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三十章神龍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經在尼桑軍方服役過。 第二張撲克牌是尼桑國國防大臣,因為韓孔雀懷疑這次事件是尼桑軍方主導的,所以他和他的家人,成為了小王,殺了他們全家,將會得到一百億美元。 接下來是所有尼桑國高層,他...

「哈哈,是不是很恨我?此時你們應該在想,你韓孔雀的家人,難道就不會出現了?我們只要抓到了你的家人,我看你還有什麼好得瑟的。

現在我就告訴你們,只要以後有人敢對付我的家人,我就給你們送免費的棺材,讓你們有命賺錢沒命花,不相信的你們就試試,先不說你們能不能綁架成功,我在這裡就發布一個任務,是專門對有綁架我家人想法的人發布的。

在這裡我們就做個好玩的遊戲,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來計劃一下,怎麼綁架我的家人,你們任何人,任何組織,只要有人能夠綁架成功,那遊戲就正式開始。

遊戲規則是這個樣子的,不管是誰,只要你們綁架成功了,那就開始自相殘殺吧!那最後一位活下來的人,只要把我的家人安全的送回來,你想要多少錢我就給多少。

我請了世界上多個國家的公證部門,做了一份公正,最後殺了自己同夥,並且活下來安全把我家人交回來的人,我不追究任何責任,並且送他一份厚禮再確保他他生命安全。

一份足可以讓他花天酒地一輩子的厚禮,一份安全的保障,只要玩這麼一次,而且還贏了,那就能舒舒服服的活一輩子,怎麼樣,這個遊戲是不是很好玩。

我的目的很明確,就是要讓你們自相殘殺,就好像現在,在大樓中的人,只要有人幹掉自己身邊的同行,我就不再找你們家人的麻煩。

如果你們自動走出來投降,那我們就相干無事,如果你們敢殺人,那就我韓孔雀是不是說話算話,是不是真的敢滅掉你們的九族,是不是有能力實現這個承諾。」

到了此時,韓孔雀自己。也被自己渾身的戾氣感染,神情也變得無比獰猙。

此時此刻,只要看到這條新聞直播的人,全都心生寒意,這個韓孔雀是真的不能招惹。

雖然韓孔雀的話說的還是不算很明白,但他的意思,所有人都懂了。

只要有人對他的家人不利。如果是團伙,那最後剩下的一個人,就可以安全無憂的享受韓孔雀提供的獎勵,沒有一點後遺症的獎勵,能夠脫離綁架分子或者是恐怖分子這個行列,可以舒舒服服過完下半生的一份承諾。

這樣的承諾。對一些人來說,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,刀頭舔血的人,更想得到一份安逸是生活,他們更想上岸,與其一伙人被韓孔雀追殺一生,那還不如把同夥幹掉。安心的拿韓孔雀的獎勵來的好。

這麼一份誘惑,直接可以讓所有針對韓孔雀家人的人,離心離德。

看著網上不停出現的畫面,那是韓孔雀的手下,在幾個中立國家做的公正,每份公正都有一億美元。

除了這些,韓孔雀還在一些隱秘網站,發布了長期任務。任務沒有期限,不用特意接取,只要達到了條件,雇傭兵網站自動完成轉賬服務。

而完成任務的條件,就是韓孔雀上述的說明,幹掉自己的同夥,剩下來的那位。就自動完成了任務。

就在所有人消化韓孔雀給他們提供的勁爆消息的時候,韓孔雀的聲音再次響起:「你們已經失去了銳氣,也失去了必死的心念,投降吧!

看看。這是你們國家官方發言人的話,他們不承認你們是尼桑國民,他們不會承認跟你們這些恐怖分子有任何關聯,也許你們在出來執行任務的時刻,這一切你們都已經想到,但是,你們要為你們的家人想一下,是不是值得。

以血還血,以牙還牙,這就是我的態度,現在我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考慮,如果在十分鐘之內,你們不放下武器,自動走出來投降,那我就認為你們有了決定。

從十分鐘之後開始,我們就各憑本事,看看是你們的親屬死的多,還是我們的人質死的多,記住我的話,死一名人質,我會殺一百人。

看看你身邊的同夥,那種死硬分子,我絕對相信他們會選擇槍殺人質,拼個魚死網破,但我要告訴你們,他們殺了人,跟你們殺了人沒有多大區別。

我們的人質,你們只有兩個選擇,全殺了,要不然就全放了,這就是我韓孔雀的選擇,現在,就看你們的選擇,是帶著你們所有人的家人,全都去死,還是殺了你身邊的死硬分子,保護我們的人質安全。

現在開始倒計時,我相信,你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,此時我國警方也開始準備強攻了,小夥子們,祝你們好運。」

