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九十三章做空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轉變方向吧!準備做空,我想我們的動作,那些老狐狸都看在眼裡,到了此時,他們應該會出手了。」 「怎麼出手?他們可是想要黃金的,而黃金都被我們攥在了手裡,他們沒有理由出手。」鄧輝道。 韓孔...

「好看的要不要,江、西省九、江縣株嶺山上有一棵果實奇特的樹,這棵樹高12米,果實的形狀酷似我國古代的銅錢,果翅呈圓形,中間的種子為正方形。

當微風吹拂時,滿樹的『銅錢』搖晃,沙沙作響,所以人們叫它『搖錢樹』,如果你能夠培植味精樹,是不是也可以培植一下這種搖錢樹,如果能夠培植大批搖錢樹,那可就真的是搖錢樹了。」

「行,你給我弄點枝條過來,我試著培育一下試試,如果培育成功了,小苗交給你販賣,也不能讓你白忙乎。」韓孔雀高興的道。

「這樣啊,要不然你再多培育一樣,在齊魯夏、津縣后屯鄉,有一株遠近聞名的大棗樹,到結棗時節,竟結得滿樹不同形狀的棗子,實在是很罕見。

這棵棗樹種於唐朝末年,有千年之久了,樹高16米,曾經創下一年產棗 850公斤的紀錄,每年七八月間,樹上都能長出圓柱形、紡錘形、雞蛋形、葫蘆形甚至四棱形的共13種不同形狀的棗子。

這些棗有的個大肉多,有的甜脆爽口,有的則是甜中含酸,大棗樹能結出這麼多不同形狀的棗子,經過研究可能是棗樹經受雷擊之後而導致遺傳基因變異的結果,如果能夠培育出這種棗樹,我想經濟價值會更加巨大,要不要試試?」

「完全可以,如果還有其他的東西,你都可以帶回來試試。我手裡有座生物試驗室,很多學生都閑著呢!正好給他們找點事做。」韓孔雀道。

給老頭拿了錢,把他送走了,韓孔雀的心情也好了起來,看來打掉付家也是有好處的。

韓孔雀回到屋裡,開始收拾房間,房間里已經擺放了不少東西,有椅子、桌子,床、梳妝台、衣櫃等等,可以說該有的傢具已經一件都不少了。

雖然這些傢具都十分笨重。但韓孔雀的大力氣可不是說著玩的。他很快就把東西擺放了起來。

老式的房間,擺放傢具沒有什麼講究,中間是中堂八仙桌和兩個大太師椅,八仙桌下面是一行方桌。

中堂兩邊。東邊是客位。放置一組沙發。用來招待客人,西邊則是地組合電視櫃等,如果有空還可以擺放一組沙發。

韓孔雀的擇校傢具。全套的小葉紫檀老紅木,都帶著天然的紋理,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清香,這麼一組傢具擺放如房間,立即讓空蕩蕩的房子,充滿了家的溫馨。

重新把電腦桌換了,換上了用整塊實木打造的現代電腦桌,還有椅子,也換成了一把用正棵小葉紫檀樹墩雕刻的玫瑰椅。

當然,除了韓孔雀需要的,柳絮和笑笑也有自己的專用椅子。

除了她們用的,韓孔雀還讓人準備了幾張玫瑰椅,以備不時之需。

柳絮帶著笑笑回了娘家,接下來的日子,韓孔雀直接過起了光棍的生活。

等韓孔雀忍受不住,想要去接柳絮回家的時候,直接被柳森趕了出來。

他們兩個這就要結婚了,結婚之前最好不要見面。

這時韓孔雀一算,果然,他們還有幾天就到了大婚的日子了,韓孔雀只能拍著額頭沮喪的離開。

這就要結婚了,結了婚就沒有太多時間在國內,韓孔雀有了點緊迫感,看了看時間,正好是在開盤時間,韓孔雀直接轉身去了曾宇的狗常

最近一段日子,黃金市場徹底瘋了,金價瘋狂上漲,這次大行情,真的到了全民皆買黃金的地步。

不管是股市還是黃金市場,當到了所有人都瘋狂的想要入市的時候,市場也就快要崩盤了。

雖然黃金不像股市,但人為的崩盤是必不可免的,因為很多人不會坐視金價不斷上揚。

走進交易室,韓孔雀問坐在一邊的陳嘉義道:「現在價格多少了?」

陳嘉義的眼睛有點通紅,他看了一眼韓孔雀,又做回了自己的躺椅里:「快超過三千美元一盎司了。」

「六百四十多塊人民幣一克了?」韓孔雀有點驚訝,他沒想到金價居然上漲的這麼快。

陳嘉義道:「金價經常漲停,現在漲停一次的漲幅越來越大了。」

韓孔雀一算,原來漲百分之五,只有十幾塊錢,可現在漲百分之五就是三十多塊錢,這每克金價的上升都增加了好幾倍了,自然是上漲的很快。

「鄧輝,那批黃金處理完了沒有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鄧輝道:「金價上漲的太快,而且是十分平穩的上漲,所以,我們雖然出貨的時間提前了,但受到的損失並不大,現在早就收回了超過預期目標的資金,我正打算跟你商量一下,看看接下來我們怎麼辦。」

