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五十七章偶然的必然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心雷恩堡的發展,他擬定了一個美化雷恩堡的新方案。 他要修築一條通往庫伊薩的公路,在雷恩堡興建引水工程,水利設施,以及再蓋一座塔樓供居民使用,購買一輛汽車來運送鎮民等。 他的預算開支達8...

他們順著彎彎曲曲的地道向前行進,像牧羊人帕里斯一樣,他們也終於走進了一座神秘的地下墓穴,裡面堆滿著金幣,首飾以及其它貴重物品,彷彿法國古代的財富全集中在此。

索尼埃神甫雖然有點飄飄然,但他並沒有忘記存在著的危險:是不是還有其他人也知道這筆財富?也許藏寶人的後裔也知道這筆財富?

索尼埃神甫於是悄悄刮掉公墓中伯爵夫人墓石上的銘文,他精心地消除了所有能使他人,發現地下墓室的蛛絲馬跡,並且把那捲神秘的羊皮紙,也一併藏進了只有他和瑪麗知情的地下墓室。

神甫和瑪麗從地下室中弄出了不少金幣和首飾,這一切都幹得天衣無障,無人知曉,之後,他們倆封閉了墓穴。

神甫和瑪麗還擬定了一個掩人耳目的方案,由索尼埃神甫先去西班牙、比利時、瑞士、德國,把金幣兌換成現鈔,隨後用瑪麗.德納多的名義通過郵局寄坯庫伊薩鎮。

不久,到1893年時,索尼埃神甫已經成了腰纏數十萬貫的大富翁了,他重新翻修了整個教堂,將教堂裝飾得富麗堂皇,顯得十分肅穆。

他翻建了住宅,在帶噴泉和假山的花園裡蓋上了涼亭,他置田買房,還為公墓築起了圍牆。

這一切都是以瑪麗.德納多的名義進行的,索尼埃神甫娶瑪麗為妻,迷人的瑪麗一下子成了真正的城堡第一夫人。

這一切突如其來的變化,必然會引起各界的關注,暴富的結果帶來一系列麻煩,先是鎮長、后是主教、大主教、教皇都過問過此事。

雷恩堡鎮鎮長專門找過神甫,詢問過他的經費來源,還指責過他貪污,浪費公款,糟踏了公墓。

花言巧語的索尼埃神甫對鎮長宣稱。他繼承了在美洲的一位叔父的遺產,並給了鎮長5000金幣,鎮長再也沒有過問此事。

負責管轄雷恩堡鎮教堂的卡爾卡松市大主教,拉爾閣下對自己管轄下的神甫索尼埃的所作所為也深感不安。

他派人進行調查。但索尼埃神甫的金幣、美酒和佳肴使這次調查不了了之。

連比拉爾大主教也收到了一筆金幣,從此他也沉默不言了,一切都很順利。

1897年,索尼埃神甫開始興建貝達尼亞別墅。這座帶圍牆和塔樓的別墅的費用相當於100萬金幣,為了四季能觀賞鮮花,神甫還蓋了一座暖房,還有供他洗澡用的豪華浴室。

比拉爾大主教的繼承人德.博塞儒爾主教閣下新上任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再次要求索尼埃神甫,對他的一切行為。作出必要的解釋,但索尼埃沒有理會這一切,繼續干他自己的事。

後來,教皇聞及了此事,要求羅馬法庭過問一下,索尼埃神甫被傳到了羅馬出庭,最後。教庭宣布停止索尼埃的神甫職位。

但是,索尼埃並不在意。他繼續在自己別墅里的小教堂做彌撤,祈禱,有意思的是,幾乎所有教區教民也都來他家中做祈禱,彌撒,結果使得新上任的神甫非常尷尬,不得不發誓再也不去雷恩堡了。

索尼埃還熱心於公益事業。作為一名神甫,他很關心雷恩堡的發展,他擬定了一個美化雷恩堡的新方案。

他要修築一條通往庫伊薩的公路,在雷恩堡興建引水工程,水利設施,以及再蓋一座塔樓供居民使用,購買一輛汽車來運送鎮民等。

他的預算開支達8oo萬金幣。這在1914年相當於80億法郎,由此可見,雷恩堡的這筆財寶數額有多大。

1917年1月5日,索尼埃剛在幾筆訂貨單上籤完字后就病倒了。肝硬化在索尼埃還沒有來得及實施自己新方案時,便奪走了他的生命。

痛不欲生的瑪麗,把神甫的遺體蓋上一層帶紅色絨球的遮布,擺放在陽台上,全雷恩堡的居民都自動來為神甫做了祈禱,每個人都從神甫遺體的遮布上拿走了一隻紅絨球,就像是從聖徒那裡拿走一件聖物一樣。

