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二十一章條件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韓孔雀也沒辦法了,他也算是仁至義盡了。 給徐加辰從郵箱里複製了一份關於趙佗墓的調查報告,把他送走了,韓孔雀才坐在院子里的桌子邊,想著有沒有可能去趙佗墓撈一把。 不過。。韓孔雀怎麼想,都...

韓孔雀苦笑道:「剛才還誇你聽故事認真呢!現在怎麼又犯糊塗了?從崔煒的遭遇,還不能推斷出那口枯井的大體位置?要知道這個故事裡面,可是詳細的說了崔煒進入趙佗墓的詳細信息,只要找到了那口枯井,進入趙佗的皇帝玄宮應該不算難。」

「恩,根據這個推斷,還真不算難,既然你知道的這麼清楚,那就去羊城一趟,順便把海軍的裝備帶回來,你結婚之後打算出海吧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那個地方我是很想去,但絕對不是現在,因為我有自知之明,現在去那個地方,實在是太過危險,我看不如這樣,我把我知道的資料,發到網上,你們在宣傳一下,也許有人受不住誘惑,會去給我們打頭陣。

這樣雖然不可避免的會遭受一些損失,但這樣一來,只要進去的人多了,我想裡面就算真有神仙,也會受不住那無休止的打擾,從而遠走他鄉,到時候,我們再來個搶救性發掘,怎麼也比盜墓賊弄到的東西多。」

「你這是出的什麼餿主意?一座完好的古墓,和一座被人盜了一遍又一遍的古墓,哪一個更有價值,還用我說嗎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那怎麼辦?找到了古墓入口,是您老人家下去,還是我下去?不要說沒有危險,如果沒有危險,傳說中被人燒了搶了個精光的秦始皇陵,怎麼就是沒人敢挖呢?

趙佗可是比秦始皇活的時間長,而且他也十分清楚秦皇嬴政屍體的下場,最重要的是,他可能比秦始皇還有錢。

最起碼他修建陵墓,沒有弄得天怒人怨,只是從這一點上看,趙佗這個人就不簡單,這樣的人,你說他會看不到秦始皇的前車之鑒?」

徐加辰道:「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更不能胡亂宣傳了,現在這個世界上,比你厲害的人有多少?如果進去的都是些自不量力的,那得死多少人?」

「探路嘛!總是會有傷亡的,更何況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如果不貪心,誰會想要下去冒險?」韓孔雀道。

徐加辰道:「這樣不行,你還是不要隨便行動,這樣,你把你知道的所有材料都整理下來,我發給羊城市政府,讓他們看著辦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一定要跟他們講清楚,我自己不會偷偷摸摸的去那裡,但他們也不用指望我去幫他們,我只負責幫助他們找到入口,其他事情概不負責。」

「裡面可是有你想要的東西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那是肯定的,墓里的珍寶就不說了,鮑姑的艾炙絕技,白龍喝的那東西,都是我看重的,當然,如果還能研究明白,有記載的那幾個侍女,是因為什麼長生不老的,那就更好了。」

「我知道你打算出海,如果向南行駛,就要經過羊城近海,那你乾脆就去羊城走一趟,珍寶什麼的屬於羊城那邊,書籍類的秘本,你們完全可以分享,至於人物,就全部歸你好了。」

想到滬南地宮裡的那些陰兵,徐加辰就是一陣惡寒,既然沒有辦法處理,那趙佗墓中的人物,還是讓韓孔雀處理了最好。

韓孔雀到是有點心動,不過他對趙佗墓實在是有顧忌,再說,羊城市政府給他的籌碼也不夠。

也許是想到了韓孔雀不滿意,所以徐加辰再次道:「羊城那邊可不止有軍艦,他們還有海軍,如果你能夠跟他們協商一下,讓他們支持你一些人手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這趙佗墓對羊城市政府很重要,如果你真的能夠幫助他們打開了趙佗墓,我想羊城市政府那邊,你是可以再提些條件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讓我再考慮考慮吧!這種沒有被人盜過的古墓,一般是不討人喜歡的。」

「行了,我這次來就是為了這幾件事,只要你記得,你的物資採購在我們魔都進行,那我們就算欠你個人情。」徐加辰站起身,準備走了。

韓孔雀也站起來道:「讓我們這裡採購物資,到是沒什麼問題,不過,讓您老人家欠我人情,害您晚上睡不著覺,那我也太不應該了,不如您老在幫我個忙?這樣我出門時,也能放心家裡的事情。」

「說吧!能夠幫忙的我一定幫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也不是什麼難事,就是我想修建一條從魔都市,直通我家鄉乾山縣的高級公路,現在已經獲得了幾個縣市的同意,但在我們魔都周圍的幾個發展好的縣市,卻吃了閉門羹,希望徐叔能夠幫我協調一下。」

徐加辰道:「屬於我們魔都是管轄的縣市,那不用說,只要我說一聲就行,如果不屬於我們的管轄範圍,我說的話就不怎麼管用了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一分錢不要他們的,只要他們一些荒山,而且我們還可以支付補償款,這樣居然也不同意,他們為什麼那麼牛?

