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

都市藏真 第六百五十六章的寶藏

作者:瘋神狂想

本章內容簡介:的所有事情都寫下來。」 瑪麗記憶最深刻的部分,同時也是她生命中最具意義的事情,事情發生在法國雷恩堡。 雷恩堡是法國南部科爾比埃山中的一座小城鎮,它距奧德省首府卡爾松市南邊約60公里。<...

「我知道你會寫字,想說什麼就自己寫出來,要不然,我就把你燉了吃了。」韓孔雀嚇唬大老鼠道。

大老鼠鄙視的看了一眼韓孔雀,寫道:「我知道人類都是嫌棄老鼠髒的,你根本不敢吃我。」

「我靠,你一隻老鼠,居然也知道我們嫌你臟?不過你確定你很臟嗎?我可是知道你是只愛講衛生的老鼠。」韓孔雀不懷好意的道。

大老鼠用筆,繼續在紙上寫字:「如果被別人知道,你虐待一隻會寫字,能夠聽懂人話的老鼠,你就知道你有多麼可悲了。」

韓孔雀無語,只要真被人知道了,這隻大老鼠非被當做國寶供起來不可,這麼妖孽的老鼠,可實在是不多見。

也許這樣的情況以後也不會再有,畢竟人和老鼠結合,共用一個靈魂的情況實屬巧合,也是一個奇,這完善了一個靈魂,也早就了一隻奇異的老鼠,大自然的奇妙,絕對是任何人都想不明白,也預測不到的。

「你確定你想讓別人知道你有多妖孽嗎?」韓孔雀好笑的道。

大老鼠道:「我知道,會被人切片研究,瑪麗早就告訴過我了。」

「看來你被鬼附身得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好處,要不然你這麼一隻老鼠,怎麼可能學會寫字?」韓孔雀嘆息道。

老鼠明顯給了韓孔雀一個鄙視的眼神,之後它快速書寫:「我們老鼠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種族之一,你們人類自己的研究表明,如果人類滅亡了,下一個統治地球的,只有我們老鼠才有可能。」

「你們老鼠現在都已經統治地球了,所以你不要看扁了自己。」韓孔雀好笑的道。

大老鼠鄙視的看著韓孔雀道:「不要秀你的優越性了,你難道不知道,你們人類和我們老鼠是同一個祖先?只不過我們進化的方向不同,所以外貌才有了區別。這也只是外貌,要知道我們老鼠和你們人類,到現在都還有99%骨骼結構相同。」

韓孔雀頓時語塞,對這一點,他還真不能反駁。

他也看過相關報道,如果把老鼠按比例放大並舒展開來的話,那麼除了臉部、足部和尾巴外。老鼠的骨骼構架同人類相比,幾乎沒有什麼區別。

此外,在病理上,老鼠和人類的骨細胞也有很多的共同之處,所以人類研究藥物,一般都用小白鼠做實驗。只要在小白鼠身上管用,一般在人類身上就有用。

老鼠基因密碼鏈的長度與人類相差無幾,老鼠為25億對核酸,略少於人類的29億對核酸,80%的人類基因與老鼠完全相同,99%的人類基因與老鼠非常相似。

所有這些指標,是在外形上與人類更為接近的猴子都沒有達到的。

現在的老鼠很聰明。智商跟小孩差不多,這還是普通老鼠,當然,現在韓孔雀面前的這一隻,更加妖孽。

「不想被送進實驗室進行切片研究吧?如果不想,就老實一點,還有,等一會我會帶你回我家。我家裡有兩個主人,一個是女主人,一個是小主人,如果她們兩個不歡迎你,那對不起,我比較喜歡喝老鼠湯。」韓孔雀笑呵呵的露出了自己的兩顆虎牙,這讓大老鼠一陣惡寒。

「知道。討好你的配偶和崽子。」大老鼠十分明智的接受了韓孔雀的威脅。

「還有,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亂跑,你應該知道我有本事把你抓回來。」韓孔雀想了想,還是拿出來了一條金色的鏈子。上面又一個小鈴鐺,韓孔雀直接把鈴鐺扣在了大老鼠的脖子上。

「我絕對不會逃跑的,如果沒有人跟我聊天,我會悶死的,畢竟我跟普通的老鼠不同,我更加優秀,也更加聰明,我的那些同類都是文盲,真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們老鼠才能實現九年義務教育。」大老鼠搖晃了一下腦袋道。

