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七百一十四章羊城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酒。」 「陳釀?」徐加辰奇怪了,他最近沒聽說韓孔雀又去扒墳掘墓啊!這陳釀既然讓他爺爺每天都喝,那自然是不少的,這麼多的陳釀,在市場上就算是有錢也買不到的。 韓天山道:「孔雀發現了一些酒...

今天看到有人在群里議論,三天更新四萬五,連續更新兩個月,是不是很辛苦,我看到了,但沒有回復,繼續默默碼字。

有存稿,但只有三萬字的存稿,這些是始終保持在電腦里的,不能更新出去的,因為我有一個習慣,寫完了後面,會修改前面三萬字,以理順情節。

所以,那三萬字有跟沒有是一樣的,所以我每天必須苦逼的碼字一萬五,說辛苦,是真辛苦,但這是我的工作,所以沒有資格叫苦。

我寫這些廢話,只是想告訴兄弟們,這個月月底沒有爆發,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,沒爆發,但有更新,所以兄弟們看著給月票吧!

——————

「聽你這麼一說,彭城那邊真是撿到寶了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是啊!那絕對是個寶地。」

華老此時插口道:「運用不好,那就是個絕地。」

徐加辰道:「還真是這樣,好好利用吧!利用的好可以建造一個熱帶景觀,只是旅遊業的發展,就足夠彭城市政府樂得了。」

韓孔雀笑道:「如果沒有足夠的利益,彭城市政府也不會那麼的大力支持我們。」

「還是利益,那麼我們就談點關於利益的事情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孔雀道:「談事情也不能站在這裡談,徐叔不想上去看看?」

看到韓孔雀指著的五棵茶樹,徐加辰笑著道:「安全嗎?這麼高。如果走起來晃晃悠悠的,我可不敢上。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走兩步試試不就知道了?爺爺你陪徐叔先上去,我給你們泡茶喝。」

韓天山道:「你們說完話了?那好,我陪陪這位大領導。」

「什麼大領導?你孫子可是以為奇人,而你作為韓孔雀的爺爺,走到哪裡,地位都不比我差。」徐加辰笑著挽上韓天山的手臂。

「我不用你扶,在家裡我爬山都沒問題,就不要說這麼點樓梯了。」韓天山笑著道。

「行,你老人家頭裡走。我在後面。我可是有點害怕,本來還想拉著您老,求一點心安,看來是不行了。」徐加辰還是扶著韓天山走上了樓梯。

這個時候。徐加辰才注意到。這樓梯看著很陡。但由於空間狹小,而且兩邊都是扶手,走在上面根本沒有搖晃的感覺。感覺還是很安全的。

「早就聽說越是大領導,越是平易近人,這還真是的,你這麼大的領導,居然這麼細心。」韓天山樂呵呵的走在前面,享受著一位副國級大領導的服務。

兩個人慢慢的走入樹叢之中,這裡已經到頂,不過他們並沒有超過樹梢,而是隱在樹葉之間。

「這茶葉長的還真好,看來我又被您那個寶貝孫子忽悠了。」徐加辰笑著道。

韓天山道:「你們的事情我聽說了,這棵茶樹產的茶是不少,這樣吧,我那份就給你好了,反正我喝什麼樣的茶都行。」

「那怎麼行,您老人家的茶葉,我可不敢喝,我還是找小韓算賬,讓他把他的那份均給我一些好了,我可是知道的,他可更不會品茶。」徐加辰道。

韓天山道:「這個到也是,他喝也是浪費,他就喜歡喝兩元錢一袋的花茶,其他的,他還真不管好壞,都當解渴的水喝。」

「所以啊!留在他手裡不是浪費嗎?我分一點不過分吧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天山道:「不過分,其實我這一份你也可以拿去,原來我能夠喝一整天茶,不過現在不行了,我只有早上喝一杯茶,中午喝一杯果酒,晚上喝一杯竹酒,這一天也就對付過去了。」

「果酒是從那邊地窖里挖出來的吧?那可是好酒,每天喝一點,對身體有好處,不過那竹酒又是怎麼回事?」徐加辰道。

韓天山道:「你不知道?你身邊的那個老兄弟,不是什麼都能認出來嗎?」

「難道也在這個院子里,叫竹酒,不會是用竹子釀造的吧?這院子里我就不認識那幾叢竹子,難道是那些竹子?」徐加辰的反應很快。

韓天山道:「門口那三個矮墩墩的怪竹子,那是酒竹,只要挖開一個小孔,就有美酒流出來,很好喝,我叫它為綿竹,口感很好,喝著的感覺就是柔軟如棉,所以叫綿竹酒,來,你嘗嘗。」

說著,韓天山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小的碧玉葫蘆,又從桌子上翻開兩個茶杯,順手倒了兩杯。

「這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陳釀了,已經變得濃稠,香味十足,可就是沒有多少酒味,所以要勾兌上一些酒,才更好喝,我就是勾兌的綿竹酒。」

