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一十六章很難找嗎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 韓孔雀道:「是有必要去,但我又不敢去,所以才一直拖延到現在。」 「不敢去?」徐加辰看著韓孔雀,發現韓孔雀滿臉的鄭重,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。 韓孔雀對徐加辰道:「孫權可謂是挖...

趙佗立國后,立即開始治理這個王國,他在南越實行絕道閉關自治的辦法,避開了中原的戰火和動亂,在境內實行了有利於嶺南發展的「和集百越」的民族政策,一方面他仿效秦制,在嶺南建立一個中央集權、郡縣分治的封建王國。

但他又不仿效秦王朝那樣濫施暴政,而是有效地保護中原移民的政治、經濟和文化傳統,引進中原的先進技術,促進嶺南生產力的發展。

另一方面,又提倡漢越雜處,尊重越人的風俗,任用越人的首領為國中重臣,南越王趙佗的治理頗有成效,使原來比較落後的南越逐漸強大起來。

這位羊城歷史上第一位南天王曾得意洋洋地說:「老夫身定百邑之地,東西南北數千里,帶甲百萬有餘。」

這雖然是誇海口,但亦反映出南越王國當時確實具有一定的實力。

趙佗成了古代嶺南歷史上叱吒風雲的第一人,其在位六十七年,將南越王國帶至鼎盛。

接下來的幾位王皆不如趙佗,導致南越王國日趨衰弱,最終在漢武帝派五路大軍夾攻之下滅亡,番禺城也被漢兵縱火焚毀。

南越國自公元前204年立國至公元前111年被漢武帝所滅,共歷五帝九十三年。

韓孔雀等徐加辰說完,才道:「您老說的是正史,你也應該知道,趙佗死於漢建元四年,嶺南地區瀕臨南海,都城番禺又是海內外土特產的集產地,珍寶充積,趙佗在世時,搜刮的這許多奇珍異寶供自己享用。死後又帶入陵墓。

雖然南越王生前獨霸嶺南,擁有無限的權力,但是南越國畢竟是一個地方割據政權,國內的土地面積及人口。和漢朝的一個大郡差不多。

劉邦建立漢朝後。由於政權甫定,國庫空虛。國力有限,北疆又有匈奴為患,因此,鞭長莫及。暫時無力南征,只能違心地承認南越這個小朝廷。

但是,天無二日,國無二君,南越國始終是漢朝統一嶺南的心腹大患,閱歷豐富的趙佗早就看到了這一點,漢越共處只是互相利用。總有一天會兵刃相見。

而且,形勢發展是大漢王朝日益強盛,而南越王國則日益衰弱,所以。趙佗去世后,不可能將自己的陵墓造得非常宏偉巨大,目標顯著。

南越王深恐將來陵墓,會像秦始皇的驪山皇陵一樣,被人盜掘甚至拋屍荒野,於是絞盡腦汁將自己的後事,安排得非常縝密,墳墓藏得十分神秘。」

徐加辰道:「這個我當然知道,據史載,其出殯時,『多為疑』,靈車分別從番禺城四門出,當時就沒有人知道真正裝有趙佗遺體的棺材葬在什麼地方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你老聽說過,都有什麼人知道古墓的下落沒有?」

「有人知道古墓的下落?這不可能吧?如果知道了,那也不能到現在也找不到趙佗墓啊1

韓孔雀道:「三國時期,羊城屬吳國的範圍,吳王孫權聽古老傳聞說,三百年前南越王趙佗在陵墓中埋葬有許多珍寶,所以他不顧當時曹魏集團,虎視眈眈想吞掉東吳的險峻形勢,派出將軍呂瑜帶上幾千兵卒,千里迢迢來到廣州挖南越王墓。

他們秉承孫權旨意,大張旗鼓地到嶺南掠奪珍寶,無惡不作,並挖地三尺,幾乎把羊城附近的大小岡嶺都刨去一塊地皮,結果只挖到了第三代南越王趙嬰齊的陵墓,獲不少珍寶。」

徐加辰道:「這個我原來真不知道,不過羊城那邊給我的文件當中有提到,他們的擔心果然不錯,你真的盯上了羊城僅有的幾座大墓。」

韓孔雀苦笑道:「現在國內的那些人,都把我當賊防備了?不過,這一點讓他們放心,如果沒有必要,他們的地方我是不會去的。」

「這麼說趙佗墓是你有必要去的了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是有必要去,但我又不敢去,所以才一直拖延到現在。」

「不敢去?」徐加辰看著韓孔雀,發現韓孔雀滿臉的鄭重,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。

韓孔雀對徐加辰道:「孫權可謂是挖墳盜墓的第一位帝王了,他可比曹操的摸金校尉還早,據說,在挖出第三代越王墓之後,當時有一些士兵,因不服嶺南水土患瘧疾而死亡,但當地越人卻傳說,士兵們是中了南越王地下幽靈的邪術,冥冥的幽靈使盜墓者不得安生,你老聽了有沒有什麼感觸?」

