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九十四章套牢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金價打壓下去也許不可能,但給一些人提供一些信號,潑潑冷水,還是可以的。」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:「你的想法很好,那就繼續拋,也許我們的宣傳能夠起到作用,如果有人真的認為金價,此時能夠漲到超過六千美...

前天晚上停電,凌晨沒有更新,早晨六點來電,我立攏可就因為晚更新,就給十四張月票嗎?我可太傷心了,都傷心到太平洋去了,這次我是真的哭暈在廁所了,求各位給幾張月票,擦擦眼淚!!!!

韓孔雀他們手裡攥著的資金,現在滿打滿算也不超過兩千億美元,只是現在,就甩出了他們一半的資產,雖然利用了槓桿原理,讓他們手裡攥著的底牌還很多,但這麼瘋狂的一幕,還是讓他的心跳不斷加速。

「怎麼辦?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看看市場反應再說,如果投資者的信心足夠,我想,金價還是會上揚的。」

鄧輝瞬間變得清醒:「我們的這點動作,絕對不可能把金價打壓下去,我看要繼續,既然上次能夠賣出一千多噸,只要我們在進行幾次,今天把金價打壓下去也許不可能,但給一些人提供一些信號,潑潑冷水,還是可以的。」

韓孔雀想了一下道:「你的想法很好,那就繼續拋,也許我們的宣傳能夠起到作用,如果有人真的認為金價,此時能夠漲到超過六千美元每盎司,那我們沒準還能佔個大便宜。」

鄧輝轉過頭,看著那些操盤手道:「每分鐘一千手,連拋十分鐘。」

又是一千噸黃金砸入市場,而此時市場上的反應卻是恢復了正常,這一千噸進入市場,瞬間就被人吞下了。

鄧輝道:「再拋十分鐘。」

雖然多頭的實力還是很強。但此時由於他們不斷拋售黃金,市場上的金價漲幅已經快速減弱,這讓鄧輝有了底氣,只要不爆倉,在二十倍槓桿的作用下,他還有的是籌碼。

看著市場變化,韓孔雀的臉色變了變。

「怎麼了?」陳嘉義他們此時已經完全清醒了,他們的視線全都鎖定在韓孔雀和鄧輝的身上,此時看到韓孔雀的那絲苦笑,立即讓他們心驚肉跳。

韓孔雀道:「我們恐怕把一些人套住了。」

鄧輝一驚。不過他很快就想到了什麼。他立即又笑了,接著開始哈哈大笑,而韓孔雀也隨著他笑了起來。

「怎麼了,你們兩個到是說說。不要欺負我們不懂。」江林著急的道。

鄧輝道:「我們前期拋售黃金做的太過隱秘。所以跟著我們的不少鱷魚。到現在手裡還有大批黃金,你說他們可能讓我們把金價打下去嗎?」

「那怎麼辦?我們現在不能讓金價再增加了吧?」就算江林等人再不懂期貨交易,他們也知道。做空是絕對不能讓金價再上漲的,因為每上漲一分錢,他們就虧損一分。

鄧輝道:「這是沒辦法的事情,資本市場就是這樣,大魚吞小魚,金價下跌,那些鱷魚就要不賺錢,甚至是賠錢,金價上漲,我們就要賠錢。

現在就看誰的實力強了,繼續拋十分鐘,我到這些上了套的是些什麼人,如果是大鱷,我們可能要倒霉,如果是小魚,那就只能對不起了,我們的胃口也是很好的。」

韓孔雀他們的動作太快,就在一個小時之內,六千噸黃金已經被拋了出去,這個時候,多頭那方,還是見招拆招,雖然沒有祭出大買單,但也沒有放過韓孔雀他們拋出的賣單。

韓孔雀此時已經樂了:「拋出去六千噸了?我看火候差不多了,這個時候,世界各國應該都開始拋售黃金了吧?如果再晚了,他們可是連湯都喝不上了。」

鄧輝道:「恐怕沒有那麼簡單,我們的對手恐怕還沒有出現。」

鄧輝放下電話,臉色變得有點白。

「怎麼了?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鄧輝道:「我散出去的情報網發了信息,我們出手恐怕是太早了,完全打了別人一個措手不及,很多跟隨我們做多的大鱷,到現在還沒有做出反應。」

「他們手裡都攥著大筆單子沒有出手?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鄧輝道:「是,他們手裡都有一大批單子,平均一下,價位在中,如果此時出手,還能大賺,但他們沒有機會了,所以,他們應該還會繼續做多,把我們打壓下去,也只有這樣,他們才有時間慢慢的把手中的單子消化掉。」

