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八十九章完美結合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跡了,所以,這是一幅很好的畫作,但它是近現代的一幅畫,雖然畫工很精湛,但絕對不是古人畫出來的,因為從這頭牛上,我還能看出一些西方寫實的痕。」 這是這幅畫的一個硬傷,西方寫實畫法畫出來的形似,...

這個月的月票本來就難求,昨天晚上還停電,所以昨天得了二十張月票,苦笑中,沒什麼好說的,沒更新就沒月票,可有更新也沒月票就有點說不過去了,一來電就更新了,我的努力兄弟們應該看得到,求月票。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

之後,復有邱至綱於《俊林機要》撰文曰:取河蚌含胎欲孕而未成之淚狀珠液調墨作畫,晝畫則晝見,夜繪則夜見。

所以韓孔雀對這副神奇的畫,並沒有表現的太過驚奇。

他好奇的是這幅畫的畫工,雖然這副畫的畫工很精湛,但應該是近現代的作品,而不是古代,甚至是唐宋時期的畫作。

畫牛,在我國自遠古岩畫開始,幾千年來綿延不絕,歷朝歷代高手迭出。

其中最為平民大眾所熟知的是出自唐朝大畫家韓滉之手的「五牛圖」,這幅失而復得的國寶,1900年被八國聯軍掠劫到國外,直到新中國成立后,經周總理批准,才以巨額港幣購回國內,可以說是一副家喻戶曉的名畫。

近現代任伯年、齊白石、李可染、黃胄,則是家喻戶曉的畫牛大家。

實際上,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,純粹以謳歌牛為內容的畫並不多,多的倒是相依相伴的牧趣畫面。

古代農耕社會,牧牛大約是一般文人畫家兒時都曾經親歷過,或者隨處目睹的生活場景。

畫牛畫牧童是他們的生活寫照,所以畫的牛都很寫實。

最主要的那是一種傳統畫法,畫的牛在怎麼寫實,也不能像現在的照片一樣真實,而這一副畫中的牛,卻有那麼一點意思。

現代人。包括生活在幾十層高樓,幾星級飯店的畫家,他們本已遠離了牧牛的生活場景,但他們也喜歡畫牛畫牧童。只不過他們更專註牧趣意境的描繪。

說畫牛其實又不是為了畫牛。而是通過默寫牛的生活狀態、生存空間,表達他們的人生感悟。而且中國寫意畫的審美價值,也不在刻畫物象的體態,而在於表現自然精神里的人文境界。

拿畫牛來說,人文境界就是畫家不受牛的形體的束縛。注重人的精神世界的描繪,也就是把牛的感性美、自然美、精神美有機的統一起來,使其升華為比牛自身審美意趣更高的一種意象,從而讓觀看者感受到畫家本人的情感宣洩和審美判斷。

正如齊白石大師的經典名言:「太似則媚俗,不似則欺世,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」。

所以後世作者畫牛,不如說是畫與牛相關聯的一種情趣、一種意象。

因此他們畫的牛不計較牛的形體的準確。甚至故意放鬆對牛的形體的刻畫。

這一副畫,卻是寫實和寫意相結合到完美的畫作,那牛一看就是牛,但這隻牛卻又帶著一絲意境。看著是那麼的傳神。

這樣的畫作,可跟韓孔雀了解的古代牧牛圖不同,但不可否認,這副牧牛圖的作者也是高手,他筆下的牛,雖然寫實的太過,但絕對帶著神似,可以說似與神似,神與形體,這幅畫兩者皆備,而且是完美融合。

形象逼真到真實,這樣的繪畫手法,古代是沒有的,所以只能是近現代的東西,不過,這幅圖最神奇的還是那種變化,要是沒有這點來吸引人,不要說八百萬,八十萬也沒人要。

「怎麼樣韓院長?」袁成剛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很不錯的東西,不過,不太可能是唐後主李煜的那副牧牛圖,要知道這些歷史名人收藏過的畫,一般都會留下自己的印鑒的。

更何況這還增加在宋宮裡待過,就更加不可能不留下一些痕了,所以,這是一幅很好的畫作,但它是近現代的一幅畫,雖然畫工很精湛,但絕對不是古人畫出來的,因為從這頭牛上,我還能看出一些西方寫實的痕。」

這是這幅畫的一個硬傷,西方寫實畫法畫出來的形似,和國內的畫法是完全不同的,中國繪畫講究的是所包含的思想以唯心為主,而西方講究的則是唯物主義。

中國繪畫是以唯心為主,所謂的唯心,個人解釋就是說比較隨意性,畫家看到了所能引起他靈感的對象,比較隨意性的來突出個人的想法。

比如畫一個古代美女,不一定忠實的把對象反映在畫面中,而是很大程度上,主觀表達了自己的情緒及感覺的意向,他可以用線條來勾畫出美女的輪廓,也可以用比較寫實的方法來畫。