「陳釀?」徐加辰奇怪了,他最近沒聽說韓孔雀又去扒墳掘墓啊!這陳釀既然讓他爺爺每天都喝,那自然是不少的,這麼多的陳釀,在市場上就算是有錢也買不到的。

韓天山道:「孔雀發現了一些酒窖,裡面有不少,你要喜歡,臨走我讓孔雀給你裝一些。」

這個時候,正好韓孔雀走了上來:「裝什麼?」

徐加辰道:「你的陳釀。」

「那個還是算了,我剩下的不多了,可不能再給你了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徐加辰道:「什麼意思?是不是說已經給了?怎麼我沒見到?」

「沒見到?不可能的吧?我可是給你送了兩大桶,足有一百多斤,就算你的手下貪污一點,也不可能一點都不給你剩下啊1韓孔雀奇怪的道。

徐加辰瞪了韓孔雀一眼道:「我的東西誰敢貪?我問一下我的秘書。」

說完,徐加辰直接打了電話。不過他掛電話的速度也不慢,掛了電話,徐加辰看著韓孔雀不說話了。

「怎麼了?怎麼這樣看著我?」徐加辰那異樣的眼神,看的韓孔雀有點不得勁。

徐加辰道:「那就用塑料桶給我送了兩桶?你知道嗎?我的秘書差點讓人扔了,要不是那兩個橡木桶和葫蘆還像點樣子,那兩桶陳釀肯定是被處理了。」

「以貌取人失之子羽,這可要不得。」韓孔雀搖頭晃腦的道。

徐加辰道:「你還有理了?用塑料桶裝好酒,污染了我的美酒啊!不行,我要讓他們拿回來跟你換。」

「沒了,都被陳嘉義他們瓜分了。如果你給我送回來。我可不敢保證能夠看的住,最近來我家的人可比較多,如果被人看到了,很可能被搶走了。」韓孔雀道。

「算了。我大人不記小人過。來。老爺子我們兩個喝茶,看看你孫子泡的茶,是不是跟我們的那些一樣普通。如果真是這樣,他可是大不孝啊1徐加辰知道韓孔雀好東西多,所以對他的茶葉,還是有點期待的。

韓孔雀直接打消他的奢望:「我不懂茶葉,所以這就是這五棵樹上採摘的頭茶,湊活著喝吧1

「這樣啊!也不錯了。」喝了幾杯茶,韓天山走了下去,這裡只留下了韓孔雀和徐加辰。

「徐叔這次過來不是為了喝這幾杯茶吧1韓孔雀道。

徐加辰看著韓孔雀道:「真是後生可畏啊1

「徐叔可不老,難道也有了做前浪的感覺?」韓孔雀笑嘻嘻的道。

看著韓孔雀的樣子,徐加辰剛升起來的一絲感慨立即消失了:「你小子還真是會安慰人。」

「沒辦法,天生聰明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徐加辰道:「我這次過來是給你送禮的,一份大禮,等下去就把文件給你,你簽署了,發現陳酒的那片地就是你的了。」

「咦?這是怎麼了?徐叔你不跟我討價還價,我還真不適應,說吧!需要做什麼?放心就算你求我辦事,那片地方加別墅的錢,我也是會照價支付的。」韓孔雀已經很高興了,他沒想到,沒有從陳嘉義那邊得到機會,居然在徐加辰這邊完成了。

徐加辰微笑著道:「這次你可是失算了,我們決定了不要錢。」

「不要錢?這可不行,你這樣我更害怕,您老還是說清楚吧!放心,我承受的祝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徐加辰失笑道:「我就那麼沒有送禮的潛質?」

「肯定是有條件的,如果沒有,我可說清楚了,收了禮,再提要求,我可是要考慮的。」韓孔雀狡猾的笑了。

徐加辰道:「好吧!我的條件很簡單,你在外海的工程,盡量的分配給我們魔都市的商家,這個沒問題吧?」

「沒問題,有了你的支持,我們的計劃會更加順利。」韓孔雀直接點頭。

徐加辰道:「不要說得那麼輕鬆,等你們的計劃曝光了,國內那錯綜複雜的關係,肯定夠你們頭疼的。」

韓孔雀早就想到了這一點,所以他直接道:「沒事,我們可是有十二位股東,每家應付一家拉關係的,就能應付十二家,我認識的人不多,這份人情就給你老人家好了。」

「行,還有一件事情,這件事情才是最重要的,你也應該知道了,那棟別墅的產權在一家法國公司的手裡,那家法國公司的總部在羊城,這次你能夠不花一分錢拿到那棟別墅,羊城市政府可是花費了大力氣,你看是不是要表示一下?」

韓孔雀一愣道:「表示?怎麼表示?不會是公然索賄吧?放心,我很上道,不知道他們想要多少,三億不少吧?」

徐加辰終於忍不住翻白眼了:「知道你有錢,而且有黃金,不過你可小心一點了,那麼大一批黃金,可是有很多人惦記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不要錢,我這裡羊城市政府有什麼想要的?我好像沒有跟羊城市政府打過交道,我手裡應該沒有他們那邊的東西,對了,有隻黑陶,不過那黑陶也不值錢啊,他們沒必要白送我一棟價值連城的別墅吧?」

「放心,羊城市政府自然有他們的打算,他們也是借花獻佛,要不是那棟別墅他們沒有花一分錢就得到了,他們會用這棟別墅巴結你?」徐加辰道。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