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七十八章底線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黃金現貨我們手裡可是超過一千五百噸了,這些很大一部分是從日本民間收集來的,還是你想的深遠。」 鄧輝看著狂跌的金價,也感覺頭疼了,幸虧他們是實打實的交易,所以也不怕爆倉,但他們吸收了太多黃金現貨...

蛇毒就不說了,那是蛇老人的本職工作,而鯊魚,則比較有意思。

韓孔雀提供的鯊魚,有一部分是龍雲號捕撈來的,而更多的則是他玄元控水旗中繁育出來的。

他們從這些鯊魚之中,全面提取各種有用的元素,想肝臟之中的維生素a,血液之中的血清,胃部的分泌物,軟骨和肌肉組織之中的萃取物等等,這些所有有可能對抗癌細胞的物質,他們全面提取出來,用來做實驗。

鯊魚是國家2級保護動物,不能隨便捕撈銷售,特別是鯊魚的肝臟,富含大量的va,一次食用一兩以上就有生命危險,國家是禁止買賣的。

其它國家法律不同,可能有異,但是國際上保護鯊魚的呼聲是很高的,韓孔雀之所以能夠捕撈,一個方面是龍雲號不屬於國內漁船,另外,這方面是作為科研使用,國內有一定捕撈指標。

另外,就是養殖了,韓孔雀第一批總共提供了八十條鯊魚,而這還只是很少的數目。

因為他從來沒有想到,鯊魚居然那麼高產,鯊魚一胎最高可產鯊仔80餘條之多。

而在玄元控水旗之中,由於食物充足,水域遼闊,這些鯊魚在出生止后,都能得到充分的食物,所以聚集在一些互斗的事情很少發生。

而它們又沒有多少天敵,所以才會讓它們快速發展壯大了起來。

鯊魚發展的速度,雖然不如其他魚類,但也是很快的,如果不做限制,也許他們很快就會把玄元控水旗之中的各種魚類吞噬一空。所以韓孔雀才想了個辦法,以消減玄元控水旗之中的鯊魚數量。

接下來,韓孔雀的日子變得有悠閑起來,當然,如果沒有陳嘉義的陰影。他會更加開心。

這幾天,他沒事就待在醫院裡,學習一些中西醫知識,順便處理一些公司的事物。

紅木傢具廠辦起來了,所以他的新房裡的家具有了著落。

博物館的論證工作已經結束,現在已經有招標到的公司。開始開工修建,這讓韓孔雀終於鬆了口氣。

魔都通向乾山縣的直線工程,也已經論證結束,現在也開始運作了。

這一方面到是不著急,也急不來,因為要協調各方面的關係。韓孔雀不想自己勞心費力費錢的建起公路,卻給其他人做了嫁衣。

而他建立的路橋公司已經開始審批,等審批下來,路橋公司獲得了途經的各個縣市的准許,得到了這條公路的屬權,他才會開工建設。

開動了兩個大工程,錢財自然是要跟上的。而這一段時間,有了他們的推波助瀾,黃金價格穩定走低。

這一方面是大勢,黃金價格走低,對很多國家有利,所以,此時也沒有傻逼挑出來救市,所以金價以每天百分之五的幅度,穩步跳水。

可以說黃金市場現在是一片哀嚎,手裡持有大批黃金的。不管是期貨還是現貨,都已經承受不住,很多利用槓桿投機的商家,已經開始清倉,這讓市場上再次迎來一陣黃金拋售狂潮。

而這股風潮的颳起。讓整個市場更是賣單滿天飛,只有賣單,買單很少,大筆掃貨的買單更是少,所以這就再次成為推低金價的罪魁禍首。

由於韓孔雀他們把日本期貨市場作為了主戰場,所以,最先受到影響的就是日本黃金現貨市場,日本民間保有的大量黃金,在這段時間快速湧入市場,在這一方面,國內可比日本,甚至是阿三國差遠了。

國內民間黃金儲備6000噸是阿三國的一半,阿三國民間藏有大約2萬至2.5萬噸黃金,而日本保有的黃金,絕對的不在少數,只是看一個簡單的數據,就知道,因為日本在二戰時期,只是在南、京,就掠走了超過六千噸的黃金,而日本後來可是有藏金於民的政策。

所以黃金價格的走低,不可避免的引發了日本的民間的拋售狂潮。

到了這種程度,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黃金市場不正常,但他們也沒辦法,金本位是絕對不能被提起的。

因為,在經濟危機之下,不止是美國人會怎發貨幣,世界各國都在做同樣的事情。

如果黃金真的再次跟貨幣掛鉤,那貨幣貶值,黃金價格飛漲是肯定的事情。

但這樣的事情,卻不是世界各國政府願意承擔的。

看了看黃金價格走勢,韓孔雀流露出一絲冷笑,那些人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,他們以為不出手,黃金價格就會永遠走低嗎?

