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四十九章異樣(本月最後一天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:「不要死撐著了,我手下的戰士我知道,她們為了這個國家,隨時都可以去犧牲,她們雖然外表柔弱,但她們比那些崇尚武士道的狗屁武士,更加堅韌,也更加愛國。 忠誠、榮譽,一直是她們的信念,這種信念,已...

今天的成績,影響著下一個月的更新,兄弟們,雙倍月票一直到十月七號,如果這個月的成績不錯,下個月的更新也會給力,每天一萬五千字的更新,已經堅持了兩個月,第三個月會更新多少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現在,中華民族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刻,急需熱血男兒站出來了,最後一天,分類榜吊車尾的苦逼懇求月票了,兄弟們都看看自己的個人中心,也許已經再次產生一張月票,正靜靜的躺在那裡呢!請賜予我力量吧!!

——

宮薔薇讚歎的道:「我是真服了,柳絮如果不做間諜,還真是浪費了她的人才。」

柳絮搖著頭道:「現在不行了,沒有了自保之力,心裡也沒有底氣了。」

宮薔薇嘆息了一聲,不在說話,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的,她此時的處境,跟柳絮是那麼的相同。

徐加辰道:「小韓,既然已經投降了,我們就痛快點,昨天的事情確實是我們不對,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,我們都不應該巧取豪奪。」

韓孔雀看著徐加辰道:「巧取豪奪是不對,不過,我什麼時候投降了?」

徐加辰指了指柳絮道:「不要死撐著了,我手下的戰士我知道,她們為了這個國家,隨時都可以去犧牲,她們雖然外表柔弱,但她們比那些崇尚武士道的狗屁武士,更加堅韌,也更加愛國。

忠誠、榮譽,一直是她們的信念,這種信念,已經深深的融入到了她們的骨髓之中,她們是最可愛的人,也是最可敬的人,共和國沒有她們,就不可能快速穩定的發展。」

「我承認無名英雄有很多,但真的需要女孩子,去犧牲一切的完成任務嗎?那樣值得嗎?我還是那句話,除非是男人死絕了,我可不認為,把這些如花似玉的女孩,放出去完成任務有什麼值得驕傲的。」韓孔雀道。

徐加辰道:「是,這樣做對她們這些花季少女都很殘酷,但男人就該死嗎?男女平等說了多少年了?你這是不是有點大大男子主意?好像我們又偏離了主題,其他的我不想多說,我只能說,為了國家,為了人民,她們都甘願犧牲,不管男女。」

韓孔雀看到不為所動的柳絮和宮薔薇,嘆息的道:「難道你們的腦袋被門夾了?這個世界上的人多了去了,憑什麼要讓你們去犧牲?我們八零后不是都是自私的嗎?我們這一代不是該享受和平,享受燈紅酒綠的生活嗎?憑什麼讓你們去吃苦受罪?」

「為了什麼?你的家人遇到了危險你會怎麼做?你的想法,就是她們的想法,有些事情,你不做,我不做,那要誰來做?今天是別人的親人,遇到了危險我們不去救,那明天我們的親人遇到了危險,那又有誰來救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久久無語,國家、民族,這些東西本來感覺離自己很遠,可現在,韓孔雀好像清晰的觸摸到了。

「你們贏了,說吧!想要什麼都行,雖然有些人我看著不順眼,但就算是為了你們這些最可愛的傻子,我就忍氣吞聲一回。」韓孔雀喪氣的道。

宮薔薇對著柳絮伸出了大拇指,韓孔雀看著那細白圓潤的大拇指,有點惱羞成怒。

「師姐,你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是吧?韓孔雀的脾氣可不好,你這個間諜可是在這裡失風了,失敗了的間諜會遭受到什麼,你不會不知道吧?小心我家孔雀咽不下這口氣,拿你撒氣。」柳絮看著宮薔薇威脅道。

宮薔薇也不甘示弱的道:「我是在佩服你,可不是在挑事,我看那些新的領導就是瞎操心,有你這個蝴蝶在這裡,什麼拿不下?」

韓孔雀道:「行了,蝴蝶蝴蝶的,好聽啊?以後我們家柳絮可不做這個了,都給我省省心,徐叔,我可跟你說好了,我手中的所有東西,除了模擬材料,其他你們任意調遣,隨意使用,就算全都拿走了也沒什麼。

唯獨模擬材料,我是不會給你們的,這個你們任何人都不用多想了,有本事就讓柳絮自己拿到手,沒本事,就看著好了。

現在我就是這麼一個想法,如果你們要走歪門邪道,我可是會奉陪到底的,但是你們可的掂量掂量,別人不知道我的厲害,柳絮肯定是知道的。

她是什麼想法,我想,你們應該好好琢磨琢磨,如果我叛國,那不用你們說,柳絮就會收拾我,但這種機會我是不會給柳絮的,所以,她既然愛國,怎麼會對你們有所保留?」

看到了韓孔雀好像有點幸災樂禍,徐加辰看向柳絮:「看來你的工作彙報上面不滿意,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派出小宮來提醒你,不過我相信你的判斷,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執行就行了。」

韓孔雀看向徐加辰,這還真是個老狐狸,就算這樣,還在這裡按柳絮的心呢!

