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八十三章捷徑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增加了點勁道。」 「對,憋著一口氣出拳,勁道會大一些,我們可沒有辦法,把肚子里的那口氣,引導到拳頭上去。」江林道。 陳嘉義道:「如果真那麼容易,那高手還不滿天飛了?」 「歐陽龍...

..co

韓孔雀慢慢的深入墳地,這裡蛇類的密度雖然高,但大部分蛇是藏在自己的洞穴里的,所以,地面上,並沒有太多的蛇,也只有最外圍的菜花蛇,才沒有蛇權,不能在這裡打洞建造自己的家園。

所以,在進入這片蛇族樂園之後,地面上是不會看到幾條蛇的,這也是這裡一直沒有被人現有異常的一個原因。

在一處圍牆的交匯處,圍牆拆除了一小半,圍牆角落的雜物也被清除了不少,就在這個陰暗潮濕的角落裡,韓孔雀現了一座3米深、2米見方的大坑。

大坑裡面什麼都沒有,但韓孔雀知道,大坑四面有著各種各樣的小孔,這應該都是蛇打通的通道。

這個地方韓孔雀卻沒現有什麼特別,但他也不敢下去看看,因為下面的蛇洞實在是太多了。

韓孔雀想了一下,撿起一枚小石子,扔進了大坑之中,石子的震動瞬間傳了出去。

這時,之間從四面八方探頭探腦地游來了無數的蛇,這些蛇有大有小,有毒蛇,也有無毒蛇,一條條嘴裡都出」咻咻「的聲音,吐著蛇信子,非常恐怖。

這些蛇瞬間就把整個大坑包圍了起來,並且有很多蛇都爬進出了大坑,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。

頓時周圍全都聚滿了蛇,一條條昂吐信,扭身甩尾,空氣中充滿了濃重的蛇腥味。

韓孔雀用水幕,把自己包裹了起來,不讓蛇感知到自己的溫度,他是知道,蛇類感知溫度的器官是很靈敏的。

他觀察了好長一會兒。並沒有現這些蛇有什麼異常。

也沒有在那個大坑裡,現什麼奇怪的東西,過了半個小時,那些蛇也沒有現任何異常,也就慢慢的開始散去。

韓孔雀也慢慢退了出去。這裡除了這些蛇,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,但那個大坑,卻又有一絲不平常。

如果是平常的大坑,怎麼一塊小石子就會引來那麼多蛇?

「怎麼樣?」剛退出去,龍鱗他們就好奇的問道。

韓孔雀道:「在那邊現了一個大坑。裡面有很多蛇洞,我向里扔了一塊小石子,引出來了幾百條蛇,真不知道這裡到底有多少蛇,而且也不明白,那個大坑有什麼吸引著它們。」

「晚上再來看看。現在我們先去酒窖,讓龍鱗和江林兩個井底的那啥見識一下。」陳嘉義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怎麼現在就想去?那邊的通道還沒有打通,不容易進去。」

「他們居然不信我的話,我說下面生長著人蔘、何烏和靈芝什麼的,他們說在地下那種環境之中,靈芝也許能夠生長,人蔘和何烏是不可能活下來的。所以今天下午我們就帶他們去見識一下,反正你到時候弄個水罩,我們連衣服都不可能濕了。」陳嘉義道。

韓孔雀看了一眼,流露出驚訝眼神的龍鱗和江林,笑著道:「去看看也好,出來之後,我也奇怪,那個地方有很多地方不合理。

還有那些酒,放在下面可惜了,我們帶出一些。鑒定一下,年份應該比我們推測的都要高,你現在也應該知道,那群法國人沒有現這座酒窖吧?」

「沒有現,他們也許是一個教派的。但絕對沒有上下的傳承,他們雖然知道那座別墅有點奇特,卻並不知道,到底哪邊奇特,甚至他們連別墅之中的暗室,都沒有現。」陳嘉義道。

韓孔雀道:「走,我帶你們去看看,除了你們想到的那些疑點,其實還有一個,就是那隻大老鼠,從哪裡找來的玻璃酒杯,有玻璃酒杯,那還有沒有其他東西,如果都是百多年前法國人留下的,我想,怎麼樣應該值點錢。」