瑪麗不久也過起了深居簡出的生活,再也不接見任何來客,看來她也再沒有去過神秘的藏寶古墓。

這筆財寶的秘密就只有瑪麗一個人知曉了。

後來,出現了一個名叫科比的人,秘密藏寶再度出現被發現的希望,但科比先生的運氣太差,事情是這樣的。

1946-1953年,諾爾.科比先生在瑪麗晚年時認識了瑪麗。

當時,科比夫婦寄宿在瑪麗家中,整天陪瑪麗玩樂,這贏得了瑪麗的信任和友情。

瑪麗看到科比十分可靠,遂決定將寶藏的隱匿地告訴科比。

一天,一向守口如瓶的瑪麗對科比說:「您無需擔憂,科比先生,您將會得到你花不完的錢!」

「您從哪兒去搞錢呢?」科比問道。

「這個嘛!你放心,我臨終前會把一切都告訴您的。」

1953年1月18日,瑪麗突然病倒后再也不省人事,帶著她心中的藏寶,秘密離開了塵世。

「這麼說來,這批寶藏應該很好找,但那些人就是始終找不到是吧?」韓孔雀若有所思的看著大老鼠道。

大老鼠繼續寫字:「瑪麗就知道這些情況,這是她一生中記憶最深刻的事情,當時墓碑上的銘文已經被破壞,記載寶藏的羊皮紙也已經被放在了墓地之中,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城堡,而被保護起來的那片墓地,顯然就是城堡所在地,所以現在誰也不知道城堡是那一座墳墓,就連瑪麗也不知道了。」

「這不是找不到寶藏的理由,只要有大體的位置,就算挖地三尺,那座所謂的城堡墳墓,也應該是可以被找出來的。」韓孔雀道。

大老鼠不以為然:「事實就是沒有人找到,而且唯一的線索就是,早已空空曠曠的被稱之為『城堡』的墓地底下,發現了一條地道。

我想城堡不會隨意稱之,這就比較麻煩了,而且裡面還有了一個形容詞,空空曠曠,這就更麻煩了,這說明這座城堡不算校

再說,任何寶藏,都不可能那麼簡單讓人找到,只能是偶然,那個牧羊人是偶然,瑪麗也是偶然,但這種偶然之中,卻是有個必然。

所以,這個幾率和運氣是最重要的,我想,如果沒有我老人家幫忙,隱藏在地下的城堡,是不會那麼容易被人發現的。」

韓孔雀點頭贊同,寶藏如果那麼容易被人找到,藏寶的主人也不會把寶藏,藏在那裡了。

雖然瑪麗的話,能夠鎖定寶藏的大體範圍,但這樣的範圍也肯定是不小的,如果當地的地形再複雜點,那就更加難以尋找了。

其實不用想,當地的地形肯定是複雜的,要不然,也不會出現地下城堡,也不會有彎彎曲曲的地下通道,這一切都表明,要想進入藏寶室,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就算瑪麗他們,也是幸運的意外進入的,當然那個牧羊人更加幸運。

韓孔雀把大老鼠寫的字,再次看了一下,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,就小心點收了起來。

「走吧!希望你的表現能夠讓我的家人滿意,要不然,你這隻沒有用的老鼠,可是不會享受多麼美妙的待遇的。」韓孔雀抓起大老鼠,就想沒收它手裡的紙和筆,這個東西可不能讓人發現。

大老鼠吱吱叫著,在紙上快速寫道:「那座酒窖是我的。」

「你的?你確定?要知道殺人奪寶的事情可是多了?你一隻老鼠能夠保護住一座,那麼有用的酒窖?」韓孔雀斜睨著大老鼠道。

大老鼠著急的寫到:「我發現的,還有那裡面的水果,都是我運進去的。」

大老鼠每天都是要求酒池子里喝酒的,對這個福利,它可不想放棄,因為它知道,它一隻老鼠,之所以能夠活的這麼滋潤,完全是因為酒池之中藥酒的原因,相比那些不能吃,不能喝的寶藏,藥酒對大老鼠更加重要。

「你好好的表現,如果表現的好,我不介意分給你一些藥酒,如果表現不好,不要說藥酒,把你殺了吃肉。」韓孔雀住著它,把紙筆收起來,走出了房間,現在已經超過十二點了,柳絮她們應該睡下了。

大老鼠吱吱叫著,被韓孔雀帶回東面的院子,只是剛剛進入院子,大老鼠就不叫喚了。

它聳動著鼻子,直接看向了院牆下面的水槽,水槽里的錦鯉在自由自在的遊動,而大老鼠顯然察覺到了水槽中的水的特別。

「吱吱。」大老鼠看到韓孔雀毫不停留的進房間,它著急了,兩隻小爪子,直接指向了水槽。

韓孔雀不管它,直接把它令進了房間,他到了廚房裡,拿出一隻高腳杯,扔進大老鼠的懷裡,順便給它倒了一杯活性水。

「以後表現的好,就有這種水喝,如果表現不好,就用這種水把你燉了。」韓孔雀把大老鼠扔下,就不再管。

「不要到處亂跑,這周圍可是有不少野貓。」韓孔雀還是很稀罕這隻大老鼠的,他明天還打算給柳絮和笑笑一個驚喜,所以並不想讓這隻大老鼠自己開溜了。手機用戶請到m.閱讀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