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七十七章**蠱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議。他的拳頭就砸在了她的腦袋上。 邱勝男使勁抬頭看了一眼韓孔雀。才軟倒在了韓孔雀懷裡。 韓孔雀把她收進玄元控水旗,而且還特別優待的把她放到了一條小木船上,這原來是大老鼠的座駕,現在只能...

邱勝男道:「當然對撒旦沒有任何威脅了,但可以對這座埋藏在地下百米深的堡壘,造成巨大破壞,如果有必要,我們就毀了這裡,那樣的後果,也不是撒旦可以承受的。

就是因為這樣,撒旦才會在下面另外建立了一個系統,所以他才會缺錢,這是我們努力的成果,因為我們都不怕死,這讓撒旦不得不增加財政支出,這讓他入不敷出,所以才把你招惹來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撒旦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?他是通過什麼手段來控制你們的,這次你不能迴避這個問題了,這才是問題的根本,前面你說的那些,都是可有可無的。」

「我的人會控制島嶼上所有導彈的,其中包括幾枚完全摧毀這裡的核彈,我想這個你也應該感興趣。」韓孔雀的那兩個問題,邱勝男確實不想回答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那個現在我不關心,你的手下沒有閑著,我相信我的手下也不會閑著,此時他們應該在攻佔島嶼,只要他們進來了,我想,你們就沒機會了。」

「這麼自信?你進入這裡是我特意把你放進來的,是為了得到你這個優秀的標本,你認為你的手下還會這麼幸運?他們進不來,所以就算佔領島嶼上面所有的設施,也是白搭。」邱勝男有點得意的道。

韓孔雀看著她,這個女人確實有點奇葩,不過這可以理解,她很可能是被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地下時間太長了。也有可能是從來沒有接觸過外界,這讓他的心思有點單純。

不過,這對韓孔雀來說,可是好事,既然她不認為自己的手下能夠進來,那就讓她這麼想就好了。

「看來你就這麼點用了,你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!睡一覺,等醒來時,一切就會結束。」韓孔雀說完,還沒等邱勝男抗議。他的拳頭就砸在了她的腦袋上。

邱勝男使勁抬頭看了一眼韓孔雀。才軟倒在了韓孔雀懷裡。

韓孔雀把她收進玄元控水旗,而且還特別優待的把她放到了一條小木船上,這原來是大老鼠的座駕,現在只能便宜這個美女了。

韓孔雀相信此時大老鼠應該有所收穫了。那個傢伙就是個膽小鬼。而且滑頭。這麼長時間了,他肯定早就完成任務了,如果此時路明派人登島。大老鼠肯定會跟他們會和的。

只要會和了大老鼠,有了一隻老鼠鑽地洞,韓孔雀也不怕路明他們吃虧。

收拾了邱勝男這個女人,韓孔雀完全放下了心來,邱勝男應該是這上面所有人的主腦,而下面,則是歸那個撒旦管理,現在解決了上面的問題,就要面對下面的問題了。

韓孔雀看了看深不見底的深井,他知道這下面還有一座地下基地,而要想下去,就只能跳下去。

而韓孔雀也確實這麼做了,韓孔雀控制了一個二三十米的大水球,直接讓進了那座豎井,而他也在這之後跟著跳了下去。

在下落的過程當中,韓孔雀幾次弄出水球減緩自己的下墜速度,等快要落地的時刻,他立即控制現行落下來的水球,形成一個無形的水池,一座足有二十米水深的水池,把韓孔雀接住了。

把大部分水源收進玄元控水旗,韓孔雀看向被從天而降的水球砸暈的十幾個年輕人,這些人就是這裡的守衛,而在外面,還有更多的守衛向這裡湧來。

把十幾個年輕人收進玄元控水旗,韓孔雀再次控制一隻大水球,向外涌去,他發現,在洪水面前,任何人類都是渺小的,都是可憐的。

就算你功夫再好,在進入水中的時刻,你都會像無根飄萍一樣,隨波逐流,而這樣,面對水中王者韓孔雀,就只剩下任他宰割的份。

這裡的情況並不複雜,人員不過百,方圓不超過一百米,建築只分為三層,所以在韓孔雀落下來的瞬間,這裡的一切已經是毫無遮攔的對他開放。

收拾了這裡的武裝人員,這裡立即變得一片沉靜,好像這裡除了那些武裝守衛,就再也沒有任何生物。

韓孔雀的神通四處蔓延,想要搜尋到這裡的主人,不過詭異的是,韓孔雀卻什麼都沒有發現,他感知到這裡,除了他之外,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形的水分聚集體。

