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七十章伏督教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強效麻醉劑,來製造所謂的還魂屍的。」 韓孔雀繼續道:「隨著科技的發展,原來認為一些迷信的東西,逐漸有了科學的解釋,到了此時。我們才恍然大悟。原來古人比我們早zhidao了那麼多東西。 ...

感謝小小書彤兄弟的萬幣打賞,你們的支持一直是我的動力。

「你是說給小義下毒的keneng是海地的黑人?」卞老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是最有keneng的,伏督教自從建立起,就有受雇於人謀財害命的先例。」

「如果是這樣,通過查找黑人,就可以找到那位下毒的巫師了?」柳絮好奇的問道。 」小說「小說章節

韓孔雀道:「這樣並不太容易,我們國家,特別是南方的發達城市之中,最近這些年移民來了很多黑人,最少也有幾十萬人,如果要想從他們之中找到幾個人,是很不容易的,所以我們還是只能釣魚。」

「真是沒想到,黑人居然也有這種本事。」聖手張還真是沒想到,從來都是與落後掛鉤的黑人,居然也有這樣的手段,這樣的手段,跟國內古代的一些術士也不差分毫。

韓孔雀道:「其實也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可怕,也沒有太多奇怪的地方,初次接觸,好像挺神秘,挺可怕,但只要你了解了什麼是還魂屍,也就沒有什麼可怕的了。

所謂還魂屍是指一種處於生與死的狀態之間的活死人,與傳說中的活殭屍極為相似,海地人十分害怕它,甚至以他們的主神--蛇神左比的名稱來尊稱還魂屍。

人類學家梅特羅在他的專著《海地的伏都教》中是這樣描述還魂屍的:『他能行動,能吃東西,能聽從對他說話人的指令,他甚至還能講話,但卻沒有記憶力,也不zhidao自己身處的環境。』

儘管長期以來,許多外國人,只是把這些傳說。當作有趣的神話或者笑料寫進他們的論著、遊記以及小說和劇本里,但海地人對此卻一直十分認真。

許多受過現代西式教育的人,對還魂屍的存在也是深信不疑,為了避免當還魂屍,不少海地人在埋葬親屬之前,要先把死屍的喉管割開,或者在心臟中釘上一枚大釘子,這一點倒是跟我們國內預防死後成為殭屍很相似。

近一二十年以來,美國的學者在研究中美洲、南美洲熱帶叢林中土著流傳的毒藥和麻醉品秘方時,逐漸地對還魂屍的傳說開始重視起來。

其中,哈佛大學生物學系,年青的人種植物學專家戴維斯首先在《人種藥理學雜誌》上撰文指出,所謂還魂屍完全keneng確有其事,並推測當地的土著巫師,一定是通過他們掌握的某種強效麻醉劑,來製造所謂的還魂屍的。」

韓孔雀繼續道:「隨著科技的發展,原來認為一些迷信的東西,逐漸有了科學的解釋,到了此時。我們才恍然大悟。原來古人比我們早zhidao了那麼多東西。

就像伏督教剛開始renmen認為是愚昧的,但現在呢?西方國家熱證研究他們的很多,而近代伏督教發展的也很快,伏都教的發展結合了非洲、西印度群島印地安原始宗教特點。還加上天主教的儀式和聖禮。

從非洲到海地再到美國。在這個傳播歷程當中。voodoo一詞也出現了hoodoo的別名,說是別名,但卻不能被劃上等號。hoodoo一詞包涵了各地的本土性或差異性。

另外,在內涵上,hoodoo一詞偏重法術成份,如符、咒、護身符和人形偶的使用,在海地,巫毒信仰為兩大官方信仰之一,因為被法國殖民過的關係,另一個官方信仰則是天主教,一個海地人keneng會說,80%的海地人信仰天主教,而100%的海地人追隨巫毒信仰。」

伏都教起源於西非,創始人是被稱為『伏都教女皇』的瑪麗拉維尤、她是路易斯安那州克里奧爾人土著居民,她的事在路易斯安那州富有神秘色彩,總是與超自然現象聯繫在一起。

所以從伏督教誕生的那一刻起,就與神秘脫不開關係,還魂葯的關鍵在於劑量,如果中毒確實太深,巫師也是還魂無術的.除了河豚毒素外,某些還魂葯中還含有蟾蜍毒素。

這種毒素能影響心臟和神經系統的功能,並能引起人極強烈的幻覺,在海地炎熱的氣候之下,土著大都赤足行走,衣著也很單保

施法者從巫師那裡弄到一份毒藥,塗在被害者的屋內外及床上、椅上和日常用具上,於是毒素便漸漸地通過皮膚,滲入這個倒霉蛋的體內,使他心跳變慢、脈搏微弱,被人誤以為死亡埋入墳墓。

