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一十七章傳奇崔煒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那羊城人民肯定會恨不得把韓孔雀扒皮抽筋。 徐加辰道:「你能給出準確的位置,但入口呢?越秀山可不校」 韓孔雀道:「這個還不行?其實古代的很多文獻,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不止是越秀山,從越秀山...

趙墓的發現也是一次意外,當時粵省政府辦公廳,準備在羊城老城區北面解放北路,越秀公園西側的象崗上,蓋幾幢宿舍大樓。

在挖掘大樓基礎牆坑時,一位民工在用力使用鐵鋤時碰上了硬物,震得虎口發麻,低頭一看竟然是一大塊頭。

由此向下一探,發現了一塊塊成片相連的大石板——趙墓在沉睡了2000年後,橫空出世了。

趙的墓室空間巨大,坑南北長10.85米,前部寬處12—13米,可謂巨穴,系從山岡頂部,向下打了20米豎坑,再向四周開鑿而成。

內有四位夫人陪葬,巨穴中還有壁畫和數間幃帳,這麼大的陵寢,以古代人對古代人的了解,他們完全可以猜測到陵墓在哪裡。

特別是這個象山崗上的陵墓,以孫權手下挖地三尺的手段,不可能發現不了從頂部開啟的墓穴入口。

所以孫權的手下絕對不可能沒有任何發現,之所以沒有挖掘,肯定是有原因,而唯一的原因,則是韓孔雀最害怕的。

韓孔雀害怕一些東西,但很多人卻兵沒有這種想法,這座古墓的發現,極大地振奮了嶺南學術界,也重燃了羊城考古隊找尋第一代南越王趙佗墓的希望之火。

1988年春,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,就成立了,該館正式開放后,門庭若市,人們在仔細鑒賞南越王墓出土珍寶后,不禁慨嘆。

「嶺南不蠻!」

「一流文物!」

讚歎之餘,人們紛紛提出一個頗為關心的問題,這個第二代南越王的陵墓出土文物已經十分可觀,那麼,第一代南越王趙佗的陵墓呢?

一定會有更為豐富的珍寶,其又在哪裡呢?

很多人都曾像博物館的人員詢問此事,不過這個答案卻沒有人能夠回答,這是羊城一個難解的歷史之謎。

剛才韓孔雀還沒有明說,后兩座古墓出土的東西,相比趙佗墓的傳說,差的太多了。

而孫權還有點收穫,而到了得意洋洋的現代人。意外發現趙墓來說,可就有點寒顫了。

雖然趙墓出土了一千多件文物,但真正重量級的東西並不多,因為古代和現代。發掘文物的標準不同。三國時期,發掘出來的都是珍貴文物。而現代人,連件破衣片都可以算是一件文物。