現在黃金的價格,已經推低到了兩百二十元每克,再有兩天,黃金價格就有可能跌破兩百元,這是一個危險的數字,到了這個程度,很多人會忍不住出手的,到時候,各國政府也是壓制不住的。

看好黃金價格的不僅僅只有韓孔雀鄧輝等人,還有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,曾將黃金稱作「終極資產泡沫」的他,最近已經回心轉意,重返黃金市場,增持了黃金生產商bar日ckgold的股票,同時也增持了黃金礦業公司etf股份。

著名暢銷書《貨幣戰爭》的作者,擁有30年華爾街工作經驗的投資人里卡茲,更是大力「唱好」黃金,更聲稱黃金價格在3到5年裡會上漲到7000到9000美元/盎斯之間,而現在的價格每盎司才一千美元多一點。

所以,雖然大媽們去年「淘金」,成為了「摸頂」式虧損的案例,讓不少人笑話,但別只顧嘲笑中國大媽搶金,這不是悲劇,未來很有可能會成為喜劇。

至於什麼時候才是購買黃金的好時機,國際商品投資大師羅傑斯已經告訴我們了,簡單而言就是positiontrade或者eventtrade,所謂positiontrade,就是如果金價跌破1000美元/盎斯時,他會考慮買進。

所謂eventtrade,則是如果美國和他國爆發戰爭時,即使金價升到1600美元/盎斯時,他也會買進。

現在金價已經快要跌破一千美元每盎司,所以韓孔雀根本不愁金價炒不起來。

看到電腦上的黃金交易圖標,上面顯示的巨大賣單,而買單則不見多少,雖然有點交易,但相比龐大的賣單,那點買單根本不算什麼,這從逐漸萎縮的成交量也能看出來。

「鄧輝,我們吸納了多少黃金了?」韓孔雀還是忍不住撥通了鄧輝的電話。

「手裡還有一百七八十億美元沒有交易出去,現在黃金現貨我們手裡可是超過一千五百噸了,這些很大一部分是從日本民間收集來的,還是你想的深遠。」

鄧輝看著狂跌的金價,也感覺頭疼了,幸虧他們是實打實的交易,所以也不怕爆倉,但他們吸收了太多黃金現貨,隨著價格不斷走低,他們每天都在虧損。

「你愁什麼?我最害怕的是手裡沒有黃金現貨,有那批黃金,我們就立於不敗之地了。」韓孔雀道。

鄧輝道:「我當然知道,但每天看著賬面上的虧損,總是感覺不舒服。」

「放心吧!我們掃了黃金市場上的現貨,今天不能在期貨市場上表現出來,明天準會爆發,現在的黃金價格,已經跌破了一些人的底線,我想,他們即將動手了。」韓孔雀自信的道。

鄧輝沉默了一會道:「既然這樣,那我們為什麼不先下手為強?」

「怎麼?你不是從來只想默默的發財,低調的掙錢嗎?這次想表現一下了?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鄧輝道:「你過來吧!我打電話給其他人,今天我們重拳出擊,聽說你的保鏢全都配上槍了?如果我不在表現一下,怎麼能夠落入那些老人的視線?我也想讓保鏢配槍。」

韓孔雀無語。

等他來到曾宇的狗場時,已經是下午的開盤時間。

看著龍鱗、江林等人,韓孔雀心底發酸,本來這裡是絕對少不了陳嘉義的,可現在,卻就是少了他。

他跟陳嘉義實際算來,交往的時間並不是很長,而且中間還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有所誤會,可就是這樣,他還是跟陳嘉義走的最近,這也許是他們同樣練武吧!

「不要傷感了,這可不像你韓孔雀,如果今天操作的好,等陳哥醒來,他會高興的,我可是知道,他最近的資金確實挺緊張的。」江林拍著韓孔雀的肩膀道。

「我可沒什麼傷感,我只是在擔心,陳哥錯過了這麼精彩的一幕,而且還是給我當了替身,他醒來之後,會不會想要咬我一口?」韓孔雀道。

江林無語,而龍鱗直接笑了起來,鄧輝則道:「如果我是陳哥,我肯定不會咬你的,但我會準備一口大鍋,聽說燉老鼠很好吃,不如就把你和你家的老鼠一快燉了。」

「你好毒。」韓孔雀對鄧輝道。

鄧輝一臉得意的道:「謝謝誇獎,很多人都是這麼誇我的。」

「我靠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比韓哥臉皮厚的。」龍鱗笑著道。

鄧輝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這邊,所以他抬高了聲音道:「今天就是見證奇的時刻了,大家都來了,那就讓我們來玩次大的,小李,數據統計出來了沒有?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