然後,巫師又悄悄地把他從墳中挖出,再讓他吃一種含有山藥和曼陀羅的藥劑,據說山藥是一種解藥,能使人從假死狀態中蘇醒,而曼陀羅則是傳統的麻醉劑,正是它使受害者保持半昏迷的麻醉狀態,於是成了任人擺布的還魂屍。

在海地這類還魂屍的確切數目,一時雖然難以統計,但估計絕不會只有一二個孤例,儘管還魂屍們無一例外地目光獃滯,毫無表情,並且無精打采,干哪怕最經微的活,也要費很大的勁,但他們老實聽話,經常被人當作奴隸販買。

大多數還魂屍過了一段時間后,會慢慢地蘇醒,但從此後他們也難以恢復正常的生活,因為家renmen早就把這些『死人』遺忘了,社會上的renmen則對他們敬而遠之。

在有家難歸、境遇凄慘的情況下,那些蘇醒過來的還魂屍,大多逃不過無聲無息死亡的命運,本來很容易解開的還魂屍之謎,也因此更加神秘莫測,即使是海地的土著也難知其詳了。

海地伏都教的還魂屍之謎至今已經真相大白了,但有些人仍在繼續深入研究那些古怪的毒藥,分析它們的成份和機理,以及海地巫師是如何掌握和使用它的,有關還魂屍本身的許多wenti也有待深入研究,特別是毒藥的用量,和解毒藥劑,這個除了用毒的巫師,其他人很難掌握。」

「就算我們明zhidao使用了這些藥物,可我們也沒法動手解除它。」聖手張嘆息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所以,還是釣魚吧!主動出擊沒有太高的把握,反而更容易打草驚蛇。」

柳絮道:「我不是民族主義者,但黑人在國內的一線城市,確實已經是個很嚴重的社會wenti,我們歡迎世界各國人民來國內定居,也竊喜於能夠吸引到外國人來定居。

但面對外國人,我國renmen自覺低一等的潛意識實在是太可怕了,特別是在一些官員眼中,外國人的事情就大事,牽扯到外國人的事件,肯定是要處理國人的,這才放縱了外國人在國內做事越來越肆無忌憚了。」

卞老道:「這件事我來處理,既然有了目標,那就好辦了,我們國內處理這樣的事情找的是漢奸,我想,黑人也不能例外,我們不了解他們,他們自己人會了解的,如果沒有人出來認罪,就把他們全部驅逐好了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還是先釣魚吧!我們會出具死亡證明,你們儘快把陳哥安葬了吧!越快越好,免得夜長夢多。」

柳絮道:「這個年月可都是火葬的,土葬是不是太過明顯了點?」

「你以為那些人,想不到這一點?現在有錢有勢的人,有幾個是進行火葬的?火葬之後的骨灰,你認為是自己的嗎?」韓孔雀打破柳絮的天真。

柳絮聽了果然就無語了。

卞老道:「我跟家裡溝通一下,看看怎麼做。」

過了一會兒,卞老回來道:「就按照小韓你的想法辦,我們家老爺子說了,等這件事情過去,請你去家裡坐坐。」

「行,我一定會去的。」韓孔雀道。

等把陳嘉義送走了,韓孔雀才嘆息道:「人還真是福禍難料。」

「不要感慨了,還是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。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沒心情了,本來是想跟陳哥一快去探險的,現在只有我自己了,去也沒意思,還是等陳哥恢復了,再去看看那個蛇穴吧1

韓孔雀無精打採的跟著柳絮回到了她的辦公室,就在柳絮的辦公室哪裡也不去了。

陳嘉義事件讓韓孔雀警惕起來,現在他遇到的敵人越來越詭異了,一個不小心,就有keneng中招。

他到是無所謂,如果柳絮中招,那可就麻煩了,以她現在的身體狀況,中招了絕對是一場災難。

也許是看到了韓孔雀的擔心,柳絮安慰道:「我的活動範圍有限,我身邊你又安排了大量保鏢,所以你就放心好了。」

韓孔雀嘆息道:「我怎麼能夠放心?陳嘉義也不過是揍了付明亮一頓,那樣身體接觸才幾下?現在呢?不是躺下了?」

柳絮道:「我是絕對不會跟陌生人接觸的。」

「病人啊1韓孔雀還是擔心,醫院裡的人員來往太過複雜,簡直是防不勝防。

看到柳絮不說話了,韓孔雀才道:「看來要好好研究一下解毒防毒的本事了,要不,我可要睡不著覺了。」

「那好,你在這裡仔細研究,我去吃飯。」柳絮笑著道。

韓孔雀跟著柳絮,在醫院的小食堂吃了頓便餐,回到柳絮辦公室,柳絮繼續看文件,整理醫案,而韓孔雀無聊之下,也開始處理一些事情。

他先登錄了自己的小企鵝,有打開了自己的郵箱,先看了李小藝發來的工作報告,這方面李小藝做的很好,他隨意瀏覽了一下就算了。未完待續……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