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七十六章弱點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雙腿貼在自己身上,壓縮她的活動空間,不過這樣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受,當然,另外一個解釋,就是實在太舒服了,才會引起他的不好受。 「如果你不說實話,你看我敢不敢。」韓孔雀只能轉移注意力。 這...

「怎麼想的?」這次邱勝男驚訝了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是個跳樑小丑啊?難道不是嗎?如果不是認為我對你們沒有任何威脅,你們會那麼輕易的放我進來?我甚至在想,你們有那麼多次機會沒有殺我,肯定是對我有所求了。

而且肯定不會是像現在這樣,真正的哀求我,而是把我關在小黑屋裡,也許是想要讓我的手下送黃金來,也許是想知道我的一些秘密,還有可能想讓我,當你們的實驗小白鼠。」

因為韓孔雀的臉,距離邱勝男的那張玉面,實在是太近了,而且韓孔雀的一隻手掌,還始終貼在她的臉上,所以,她臉上的任何細微變化,韓孔雀都能夠清晰的感知到。

「只有最後一句,你的表情有了點變化,這是不是說,你還真有想法抓我,當你們的小白鼠?這裡的那些生化人,就是你們挑選的優秀人類作為母本的吧?

以我韓孔雀的優秀,如果用來當做母本,克隆出一些生化人,也許都很優秀,你們有這種想法一點也不奇怪。」韓孔雀幽幽的道。

邱勝男笑了:「不止是這樣,你不止是可以作為母本,而且還可以作為父本。」

「那些孕婦?她們肚子里的孩子,不會是同一個父親吧?」韓孔雀有點吃驚的道。

邱勝男笑著道:「那是不可能的,因為到現在還沒有一個那麼優秀的男人出現,如果你不介意,你可以試試,如果你足夠優秀,下一次她們肚子里的孩子,可以全部是你的。」

「你們這些瘋子。」韓孔雀知道這個邱勝男說的話是真的。

「我不是瘋子,撒旦才是瘋子,如果有任何選擇,我是不想讓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,這個世界實在是太過骯髒了。」邱勝男指著監控畫面中的那些所有被製造出來的人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既然他們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上,所以你才會保護他們?」

「是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的手,使勁掐了一把邱勝男的臉蛋,感覺入手一片滑膩。

邱勝男吃痛,立即嬌聲喊道:「死色狼,你幹什麼?」

「你說呢?剛才你撒謊了,所以那是第一次的懲罰,如果你再撒謊,我就把你全身都掐一遍,讓你這身潔白的皮膚,變得青一塊紫一塊,讓人一看,還以為你被幾頭牛糟蹋了一樣。」

「你根本不是男人。」邱勝男咬牙道。

韓孔雀笑呵呵的道:「如果不是男人,我就不吃你豆腐了,趕緊說實話。」

「那些人里,有一個是最重要的,他不能有任何危險,要不然,我們所有人都會死。」邱勝男知道韓孔雀不好騙,只能說實話。

韓孔雀笑了:「這才對嘛!在說一句實話我就不問你了,撒旦出了什麼問題?」

邱勝男看向韓孔雀:「狡猾的老虎,真後悔放你進來。」

「我很慶幸抓到了你,而且更慶幸沒有把你當做普通花瓶處理了,要不然我要後悔死。」韓孔雀笑的很得意。

邱勝男道:「有時候不得不信命,你就是那種狗屎運逆天的人,撒旦老朽了,但他不想死,所以就瘋狂的做人體試驗,那樣做的後果,就是現在這裡的現狀。」

「沒錢了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錢是一方面,生命禁忌被打破,讓很多人害怕了,而撒旦也在害怕,他不信任,也不敢信任任何人,所以就把所有大權都緊握在手裡。」

「感謝撒旦,如果不是他這樣,我想這次我可慘了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你是得感謝撒旦,這個魔鬼了一輩子的男人,可能要敗在你的手裡。」

「島嶼的防禦系統現在怎麼樣?」韓孔雀突然改變了話題。

邱勝男白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我承認我性格有點軟弱,要不然你這樣的毛頭小子,我早就把你捏死了,哪還容得你在這裡占我便宜。」

聽到邱勝男這話,韓孔雀一愣,不過接著他立刻大笑起來:「哈哈,這樣看著你終於感覺像個活人了,原來你的缺陷在這裡,性格軟弱?