韓孔雀冷笑道:「他們想法很美好,但現實是殘酷的,我想,就算我們可能給他們機會,別人也不會給他們機會了,現在就看看是他們厲害,還是他們的國家政府厲害了。

不要管他們,繼續拋售,我們手裡的資金,能夠撬動上萬億美元的大盤,我就不信,那些人會眼睜睜的看著這個機會而不出手。」

鄧輝臉色變了變,最終還是咬牙道:「人死鳥朝天,不死萬萬年,就聽你的,拋,剩下的時間,每分鐘一千手,不要停,能夠拋多少就拋多少。」

下達了命令,鄧輝看著韓孔雀道:「韓哥,這次我們可是堵上了,先前我們就說了,手裡攥著黃金的,到什麼時候心裡都是不慌的,如果這麼多單子,都被人收了,我們可就慘了。」

「我相信那些老人家都是吃肉的,此時黃金價格這麼高,我才不信他們會傻到,這個時候持有黃金,只要各國政府不持有黃金,你說美國和歐盟會怎麼辦?」韓孔雀道。

鄧輝想了一下道:「美國人有可能落井下石打壓金價,他也是我們最有可能的盟友,歐盟就不好說了。」

韓孔雀冷笑道:「你看著吧,我們只是馬前卒,所以,我們只要把市場上的那些資本大鱷套住了,他們就會成為黃雀和螳螂。」

「那麼我們就是蟬了?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也有可能是獵人。」

「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一直盯著價格的變動,知道停盤。

「就看明天的反應了。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笑道:「放心。等明天晚上就能見分曉了,我想,經過一天的時間討論,就算辦公效率再低下,也應該有所應對了。」

鄧輝道:「你在等美國那邊做出反應?」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那是當然,今天晚上我們高家賣出了上萬噸的黃金,這些黃金都到了誰的手上?」

「各大投行、銀行、基金的手裡。」鄧輝毫不猶豫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就對了,他們今天吞了我們這麼多高價黃金,如果金價不繼續上漲,他們怎麼可能賺錢?你不會認為他們是活雷鋒。幫著我們把金家吵了起來。卻功成身退,想做無名英雄吧?」

「上萬噸黃金,還不足以套住他們,他們的實力結合起來。絕對要比美國政府恐怖。甚至加上日本、阿三和國內政府。也不一定強的過那些資本大鱷。」鄧輝皺著眉頭道。

韓孔雀搖頭:「就算他們再強,這次也要吃不了兜著走,他們手裡攥著多少黃金?各國政府手裡有多少?只要各國政府拋出黃金。那就是一個信號,到時候,隨大流的人肯定不少,那麼多黃金出現在市場上,金價還能上漲才怪了。」

「如果那些投行把它們全都吞了呢?」鄧輝有點擔心的道。

韓孔雀笑了:「肯定是能夠吞一大部分,但總有撐爆他們肚皮的時候,看著吧,我們現在就是看著,只要各國政府出手,我們就利於不敗之地了。

我想,有人出手了,黃金價格總不會還要繼續上漲吧?只要價格不上漲,我們就不用追加保證金,就不用擔心被強行平倉,這樣,時間拖得越長,就對我們越有利。」

「怎麼說?」陳嘉義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我們總得給各國政府拋售黃金的時間,如果他們不賣出大批高價黃金,你們說他們怎麼會賣力氣打壓金價?」

鄧輝道:「但願如你所想,如果真是這樣發展,金價被打壓下來之後,恐怕又是一陣搶奪,到時候,恐怕黃金的價格還是要飛漲。」

韓孔雀道:「漲漲跌跌的不是市場規律嗎?」

「你們玩這個幹什麼?過山車一樣,心臟不好的准被嚇死。」龍鱗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玩這個幹什麼?當然是搶黃金了,到時候我們也不貪心,能夠把百分之九十的盈利換成黃金就好了,至於美元這樣的廢紙,留著幹什麼?」

鄧輝瞪著韓孔雀道:「你不會是在算計各國政府吧?你的目的其實是想要各國政府出頭,你想要的是他們拋出來的黃金吧?」

韓孔雀搖頭道:「我是有這個目的,不過各國政府也不是傻子,他們肯定是賣期貨的,期貨交易,我們能夠從各國手裡得到黃金才怪了。

所以我們要趁著這個機會,再次吸收湧入市場的黃金現貨,美國的、日本的、阿三國的、中東的、歐洲的,只要那些人忍不住道出手,我們就吸收。

政府的實力是我們不能對抗的,所以黃金期貨市場上的黃金,最終會被各國政府瓜分,而我們,就只能掃一掃現貨市場了。」

「政府真的會出面干預?」賀承前還是有點不信,政府也會出來蹚渾水。

韓孔雀道:「只要有足夠的利益,沒有人會不動心的。」

鄧輝道:「這次我們挑動市場,已經帶出來了太多黃金,趁著這個機會,沒有哪個國家不想多買點黃金,但他們又不想購買黃金,把黃金價格炒高了,所以就要弄出一個適當的機會,而我們正是給了他們一個機會。」

「希望是這樣吧!回去睡覺了,明天晚上,我們等著看美國黃金期貨市場的表現。」葉天道。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