不過,柳絮的心理學造詣不低,想要這樣寬慰她,恐怕不容易。

這一次她收到的那隻蝴蝶琥珀,肯定傷了柳絮的心,因為那是不信任她的表現。

柳絮的眼睛始終盯在韓孔雀的臉上,他的所思所想,通過韓孔雀的臉,柳絮能夠看得一清二楚。

柳絮轉過頭,對徐加辰道:「你們研究過韓孔雀這個人沒有?他這個人雖然看著五大三粗的,好像沒有什麼心眼,可他是真的長了一顆九竅玲瓏心,他最大的本事,就是在你認為他沒有翻牌機會的時候,再次拿出一張好牌,給對手一個一擊必殺。」

徐加辰道:「研究過,我們現在已經成立了一座韓孔雀研究中心,就是研究韓孔雀的所思所想,我對他的了解,比我對我老婆孩子都要清楚。」

柳絮笑著道:「韓孔雀可是很陰險的,他的很多底牌,都是藏著掖著不顯露的,就像是控水神通,知道為什麼我們知道的是異能,而他的是神通嗎?」

說著,柳絮從桌子上拿起一張紙,摺疊了幾下,把紙折成一張如匕首一樣的長方形。

拿著這把紙匕,柳絮在手中玩耍了起來,只是挽了幾個刀花,就把宮薔薇的眼睛看直了。

「你居然還是玩刀的高手。」宮薔薇不敢置信的道。

她臨來參加這次任務的時候,看過柳絮都詳細資料,因為她的上級,認為柳絮已經為了愛情叛變,所以要宮薔薇做好準備,防患於未然。

韓孔雀的很多隱秘信息,柳絮都沒有傳出一點,特別是韓孔雀身為異能者,柳絮居然也沒有上報,這讓很多人在擔心。

柳絮的資料當中,雖然記錄著對手術刀的掌握很精準,但她絕對不是一個刀術高手。

而且柳絮的戰鬥力,一直是她們之中平價最低的,但現在,只是通過幾個簡單的動作,宮薔薇就能夠看出,柳絮對手中匕首的控制,比她宮薔薇見過的幾個刀術大師都不遑多讓。

柳絮道:「神通跟異能者最大的不同就是,神通是可以修鍊出來的,而異能,則是天生的。」

徐加辰有點震驚的看著柳絮道:「你什麼意思?」

宮薔薇也是滿臉吃驚的看著韓孔雀:「怎麼可能?」

看到柳絮認真的眼神,徐加辰的臉色變得很沉重,他看著韓孔雀道:「看來在水中,真的沒有人是你的對手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從來不說假話。」

宮薔薇看向韓孔雀道:「真是沒想到,你居然不是異能者,能不能說說,你是怎麼修鍊出神通的。」

韓孔雀笑呵呵的道:「異能那種逆天的天賦,我是沒有的,所以只能通過苦練來增強一些自己的實力,至於怎麼修鍊出來的,我也說不清楚,要不然我早就交給柳絮和家人了。」

徐加辰道:「你不會是傳說中的修鍊者吧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現在確實在修鍊,但修鍊的東西,遠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神奇,還記得你找我要去的那份房中術嗎?我修鍊的氣功,就是從那些玉碑上得到的,很管用,這一點在柳絮身上表現的更加明顯。」

「你也修鍊了?修鍊出來了什麼異能?」宮薔薇滿臉熱切的看向柳絮。

柳絮搖了搖頭道:「我沒有修鍊出什麼神通,我分析,這個雖然不需要天賦,但也絕對不是什麼人,都能夠修鍊出神通的,這也需要一定的條件。

我現在只是在自己的大腦之中,冥想出來了一把刀,一把手術刀,因為我對手術刀最熟悉,也就只能在大腦之中,想象出手術刀了,自從我冥想出了那把手術刀之後,我發現,我的雙手控制手術刀的能力,居然有了極大的提高。」

宮薔薇道:「你的身體好了沒有?」

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,道:「沒有。」

「沒有啊1宮薔薇瞬間失落無比。

而除了宮薔薇,同樣一個失落的還有韓孔雀。

韓孔雀放出靈識,認真的觀察柳絮的身體,可怎麼看,都不能看到一點異樣。

「你的身體怎麼會沒好?我沒有發現有一點異樣。」韓孔雀一臉鄭重的看著柳絮,因為他知道柳絮不可能拿這個來開玩笑。

柳絮對韓孔雀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:「不用擔心,這麼些日子了,你見過我有什麼不舒服的嗎?」

韓孔雀一愣,接著臉色更加陰沉。

雖然柳絮的身體確實很好,但也是有異樣的。

原來他沒覺得奇怪,那是因為,他從來沒想過柳絮是接受過嚴酷訓練的,而現在則不同了。

上次回家過年時,柳絮只是被人打了一拳,就子*出血,還差點流了產。

當時他並沒有覺得奇怪,畢竟柳絮確實被打了,而此時想想,卻感覺不正常了。RS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