「亂彈琴,他怎麼可以這麼做,這麼做是會害死人的,他們知道這些都是些什麼人?這些是恐怖分子,是死士,這樣的人是不會向任何人低頭的,他們無所畏懼。」還是那名中年男人,在對著軍方、武警、特警在發牢騷。

「他們現在已經有所畏懼,要不然,他們早就動手了。」一名特警道。

「以血還血,以牙還牙。」一名武警再次道。

「還有八分鐘,準備,十分鐘之後,開始強攻。」一名軍人冷冷的道。

其他人只是看著手錶,全都不在說話,事情到了這個程度,不能盡全功,那就盡量營救人質。

此時大屏幕上的畫面在變,這個時候,白曉亦又花樣翻新,弄出來了一些撲克牌,上面有一些人物照片,最正中的是一個男人,從衣著打扮,所有人都能看認出他來。

他是尼桑天皇,他的身後,還有一些人影,這些人把他圍攏在中間,湊成了一副眾星捧月的畫面,把中心的男人襯托的更加英武。

尼桑天皇,大王,懸賞金額兩百億美元,全家四百億美元,是全世界最大的恐怖組織頭目。

接著下面則是參與此次醫院危機的不少年輕人的圖片,這些人是已經證實,在尼桑軍方服役的人員,或者是曾經在尼桑軍方服役過。

第二張撲克牌是尼桑國國防大臣,因為韓孔雀懷疑這次事件是尼桑軍方主導的,所以他和他的家人,成為了小王,殺了他們全家,將會得到一百億美元。

接下來是所有尼桑國高層,他們很多人上了撲克牌,而裡面詭異的沒有首相,後面的解釋是,首相是選舉產生的,只有幾年的任期,這樣的人,不值得發布高額懸賞。

「韓孔雀這是想要幹什麼?他真的要做恐怖分子?」徐加辰來到了現場,事情鬧到現在,已經不好收場了。

「我們也懷疑裡面有尼桑軍方的首尾。」程軍道。

「只能是懷疑,難道就因為懷疑,就可以對一國領袖和高層發布刺殺任務嗎?」徐加辰頭疼的道。

程軍道:「沒有人能夠證明這些任務是韓孔雀發布的,他也沒有承認是自己發布的。」

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是韓孔雀發布的這些任務,但畢竟韓孔雀沒有宣之於口。

程林此時道:「世界各國都有報復敵人的手段,這樣的事情也層出不窮,但這需要實力做後盾,韓孔雀他有實力嗎?有實力,他就是打擊恐怖主義,沒有實力,他就是恐怖分子。」

程軍道:「韓孔雀現在就在亮肌肉,他在顯示實力,我們看著吧!我想,他應該有了應對尼桑政府的辦法。」

「他有辦法?他有什麼辦法?」程林看著程軍道。

徐加辰此時道:「他還真是有點辦法的,只不過,他要真的把底牌亮了出來,那可是在綁架全世界,就不知道我們的那些對頭,會怎麼想,會怎麼做,韓孔雀發展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。」

「真的能夠威脅到尼桑國政府?」程林詫異的道。

程軍道:「有可能。」

「有可能是什麼意思?」程林等著程軍道。

程軍苦笑道:「韓孔雀有手段,如果他想,就有可能威脅到尼桑國,當然,能夠威脅到尼桑國,那自然也能夠威脅到其他國家,所以,這是一把雙刃劍,可以做為護身符,也有可能引來攻擊。」

程軍剛說完,就有一名軍人從不遠處跑了過來:「報告。」

「講。」程軍道。

那名軍人看了一下周圍的人,遞給了程軍一份文件,程軍一看,臉色就變了。

「怎麼了?」這裡除了程軍,就再也沒有任何軍方高層,而這些人裡面,只有程林跟程軍關係最近,所以程林最先問出來。

程軍道:「你們看看吧!韓孔雀這是真的要破釜沉舟了。」

把文件遞了出去,程軍又快速打開了自己的數字終端,上面的文件更加全面,通過軍事衛星,一些畫面傳輸了過來。

畫面上是一艘大型游輪,程軍認識尼桑語,所以船頭那清晰的字跡,說明這是櫻花號游輪,一艘剛下水首航的大型游輪,此時游輪上,雲集了尼桑國的很多精英人士。

「韓孔雀綁架了不少尼桑國輪船?這怎麼可能?」不少人發出了不可思議的聲音。

徐加辰也皺著眉道:「事發才多長時間,他的兩艘船都不在那片海域,尼桑國政府憑什麼認為是韓孔雀做的?」

程軍苦笑道:「龍雲號離那片海域很遠,可韓孔雀的另外一艘船,卻離那裡不遠。」

「你是說神龍號?」徐加辰脫口而出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