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七百章盈利

作者:瘋神狂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9-21 01:17  |  字數:3442字

程軍直接白了龍鱗一眼,沒有在說話。

軍事,肯定是要攥在那些大佬信任的人手裡,這一點他們所有人都有心理準備。

程軍接手更好,畢竟是他們熟悉的人。

韓孔雀看天色已經不早了,就道:「這個一時半會也說不明白,你們各自手下都有一批人才,讓他們去想,反正我們都需要賺錢,而且賺錢的速度不能太慢了,要不然,只是軍費開支,我們也支付不起。」

「走了,明天各家都派出一名財務,計算一下共同的開支,以後這筆錢可不能讓中國尋根那些人支付了。」陳嘉義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走了,鄧輝,記得讓人把黃金給我送家去。」

「行,只要你不怕被人搶了,我就讓人給你送到家裡。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道「那我可打電話讓招行的人準備了,我還欠他們五百噸黃金,先讓他們準備好,黃金一到就轉交給他們。」

鄧輝一愣道:「那還麻煩什麼?他們銀行之間有自己的結算辦法,這樣,轉交給招行的五百噸黃金就不動了,只要你交接清楚了,讓招行的人和央行自己處理,沒準招行的黃金,就是借的央行的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我通知他們一下,如果是這樣,就省下很多事情了。」

「好了,既然這樣,我們接下來就不再做空,所以省下的錢,除了以後贖回期貨的資金,其他我會讓財務開始結算,只要結算出來,我會陸續把資金轉會你們的賬上。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回到家,已經凌晨三點鐘了,笑笑被柳絮帶回了娘家,家裡就清凈了下來,不過這樣的情況已經不能持續太久。

韓孔雀看了一下日期,今天已經是四月十五,還有五天,就是他和柳絮舉行婚禮的日子。

韓孔雀梳洗了一下,立即去睡覺了,等睡醒了,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韓孔雀睡下了,而此時睡不好的還有不少人。

招行的張國通是絕對睡不著的,自從韓孔雀的計劃開始,張國通除了協調給了韓孔雀不少金融人才之外,還幫著韓孔雀兌換出來了五百噸黃金。

五百噸黃金,可不是誰想兌換就可以兌換的,而韓孔雀就是有這種本事。

當他們看到韓孔雀家裡堆成山的青銅箱子時,立即傻了眼,當他們看到箱子上的洪秀全印璽,更是傻眼。

打開一隻箱子,箱子里全都是帶著洪秀全金印的大型金磚,上面的字跡很清晰,上面有「太平天國萬歲金璽」等八個字。

如果只是這一枚金印留下的印鑒,也許還不能證明是太平天國的窖藏金,但後面箱子上的字跡,再次證明了這批黃金的出處。

有些箱子的右方為「奉天誅妖」四字,左方為「斬邪留正」四字,中間是「太平天王大道君王全」九個大字。

加蓋的這個印鑒,是洪秀全的金印,這枚金印在歷史上很出名,洪秀全曾刻了三枚印璽,分別用金、玉、木刻制,作為最高權力的象徵,其中金璽、玉璽用於加蓋重要詔旨,不輕易使用。

這個印,就是金璽留下的,1864年,天京陷落,這幾枚象徵太平天國最高權力的印璽被清軍獲得。

曾國藩得到後,立即派人攜金璽送赴北京,清廷大喜,隨即將其收藏到最機密的權力中樞軍機處。

然而,一年之後,這枚非同尋常的金印卻突然失蹤了。

這令清廷大為震驚,恭親王奕訁斤親自過問此案。

在內部,連日拷問軍機處人員,兩個多月沒有結果。

奕訁斤又派出大批人員到北京的首飾店、古玩店等處明察暗訪,終於在東四牌樓的一家首飾店找到了線索,這家首飾店曾熔化過一方金印。

原來,盜竊這枚金印的是軍機處章稟,滿族人薩隆阿,他是在軍機處值房的柜子中將它偷出來的,偷竊出來不久,他就將這枚金印送到東四牌樓萬盛長首飾店,說是他叔叔在外省做道員時得到帶回來的,要求將它熔成金條保存。

首飾店便將這枚重一百多兩的金印熔成十根金條,每根十一兩,太平天國天王的金璽,一件重要的歷史文物就這樣永遠消失了,案破之後,薩隆阿被判處死刑。

雖然這枚金璽被毀了,但在故宮博物院的檔案中,有這枚金印的印鑒。

印鑒系方形,其右方為「奉天誅妖」四字,左方為「斬邪留正」四字,中間是「太平天王大道君王全」九個大字,跟箱子上留下的印鑒完全相同。

這枚一批太平天國窖藏金,自然不能按照普通黃金處理了,而韓孔雀也捨不得,所以他才用這批黃金做抵押,從跟他關係好的招行之中,兌換出來了五百噸黃金,用來衝擊市場。

現在,這次行動已經功德圓滿,韓孔雀的那批太平天國窖藏金,自然是要收回。

這件事情本身很簡單,央行金庫之中,直接轉給招行五百噸黃金,而招行再把自家金庫里的,韓孔雀的藏金給韓孔雀送回家,這次借貸就算完成了。

事情說著簡單,但這麼大筆的黃金,運輸途中的安全才是最關鍵的,所以韓孔雀的一個電話,卻讓很多人不能睡覺了,最起碼給他守護黃金的武警官兵,是不用想睡了。

當然,除了他們,在央行金庫裡面的黃金,開始動起來的時候,剛剛起來的很多人,立即精神了。

在魔都市政府的辦公大樓之內,雖然此時才凌晨五點,但大樓里卻圍坐不少人。

這些人的年歲最小的也四十多了,此時這些人,全都一臉疲憊,不過,看他們的神情,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