「幽靈?邪術?」徐加辰也開始苦笑起來,這古代的一些東西,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「也許正是如此,隨葬更豐富、墓葬規模更大的第一代和第二代南越王陵,也就免遭浩劫了。」韓孔雀意味深長的道。

自從孫權之後,星移斗轉,隨著歲月的流逝,神秘的南越王的寶藏,愈來愈吸引人。

因此,歷代都有不少人在做著尋找南越王珍寶的美夢,他們步孫權的後塵,根據一些蛛絲馬跡,踏遍了南自雞籠崗、北至天井崗及羊城方圓百里的大小崗嶺,企圖找到趙佗陵墓中的這筆令人眼紅的財產,一些傳說較多的山岡,成了盜賊們相繼盜掘的重點。

結果只是水中撈月,反而留下不少軼聞,給南越王墓增添了許多神秘的色彩,成為羊城一個引人入勝、撲朔迷離的歷史之謎。

二十幾年前,「人體特異功能」之風越吹越盛之時,羊城的一位「特異功能者」,志願用自己神奇的功能,協助文物部門查找南越王的寶藏,但終於不了了之。

可以肯定地說,當時,絞盡腦汁的南越王趙佗為修建自己永久的寢宮,耗費了許多財力,並採取了極端嚴密的措施,他早已做好和後世之人,打一場曠日持久的珍寶爭奪戰的準備。

近五十多年來,隨著現代考古學的發展,羊城的考古工作者,也將趙佗陵墓列為重點文物調查的對象。

他們歷盡艱辛,在羊城找到了數百座南越王國時期的墓葬,出土不少珍貴文物,對研究南越國史,提供了重要的新資料。

令人遺憾的是,它們都是南越國官員或平民的墓,神秘的趙佗陵墓仍然無影無蹤。

「也許?」徐加辰可不是那麼好忽悠的。

韓孔雀道:「其實尋找趙佗墓是很容易的,並不像您老想象的那麼難,而難卻是難在,怎麼把它挖出來,按漢代陵寢制度和南越合族而居、聚族而葬的風俗,因此不難推測,趙佗陵墓亦在羊城的附近,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越秀山下。

這雖然僅僅是一個推測,但我想很多人都有這種判斷,雖然迄今為止,這位在嶺南古代史上叱吒風雲的南天王———趙佗,仍獨享著無數的珍寶,在極其神秘的陵墓中安寢著,但這不是他的陵墓有多麼隱秘,而是因為,他的防盜手段,堪比秦皇,所以,他才能安枕到現在。」

「既然你知道趙佗墓在什麼地方,那就告訴羊城方面好了,如果有可能你就去走一趟,我想這對你來說並不難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苦笑道:「1983年6月,考古工作者在羊城北象崗發現一座南越國時期大型石室墓,此墓鑿山為陵,深藏於象崗腹心二十米處,這座墓的墓主就是趙佗之孫———南越文王趙眛。

墓中出土了「文帝行璽」龍紐金印等一千餘件珍貴文物,被譽為近年來中國五大考古新發現之一,聽到這裡,您老有什麼想說的沒有?」

「這說明根本沒有什麼所謂的幽靈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您的這個推斷其實不全面,也不準確,剛才我已經說了,南越族也是有合族而居、聚族而葬的風俗的,找到了趙佗孫子的墓,那其他墓葬還有那麼難找嗎?

您老還沒忘了孫權吧?最早想找到趙佗墓的人是東吳大帝孫權,他們發現了趙佗曾孫趙嬰齊的墓,擄去了金鏤玉衣以及36枚玉璽金印和3把銅劍,而趙佗墓卻終無所獲。

此時距趙佗去世僅300多年,為何墳墓已杳無蹤影?就算趙佗墓他發現不了,難道我們能夠輕易發現的南越文王趙眛墓,他們也發現不了?

這個我是一點都不信,如果他們發現了,您說他們最後為什麼會放棄?因為遭遇了幽靈的攻擊,或者是其他的意外,反正他們不行了。」

「不行了?什麼不行了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不可抗拒的因素,要不然,以當時那些人的瘋狂,怎可可能會放過趙墓,趙墓很難找嗎?」

韓孔雀的話讓徐加辰無言以對,趙墓確實不難找。

因為趙佗活得太久了,以至於他的兒子都死了,留下的王位只好由其孫子趙mo來繼承。

趙繼位后,史稱「南越文帝」,趙是第二代南越國王,在位僅十幾年,公元前122年病逝,葬地在哪兒後人一直不知道,連盜墓賊也沒有探出來。

但在20世紀80年代,趙的墓竟然意外被發現了,而且還完好無損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