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二十四章趨吉避凶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警方,除非韓孔雀先生給予配合。」 韓孔雀「你確定要殺人?我想這肯定是你不能承受的。」 男人看向韓孔雀道:「上,抓活的,只要抓住了活口,這裡並不用死人。」 韓孔雀把槍直接扔在了地...

昨天發的章節,是五天之前寫的,裡面有一段傳說,如果有人知道,完全可以靠它寫一本蠻荒神仙傳了,可以比擬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了。

書評區真熱鬧,一片的水,不過,看盜版的就不要喊了,聽到你們來書評區喊,我心裡是真不舒服。

這段內容有人說水,水就水吧!不過,為了對得起訂閱的兄弟,我解釋一下,趙佗這個人有幾個人知道?越南人崇拜的祖宗,我們國家的人,南北朝還有一個宋朝,宋武帝劉裕有幾個人知道?寫書寫多了,也不知道什麼叫水了。

最近狀態不好,存稿一個字也沒了,看到這一章,也應該知道進入另外一段大情節了,所以我該努力。

————

看著從慌亂人群中,從容鎮定穿過的十幾個人,韓孔雀感覺好像看到了電視電影中的特種部隊,從容、鎮定、自信、精神。

從他們緊繃的肌肉,穩健的步伐,走位和挫步之間,能夠看到一個雜而不亂的圖案,那是一個整體,精密、機械,卻又給人一種幻化萬端的感覺。

「既然已經驚動了警方,那我們只有對不起了,執行二號方案。」男人的話,通過通訊器,瞬間傳遍整個醫院。

韓孔雀能夠清晰的感知到,整個大樓動了起來,剛才有點慌了的撤退,瞬間停了下來。

「不要殺人。」韓孔雀立即道。

男人道:「不殺人不足以震懾警方,除非韓孔雀先生給予配合。」

韓孔雀「你確定要殺人?我想這肯定是你不能承受的。」

男人看向韓孔雀道:「上,抓活的,只要抓住了活口,這裡並不用死人。」

韓孔雀把槍直接扔在了地上:「來吧!讓我看看這些職業軍人,到底有多厲害。」

男人道:「知道你是高手,所以,如果你不想這裡有傷亡,你最好還是束手就擒,看看我們出動了多少人,他們在什麼地方?這裡是大陸,你應該知道,在這種地方暴露了我們的意圖,我們的下場會是什麼,所以不用懷疑我們敢不敢殺人。」

