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三十八章天賦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玩鑒定和歷史方面的知識,現在他才知道,這個韓孔雀是個全才,居然對中醫的認識也這麼深刻。 「韓先生很有天賦,不學醫真是可惜了。」林銘道。 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正在學,不過經驗的積累,可不是...

陳嘉義道:「我一個堂兄,他的病情不能再拖了,現在他的視力已經受了影響,如果你這次出海待個一年半載的,可就把他耽擱了。」

「什麼情況?」韓孔雀道。

陳嘉義道:「看東西不真切,眼前總是籠罩著一層霧,模模糊糊的,我堂兄的這個病症已經有了一陣子了,看了許多大夫也不見有起色。」

「讓他來吧!我想他們應該準備好了吧?不過你也知道,今天我只能是了解一些情況,在這裡可不能治療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陳嘉義也笑了:「知道,就是帶來讓你們認識一下,你明天出海,所以只有今天晚上有機會了,他們現在在外面逛街,我這就叫他們進來。」

當看到陳嘉義的堂兄時,韓孔雀一愣,那硬朗的氣質,一看就是軍人。

「這是我堂兄陳嘉國,後面那位是我堂哥的保健醫生林銘。」陳嘉義介紹道。

「進來坐吧1所有人做好,韓孔雀一邊聽那位保健醫生的介紹,一邊看陳嘉國的病例。

韓孔雀早就知道會面臨這樣的事情,所以對糖尿病是做足了功課,也看過許多醫書上有關糖尿病引起眼病的記載,所以這次他也算是成竹在胸。

看了他的病例,確實是糖尿病引發的眼病,糖尿病患者在生活中很是常見,這種疾病需要及時治療,不然會引起很多的併發症。

其中,糖尿病併發眼疾,視網膜病變最常見,如角膜潰瘍,青光眼,玻璃體積血,視神經病病變等等。

隨著糖尿病病程的延長,對人眼睛的影響會越來越大,除了最為常見的糖尿病視網膜病變,糖尿病還會併發多種眼疾,像近視、眼瞼下垂、白內障以及麻痹性斜視。

這樣的情況,初步斷定為是麻痹性斜視,多是突然起病,看東西呈雙影,眼球運動受限。

看了看用藥,韓孔雀發現這位保健醫生還是很有本事的,他取人蔘,當歸,丹參,石斛,雞血藤,石菖蒲,菊花,生地等中藥,精心製成湯藥,讓陳嘉國服用過一段時間,可並沒有見效。

不是說完全沒有作用,第一階段還是有用的,但後面,這個藥方就完全沒用了。

韓孔雀看得很認真,尤其是在這用藥上面,中藥太需要經驗了,而這位保健醫生,很明顯是一個很有經驗的大夫,初期用這幾味葯,對陳嘉國的眼疾確實會有幫助,而且還具有益氣補血、滋補肝腎的作用,對安神明目也很有療效。

剛開始這副中藥還很管用,可是不長時間,陳嘉國就再次眼疾複發,服用之前的葯,也不見有起色。

林銘這幾天正在到處想法子呢!就被陳嘉義叫到了韓孔雀家裡。

林銘也是無奈,他也嘗試用了許多偏方,效果也不顯著,還有一些,沒有相關記載得到確認的方子,他也不敢貿貿然的亂用,否則要是陳嘉國有個好歹,他可承擔不起那個罪責。

「韓院長認為這個病應該怎麼治療?只要能夠治療好眼疾就可以。」林銘從來沒有想過,韓孔雀能夠治好糖尿病,現在最重要的是,讓陳嘉國的眼睛恢復正常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眼疾複發與身患的疾病有關,眼疾只是糖尿病引起的併發症,你單單醫好陳大哥的併發症,而這糖尿病尚未根除,眼疾複發是遲早的事兒aoqi/薄情男神傲嬌妻最新章節,也不足為奇,若想根除陳大哥的眼疾,把他的糖尿病治癒是關鍵。」

