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六十九章還魂屍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陳哥你看能不能委屈你一下,讓我們把你埋一次? ok,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,哈哈,你看你多厲害,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,需要好幾天才能復活,而你也要走這麼一遭,你放心,你的復活時間肯定要比耶穌要...

衝上分類第六了,很不容易,真是沒有想到,搶個分類第六居然是這麼難,現在第五、六、七、八的,相差只有十來張月票,隨時都有被人爆的危險,強烈請求支援、

是被別人爆,還是爆別人,是我仍肥皂讓別人撿,還是我自己彎腰,就看兄弟們了,強烈請求火力支援,保住現在的位置,求月票。

「放心,到時候我一定提醒他,讓他給你送幾件寶貝過來。」看到韓孔雀那麼輕鬆,卞老也放鬆了下來。

韓孔雀道:「都放心吧!我能夠感知到陳哥的靈魂波動,要不然我至於這麼刺激他嗎?其實我告訴你們,昨天晚上我帶回去的那隻大老鼠,陳哥就不是他的對手。

你說,他一個年青一代的高手,打不過一隻大老鼠,是不是感覺特別憋屈?你們不會不相信吧?我有視頻為證啊!

當時雖然陳哥要求把視頻刪除,但這樣的精彩視頻,我怎麼會刪除,所以,等一會給你們看看,到時候,你們就知道,那隻大老鼠把陳哥逼到了什麼程度,如果不是大老鼠想逃跑,陳哥可是會倒霉。」

韓孔雀再次清晰的感知到了,陳嘉義的靈魂波動,這次波動,明顯要比剛才還要劇烈。

韓孔雀不理會其他人的一異樣眼神,他在想著,是不是繼續刺激一下陳嘉義,沒準因為這次的刺激,陳嘉義還能因禍得福,增強點精神力。

如果能夠做到了靈識外放,那妥妥的是年輕一輩的第二高手,當然,第一高手肯定是韓孔雀。

「不用感覺憋屈了,我已經再次確定你是清醒著的,所以放心吧!我是不會把你埋了的,不過,這樣一來,那些想要你屍體的人,可怎麼得手?所以,陳哥你看能不能委屈你一下,讓我們把你埋一次?

ok,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,哈哈,你看你多厲害,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,需要好幾天才能復活,而你也要走這麼一遭,你放心,你的復活時間肯定要比耶穌要快。」

韓孔雀感受著陳嘉義那劇烈的靈魂波動,頓時心神大爽,剛才他也被陳嘉義的狀況嚇了一跳,此時總算是報復回來了。

「要把小義埋了?你確定沒問題?還有,你知道有人要來偷屍體?」卞老急吼吼的開始詢問。

韓孔雀道:「那些人做這一切,絕對是為了控制陳哥,他現在可是你們陳家的領軍人物,控制了他,也就等於間接的控制了整個陳家,我想這一定是付明亮的附帶條件,而幕後黑手,則想要紫色水晶柱。」

「我們陳家沒有。」卞老道。

韓孔雀笑著道:「我沒說陳家有,反正我有,和陳家有是一個樣的,他們用陳哥來威脅你們交出水晶柱,難道我還能坐視不理?最多我也就是讓你們陳家補償一些珍寶罷了1

「這個肯定沒問題,但要真的把小義埋了?你能夠抱著這樣做沒問題?」卞老還是有點不放心。

韓孔雀道:「最快解救陳哥的辦法,只有抓住幕後黑手,而抓住他們的途徑,就只能是守株待兔,如果不把陳哥埋到地下,那些人是不可能露面的。」

「能不能用空城計,不把小義放進去,我想,他們應該不會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的吧?」卞老還是不想讓陳嘉義入土為安。

韓孔雀搖頭道:「那些人還是有有點手段的,如果讓他們發現了點端倪,很可能要出差錯。」

「你不會是在報復你陳哥吧?我想,只要那些人露面,就是我們的勝利。」卞老道。

韓孔雀看了一眼陳嘉義道:「我不否認,我是想看看活人被埋到地里,再被挖出來的感覺,當然,這裡面也有一點擔心,如果那些人派出人試探,那怎麼辦?到時候逮到一些小魚爛蝦,我們也沒法救醒陳哥。」

「行,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,就讓小義冒一點險,只要抓到了幕後主使,我們一定要把他們碎屍萬段。」卞老惡狠狠的道。

「放心吧!現在陳哥已經沒法呼吸,他的這種狀態,也不過是對大腦有點損傷,不過,服用了降龍木和玉芝液,足可以保證他三天之內身體不會遭到破壞。

只不過這三天,陳哥就只能關小黑屋了,我可是知道,在小黑屋裡的感覺可不好受,不要到時候他受不了成了精神病,這一點十分重要,你們最好提前準備一名精神科的醫生,隨時給陳哥做治療。」