先後發現的兩座古墓,誰的收穫更大,更是一目了然。最起碼現代人發掘出來的東西,沒有孫權的手下找到的多。

一座古墓,其最重要的,能夠證明墓室主人的隨身物品,在這一點上趙墓發現的並不多。

這足以說明,後來被人發現的兩座古墓,都是被人光顧過了。甚至是光顧了無數次來的。

要不然,一座帝王陵墓,不可能才發現那麼點東西,那也太寒磣了。

千百年來。神秘的趙佗陵墓,一直是嶺南最大的歷史之謎,所有人從史書中,只知道趙佗死後,安葬在南越國的都城———番禺,但其具體地點卻是眾說紛紕莫衷一是。

過去,羊城考古隊根據漢代王陵,距離都城長安100餘公里的線索,把尋找趙佗陵墓的眼光,放在離羊城幾十公里的遠郊山岡。

而就在考古隊的眼皮底下,在離漢代古番禺城僅1公里的象崗,發現第二代南越王墓。

而發現了第二座南越王墓,其他陵墓就真的那麼難找?這顯然是不可能的。

趙佗是第一代南越王,統治嶺南近半個世紀,其勢力和影響非常之大,從南越國宮署、王宮御苑等遺址以及他興建的朝漢台、開掘的越王井等古,便能窺見一斑。

有關趙佗的傳說很多,最神秘的莫過於他的歸宿之地。

漢武帝建元四年,趙佗壽終廣州,據推算他壽過百歲,可算中國最長命的帝王。

這是因為趙佗生前曾在多處建造墳墓,出殯當日,只見靈車四齣城門,令人分不清孰真孰假。

趙佗墓越神秘,人們趣越大,越秀山上有馬鞍岡,秦始皇曾因馬鞍崗有「天子氣」,派人開鑿致地中「出血」,以後果然發生趙佗稱王之事。

晉人裴淵說趙佗墓在馬鞍岡,若按此說,則趙佗發跡於斯又葬於斯。

唐代李吉甫在《元和郡縣圖志》中說趙佗墓在禺山。

北宋初南海主簿鄭熊的《番禺雜記》卻載,趙佗墓在白雲山菖蒲澗一帶,據說菖蒲澗有一隻石馬,馬舌上刻有一首詩:「山掩何年墓,川流幾代人,遠同金驃裹,近似石麒麟。」

鄭熊看了古詩,認為趙佗墓在此附近。

宋人蔡如松則認為趙佗墓在越秀山下的悟性寺。

明清兩代,張詡的《南海雜詠》、屈大均的《廣東新語》均載:「自雞籠崗至天井,連山接嶺,皆稱佗墓。」

按此說,即從越秀山到白雲山近10公里長的山脈都叫趙佗墓,可見趙佗生前擺下了**陣,使後人一直摸不著頭腦。

上述幾說,從已取得的考古成果看,有些已基本被否定。

如「禺山說」,昔日的禺山一帶,今天已發現了南越宮署遺址和南越國王宮御苑遺址,趙佗大抵不會安排自己葬在宮署、花園裡面。

又如雞籠崗,這裡雖有不少土丘,但隨著近年城市建設發展,小山崗已被剷平,毫無痕。

至於「白雲山說」,羊城的考古工作者曾多次考察白雲山,至今未發現過西漢前期的遺址和墓葬。

趙佗墓到底,最有可能在哪裡呢?

越秀山!不少考古學者認同趙佗可能葬在越秀山的說法,這也符合古代的「馬鞍岡」、「悟性寺」兩說,理由主要有二。。

第一,越秀山又稱越王山,有「天子氣」,趙佗生前喜歡此山,常至遊覽,死後安排自己長眠於此。

第二,馬鞍岡附近已發現趙昧墓,據研究表明南越國有「聚族而居,合族而葬」的制度,其孫子佔了象崗山,趙佗在越秀山安葬,合乎邏輯。

但推測歸推測,在未有新的考古發現之前,趙佗墓仍是一個謎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,趙佗墓一定比象崗山南越王墓大,文物更加豐富。

這麼一座古墓的價值,自然不是三四億人民幣可以買到的,不過,加上一些戰艦,那就絕對能夠換到韓孔雀的那些資料了。

想到了趙佗墓的重要,韓孔雀嘆了口氣,這麼一座大幕,他是絕對不能去跟羊城市政府搶的。

羊城和彭城完全不同,彭城自古以來就是人文薈萃之地,那裡可不缺歷史名人,也不缺文化底蘊,而羊城則不同。

羊城好不容易出了一位皇帝,一位很有影響力的皇帝,如果韓孔雀把他的墓挖了,把東西運回魔都,那羊城人民肯定會恨不得把韓孔雀扒皮抽筋。

徐加辰道:「你能給出準確的位置,但入口呢?越秀山可不校」

韓孔雀道:「這個還不行?其實古代的很多文獻,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不止是越秀山,從越秀山到白雲山近10公里長的山脈都叫趙佗墓,這句話可不是笑話,趙佗當年在羊城周圍四處修建陵墓,你以為他真的是在故布疑陣?」

徐加辰看像韓孔雀:「你不是說笑吧?」

「你以為呢?」韓孔雀道。

「如果真有那麼大的陵寢,那羊城那邊可是發了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則是苦笑:「您老聽說過崔煒這個人嗎?」

「唐人吧?《傳奇》記載,崔煒在這個墓中,見到了數間『垂金泥紫,飾以珠翠』的『錦繡幃帳』,極其奢華,隨後他遇見了四位身著古裝的侍女,告訴他這是『皇帝玄宮』,並給了他一顆寶珠,讓他離去。

崔煒出洞穴後到波斯商人處悄悄賣這顆寶珠,有一位『老胡人』,問他:『郎君得入南越王趙佗墓中來?不然者,不合得斯寶。』

老胡人告訴崔煒,這是波斯國寶陽燧珠,西漢南越國年間流入嶺南,后被趙佗殉葬,他給了崔煒一筆巨款買下寶珠,泛舟離去。」徐加辰淡淡的道。

韓孔雀伸出大拇指道:「我們可是準備了很長時間,才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,您老沒做功課,就能知道這麼多,你們這一代人,在大學里確實學到了東西,而不像現在的那些大學生,是那麼的不學無術。」

「拍馬屁也沒用,趙佗這個人,在歷史上的作用實在是太大,他的陵墓,是你絕對不能染指的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搖頭道:「你沒聽懂我的意思,其實我是很想染指,但我不敢。」

這一段記載,給了韓孔雀很多啟示,其他他早就猜出趙佗墓在什麼地方,但他卻不敢去挖。

而且韓孔雀還相信,歷代以來,肯定不止是他猜到了,就像孫權,他不可能只是僅憑傳說,就派人去挖趙佗墓。

如果沒有目的,那他們找的地方也太准了。

其實早就有人猜測,趙佗墓在唐代被盜墓賊光顧過,這其實是相當有道理的,最起碼崔煒就算半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