還不是因為背靠大樹的關係?如果不是因為他們離魔都很近,被魔都經濟圈影響,他們的經濟會發展的那麼好?所以您老的影響力,還是很大的,只要您出面,我相信他們是不會不給您老面子的。」

「行,我給你協調,但趙佗墓的事情,你一定要給我好好考慮。」徐加辰點頭同意了。

韓孔雀卻只能苦笑,他道:「您老人家剛才聽故事,是真沒聽懂還是假裝不懂?」

「這是怎麼說的?你給我說清楚,難道我老人家真的老糊塗了?」一邊向下走,徐加辰一邊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,趙佗墓被人稱為皇帝玄宮,那可是一座真正的仙家宮殿,是可以讓一些人在那裡生活千年,而不感覺乏味的一座人間聖境,這麼一處地方,羊城市政府就用那麼點代價,就把我打發了?」

徐加辰轉頭瞪著韓孔雀道:「你還想怎麼樣?難道要把那座地宮也搬走?搬不走難道你還打算留著當你的行宮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那裡的出入口,肯定很隱秘,所以,真的當我的行宮還真不錯,要知道現在已經是滄海桑田,我想,地宮的出入口,離羊城市區肯定不遠。

這麼一座行宮,住著肯定比別墅舒服,而且離繁華的市區不遠,現代社會的那些享受,也能享受到,現在那地方,絕對屬於黃金寶地。」

「你也不嫌的慌,那可是一座古墓,就算真給了你,你敢帶著家人住在那裡?就算你敢住,你媳婦也敢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一聽道:「這沒關係啊,地宮我可以不要,但一些特殊的東西我是肯定想要的,像那條叫玉京子的靈蛇,像地宮裡的很多書籍和法器,這些我都很喜歡。」

「法器?這個能不能給你,要看羊城那邊的態度,典籍和能夠複製的東西,可以給你複製一份,我能夠答應你的就這一些了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行,徐叔你就把我的意見跟他們說一下,就算不答應也沒什麼,買賣不成仁義在,我把一些資料給你,也許羊城那邊,自己就可以把那座古墓探索個明白,那樣,也就用不到我了,那許諾給我的東西,自然也就不算數了。」

韓孔雀是很明白人心的,只要找到了古墓的入口,羊城那邊能夠忍住不進去才怪了,只要他們敢進去,十有八九就要倒霉,只要他們倒霉了,韓孔雀的條件,他們就會認真考慮。

現在韓孔雀只能是提醒徐加辰,讓羊城那邊悠著點,不要真出了人命。

韓孔雀已經說的夠多了,如果他們還傻大膽到,無所顧忌,那時要真的鬧出了人命,韓孔雀也沒辦法了,他也算是仁至義盡了。

給徐加辰從郵箱里複製了一份關於趙佗墓的調查報告,把他送走了,韓孔雀才坐在院子里的桌子邊,想著有沒有可能去趙佗墓撈一把。

不過。。韓孔雀怎麼想,都感覺不妥當,一個是國內的東西,划拉到自己家裡再多,也沒有多少成就感。

再個就是,趙佗墓是真的危險,不要說面對有思想的守墓人,就算是滬南地宮的陰兵,如果不是韓孔雀的水幕能夠屏蔽那些陰兵的感知,他也沒法在陰兵手下佔到絲毫便宜。

而通過調查趙佗墓,韓孔雀知道,只要傳說不是假的,那裡絕對就是龍潭虎穴。

如果那裡真的有保持清醒的守墓人,那韓孔雀的水幕,就不可能騙得過她們,那時韓孔雀就只能依靠武力硬闖。

而韓孔雀雖然自信,但他畢竟是一個現代人,現代人跟古代人比武術,那純粹是找虐。

古代人練武,是用來求生、打仗、陞官、發財的,現代人還有幾個練武的?而且裡面有多少是練得花架子?

就算韓孔雀,也不過是半路出家,他如果面對古代的那種從小就練武,而且還是身經百戰的戰士,也絕對討不到好。

「姐夫,傻坐在這裡幹什麼?」韓孔雀正在愣神的時候,柳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身邊。

韓孔雀驚訝的道:「你怎麼來了?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