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二十九章威脅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白曉亦,所有人都有點無語,這白曉亦今天肯定要出名了。 「看看我們找到了誰?鈴木子,一個很老實的鄉下老婦人,她是誰?這位老婦人很可憐,為了一千萬日元,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消息,看,這個英俊的小夥子,...

韓孔雀的笑聲再次響起:「那你還猶豫什麼?既然你連死都不怕,那還有什麼可猶豫的,我們有句俗話說得好,除死無大難,你死之後,管他洪水滔天?所以,你的妻兒你放心好了,我會讓人特殊照顧的。」

「我不信。」武田信男咬著牙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會讓你相信的,看看,隨著時間的推移,你們暴露出的信息會越來越多,這個小夥子的女朋友很漂亮,我想,她的下場,肯定比現在被用槍指著腦袋的女士,好不了多少。

那位女士,你抬起頭來,好好看看,這麼一位漂亮的尼桑女人,會在你被殺害之後下去陪你,哈哈,還有這個,都說尼桑女人溫柔賢惠,這位夫人就很不錯。

這是誰的老婆,你好好看看,這個女人身邊的孩子是誰的?我會告訴你,你死之後,我很快會把他們送下去陪你們的,我不會做的太過分。

所以,除了這個武田信男的家人,其他人,我不會讓他們太過痛苦,我會讓他們在無知無覺中死去,讓他們沒有恐懼的離開這個世界,我想,這已經是我能夠做到的最大的寬恕了。」

韓孔雀瘋狂的叫囂聲,讓整個醫院完全沉寂了下來,韓孔雀的話裝死瘋狂,可那些不畏死亡的戰士,還就怕這個,這些人可以為了國家,為了民族拋頭顱灑熱血,可他們不可能拋棄他們的家人。

「怎麼了?怎麼不開槍?那位女士,請勇敢的抬起頭來。看看這個世界,看看這個瘋狂的世界,因為我韓孔雀有錢,就要被人攻擊嗎?

就因為這一切是我韓孔雀引起的,所以我就必須負責任嗎?好,我負責,白曉亦,給我連通我們公司的衛星,讓我們來個全球互動,我倒。誰他媽的現在還敢欺負我韓孔雀?」

韓孔雀的聲音越來越高亢。而且也越來越狠戾,他的那種陰狠氣息,就算只聽聲音,也讓聽到的所有人感覺不寒而慄。

「武田信男。你好好看看。這些人都是你帶來的吧?哈哈。你們確實是英雄,不畏死亡的真正勇士,所以你們來搞恐怖襲擊。進入沒有一個人戴頭套,這是通過醫院的監控設施,調取的資料。

看看,你們一個個的都在上面,那就讓我來一個個查找,我不信你們在這個世界上活了一二十年,會沒有一個人認識你們,現在是地球村的時代,從這裡,可以瞬間把你們的資料傳送到尼桑,我會找到你們的。

看看,都說尼桑國人團結,可這條信息是我花費一千萬日元買來的,吉田弘毅,很好聽的名字,名古屋人,家裡有姐姐哥哥,都已經結婚,你是最小的一個兒子吧?

你放心,你這樣的勇敢的年輕戰士,一定會得到最大的尊重,如果今天你敢在這裡殺人,我就把你的家人,全部送進地獄,看看這是你可愛的侄女吧!

我的孩子也即將出生,所以我是很了解初為人父的那種喜悅的,但對不起,就是因為她有一個,可以隨便剝奪別人生命的叔叔,所以她就不會得到童年的樂趣,也不會有成長的煩惱,小傢伙,好好享受你剩餘不多的時間吧1

韓孔雀的話很詭異的,居然越來越輕柔,但這樣的變化,卻讓人聽的渾身起雞皮疙瘩,一股寒意,不由自主的從心底升起。

這些來執行任務的人,或多或少的知道韓孔雀,他們知道韓孔雀從他們國家捲走了多少黃金,所以他們知道韓孔雀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,他們更不懷疑,韓孔雀有沒有能力做到那些事情。

此時韓孔雀的所作所為,居然比大樓之內的恐怖分子,更加像恐怖分子。

「殺了我,殺了我,我受夠了,除死無大難,韓孔雀先生,請你好好照顧我的孩子和家人,我不怕死。」

很神奇的,本來癱軟在地上的那個女人,站了起來,並且抬頭挺胸的看著武田信男,用她的額頭,頂在了槍口上。

大屏幕上的武田信男,獃獃的站在那裡,居然沒有做出任何反應。

本來警方高層和市府高層,還害怕武田信男受不了刺激,真的開始槍殺人質,可當韓孔雀不斷挑釁他們,卻並沒有讓事件惡化,他們才放下了心來,不過,接著,他們的心就被再次提了起來。