韓孔雀看著男人道:「怎麼稱呼?」

「青火青花,你可以叫我青花。」男人淡淡的道。

韓孔雀笑道:「青花,看你的樣子,你有四十歲了吧?而他們卻全都是十八九歲的年輕人,他們是你們訓練的死士,而我也相信,他們應該沒有什麼牽挂,但你有沒有牽挂?」

青花揮了揮手,讓四名年輕人繼續,韓孔雀一笑,直接竄入四人跟前。

四人確實受過嚴格的訓練,韓孔雀只感覺自己的眼睛一花,就被四個人圍在了中間。

接著凌厲的勁風在耳後想起,韓孔雀根本不理會它,他從勁風上,就能知道後面兩個人攻擊自己的位置。

韓孔雀上前一步,一偏頭,躲過後面兩人的攻擊,而他正好落入前面兩人的攻擊範圍之內。

一人的拳頭對著他太陽穴擊來,另外一人則直接來了個窩心腳。

韓孔雀的腦袋在間不容髮的時刻,再次偏了一偏,躲過攻擊向太陽穴的致命一擊,而另外的一擊,則沒法再躲避,所以韓孔雀的右腳,擋住了這致命一擊。

韓孔雀的力道,明顯出乎那名出腳的年輕人的意料之外,所以在他後退了半步之後,圍攻韓孔雀的圈子出現了一個缺口。

韓孔雀毫不猶豫,直接從這個缺口,沖入了那名年輕人的懷中。

年輕人確實是高手,在韓孔雀突入他的懷中的時刻,直接一圈,擊打在韓孔雀的心臟上,而韓孔雀的雙手,也錘擊在了年輕人的雙肋上。

只聽哧一聲,年輕人的肋骨折斷,肋骨直接插進年輕人的肺里韓孔雀能夠清晰的感知到,青年人的肺里湧出血液。

這立即反映出出來,年輕人立即失去了戰鬥力,嘴裡吐著血沫,軟到在地。

而此時韓孔雀的也不舒服,後面兩人的攻擊,也已經擊打在他的軟肋上,這一點,就算韓孔雀感知的清清楚楚,也沒法躲過。

除非他直接竄出這種近距離的包圍圈,要不然,他只能享受被人攻擊的滋味。

四個人打一個人,而且快准狠,只要稍微耽誤一下,攻擊立即臨身。

韓孔雀悶哼一聲,感覺雙肋好像被大鐵鎚擊中,勁道足有一兩百公斤。

如果不是韓孔雀有水幕護體,只是這兩下攻擊,他的下場也就跟剛才被他擊倒的年輕人相同。

韓孔雀畢竟是韓孔雀,在他遭受攻擊的時候,正面的那個年輕人的攻擊也已經來到,眼看他的拳頭,就要打到腦袋上,韓孔雀爆吼一聲,跳了起來。

韓孔雀的右腿,就好像戰斧一樣,照著那名明顯反應不過來的年輕人劈去。

「碰」的一聲,年輕人如死狗一樣,被一腿劈在了地上,瞬間,他的嘴裡湧出大量鮮血,很快染紅了周圍的地面,這是活不成了。

借著攻擊年輕人的反作用力,韓孔雀的看著笨重的身體,並沒有落地,他的身體在半空中一扭,立即居高臨下的看到了後面的兩個年輕人。

而此時那兩名年輕人全都出腿,向著半空中的韓孔雀踹來。

滯留在半空中的韓孔雀,如果是普通人,他絕對沒法躲避來臨的攻擊,但韓孔雀在這個時候,卻化不可能為可能,在半空中再次扭了一下身體,正好錯開了兩個人的攻擊,他身體的靈活性,顯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雖然再次躲過了一次攻擊,不過韓孔雀此時在空中,也沒有了發動攻擊的能力,他只能隨著重力,向著地面落去。

不過,在這個過程當中,韓孔雀的身體,卻不是向著空地墜落,而是直接落在了一個年輕人的身上。

那個年輕人的反應也很快,他直接伸出雙手,抱向韓孔雀的腰部,而另外一個年輕人,也看到了這種情況,所以他的手,再次攻向韓孔雀的腦袋,想要一下擊暈韓孔雀,從而活捉他。

而韓孔雀可不是那麼簡單的投懷送抱,他一個千斤墜,巨大的勁道,加上他身體的重量,重重的撞在那個抱住自己的年輕人懷裡。

韓孔雀根本不理會打向自己腦袋的另一個人,而是出拳,直接給那個抱住自己的年輕人一下,這一下直接打在了心臟上,讓年輕人直接軟倒在地。

而此時,唯一剩下的一名年輕人的攻擊,也已經來臨,他的一擊手刀,並沒有攻向韓孔雀的腦袋,而是重重的下劈在了韓孔雀的後頸上。

韓孔雀再次悶哼一聲,踉蹌向前走了幾步,韓孔雀晃動了一下腦袋,搖晃了一下脖子,看向剩下的唯一一名年輕人。

「確實是高手,不過,只剩下一個,是一點機會也沒有了。」韓孔雀沒有再攻擊,而那名年輕人,也被青花攔了下來。

青花笑著道:「韓先生確實是高手,不過,此時你已經沒有了翻盤的機會,上。」

青花一聲令下,四個年輕人從容的,從他的身後走了上來,四人再次圍成一個小圈,互相交錯,拿著手槍圍了上來。

韓孔雀看著標準的戰術動作,道:「這就是戰鬥走位,交替掩護吧?這樣的動作,就算我手裡有槍,也沒法跟他們對抗吧?」

「知道就好,他們都是專業的,就算你躲入旁邊的房間,也不過是負偶頑抗,做無用之功罷了。」青花道。

韓孔雀笑了:「你們最好不要在動,要不然,我可就不客氣了,那時,我們可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。」

韓孔雀站著沒動,不過此時他已經準備下狠手,畢竟他也不是金剛不壞之身。

韓孔雀也不知道他的水幕,能不能擋得住子彈,不過,這種可能性微乎及微。

青花看了一眼,慢慢靠近韓孔雀的四個手下道:「韓先生還有翻盤的能力?」

韓孔雀道:「那是當然,讓他們停下,要不然,我可是要出手了,你是知道的,因為那些人質,所以我並不想大開殺戒。」

看著從容鎮定的韓孔雀,青花一擺手,阻止了手下的繼續靠近。

多年來出生入死,讓他培養出了一種特殊的直覺,他感覺韓孔雀並不像是虛張聲勢。

韓孔雀拍掌道:「你是個聰明人,是我遇到的死士之中少有的聰明人。」

「韓先生的話提醒我,原來折在你手裡的死士不少?」青花淡淡的笑著道。

韓孔雀的眼神變得有點悠遠:「青火部隊,原來我接觸過,也認識你們的一個人,不知道他還有沒有活著。」

「韓先生認識我們的人,如果是這樣不如說一下,如果真的有交情,我們也許可以退出這次行動。」跟韓孔雀接觸的時間越長,青花感覺越是不舒服。

韓孔雀看向青火道:「你是個高手,也是個聰明人,你離開吧!我想你們已經準備好了後路,現在你們沒有殺人,我想我國警方不會對你們窮追不捨的。」

「我們收了錢。」青花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去把買主宰了,因為他們欺騙了你們,回去告訴青火,就說煙花向他問好。」

「煙花?我知道了,我會跟我們老大說,那我們就退出了,希望沒有打擾到韓先生。」青花對著韓孔雀鞠躬。

韓孔雀笑道:「青火幾十年長盛不衰,果然有些門道,當年青火遇到我退出了,沒想到你也有這種本事。」

「謝謝韓先生誇獎,多年來走在生死邊緣,能夠活下來的,趨吉避凶已經成為了一種本能。」青花打著手勢,他的手下中,立即有人走了上來,拖著三個倒在地上的年輕人,交相掩護著向後退去。

「可以告訴我點信息嗎?」韓孔雀看著慢慢後退的十三個人道。

青花道:「我們是第一攻擊組,只負責對付目標,而其他人,並不關我們的事情。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