「你最好小心一點,老鼠上街人人喊打,我想對這一點,你應該有深深的體會。」韓孔雀道。

「知道,嫉妒我們的數量,比你們人類還多不是嗎?」大老鼠對人類的行為,還是深切痛恨的,不過它可不敢出頭,害怕連自己也被迫害了。

老鼠的膽小是出了名的,要不然以這隻老鼠的本事,早就應該出名了,畢竟它的武力值不是普通老鼠能夠相比的。

當然,就算普通人類,也不讓它厲害,不過天生的膽小,讓它只能生活在陰暗之中。

感覺教育夠了這隻大老鼠,韓孔雀再次詢問道:「把你知道的關於瑪麗的所有事情都寫下來。」

瑪麗記憶最深刻的部分,同時也是她生命中最具意義的事情,事情發生在法國雷恩堡。

雷恩堡是法國南部科爾比埃山中的一座小城鎮,它距奧德省首府卡爾松市南邊約60公里。

雷恩堡的教堂從一條長5公里的崎嶇不平,峰迴路轉的小道沿坡而上,就可走到。

這雷恩堡地處荒野,然而奇聞迭起,其中有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故事,講述了一個暴發的牧羊人的屈死。

早在17世紀,雷恩堡有一個叫伊卡斯.帕里斯的牧羊人,一次他丟失一隻母羊,只好到山坡尋找。

他意外發現地下有一條大裂縫,當他走下裂縫,就看到一條深不可測的地道。

帕里斯心裡充滿驚奇,他開始向前邁步,希望看個究竟,最後他走進一個「屍骨橫陳,箱子遍地」的墓地,他驚恐萬狀,他擔心其中鬼魂突然向他攻擊。

但他還鼓起勇氣打開箱子,這時他不由長長嘆口氣。

箱里全是滿滿的金子,帕里斯裝滿口袋,高興的跑回了家。

可是他的暴富卻傳遍了大街小巷,有的人嫉妒他,也有人羨慕他,但帕里斯對一切守口如瓶。

由於他始終不願透露自己金市的真正來歷,於是被指控為犯有偷竊罪,不久他就被捕下獄,但他始終沒有講出地墓的秘密,以致死於獄中。

2oo多年過去,這個秘密才重新被公開。

1892年,歷史終於結束了同人們開玩笑。

滄桑的雷恩堡居民早已忘卻那起帕里斯冤案,他們當然更不可知那墓地的秘密,在一個極為偶然的場合下,雷恩堡教堂神甫貝朗熱.索尼埃跨人了神密的地洞,從而創造了一則轟動法國的奇聞。

貝朗熱.索尼埃是1885年任命為雷恩鎮神甫的,他算走運,與一位年約18歲的少女相戀,她叫瑪麗.德納多,美麗而多情。

索尼埃神甫因而連續走運,一筆巨額財富也在冥冥中垂手而得,這也許是仁慈的上帝的恩賜罷!

原來神靈有時也經不住人性的誘惑。

1892年,由於索尼埃神甫待人和善,因而獲得教區的尊敬,市政府撥給他一筆法郎的貸款,以修善他的教堂和祭台。

一天上午9點,神甫做了一些例行的禱告后,開始檢查了一遍昨天工匠的修繕工作,他覺得今天似乎有些舒暢感,他決定要多做點事。

泥瓦匠修繕教堂屋頂時,叫神甫幫他在幾根打過蠟的空心圓木柱中,挑一根作為正祭台的柱子,神甫隨手拿起一根圓木,發現裡面有一卷陳舊的植物羊皮紙,紙上寫著一些帶拉丁文的古法文。

乍一看,這無非是《新約全書》里的一些片段。

但索尼埃憑直覺猜想,這裡邊肯定有文章。

於是這位神甫對顧工輕描淡寫他說:「這是大革命時期的一堆廢紙,沒有什麼價值。」

顧工在中午客棧吃飯時,對周圍人講起了此事,鎮長聞訊后也來問及此事。

索尼埃神甫把植物羊皮紙拿給鎮長看了看,但老實巴交的鎮長本來識不了幾個字,這羊皮紙上的字是一個也看不懂,事情就這樣平靜了下來。

當然,事情不會就此了結,索尼埃神甫很快就中斷了教堂的工作,他竭力想弄懂這卷羊皮紙上的文字。

他認出了上面寫著的一段巨寶的秘密。

索尼埃神甫在返回雷恩堡時,雖然還沒有搞清楚這筆巨寶究竟藏在何處,但已掌握了足夠可靠的資料。

索尼埃神甫首先在教堂尋找,沒有發現任何痕。

一天,漂亮,豐滿的瑪麗在公墓中看到從奧特布爾.白朗施福爾伯爵夫人墓上,掉下的一塊墓石上刻著一些奇特的銘文,這些銘文與羊皮紙上的文字是一致的,財寶會不會就藏在那座古墓底下?

神甫在瑪麗的幫助下,在公墓中悄悄尋找了好幾天,但並元多大進展。

一天晚上,他們終於從伯爵夫人的墓石銘中得到啟示,在一個早已空空曠曠的被稱之為「城堡」的墓地底下發現了一條地道。手機用戶請到m.閱讀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