因為此時大屏幕上,真的開始進行網路直播,而且居然還找了主持人,那位主持人是白曉亦。

「武田信男是這次危機的製造者,現在我們看一看武田信男的家人是怎麼說的,遠在尼桑的我公司工作人員,在尼桑國警方的陪同下,一快找到了武田信男的父親,武田大郎。」白曉亦從容的面對盡頭,表現出一股年輕人沒有的老練。

「武田大郎先生,你謀硐衷趺純矗我知道,你們尼桑國都崇尚武士精神,我想,剛才我國的那位女士的表現,應該符合你們國家的武士道精神了。

所以,我們就來比比,看看哪個民族的人民更加勇敢,你可以鼓勵一下你的兒子,讓你的兒子開槍,看看我的老闆,韓孔雀先生,有沒有本事,讓人來尼桑國,把你們全家全部殺死,用來祭奠那位女士。」

白曉亦一臉微笑的說著,她此時好像是新聞聯播裡面的那位女播音員,聲音清脆悅耳,是那麼的動聽。

有人聽著她的話心寒,自然就有人聽的熱血沸騰,特別是那位被槍指著腦袋的女人,她聽到了這些話,居然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心安,她相信,自己的身後有一座堅強的後盾,這讓她不懼死亡,因為她知道,她對面那個凶神惡煞的男人害怕了。

「瘋子,都是瘋子,我們是守法的好公民,恐怖襲擊肯定是不被支持的,那不是我兒子。」武田大郎就是個老混混,他可沒有他兒子那樣的視死如歸。

白曉亦轉過臉道:「這位是武田大郎,他不承認武田信男是自己的兒子,不過不要緊,我們是知道的,他確實是這個老人的兒子,武田信男,我們挺你,請你一定要爺們一點,我相信你殺過人,此時你不會認慫了吧?」

看著大屏幕上一本正經,挑逗武田信男的白曉亦,所有人都有點無語,這白曉亦今天肯定要出名了。

「看看我們找到了誰?鈴木子,一個很老實的鄉下老婦人,她是誰?這位老婦人很可憐,為了一千萬日元,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消息,看,這個英俊的小夥子,就是她兒子,尼桑自衛隊的成員,已經當兵三年,是不是很可笑?

一位據說是尼桑軍方的軍人,居然出現在這裡劫持人質,現在我們要問一下,這位可愛的老婦人鈴木子,她到底是為了什麼,居然會出賣自己的兒子,難道只是為了那一千萬日元?

我想,這肯定是不可能的,要知道尼桑民族可是向來以團結出名,他們是不可能做叛徒的,她可定是有著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。」

「我需要一千萬日元,哪怕明天就死,我也要盡全力,把所有孩子都撫養成人,這筆錢是我女兒出國留學的費用,大郎,我在這裡只說一句,不要做違背良心的事情。」

畫面轉移,白曉亦的聲音再次傳來:「很可敬的一位老婦人,不要做違背良心的事情,這是一個十分美好的願望,也是一個老婦人的期待。

不過,我想,她的兒子,肯定是不會認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違背良心的,所以,他還是會為了國家,為了民族義無反顧。

當然,在這裡,我們也沒想過,讓他忽然良心發現,能夠來這裡做敢死隊的,就沒有一個是正常人,都是些腦袋被門夾了的,要不然,他們怎麼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?」

「觀眾朋友們,我白曉亦在這裡浪費口舌,難道就是為了打動那些恐怖分子?不是,我們是在表現我們的能力,亮出我們的肌肉,讓那些敢於侵犯我們利益的所有人,都感到膽寒。

看看吧!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們獲得的信息越來越多,他們的家人,都會是我們以後報復的對象,而且我們的老闆明確表示了,他的報復,不一定是自己出手,也許,他們的親戚,他們的朋友,會幫我們完成這一切。」白曉亦淡淡的話語,傳遍整個世界。

「藤井,我看到你了,不管什麼理由,你不可以傷害無辜的人。」

「田野,那是你嗎?我真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。」

「田中明信,你是我的高中同學田中吧?十分感謝你,就因為認識你,我白得了一千萬日元,請所有的尼桑國民不要鄙視我,他可是恐怖分子,難道我們大尼桑民族,已經墮落到需要搞恐怖襲擊,來獲得財富的地步了嗎?」

「不管什麼理由,都不應該用這樣的手段來達到目的。」

「如果要對付那個韓孔雀,就直接對付他,沒必要劫持大量醫生和病人。」

「這肯定是恐怖襲擊,這樣的人,不管有什麼理由,都是應該被世人唾棄的。」

「強烈抗議,韓孔雀也是恐怖分子,希望華夏國能夠逮捕他,他已經對我國公民造成安全威脅。」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