「錢都到手了,這幾個傢伙這是怎麼了?我怎麼看著都無精打採的?」韓孔雀看著陳嘉義,他就不說了,在他不遠處還有龍鱗他們在躺椅上睡覺,此時睡的正香。

鄧輝笑著道:「他們的心思素質可沒有你好,自從我出手黃金,加上金價不斷上漲,他們就不放心的每天釘在這裡。」

韓孔雀想了一下道:「既然這樣,那我們就轉變方向吧!準備做空,我想我們的動作,那些老狐狸都看在眼裡,到了此時,他們應該會出手了。」

「怎麼出手?他們可是想要黃金的,而黃金都被我們攥在了手裡,他們沒有理由出手。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直接搖頭道:「你小看那些老人家了,他們也許不懂期貨交易,但他們懂得怎麼佔便宜,當然,就算他們想不到,也有人會給他們想到的。」

「賺錢?如果是這樣,還真的是有可能,我們國內可是攥著幾萬億的美元,如果這些美元全都拋出去換做了黃金,黃金的價格還是會增高的。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直接搖頭:「恐怕跟你想象的不一樣,此時金價不斷爬升,他們如果拋出美元換黃金,能夠換到多少?這不符合我國的利益,不止是我國,恐怕所有國家的利益都會受損,所以」

「那麼說,金家繼續上漲,已經觸及到所有人的利益了?」鄧輝若有所思的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黃金繼續上漲,已經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,所以,打壓金價的時機隨時都會到來。」

鄧輝道:「既然這樣,我們就先出手,我想先手應該攥在我們的手裡。」

韓孔雀道:「不貪心是對的,今天就開始做空,放大成交量,不過,我們還是執行先前的政策,悄悄的進村,打槍的不要。」

「這樣啊!如果金價繼續上漲,每天漲停百分之五,我們就只能每天都增加保證金了,如果百分之五的保證金,就是二十倍槓桿,這樣我們手裡的資金,就十分可觀了。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今天晚上,加上明天早晨一天的時間足夠了,如果運作的好,今天就會風起雲湧。」

「行,就是不知道市場上能夠吸收多少賣單。」鄧輝笑著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怕什麼?我們趁著高價先賣黃金,就算現在金價開始跳水,我們也不虧,大不了到時候贖回先前處理的那一千噸黃金罷了。」

「那我就開始做空了?」鄧輝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當然是做空,現在賣出的越多,等金價被打壓下去,我們獲得利潤就越高,所以放心大膽的做,如果有人接手,他們能夠消化多少,我們就拋多少,直到他們吞不下為止。」

「好的,看我的,都注意了,每次一千手,合適價格賣出,每分鐘拋出一千手。」鄧輝直接下達命令。

一千手也就是一千千克正好一噸,此時房間里足有上百名交易員,所以他們每分鐘就要拋出上百噸的黃金,由於這次是利用了二十倍槓桿,這一百噸黃金,他們只需要支付百分之五的保證金,就可以憑空賣出,這就是做空。

這些賣單,在一定的時間之內,是需要贖回的,如果贖回時黃金期貨的價格走低,那自然是高價賣出,低價贖回賺了。

如果金價漲高,那自然就是低價賣出,高價贖回了,就賠了。

當然這裡面還有一個爆倉的問題,就是說,金價增高,虧損的金額超過百分之五的保證金,而你不增加保證金,就會被強行平倉。

市場的強大慣性是十分可怕的,就算韓孔雀他們每分鐘拋出一百噸黃金,在市場一片火熱的背景之下,這些黃金,居然連個浪花都沒有泛起,就被人吞下了。

每分鐘一百噸,就這樣連續執行了十幾分鐘,市場上才稍微做出了點反應,此時金價的上漲勢頭,已經變緩。

不過,相比每天上萬億美元的成交額,韓孔雀的拋出的上千噸黃金,也不過是在一座井裡砸下了一塊小石子,當然這是因為現在黃金交易市場被他們炒起來了,要知道,原來黃金交易的盤子可沒這麼大。

就算鄧輝十分自信,此時手心也開始冒汗,這可是在十幾分鐘之內,就拋出了一千多噸黃金,這批黃金以現在的市價,足足超過一千億美元,如果是原來,就相當於全世界三分之一的成交量了。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