但是突出的是自己的想法。而西方繪畫主要偏向於寫實,用眼睛看見的東西就要畫出來,畫蘋果的話,他不可能畫成方的,畫什麼就得像什麼,而且也有個紀實性,

這位畫牛的作者,他肯定想到了古代畫牛的特點,所以他想把牛畫的真實一些,所以就運用了西方的寫實手法。

也許他是一位繪畫的高手,所以他在畫這副牧牛圖的時候,還沒有忘了發揮自己的強項,也就是寫意的畫法,從而這頭牛有了牛的真實形體,又升華了它的意境。

這樣雖然讓這頭牛,看起來更加活靈活現,但這麼一副畫,卻脫離了古代畫法的範圍,讓韓孔雀一眼就看出,這是一副近現代的畫作。

看著正在吃草的那頭牛,韓孔雀也只有驚嘆的份。

這副畫的畫工,確實沒說的。

作者將西方繪畫的寫實手法融入傳統的筆墨之中,才能造成了這麼唯美的一副畫面。

更何況,他還別具巧思的運用了特殊的墨,弄出來了這麼一副日出放牧,日落休息的牧牛圖。

「我早就說過了,如果真是唐後主李煜的那副牧牛圖,我們八百萬是絕對買不到手的。」袁鳳玉涼涼的道。

袁成剛道:「馬後炮,是誰說這副畫,畫的很好的?是不可多見的?」

袁鳳玉道:「這點誰都不能否認,但它不值那麼多錢啊1

韓孔雀道:「好了。你們父女兩個就不要多說了,雖然不知道這副畫的作者是誰,但他絕對是一位大家,他把西方的牛。畫出了東方的意境。讓這頭沒有一點抽象意味的牛,有了一種靈動的神韻。這就是本事,有這種本事的人,絕對不是無名小卒。

所以,這幅畫是精品。加上墨水的特殊,就更是增加這幅畫的價值了,八百萬買下它,也不算虧,我很喜歡,這幅畫我就收下了,算是袁小姐的醫療費好了。」

「哈哈。韓院長你滿意就好了,你看我女兒用不用住院?」袁成剛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個就不用了,你們留下聯繫方式,等我們醫院做好了準備。再通知你們,還有,就算科利病毒並不能解決問題,你們也不要擔心。

我們醫院最近做了大量實驗,對一些抗癌藥物的提取有了一些成果,以後就算袁小姐的腦瘤繼續生長,也不用害怕,也許到那個時候,我們就算不動手術,也可以完美抑制癌細胞生長擴散了。」

「行,我們可等著你們神醫醫院取得更多的成果,以造福全人類。」袁成剛樂呵呵的道。

「如果你們的實驗室需要資金,我們袁氏企業願意無償捐助,只要有了成果,能夠讓我們受惠就行了。」袁鳳玉道。

而袁鳳玉的感觸更深,沒有在死亡線上打過轉的人,是絕對不了解那種感受的。

如果有機會讓自己恢復正常,就算幾率再小,也是要爭取的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最近到是不缺資金,袁總,這是我的一點心意,總不能白收你的那幅畫,這瓶酒就拿回去喝吧1

韓孔雀轉身拿出一個小瓷瓶,那種一斤裝的小瓷瓶,裡面是從窖池裡拿出來的陳酒。

剛才在實驗室里已經對這種酒,做了簡單的鑒定,這就是普通陳酒,由於放置的時間太長,所以變得濃稠。

「好香。」由於瓶口是一個木塞子,所以袁成剛順手就打開了,打開之後,立即聞到了一股濃郁的酒香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雖然香味濃郁,口感不錯,但因為放置的時間長了,所以酒味自然就淡了點,這種就直接喝有點浪費了,最好是用酒精度高點的糧食酒,勾兌著喝,那樣才能喝出感覺。」

「我倒是感覺這樣不錯,不嗆喉,香味濃郁,這樣的口感更適合女人喝,不如留著我喝。」袁鳳玉到是感覺那股酒香很好。

韓孔雀道:「雖然聞著香,可度數並不低,而且更容易醉人。」

這批酒存放的地方是密閉的空間,所以酒精就揮發不出去。

那處洞穴之內,酒精在達到一定的濃度之後,就不再揮發了,所以那麼多窖池,才能保留下那些美酒。

那個洞穴的環境像酒桶,要不然這些年過去,窖池裡的酒就全部變成水了。

「好酒,你說我送你一副現代仿品,還收你這麼一瓶酒,那多不好意思?」袁成剛雖然這麼說,卻沒一點要把酒放下的意思。

韓孔雀道:「禮尚往來,袁總喜歡酒,而我喜歡古玩字畫什麼的,我們是各取所需。」

「哈哈,韓院長就是豪爽,這酒不會是考古發掘出來的吧?我感覺有年頭了啊1袁成剛家裡有錢,自然就懂得享受,他對就更是有所了解,所以一聞就知道是好酒,而且是陳酒。

韓孔雀笑道:「袁總還真是猜著了,這酒還真是考古發掘出來的,最近我發掘出來了一座幾百年前的酒窖,裡面有不少窖池,因為密封的好,所以從窖池之中取出來了一批陳酒,這就是其中的一瓶。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