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九十章老頭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具有那麼重的敵意。 而那個伏督教的巫師答應他,整垮了我們陳家,他只要紫水晶柱,所以付家就起了賊心,想要吞了我們陳家,當然,他們的想法不止是這一點。 他們還想控制整個魔都的地下勢力,這完...

「有幾百年的歷史了?」雖然猜到年歲不少了,可袁成剛還是沒想到,這瓶酒居然是幾百年的陳釀,這樣的酒可絕對少見,如果質量好點,絕對比他那副畫值錢多了。

韓孔雀搖頭道:「酒窖的歷史keneng更長,但這批酒,卻並不一定有幾百年的歷史,不過,這批酒的年份,最少也有上百年了。」

「上百年?上百年的陳釀也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啊!謝謝韓院長了,我可是真的佔便宜了,不行,我再捐五百萬給你的實驗室吧!希望韓院長能夠獲得更多的成就,到時候我們就不怕家人朋友得病了。」袁成剛笑呵呵的道。」小說「小說章節

韓孔雀搖頭道:「以後吧!我的實驗室現在還沒走上正軌,如果以後走入了正軌,有了完善的融資渠道,我們再找袁總化緣,現在接受大筆捐款,還不太合適。」

「是挺麻煩的,不如我幫你辦妥?」這裡面也設計到一些稅務wenti,所以袁成剛才會這麼說。

韓孔雀道:「謝謝了,不過不用麻煩袁總了,我手下也有這方面的人才,讓他們做就好了。」

「行,那我們就走了,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,一定要找我。」袁成剛樂呵呵的帶著自己的女兒走了。

韓孔雀搖頭,這有錢人更怕死,他們這也是害怕人死了錢沒花了,那是他們認為最悲哀的事情了吧?

韓孔雀走進病房,看到陳嘉義他們三個還睡的跟死豬一樣。不過,他可不想再等了,所以直接給每人兩巴掌,想直接把他們打醒了。

「我這是怎麼了?感覺有點口渴。」陳嘉義搖晃著腦袋,最先醒了過來。

韓孔雀遞過去一杯水道:「你感覺你自己是怎麼了?」

陳嘉義接過水杯,一口飲盡,他放下杯子,站起身,伸了個懶腰,又把身體完全舒展開。只聽里啪啦的一陣亂響。他渾身骨骼全都鬆了一遍。

「好舒服,這一覺醒來,感覺精神力又增加了。」陳嘉義道。

「感覺bucuo就好,等那兩個傢伙醒了。就趕緊給我離開。每次來我們家醫院。都不給錢,你們以為我這裡是免費的旅館啊?」韓孔雀沒好氣的道。

陳嘉義看著還沒有清醒的江林和龍鱗道:「我們難道是喝醉了?」

韓孔雀道:「你以為呢?聞著了酒精,不會提醒我一下?如果我是普通人。我們四個非醉死在那裡不可。」

聽了韓孔雀的話,陳嘉義一想他睡著之前的情景,冷汗立即流了下來,此時想想,那酒窖還真是危險,如果沒有韓孔雀,他們闖進去還真就是死路一條。

誰能想到先前的酒池裡沒有那麼濃的酒精,而後來的窖池裡會那麼厲害,這可真是防不勝防。

「先前發現的酒池可什麼事情都沒有。」陳嘉義有點懊惱的道。

韓孔雀早就想明白了,所以他直接道:「那邊有水不停的滲漏下來,酒精被稀釋了,所以那水裡的藥力雖然強,但酒精濃度卻不高。」

「謝謝,你又救了我一命。」陳嘉義道。

韓孔雀道:「要不這樣吧!你把這次炒作黃金的分紅給我算了。」

「啊?你沒做夢吧?這沒睡著就做夢,可有點不好。」陳嘉義道。

韓孔雀道:「說謝謝多見外啊!我這個人比較實在,你還是給錢吧!謝謝這兩個字多少錢一斤?」

「行了,行了,我閑著沒事幹,謝你幹什麼?我說,那些我們裝haode酒你帶出來了沒有?」陳嘉義這完全清醒了,立即又開始惦記那些酒。

韓孔雀指了指牆角道:「給你們三個每人帶出來了一罈子,好像是十斤裝的,夠你們喝一陣子的了,等喝完了,自己想辦法去下面搬。」

這時陳嘉義走到了江林跟前,他無師自通的直接給了江林兩巴掌,接著又給了龍鱗兩巴掌,兩個人頓時感覺到了疼痛,睜開了迷濛的大眼睛。

「醒醒了,太陽都曬屁股了。」陳嘉義笑呵呵的道。

等龍鱗和江林醒了,陳嘉義才問道:「你找到酒窖的出入口了?」

「找到了,就在那棟別墅的暗門裡面,向上是二樓暗室,腳底下就是通向酒窖的暗道,這也說明,那批法國人很kenengzhidao酒窖的存在。」韓孔雀道。

陳嘉義道:「他們應該不zhidao,通過詢問,這次來國內的法國人,跟原來的那批法國人不搭邊,他們雖然信仰的同一個教派,卻不是一脈相承的,所以,他們買下了那棟別墅,卻並沒有住在哪裡,原因好像是他們害怕那個女鬼。」

