的,我的祖上是苗族人,它是我們家族世代傳承的祖蠱。」撒旦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它跟情人蠱很像。」

韓孔雀說出了一個事實,也表明,他對蠱蟲這東西並不是太過陌生。

而韓孔雀也確實不算很陌生,最起碼他手中有一份關於毒蟲的介紹,雖然沒有蠱蟲的詳細介紹,但也有一些蠱蟲種類的記載。

除了這些,他手裡還有一隻所謂的金蠶蠱,一直沒有被他孵化呢!

「世代相傳的蠱蟲,這麼說,它不會認主了?」想到那加告訴韓孔雀的那些知識,韓孔雀看向撒旦的眼神不對了。

撒旦可是用這隻蠱蟲控制了很多人,這些人才是撒旦這麼多年,在這座島上一直沒有被人篡位的根本原因。

這個撒旦的管理手段,不管是老邁無能,還是昏庸無能,翻著管理手段極其落後。

如果不是有著蠱蟲這個致命的殺手鐧,控制了他手下的那麼多精英,他是絕對不可能在這裡作威作福這麼多年的。

撒旦的聲音充滿了無奈:「你如果了解蠱蟲,就應該知道,祖傳的蠱蟲,並不是那麼好繼承的,要不然,我不可能活到現在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這一點我當然知道,而且我還遇到過一個蠱師,他身上也有一隻祖傳的蠱蟲,雖然有相同的血脈更容易繼承,但我想,沒有相同的血脈,也有機會繼承的,要不然,你就把這隻蠱蟲讓我繼承得了。」

撒旦的聲音這次反而帶上了笑聲:「你可要想清楚了,機會只有一次,如果這隻蠱蟲不能被繼承,那就不是你死,而是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會死。」

韓孔雀問道:「你確定只有直系血親才能繼承?」

「是,要不然也不會是祖傳的了。」撒旦道。

韓孔雀笑了,從輕笑到大笑,等笑夠了,韓孔雀才看著那顆孤零零的腦袋道:「還真得感謝你的怕死,你怕死,所以一直不死。

而有些人更拍死,當然,他們當中,也許有人害怕自己的親人朋友跟著你陪葬,所以他們不能跟你一條心,這才是你龜縮在這個老鼠洞里的真正原因,因為他們手裡有一個你的直系血親,或者是你的一個克隆體,我說的不錯吧?」

看著不在出生的撒旦,韓孔雀笑著道:「你弄出來的那些東西,不止是讓你能夠活到現在,而且還能保留下你的一個直系血親,甚至是跟你一模一樣的個體,這個個體,肯定是能夠繼承你的祖蠱的,那樣一來,這裡的一切,也就跟你沒有什麼事了。」

「你說的對,如果不是我們都有所顧忌,也不可能讓你佔了這麼大的便宜,侵入到我們的心臟之中。」撒旦的聲音突然變得蒼老了許多。

韓孔雀道:「我研究過蠱蟲,就算你們這種能夠繼承的所謂祖蠱,也不過是適應了你們的血液罷了,甚至可以說被你們家族的基因同化了。

這就好像是相同血型的兩個人,可以互相輸血一樣,蠱蟲可以以你的血液為食,自然也可以以你的後人的血液為食,而外人,也是有機會得到蠱蟲認可的,只要血型個你們差不多就行。

而你們的傳承,是以一個人的生命為代價的,當你死亡,生命精華被蠱蟲全部吸收化繭之後,正是蠱蟲脫胎換骨,浴火重生的時刻。

這個時刻,其實蠱蟲對它的下一個主人的要求,並沒有那麼苛刻,所以,我願意實驗一次,如果它不認我為主,那就只能是你們所有人倒霉。」

「你也會跟著倒霉。」撒旦的聲音平靜的道。

「倒不倒霉要試過才知道,不過我很懷疑,你只剩下的一個腦袋,還能不能讓你腦袋中的蠱蟲順利化繭。」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那顆腦袋道。

「人的命天註定,沒想到我努力了這麼長時間,居然還是功虧一簣,希望你能夠成功,畢竟那些小傢伙,都算是我的子孫,如果你成功了,希望對他們好一些。」撒旦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怎麼也會比你對他們更好,最起碼我不會隨便拿他們做實驗。」

說完,韓孔雀不再給撒旦機會,他直接把那顆腦袋連接外界的所有線路全部拔掉。

接著,韓孔雀還把這顆腦和下面水槽的聯繫也直接切斷,這樣一來,沒有心臟和肺的支持,這顆腦袋中的大腦,很快就會因為缺氧而死亡。

想了一下,韓孔雀直接把那顆腦袋,扔進了下面的水槽之中,那裡面全都是營養液,也許那些營養液對蠱蟲化繭,還能有所幫助。

韓孔雀的靈識始終監控著那顆腦袋,隨著腦袋的死亡,本來正常的大腦之中,一個小東西慢慢的出現,隨著周圍的食物被它不斷吞食,它的體型越來越大,到了最後,形成了一個如同螞蟻一樣大小的小蟲子。

在把腦袋之中的精華吞食一空之後,大量營養液湧進頭顱,那隻小蟲子,又開始吞食那些營養液,隨著營養液不斷消耗,那隻小蟲子的體型也越來越大。

當它生長到如同一隻甲蟲大小的時刻,它停止了生長,慢慢的從營養液之中爬了出來,爬到了那個已經乾枯了的頭顱上,慢慢的不動了。

只是一會兒,這隻甲蟲就完全蜷縮成了一團,並且身體的表面,生長出無數細絲,把自己包裹了起來。

「這就是化繭?還真是神奇。」韓孔雀看著這一切,感覺要多神奇就有多神奇。

他手中有一隻金蠶蠱,他之所以不孵化,就是因為他不太信任那些傳說,而現在可是他親眼看到了一隻蠱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