這個缺點我喜歡,這個缺點好啊!不過就是有點不夠準確,你的性格可能有點軟,但絕對不是太過軟弱,你的缺陷應該是爛好心。

只要跟你接觸的時間長了點,你都會產生濃重的保護欲,就像是一隻老母雞,因為你的強大,你沒有產生強大的破壞欲和控制欲,但你不缺保護欲。

正是因為你的強大,你的聰明,所以你的表現欲,全部轉化為了保護欲,你就是個奇葩啊!一般強者,都是控制欲極強的人,而你反而表現出了保護欲。

恩,真不愧是是完美的女人,你就應該有這種性格,這雖然是缺陷,但同時讓你更加完美了,有缺陷反而更完美,人就應該這樣,我現在看你,感覺有點可愛了,這種性格你繼續發揚,女人,就得多擁有一些母愛。」

邱勝男的眼睛瞪大,表情變得兇狠:「真是虛偽,你是認為我這樣的表現,就算實力再強大,也不可能威脅到你,所以你才會這麼高興吧?」

韓孔雀笑了起來,邱勝男那兇狠的眼神,在韓孔雀眼中,那就是在對他拋媚眼,邱勝男的那種眼神,怎麼表現,也不可能讓她變得凶神惡煞,她這樣做的唯一後果,就是更增魅力。

「好了,現在我已經知道,你為什麼在這種地方還能活到現在,想來撒旦更加了解你的性格,所以讓你來這裡孵小雞,有了那些小傢伙,你這個核武器就變成了小保姆,確實是老奸巨猾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邱勝男道:「你已經知道我的弱點,也利用了我的弱點,現在這裡對你來說,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,能不能放開我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現在還不行,要等我全面控制這裡,就算失去了我,我的手下也能夠讓你有顧忌之後,我才會放開你,因為你是一頭狡猾的母老虎,雖然現在因為小虎崽,被我威脅住了,但老虎畢竟是老虎,是可以隨時傷人的。」

「你就不是個男人。」邱勝男憤怒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隨你怎麼說,我反正是不會放開你的,現在說說島嶼上的布防情況。」

韓孔雀不在這裡浪費時間,他再次抓起邱勝男,把她抗在了肩膀上,這麼一個大美人趴在自己的肩膀上,讓韓孔雀的心中一盪。

特別是看到了飄蕩在自己眼前的兩條雪白的大腿時,韓孔雀感覺自己丹田火熱,所以他只能立即轉移目光,不過那觸手的滑膩,還是讓他忍不住思緒紛亂。

「這樣我不舒服。」邱勝男憤怒的尖叫。

韓孔雀惱了,直接在她的臀部拍了ji巴掌,這更是讓邱勝男憤怒,當然驚叫也摻雜在其中。

「不要亂喊,這樣子像是在叫床。」韓孔雀毫不客氣的道。

「想聽叫床聲,回家找你老婆去。」邱勝男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你如果再給我胡攪蠻纏,不說實話,我可要對你不客氣了,也許我把你脫光了,扛著一路展覽一下,也是個不錯的主意。」

「你敢?」邱勝男的雙腿使勁踢韓孔雀。

韓孔雀直接抱住,讓她的雙腿貼在自己身上,壓縮她的活動空間,不過這樣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受,當然,另外一個解釋,就是實在太舒服了,才會引起他的不好受。

「如果你不說實話,你看我敢不敢。」韓孔雀只能轉移注意力。

這個時候,他又來到了那個豎井跟前,這下面就是撒旦的老窩,不過此時這裡寂靜一片,漆黑一片,撒旦沒有一點想要上來反擊的念頭。

而此時的邱勝男,也不再掙扎:「島嶼的防禦系統此時應該正在解密,下面跟我們這裡徹底失去聯繫,對你是一個機會,對我們而已是一個機會。」

韓孔雀把邱勝男扔到一個角落裡,他自己也躲了進去,準備在這裡守株待兔。

「上面的導彈旅沒有發射導彈的許可權?就算有外敵入侵也沒有許可權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沒有,只有獲得了發射導彈的三極密碼,導彈才會發射。」

「那麼如同今天的情況,他沒法跟外界聯繫了,而外面有人在攻擊島嶼,難道這樣導彈旅也沒有發射導彈的權利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沒有,因為島嶼上面,就算被人全面佔領,對撒旦,甚至是我們來說,都沒有任何影響,因為撒旦認為,就算沒有他的指揮,也沒有人能夠攻陷這裡。」

「你能夠確定,現在導彈旅的那些人,正在破解導彈發射密碼?他們敢嗎?就算得到了控制許可權,他們又能夠做什麼?難道還能依靠這一點來跟撒旦談條件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邱勝男道:「可以,如果撒旦以後再隨意處理我們,我們就有了反制他的手段,大不了同歸於盡就是了。」

「控制了導彈旅,就可以跟撒旦同歸於盡?我可不信撒旦想不到這一點。」在地下近千米深處修建的防禦工事,就算原子彈,也不太可能把這裡破壞掉,就不要說威脅撒旦,跟他同歸於盡了。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