坐上了車,江林道:「我對別的都不算太好奇,現在最讓我奇怪的是水罩,這是個什麼情況。」

韓孔雀看了前面的張志那一眼道:「好好開車,千萬不要驚訝。」

說著,韓孔雀弄出一個水球,拿在自己手裡,就如拿著一個水晶球一樣,在手掌和手臂上滾動起來。

「我靠,這是水晶球?」龍鱗驚訝的張大了嘴巴。

陳嘉義道:「少見多怪,這是水球。」

韓孔雀則看著張志那,張志那的手臂明顯晃動了一下,不過他得到了提醒,總算沒有讓汽車出現顛簸。

「好了,就是那麼回事,等陳哥以後越來越厲害了,自然也會表現出一些特別本事的。」韓孔雀輕描淡寫的道。

龍鱗轉頭看向陳嘉義:「陳哥,你這次大難不死,不知道後福是什麼?」

「你這句話說的也太沒水平了,什麼叫我大難不死?我根本就沒有遇到一點危險,我這次突破,是得到了一些能力,像這樣。」說著,陳嘉義輕輕的摸了龍鱗的臉一下。

「這樣?你不會是想吃我豆腐吧?老玻璃。」龍鱗愕然的道。

「是嗎?你不摸一下?」陳嘉義笑著道。

龍鱗的手摸向剛才陳嘉義摸的地方,他的手剛剛放上,就聽啪的一聲,那聲音,就好像是他自己打了自己一個耳光,雖然不算很疼,但聲音卻很響。

龍鱗摸著臉道:「剛才你打了我一個耳光?陳哥,打人不打臉,你這可是太過分了。」

陳嘉義無辜的道:「我打你了嘛?小韓他們可都看到了,我只是摸了你的小臉蛋一下,而耳光,可是你自己打的,我們可是都看到了。」

江林此時若有所思的道:「這就是暗勁?你把勁道放在了龍鱗的臉上,當他摸到的時候,觸了這股暗勁,所以他就被打了一巴掌?」

「我靠,這是能量控制吧?能夠把勁道控制到這種程度,和韓哥弄出一個大水球也差不了多少了。」龍鱗驚訝的道。

陳嘉義苦笑道:「這中間的差距可就大了,不說了,反正我是不如小韓的,但總是有個追趕的目標,你們兩個就不行了,你們這種思想上的廢材,身體上的殘疾,連歐陽龍那個小子都不如。

我可是聽說,歐陽龍已經練成了明勁,真正成為一名高手了,以後,你們兩個可是要悠著點,那個小子剛剛修鍊出明勁,正是對什麼都好奇的階段,小心他拿你們做實驗。」

「歐陽龍修鍊出明勁了?怎麼可能?那個紈,他還不如我們鍛煉的勤奮。」江林驚訝的道。

而龍鱗則看向韓孔雀:「韓哥,不會是你留在他腦袋的那頭老虎揮了作用吧?」

韓孔雀道:「是有點關係,不過這跟他的苦練也是分不開的,如果沒有苦心修鍊,就算他的天資再好,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修鍊出明勁的。」

「那個紈會苦練?他是在女人肚皮上苦練吧?」江林道。

陳嘉義道:「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,你們說的是老黃曆了,現在的歐陽龍確實跟以前不一樣了。」

龍鱗道:「這麼說,如果我們苦修半年,是不是也能夠達到明勁的層次?」

江林和陳嘉義也看向了韓孔雀,就連張志那的耳朵也豎了起來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明勁是什麼?只不過是把一口氣化為勁道外放罷了,外練筋骨皮,內練一口氣,這就是我們中華功法的總決,可這麼一句話,說著容易,坐起來可就難了。

在這裡老張、林哥和龍鱗,你們三個都算是普通人,雖然也有一身功夫,但你們這樣的,最多也就算是修鍊外功高手,也就是外練筋骨皮的境界。

如果想要內練一口氣,這這就需要精神力,簡單的說就是意念或者是想法的引導,其實很簡單,就算是小孩子,也是可以刻意修鍊的,你深呼一口氣,握拳,憋住的這口氣,意念引導運行到拳頭上,打出去。」

「哈1陳嘉義吐氣開聲,一拳從龍鱗的耳邊打過。

拳頭帶起的勁風,呼嘯一聲,從龍鱗的耳朵邊穿過,嚇得龍鱗一哆嗦。

「怎麼樣?這就是勁道外放,也就是明勁。」陳嘉義道。

龍鱗道:「我就感覺到了我的拳頭增加了點勁道。」

「對,憋著一口氣出拳,勁道會大一些,我們可沒有辦法,把肚子里的那口氣,引導到拳頭上去。」江林道。

陳嘉義道:「如果真那麼容易,那高手還不滿天飛了?」

「歐陽龍,歐陽龍他為什麼行?」龍鱗道。

陳嘉義道:「人家苦練了,只不過他確實走了一點捷徑。」

「韓哥,我也要捷徑。」龍鱗看向韓孔雀,他也知道韓孔雀曾經嚇唬過歐陽龍的事情。

韓孔雀道:「如果我直接在你們腦海之中印上一副冥想圖,你們以後就只能根據這幅圖來冥想,就像歐陽龍一樣,他就只能想象猛虎來增強自己的精神力。

這樣的冥想,只能讓他達到明勁的境界,如果想要修鍊到陳哥這樣的暗勁層次,就一定要挑出我給他設定的框框,也就是,他必須打破我印在他腦海之中的那幅圖,才能繼續進步,這在開始時是幫助,是捷徑,可到了明勁境界,就是阻礙是累贅了。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