韓孔雀一驚,他可沒忘了邱勝男,她當時韓孔雀也是感知不到的,而這裡肯定是還有人的,現在他發現不了,只能說這也是一位高手。

韓孔雀小心翼翼的走出這座守衛森嚴的電梯,也是唯一一處可以通向上面的通道。

幸虧這裡的空間不大,所以韓孔雀還能全部搜尋一遍。

一間房一間房的,韓孔雀很快就把最上面的這一層探索了個遍,這一層就是一座宿舍,當然,也可以說是軍營。

這裡的人,是用來守衛這裡的安全的,而現在,那些守衛已經全部進入了玄元控水旗。

韓孔雀來到地下二層的入口,小心翼翼的走進去,這裡更加安靜,從一些門牌上看,這一層居然全部是倉庫。

把每一座倉庫都看了一遍,這裡的倉庫除了大批實驗材料,就是食物,除了這些,沒有任何一個活人。

韓孔雀小心的走到通向第三層的入口,而這裡,已經跟上面那兩層完全不同,因為這一層是全密封金屬結構。

看著厚實的鋼門,韓孔雀苦笑起來,這個地方,如果內部人員不開放,任是誰都不可能進去。

韓孔雀神通蔓延,很快就在這座巨大的鋼鐵建築的下方,發現了一口水井,不過水井上面有井蓋,而井蓋和鋼條建築是一體的。只要井蓋封住,鋼鐵建築就是一個大型鋼鐵囚籠。

如果不是韓孔雀感知到內部的空間,他一定會認為這就是一個鐵疙瘩,因為這個東西的外層,一點縫隙都沒有,就連通風道多沒有設置。

韓孔雀知道,這是內部有獨立的供氧系統,想到那口水井,韓孔雀知道,也許就是用電力分解的水分。來的都足夠的氧氣的。

就這麼一個鐵疙瘩。韓孔雀還真那它沒有辦法,等轉悠了一圈,韓孔雀再次回到原地,這次他直接控制周圍的水分。把整個鐵疙瘩包圍了起來。

現在就看誰更能撐。這一層的建築面積可比上面兩層大多了。因為那個鐵疙瘩裡面還有一座核反應堆。

不過看這個鐵疙瘩的體型,韓孔雀知道,這裡的那個撒旦確實有本事。最起碼他在核能的利用上,有著很高的成就。

要不然,一座核反應堆,他不可能成功建設在一個高十米,長百米,寬五十米的空間之內,要知道這個空間之內,可不能只放置一座核反應堆。

從現在的情況看,這裡面肯定有生活區,倉儲區,還有實驗室等,要不然,撒旦也不可能躲在裡面不出來,如果沒有萬全的準備,他躲在裡面就是等死。

而現在,韓孔雀就是想,撒旦這個獨立的小世界,到底能夠支撐多少時間,現在只要他打開他這個小世界,韓孔雀就會立即知道,而且會第一時間把無盡的洪水,送進他的小世界,讓這個小世界變成水世界。

韓孔雀坐在門口,仔細感知周圍的情況,他想找出這個鋼鐵疙瘩的所有出口,因為這些出口被打開的機會最大。

等把所有可能是出口的地方,都標記了出來,韓孔雀才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,這裡沒有看到攝像頭,所以韓孔雀也不怕有人監視他,不過上面兩層都有攝像頭,所以韓孔雀也相信,撒旦肯定知道他的到來。

韓孔雀靜靜的坐著,他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,所以他產生了點警覺,也許在他想著暗算別人的時刻,別人也在想著怎麼暗算他。

