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七百二十章千年不朽

作者:瘋神狂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9-25 05:30  |  字數:3433字

鮑姑問清緣由,即從葯囊中取出紅腳艾,搓成艾絨,用火點燃,輕輕地在姑娘臉上熏灼。

不久,姑娘臉上的疙瘩全部脫落,看不到一點疤痕,變成了一個美貌的少女,她千恩萬謝,歡喜而去。

遺憾的是,鮑姑沒有留下什麼著作,後人認為,她的灸法經驗可能滲入到葛洪的《肘後備急方》中。

該書有針灸醫方109條,其中灸方竟佔90餘條,並對灸法的作用、效果、操作方法、注意事項等都有較全面的論述。

據分析,葛洪不擅長灸法,他的精力主要集中於煉丹和養生上。

《肘後備急方》中收入如此豐富的灸方,可能與擅長灸法的鮑姑有密切的關係。

《太平廣記》一書,在《崔煒傳》中,還也有這樣一段記載,說的也是崔煒和鮑姑的關係。

鮑姑升仙后,到唐貞元中節,在廣東番禹人陳設奇珍異寶於佛廟時,鮑姑化為一乞食老嫗,不慎打破人家酒瓮,無錢賠償,正受到毆打,崔煒憐憫之,脫衣抵償。

有一天,在路上又遇崔煒,鮑姑說:謝子為吾脫難,不至被毆,我善炙贅疣,今有越崗山艾少許奉給你,每遇贅疣,只一炷之,不獨愈苦,兼獲美艷。

崔煒接受後數日,遇老僧贅於耳,煒出艾試炙之,果如鮑姑所說,後又由老僧介紹他下山治一位家財巨萬的姓任富翁的贅疣,煒因出艾,一炙而愈。

任翁告煒說:謝君痊我所苦,無以厚酬,有錢十萬奉先生。

這段記載,把鮑姑的越崗山艾,當成神艾,反映鮑姑炙術名不虛傳,她制的越崗山艾,療效極好。

去掉美麗神話來談,可能是崔煒間接地,得到了鮑姑的炙術。

而韓孔雀欲得到的就是這份傳承,當然,趙佗陪葬女的不死之秘,也是他欲得之而後快的。

這些傳承,韓孔雀判斷,應該是著落在崔煒身上,而崔煒的下落,最有可能的還是趙佗的皇帝玄宮。

「神仙太過虛無縹緲,如果你是追求這個,我看還是算了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神仙自古就有流傳,您老聽著這段故事,像不像還珠樓主寫的蜀山劍俠?蜀山劍俠是明清時期的,而這是唐代的,當然,我們可以去掉這些太高端的東西,可低端的東西我們也惹不起啊!」

「什麼高端低端的?」徐加辰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徐叔,你們在滬南那邊研究的怎麼樣了?」

韓孔雀可是知道,那邊自從被暴露出來了之後,那裡的特殊磁場,正電子,還有一些特殊的現象,每天都在被人研究。

特別是那種特殊的能夠保存人體強烈記憶片段的物體,更是很多科學家研究的主要課題。

徐加辰也猜到了韓孔雀問這個的意思,所以他道:「研究到最後,你的解釋最合理,那就好像是一個放映機,不過那放映機卻是人類的屍體。

在滬南醫院的花園走道邊上,很多埋藏的屍體,都保存了一段記憶,當那裡的磁場發生變化,正電子出現時,那些放映機就會獲得能量,從而啟動,不斷的重複播放那段記憶影像。

不過這段影像是可以依附在活人身上的,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,就會對人體造成傷害,嚴重的可以致人死亡。」

「你們也應該研究明白了,那些雖然看著可怕,但它們並沒有智慧,也可以說並不是一種生命形式,只能是跟放映機一樣,保存了一段影像,只不過這段影像能夠自己轉移,並且影響人類的精神,控制人類的身體,對人類造成傷害罷了。」韓孔雀道。

徐加辰道:「你說的很對,就是這樣,你提這個幹什麼?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徐叔,你不會以為這種東西,就始終是放映機吧?你有沒有想過,它有一天,獲得了大量的能量之後,會不會在那段記憶的基礎上,恢復更多記憶?

或者是,這段記憶,也許可以變活,從而能夠思考問題,讓這個放映機,變成一個能夠思考的智慧生命?」

「智慧生命?那種怨靈會變成智慧生命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點頭道:「怨靈?很形象的名字,一般人死後,還真沒法保留下自己一段記憶,只有在嫉妒,怨恨,不甘,悔恨之中私人的人,才最容易保留下自己的一段最深刻的記憶。

既然你們知道那是怨靈,那自然也應該想到了,怨靈是能夠成長的,這就好辦了,剛才講的故事當中,一家普通的財主家裡,居然供奉這一隻鬼,這說明了什麼?」

「那是故事,那是傳說,你不會當真吧?」徐加辰看著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認真的道:「如果是別人可以不信,但我們可以不信嗎?如果一家普通地主家,就可以供奉一隻鬼,那說明了什麼?

只能是說明當地那種東西很多,而且那樣的東西還很普遍,最起碼比您老人家見到的那些要厲害的多,而那是普通人家,你以為趙佗是誰?

雖然不太可能是兵甲數十萬,但他總是一國皇帝,而且是一個十分富裕的皇帝,你說他的陵墓之中,會有些什麼?」

「田夫人?侍女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苦笑道:「剛才的故事之中,田夫人是個關鍵人物,通過她你想到了什麼?」

「她是秦末齊王田橫的女兒?」徐加辰的學識確實不錯,聽故事也很認真。

齊王,名橫,而他女兒叫田夫人,這不是說齊王叫田橫嗎?

歷史上極其出門的田橫五百壯士,就是說的這個齊王。

韓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