「放心,如果你們不願意讓他的靈魂處在活躍狀態,我可以把他封起來,這樣也許他不會因為關小黑屋而留下心理陰影。」很意外的,聖手張居然主動請纓了。

韓孔雀道:「這樣好,封了他的靈魂,讓他好好睡一覺,等他再次醒來,就好了,那個時候,就等於睡了一個長覺。」

卞老道:「那就麻煩老兄弟了。」

聖手張不再說話,而是直接拿出銀針,準備給陳嘉義下針。

而此時,韓孔雀明顯感覺到了陳嘉義的緊張,所以他直接道:「不要擔心了,你現在還是仔細想想,等復活了,準備怎麼報答我們幾個,要知道,我們可是把所有的本事和的家底都拿出來了,記得不要賴賬。」

等完全感知不到陳嘉義的靈魂波動,韓孔雀才鬆了口氣。

「真的沒問題?」韓孔雀的表演,卞老等人人老成精自然意識到了,現在陳嘉義完全陷入了昏迷,卞老才開口詢問。

韓孔雀道:「我剛才到是沒有說謊,這種藥物對人類的大腦有點影響,但不是很大,它只不過是讓人產生假死狀態,這段時間只要保護住大腦,不讓大腦因為缺氧受到損害,等清醒過來,應該不會受到絲毫損害。」

「怎麼抓住那些人?只能把小義埋到墓地里?」卞老道。

韓孔雀道:「現在我們也只能靠這個笨辦法了,但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找到那些下藥的人,只要找到了他們,他們手裡一定是有解藥的。」

「知道那些人是什麼人嗎?」卞老的眼神又變的極其兇狠。

「這應該是伏督教的手段,他們用一種類似於迷魂散的東西讓人昏迷,人昏迷之後被埋入土中,由於土裡面空氣極少,會對人大腦產生損害。

過一段時間挖出來,用藥物蘇醒,人很多大腦器官會停止,會變得像傻子一樣,而且很容易受人指使,其實就是小把戲而已。

它不是通靈術,因為它不占卜什麼,它用一種巫術喚起死者的信仰,伏督教中回魂屍就由此產生,在伏督教中,只要屍體還未開始腐爛,術士或魔術師就能叫他起死回生。

被喚醒的屍體叫做回魂屍,它能行走,進食,聽人說話,但沒有記憶,他活動起來像個自動裝置,明顯表現出無自我思考能力。

這樣的回魂屍受控於魔術師。他們把回魂屍當作奴僕使喚。儘管有時回魂屍被用於對付活人,但在伏督教中最普遍的是將回魂屍作為一種廉價的勞動力。」

「伏督教?還魂屍?這麼說小義是被人下藥,準備製作還魂屍了?」卞老道。

韓孔雀道:「應該是這樣。」

「這個伏督教有什麼特徵沒有?我們怎麼才能找到他們?我想這不是我們國內的玩意,應該有明顯的特徵吧?」卞老道。

韓孔雀道:「伏都教,又譯『巫毒教,源於非洲西部,是糅合祖先崇拜、萬物有靈論、通靈術的原始宗教,有些像薩滿教,伏都教也是貝南的國教,有60的國民,約450萬人信奉。

流行於西起迦納東迄奈及利亞的西非諸國,信仰的民族有芳族、約努巴族等,也盛行於海地與加勒比海,美國南部路易斯安那州及南美洲,『伏都』在芳語中是靈魂的意思。

巫毒教最著名與最恐怖的特色是喪屍,如果有人開罪別人,那人會找巫師對付仇人,巫師會讓他吃下河豚毒素,他會進入奇怪的假死的狀態,成為奴隸,在莊園干苦工。」

卞老道:「你是說小義中的就是河豚毒素?這不可能吧?要是這樣,我們怎麼檢測不出來?」

「就是,河豚毒素是可以解除的,可不想這種毒素這麼詭異。」柳絮道。

而此時聖手張道:「這還真不一定,河豚毒素能夠讓人興奮,這就是說可以刺激人類的精神,甚至是產生幻覺,不排除中了河豚毒素的可能。」

韓孔雀道:「這一點是經過了別人證實的,在海地,人們從巫師那裡弄來還魂屍的藥粉.對那些『還魂藥粉』的藥理學分析表明,都以河豚毒素為主。

微量的河豚毒素讓人感到興奮,發熱的快感.除了河豚毒素外,還含有蟾蜍毒素.這種毒素能影響心臟和神經系統的功能,並能引起人極強烈的幻覺。

巫師把中毒的人從墳中挖出,再讓他吃一種含有山藥和曼陀羅的藥劑,據說山藥是一種解藥,能使人從假死狀態中蘇醒,而曼陀羅則是傳統的麻醉劑,正是它使受害者保持半昏迷的麻醉狀態,於是成了任人擺布的還魂屍。」

「海地?」卞老道。

韓孔雀繼續道:「伏督教的起源,可以追溯到16世紀,當時海地是法國殖民地,被販賣到海地島的非洲黑奴把一些非洲原始宗教帶到那裡,主要是是西非的貝南原始宗教。

隨著17—19世紀奴隸的買賣,貝南伏都教也輸往其它國家,海地、巴西都深受影響,海地又吸收了法國人帶來的天主教許多繁雜的宗教儀式,就漸漸形成了伏都教,並在海地流傳起來。」RS

,無彈窗閱讀請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