有了警覺的韓孔雀,控制水份,在自己身體外面形成了一層水幕,完全把自己包裹了起來。

想了想,韓孔雀感覺還是不太保險,所以他直接弄出來一個大水球,自己則藏在裡面,躲在一個別人看不到的位置。

保護好了自己,韓孔雀才又坐了下來,不過他剛坐下,就感覺到有點不對勁。

韓孔雀一驚,他立即放出自己的靈識,仔細感知周圍的一切。

不對勁來自他製作的水球,水球之後有不被他控制的異物,不過這個異物,他的神通感知不到,這隻能說明,這個東西很校

韓孔雀的靈識現在只能外放三米,也就是說,只有他周圍三米之內的情況,才能被他的靈識觀察到。

韓孔雀小心的控制著自己身前的水份,仔細查找裡面的異物,不過這時徒勞的,他還是沒有任何發現。

但很快,他就有了辦法,他心中一動,控制住了那片他感覺到異樣的地方,把這處的水份全都封了起來,並且把它們快速的轉移進了玄元控水旗。

這時,韓孔雀仔細感知自己製作的水球,發現再也沒有任何異樣。

放下心來,韓孔雀仔細想了想,那個微小的異物可能是毒物,也只有毒物,才能對付韓孔雀。

想了一會兒,韓孔雀感覺在這裡干坐著不行,他要想個辦法,要不然,撒旦有可能就龜縮在那個鐵疙瘩裡面不出現了。

想到這裡,韓孔雀心念一動,剛才他收進玄元控水旗中的那團水球,被他送進了一條一米多長的鯊魚嘴中,並且封住了鯊魚附近的海水,不讓那水球擴散到周圍的水域之中。

在鯊魚把那團水球完全吸收之後,韓孔雀並沒有發現那條鯊魚表現出任何異樣,韓孔雀想不明白,如果是毒藥,對鯊魚也應該有作用的。

等了一會兒,那條鯊魚還是沒有任何問題,韓孔雀不耐煩,他直接把鯊魚弄了出來,放在了通道之中,想要近距離觀察一下,這條鯊魚到底有沒有問題。

而就當韓孔雀把鯊魚弄出來的瞬間,他就感覺到了鯊魚的異常,因為被他弄出來的鯊魚,表現的太過激烈了,那個樣子,倒不像是反抗他的控制,而像是在痛苦的掙扎。

韓孔雀一愣,不過他立即又把鯊魚收回了玄元控水旗,而在玄元控水旗之中,那條鯊魚慢慢的停下了掙扎,又開始在水中暢遊起來。

韓孔雀看它沒有任何異樣了,再次把它弄了出來,這次韓孔雀把鯊魚放進了自己控制的水球之中,而這次,鯊魚居然還是那麼劇烈的掙扎。

這次韓孔雀沒有急著把鯊魚收回,而是仔細觀察,它發現,鯊魚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傷害,它的內臟已經有點出血。

害怕鯊魚死亡,韓孔雀又把鯊魚收進了玄元控水旗,等鯊魚恢復了正常,韓孔雀再次把這條鯊魚弄了出來,等看到鯊魚好像又感覺難受了,韓孔雀立即把鯊魚又收進了軒轅控水旗。

就這樣翻來覆去的實驗了十幾次,每次鯊魚出現在了外界,都好像很痛苦。

韓孔雀害怕是因為鯊魚適應了玄元控水旗的環境,而不適應外界的環境,所以他換了幾條鯊魚做實驗。

那些鯊魚被韓孔雀弄出來之後,雖然有點受驚,但並不像第一條鯊魚那樣痛苦,也沒有內部出血的異狀出現。

這個時候,韓孔雀已經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情,也許是因為那被第一條鯊魚吞吃的異物,才造成了現在的情況。

現在的情況是,在外面,這條鯊魚就很痛苦,而在軒轅控水旗之中,卻沒有絲毫異樣,這隻能說明,在外面,有人能夠影響到鯊魚,能夠讓它變得痛苦,這樣的情況,只有中蠱之後才會出現。

想到蠱蟲,韓孔雀立即想到了撒旦控制手下的手段,同生共死,只要撒旦死了,被他控制的人,全都會跟著陪葬,這樣的情形,好像是苗疆一代很盛行,而最出名的就是情人蠱,那是真正的同生共死。

如果邱勝男沒有誇張的話,撒旦使用的蠱蟲,可比情人蠱厲害多了,畢竟情人蠱只能是兩個人中間的共生關係,而這個撒旦使用的蠱蟲,卻是可以控制很多人。

有了確實的證據,知道了撒旦的手段,韓孔雀把那條鯊魚收了起來,並且把保護自己的水球也收起來,不過為了小心起見,韓孔雀還是在自己的身體外圍,保留了一層水幕。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