還是那句話,糖尿病是一種能引起多種併發症的病,需要及時治療。

陳嘉國的眼疾就說明了這個問題,如果不及時治癒他的糖尿病,只怕眼疾還會更嚴重。

林銘點點頭,目前,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。

不過,他還是有點擔心,所以他道:「這糖尿病不管是在古代還是在現代,都是一種很棘手的病,你們確定有辦法根治?」

韓孔雀搖頭道:「我沒有辦法做什麼保證,不過我有秘方,古有漢武帝,慈禧,司馬相如,蘇東坡還有許多歷史名人,也都患過糖尿病,也就是消渴症。

漢武帝和慈禧更是纏綿病榻多時也不見有起色,群醫束手無策,從中可窺出糖尿病並不好治,這段傳說也許你聽說過。

漢武帝罹患消渴症,本來依照御醫開處方,服用腎氣丸不但無效,反而病情加重,再投以其他藥石也是無效,群醫束手無策。

後來西域匈奴王得知漢武帝的事後,特別派遣使著來奏表,呈獻塞外吐蕃治療消渴症秘傳神效驗方。

當時漢武帝因為已經吃很多葯無效,只好死馬當活馬醫,交代御醫照處方配藥,漢武帝服用后漸漸有起色,經過半年的治療,才終於好轉。」

林銘道:「是有這麼一段記載,而且漢武帝的糖尿病也確實被治癒了,不過,現在流傳出來的石板御方,好像並不全面,用它來治病肯定是不行的。」

那副秘傳的神效驗方,某些醫書中有相關記載,但都不全面,林銘之所以沒有提出反對意見,讓陳嘉國來韓孔雀這裡,就是因為他聽陳嘉義說過,韓孔雀是匈奴王的後代,手裡有古代治療糖尿病的秘方,現在他只不過是想要驗證一下,這份傳言是不是真的。

這種關於治療漢武帝的糖尿病秘方,林銘原來也曾經見過,不過那都是不全的配方,他也記得幾味主葯,很多東西已經記不清了。

他也知道,糖尿病,只要肯吃中藥還是有治好的機會的,近代有許多名人也身患糖尿病,可惜的是有些人具有崇洋心態,不重視中藥的效果,最後飽受糖尿病之苦,有的還受截肢之苦。

韓孔雀笑道:「別人不知道,陳哥是知道的,我得到了家族流傳下來的醫略,所以藥方方面你們不用擔心,只是治療糖尿病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。

某些時候,服用中藥就要超過半年的時間,先儘管醫學日新月異,可以讓治療糖尿病的藥方精益求精,但是,一般至少也需要兩至三個月。」

「這個我們都有心理準備,如果沒問題,是不是可以開始治療?」此時陳嘉國開口道。

陳嘉國的病,是陳嘉義早就給韓孔雀打了預防針的,所以韓孔雀不但要治好他的糖尿病,還要恢復他的視力。

其實眼疾好說,如果沒有糖尿病,林銘先前的藥方就完全可以治好,這糖尿病才是一個重大的問題,具體要怎麼治,還得看過他的身體情況,再慢慢研究。

韓孔雀沒有看過病人,也不知陳嘉國的病情如何,在這裡說白話,很容易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。

韓孔雀雖然有一肚子的醫學知識,但他原來可沒有給人治過病,所以並不想攙和這件事,這事只能交給聖手張負責。

現在韓孔雀手裡的藥方,大部分已經交給了聖手張,讓他給陳嘉國治療正合適,反正韓孔雀最近也沒有時間在這上面浪費。

「明天你去神醫醫院那邊找張大夫,他會給你們做一個詳細的檢查,好像在古代糖尿病分好幾種,要確定了你屬於哪一種,才能對症治療,我在這方面只是半瓶子醋,並不敢給你治療。」韓孔雀實話實說。

他這種表現,反而得到了林銘的認可,雖然談話不多,但林銘已經確定,韓孔雀只不過是一個新手。

陳嘉義樂呵呵的道:「你有信心就行,只要你有信心,我就放心了,明天我就帶我堂兄去你的醫院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主要是處理藥材,和確定病症,而這方面都需要經驗,而我們這種年輕人,缺乏的就是經驗,中醫需要太多的經驗積累了。」

林銘再次對韓孔雀刮目相看,早就知道韓孔雀知識淵博,不過那只是在古玩鑒定和歷史方面的知識,現在他才知道,這個韓孔雀是個全才,居然對中醫的認識也這麼深刻。

「韓先生很有天賦,不學醫真是可惜了。」林銘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正在學,不過經驗的積累,可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完成的。」

「只要肯學,經驗早晚都會有的。」林銘笑著道。

陳嘉義看著喬大麥端上來飯菜,立即道:「我們就不打擾了,你還是吃飯吧!今天被折騰的夠慘吧?我可看過你的戰鬥視頻,很刺激吧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是很刺激,你要不要試試,被人拿著衝鋒槍不停的掃射,我這活了快三十年,就屬今天過的刺激。」

「走了,你自己在家裡好好回味一下。」陳嘉義站起身道。

韓孔雀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,道:「行了,坐下一快喝一杯。」

說完,韓孔雀看向陳嘉國,陳嘉國猶豫了一下道:「我還是算了,我們以後接觸的日子還長,今天我就不打擾了,你們兩個好好喝幾杯,我就回去了。」

韓孔雀對這個陳嘉國不太了解,不過一看就知道是身居高位的,而且肯定還是陳家的希望,要不然陳嘉義不可能對他的病,這麼緊張。

韓孔雀看陳嘉義點頭,也就道:「以後陳大哥要多多照顧小弟了。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