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六百六十八章假死

作者:瘋神狂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9-14 04:42  |  字數:3427字

韓孔雀想了一下,又從身上摸出來了一段木頭道:「這是降龍木,具有養神的功效,不過這種功效極其輕微,輕微到只能對嬰幼兒起到作用,對精神力強大的成年人,就看不出什麼顯著效果了,但那是把它放在身邊的功效,如果磨成粉,直接服用,我想效用應該會增大不少。」

「降龍木?還能解毒吧?我聽小義提過這東西,但不知道它還能夠養神。」卞老滿臉欣喜的道。

陳嘉義的判斷果然是對的,韓孔雀為了他的病,果然是竭盡心力,現在已經用上了一些陳家都沒有的東西了。

韓孔雀卻沒有太過欣喜,他道:「降龍木雖好,但原來都是外用的,誰也沒有內服過,我們並不知道服用了之後會發生什麼,所以不到萬不得已,我也是不想直接給陳哥內服的。」

還有一個情況,韓孔雀沒有說,降龍木是具有活血功能的,如果服用了降龍木,陳嘉義的血液流速加快,這樣會不會讓毒性發作的更快?

「你們是醫生,既然小義相信你們,你們就看著辦。」最後卞老一狠心,還是選擇相信韓孔雀。

韓孔雀點了點頭,不再說話,此時陳嘉義已經完全陷入了昏迷狀態,不過他的臉色還是跟原來一樣,這一點並不像是普通將死之人那樣,滿臉慘白。

他看著他已經是滿臉烏青,其全身已經被死氣纏繞,如果再不想辦法,陳嘉義就只能是死路一條。

「咦?」韓孔雀盯著陳嘉義,此時發現了一絲異常。

他只是注意道了陳嘉義那滿臉的烏青,和身體的那種衰敗氣息,也就是所謂的死氣,可他居然沒有細看印堂。

山根低小面黑黃;縱有病人面略白,眼深鼻斷象孤寒,這是主死的徵兆,這一點在陳嘉義臉上表現的很明顯,所以韓孔雀才會那麼擔心。

但印堂的表現,也是很關鍵的,俗話說的好,印堂青,自身災,若無孝服,損錢財,此時陳嘉義滿臉烏青,自然印堂也是這種表現。

黑和青是完全不同的,黑色是必死的徵兆,而青,很明顯是沒有損身之災的。

「怎麼了?你又有什麼發現?」柳絮正在韓孔雀的身邊給陳嘉義把脈,自然發現了韓孔雀的異常。

韓孔雀道:「陳哥的情況看著兇險,居然是死中得活的必然格局,也就是說,現在他的情況,看著雖然極度兇險,但卻完全沒有生命之憂。」

「啊?怎麼會這樣?那他的面相怎麼會是這種表現?」卞老也是懂行的。

陳嘉義的面相他雖然不說,但並不意味著他不知道,要不是知道這次太過兇險,陳家也不會直接把陳嘉義送到了韓孔雀這裡。

這是因為他們知道,通過正常途徑,陳嘉義絕對是死定了。

韓孔雀道:「剛開始我也被他的渾身死氣嚇到了,您老仔細看,雖然陳哥渾身死氣,但這些只是表象,你看他的印堂,看他的山根,雖然顯示時運不濟,但絕對不是必死徵兆,反而明確表明了流年不利,但這樣的表現,卻絕對死不了。」

卞老看著陳嘉義的印堂,確實沒有必死的徵兆,但他的渾身死氣又是怎麼回事?

「呀!」就在此時,柳絮傳來一聲驚叫。

「怎麼了?」韓孔雀問道。

柳絮瞪著韓孔雀道:「陳哥的呼吸停止了,心臟停止運轉,我也感受不到他的脈搏,要不要急救?」

韓孔雀看了一眼卞老,跟他面面相覷起來,他們雖然震驚,但卻沒有驚慌,也沒有急著搶救。

「你們怎麼是這麼一副表情?」柳絮拉著一下韓孔雀道。

韓孔雀的實現再次落在陳嘉義身上,道:「從面相上看,陳哥沒死。」

「沒死?已經停止呼吸,心臟停止跳動了,這樣還沒死?」柳絮瞪著韓孔雀,這呼吸都停止了,大腦就算現在還沒死亡,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,只要供氧不足,大腦細胞最多還能活一兩個小時。

韓孔雀道:「看面相他命不該絕,而且也沒有死屍的腐朽氣息。」

「但現在已經死了,剛死的人,能夠有什麼腐朽氣息?」柳絮道。

韓孔雀道:「這可不一定,有時候人看到感受到的東西,也有可能是騙人的,卞老,幫下忙,把陳哥扶起來。」

剛才卞老已經慌了,但看韓孔雀那鎮定異常的樣子,卞老瞬間鎮定了下來。

這個時候,正好聖手張走了進來,隨同他一塊前來的還有快刀手和蛇老人。

看他們三個人的表情,肯定都很心痛,這人都死了,還用這種天材地寶,這不是暴殄天物嗎?

韓孔雀可沒有心思理會他們三個老頭,他直接結果他們手裡的一個小瓶,韓孔雀知道,裡面肯定是肉質的汁液。

「不要心疼了,等陳哥復活了,你們找他,讓他給你們報銷。」韓孔雀笑著道。

此時,韓孔雀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,所以心情才會放鬆了下來。

人死鳥朝天,不死萬萬年,反正已經這樣了,他就只能祈禱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。

韓孔雀拿過小瓶,想了一下,最終沒捨得用整塊的降龍木,而是用平時雕刻剩下的碎木屑,來給陳嘉義做葯。

這些降龍木碎屑,本來韓孔雀是打算做成香囊的,現在只能給陳嘉義服用了。

本來他還擔心有副作用,可現在陳嘉義體內的毒素已經達到極限,此時再怎麼受影響,也不可能比現在的結果更壞,所以,韓孔雀直接把降龍木碎屑,加入到了玉芝汁液之中,打算一快給陳嘉義服下。

「人都沒有呼吸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