「他們害怕瑪麗?如果他們沒有手段制服瑪麗,那麼他們怎麼控制瑪麗讓瑪麗說出自己zhidao的寶藏信息?」韓孔雀奇怪的道。

「什麼瑪麗?什麼寶藏信息?」陳嘉義問道。

韓孔雀簡單的把自己zhidao的事情,跟三個人說了一下,才道:「那些人如果沒法控制瑪麗,他們急著找紫水晶柱幹什麼?」

「哈哈,你也有反映不過來的時候?你有沒有想到,也許紫水晶柱才是控制瑪麗的關鍵,也許他們根本不zhidao瑪麗,已經回歸紫水晶柱了,他們尋找紫水晶柱,也許就是為了去別墅,把瑪麗收了。」龍鱗哈哈笑著道。

韓孔雀一想,也許還真是這麼回事。

陳嘉義道:「我這次出事,抓住的只有幾名黑人,和一名伏督教的巫師,其他一點收穫都沒有,而法國人,我們早就盯上了,是一家叫雷奧的公司派駐在國內的代表,就是這家公司買下的那棟別墅,而出錢尋找紫水晶柱的也是那家雷奧公司。」

「付家呢?他們在裡面扮演了一個什麼jue色?」韓孔雀問道。

陳嘉義道:「法國人雇傭了那個伏督教的巫師,而一個偶然的機會,付明亮那小子zhidao了那個巫師的本事,就想巴結他,所以他才會對我具有那麼重的敵意。

而那個伏督教的巫師答應他,整垮了我們陳家,他只要紫水晶柱,所以付家就起了賊心,想要吞了我們陳家,當然,他們的想法不止是這一點。

他們還想控制整個魔都的地下勢力,這完全是因為年前的清掃行動,讓他們有了機會,更關鍵的是,付長生跟李勝利是師兄弟,而李勝利是徐叔的侄子。」

「看來還是徐叔害了付家,如果不是他空降來魔都,他們也許就沒有那麼大的野心,沒有野心,沒有實力,自然就要老老實實的過自己的小日子,現在倒好,他一個江湖不倒翁,也終於倒了。」韓孔雀道。

陳嘉義道:「所以啊!你感覺再拿出一些酒,要不然那些老傢伙可就等急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這個到不用著急,那些好酒,我已經把去了樣品,送到了實驗室之中化驗了,要是不能確定其成分,我可不敢隨便送人。」

「那這些呢?」龍鱗指著牆角的三大罈子酒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是我從窖池裡裝的,這些酒除了年份長了點,並沒有什麼特別的,你們放心的喝就是了。」

「算你小子有良心,我們三個可是受了很大的委屈,你自然是應該補償我們一下的。」江林道。

韓孔雀鄙視的道:「你們還能再無恥一點嗎?我可是把你們三個都抗出來了,還搬出來了那麼多種類的酒,你們還委屈?我有委屈找誰算賬?」

江林哈哈笑了兩聲,直接抱起一罈子酒道:「我還youshi,就先走了。」

龍鱗也不慢,他也抱起一罈子酒,一邊走一邊道:「韓哥,我可等著毒蛇泡酒呢!你再去蛇穴,不要忘了抓幾條毒蛇給我泡酒喝。」

陳嘉義不緊不慢的抱起酒罈子,道:「如果在蛇穴里有了意外收穫,不要忘了我那一份。」

韓孔雀無語的看著三個人離開,他自己也坐上了車子,回了家。

走在路上,韓孔雀給柳絮打了電話,如果他吃完了飯,韓孔雀想順便過去把她接回來。

可柳絮直接被柳媽留在了家裡,不讓她大晚上的到處亂跑了。

韓孔雀無奈,只能自己回到了古玩街這邊。

古玩街這邊更熱鬧了,雖然已經晚上八點多,但整個街道上還是人來人往的。

這到了下班時間,好像來逛古玩街的人更多了。

車子開進小巷子,穩穩的停在了大門口,韓孔雀沒有立即下車,他對張志那道:「老張,車子里我留下了一罈子酒,那是你的,帶回去嘗嘗,不要捨不得喝,等把下面的酒清理出來了,還有的我們喝的。」

「恩。」張志那還是那麼的沉默寡言。

韓孔雀想了一下道:「明天是星期六,這兩天你就不要上班了,在家好好陪陪家人,我這兩天不用出門,如果出門,就讓黃山開車送我。」

「行,謝謝老闆。」張志那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周末愉快。」

「周末愉快。」

韓孔雀走下車子,像最佳院子里走去。

剛走到門口,黃山就冒了出來:「老闆,有人找你,說認識你。」

「啊?是什麼人?你不認識?」韓孔雀認識的人,黃山現在應該都認識了。

還沒等韓孔雀猜測是誰,他就看到一個老頭從門口的陰影里走了過來。未完待續……

.RU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