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六百六十七章暗算

作者:瘋神狂想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9-14 04:42  |  字數:3485字

陳嘉義皺著眉頭道:「我也不知道,昨天晚上回家之後,就感覺腦袋昏昏沉沉的,今天起來感覺更加嚴重了,你們夫婦現在可是神醫,趕緊給我看看,這種對身體無力操縱的感覺,實在是糟透了。」

「進來,我給你仔細看看,你確實有點不正常。」陳嘉義走下車,他的身後跟上來了一位老者。

「這是卞老,我爺爺的私人顧問,他老人家不放心我,就跟著我出來了。」陳嘉義苦笑道。

韓孔雀跟卞老對視了一眼,韓孔雀稍微點頭,才帶著他們走進了醫院,他們直接來到了柳絮的辦公室。

「怎麼又回來了?」柳絮詫異的看著韓孔雀。

韓孔雀道:「陳哥來了,你打電話把張老叫上來,陳哥的身體有點不對,你給他做個全面檢查。」

陳嘉義道:「儀器就不要用力,從昨天晚上到現在,我被折騰了一整晚了,並沒有檢查出什麼問題。」

柳絮看了一眼陳嘉義,立即皺起了眉頭,面色烏青,特別還是在太陽穴附近,這樣的面色在中醫看來可是不妙。

很快,聖手張就走進了柳絮的辦公室,韓孔雀把事情稍微一說,聖手張就看向陳嘉義。

「不要動,我給你扎兩針。」聖手張也不廢話,直接在陳嘉義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在他腦袋上扎了兩針。

「感覺怎麼樣?大腦有沒有清醒點?」聖手張道。

陳嘉義晃動了一下腦袋道:「比剛才好了點,但還是感覺昏昏沉沉的。」

聖手張再次那處幾根銀針,小心的扎在了陳嘉義的腦袋上:「有了清醒的感覺,就給我說一聲。」

「恩。」陳嘉義點頭答應。

聖手張一根一根的銀針紮下,直到第十根,陳嘉義還是沒有什麼反應。

這個時候聖手張停了下來,嘆息了一聲。

「怎麼了?」這時一直跟著陳嘉義的卞老,開口道。

聖手張道:「我能夠確定,有什麼東西正在影響他的大腦,但我不知道原因,也沒法遏制這種情況,如果要下針,我還能下三針,不過,這三針對正常人來說,是有一定損害的。」

「如果下針之後,會有什麼情況出現?如果不下針,他這種情況,最後會怎麼樣?」卞老再次開口道。

聖手張道:「看你也應該是懂行的,我就直說,他的靈魂受到了攻擊,這種攻擊應該是來自藥物,但我有沒有辦法察覺這種藥物的致病機理。

所以如果讓我下針,我的鬼門十三針,會直接刺激起他的靈魂之力,如果起作用,自然是精神振奮,但誰也不知道這種藥力能夠達到什麼程度。

所以,最後的結果,還是會繼續惡化,如果我下了針,怎麼要要消耗他的一些靈魂之力,所以如果藥物繼續起作用,他陷入昏迷狀態的時間,可能要縮短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說,小義他是中毒了?如果不能解毒,他會陷入昏迷狀態?」卞老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。

雖然他們猜到了這種結果,但他們卻在陳嘉義的體內,檢測不到任何藥物的痕迹。

而現在,卻被這個扎了十針的聖手張確定下來,對聖手張的判斷,卞老也不敢不信。

「你確定是中毒?」韓孔雀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。

昨天晚上還好好的,而他們分開之後,陳嘉義卻出了狀況,這顯然是他們在一起的時候,陳嘉義就被人暗算了,而暗算他的人會是誰?

昨天晚上的一幕幕,重新在韓孔雀的腦海之中重現。

看著韓孔雀閉上了眼睛,房間里瞬間陷入了沉默。

陳嘉義、卞老都十分期待的看著韓孔雀,陳嘉義現在這種情況,他們只能寄希望於韓孔雀了。

雖然卞老和陳家的其他人,都不知道陳嘉義為什麼對韓孔雀那麼有信心,但他們相信陳嘉義的判斷。

韓孔雀想著跟陳嘉義相處的一天,如果說陳嘉義在跟他碰面之前就中毒了,那有點說不過去,因為從現在毒發的情況來開,這種沒有痕迹的劇毒,發作的極其快速。

這樣說來,事情就容易推測了,在別墅之中野炊時,陳嘉義是肯定沒問題的,就算髮現了那隻大老鼠,跟著他進入酒窖,也應該沒有意外發生,如果那時陳嘉義中了毒,那他韓孔雀,也不可能倖免。

這樣一來,就比較容易推斷了,陳嘉義只能是在離開酒窖之後發生了問題。

當然,這裡面還牽扯到了瑪麗和大老鼠,它們兩個都有進行靈魂攻擊的手段,特別是大老鼠的尖叫,自然帶著靈魂攻擊。

可那樣的攻擊,並不能造成陳嘉義現在的情況,所以韓孔雀直接排除了瑪麗和大老鼠的嫌疑。

這樣一來,就只有一個人最可以了,就是那個一直在挑釁陳嘉義的付明亮了。

付明亮為什麼要對付陳嘉義?

這一點韓孔雀早有論斷,付家跟法國人勾結在了一起。

他們認為那根紫色水晶柱,很可能落在了陳家手裡,所以才會挑釁陳嘉義。

但這樣的挑釁卻並沒有太大的意義,只不過是增加陳家的警覺和憎恨罷了。

那麼付明亮挑釁陳嘉義就是毫無目的,並且是奇蠢無比的行為,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傻子嗎?

所以,之所以挑釁陳嘉義,只不過是找個理由接觸一下他罷了。

而當時韓孔雀也是揍了付明亮的,但現在他卻沒事,而接觸過付明亮的陳嘉義卻中了毒。

這就只能說明,他們的目標確實是陳嘉義。

想到這裡,韓孔雀的眼中寒芒一閃,睜開了眼睛。

「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